七吏治問題

2018/06/21 09:56:26 網誌分類: 看歷史,知與亡。
21 Jun

七吏治問題   一個國家最可怕的東西就是吏治腐敗。它不但破壞了人類的公平原則,而且極容易形成腐蝕社會肌體的利益集團。 “在中國歷史上的帝國時代,官吏集團極為引人注目。這個社會集團壟斷了暴力,掌握著法律,控制了巨額的人力物力。它的所作所為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這個社會的命運。”   “對於這個擅長舞文弄墨的集團,要撇開它的自我吹噓和堂皇表白,才能發現其本來面目。在仔細揣摩了一些歷史人物和事件之後,我發現支配這個集團行為的東西,經常與他們宣稱遵循的那些原則相去甚遠。例如仁義道德,忠君愛民,清正廉明等等。真正支配這個集團行為的東西,在更大的程度上是非常現實的利害計算……”   上面這段話出自吳思先生的歷史社會學專著。吳思先生是針對中國古代官場講的這番話。事實上,這段話即使放到現在,放在一部分腐敗官員身上,也一點不過時。   我們可以舉例證明這一結論。   2004年12月,時任山西省委副書記的侯伍傑被中紀委專案組“雙規”並宣布停職。 侯伍傑的案發,最先緣於數年前的山西省黑社會集團案,緣於黑社會頭子李滿林的落馬。 2003年12月15日,被捕兩年後的李滿林,站在了太原市中院的審判庭上。可能李滿林自己絕沒有想到會被處以極刑。因此,當他一審被判決死刑後,情緒失控,隨即供出為自己多年來提供保護的、時任臨汾市公安局長的邵建偉。   這就好比一副多米諾骨牌。邵建偉的案發,最終決定了侯伍傑的命運。   花巨款向侯伍傑買官的邵建偉在權錢交易方面非常熟練和老道。據查,1995年9月至2001年6月,邵建偉在擔任太原市公安局北城分局局長、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長兼杏花嶺分局局長期間,利用乾部提拔、調整之機,收受28名公安幹警的錢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3.66萬元。   2001年上半年,太原市公安局長一職面臨調整。邵建偉決定花巨資“競買”這個職位。他先後向時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的侯伍傑送上一塊價值5.8萬餘元港幣的百達菲利牌手錶和2萬元禮金。見侯伍傑沒有拒絕,第三次他一次性給侯伍傑送了10萬美金。   很快,太原市分管組織的領導以及省公安廳市的領導都知道了侯伍傑有意讓邵建偉“轉正”的意圖。然而有關邵建偉與當地黑勢力不正常關係的反映不少。2001年6月,在高層的干預下,曾任大同市公安局長的李連琪被調到太原,任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兼太原市公安局局長。考慮到侯伍傑的建議,邵建偉還是被提了起來,但被調出太原,任臨汾市公安局局長。 李連琪入主太原市公安局後,群眾的舉報信紛至沓來。其中的焦點,都是反映李滿林及其黑社會集團問題的,還有些信件反映李滿林的“保護傘”就是邵建偉。 2001年9月,侯伍傑卸任太原市委書記一職,升任省委副書記。   邵建偉、侯伍傑的調離,加速了李滿林集團的滅亡。2001年12月,李滿林被逮捕歸案。   一方面,李連琪讓人徹查李滿林集團;另一方面,靠向侯伍傑買得臨汾市公安局長的邵建偉,正在日日夜夜地計算他的“出入賬”。既然花了百萬元買得此官,總得讓這個官位為自己贏得幾倍甚至十幾倍的利潤才行。因此,他整天都在想著如何賣官、如何尋租獲利。正應了吳思先生那句“支配……行為的東西,是非常現實的厲害計算”。   據查,邵建偉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名幣162.6萬元、1萬美金和價值29萬元港幣的5塊高檔手錶。邵建偉還以競選公安局長需要資金為由,非法佔有他人財物,總共涉及贓款折合人民幣480萬餘元。 從此案分析看,邵建偉“投入”100多萬元,“產出”700多萬元,無論從哪個角度說他都是賺了。如果再假以時日,邵建偉會賺得更多。他的“投入產出”結構會更合理。 再來看侯伍傑,2001年9月,侯伍傑不再擔任太原市委書記,不久擔任省委副書記,其工作側重於意識形態方面。2004年下半年,侯伍傑兼任省委黨校校長。有意思的是,這期間他多次在各種場合高談“反腐倡廉”,他還經常發表一些反映黨風廉政建設的文章。比如,2002年他就在一本雜誌上發表過題為《掌權人要有過硬的素質》的文章。文章本身寫的很好,但他並沒有按照文章說的去做。這也正應了吳思先生的那段話“支配……行為的東西,經常與他們宣稱遵循的那些原則相去甚遠……”。   侯伍傑、邵建偉案是典型的吏治腐敗案件。侯伍傑身居高位主管反腐自己卻帶頭腐敗;邵建偉身為公安卻與黑社會集團勾結,不僅失職而且嚴重瀆職,不僅喪失黨性而且喪失人性。“警匪勾結”下的社會治安其結果可想而知。   這件典型的“權利尋租”腐敗案件還給我們留下一些耐人尋味之處:如果邵建偉不被調離太原市,那麼李滿林集團覆滅的時間會不會推遲?如果李滿林沒被判處死刑,他會不會不招供邵建偉?而侯伍傑也可以繼續高談他的“反腐倡廉”?   當然,這只是一種假設。在這起案件中,最終響起的是正義的槍聲。   我們可以再分析一下另外兩起案例。   據《南方周末》報導:2008年9月12日,原浙江省政府秘書長、前紹興市委書記馮順橋已被開除黨籍,且已被移送司法機關。此前的5月14日,馮順橋已遭雙規。 馮順橋落馬的直接原因是他打壓一個參與爭地的房地產商,把這個地產商弄進了監獄。該地產商出獄後,把馮順橋的重大貪污證據舉報給了中紀委。 由馮順橋開始的紹興官場腐敗真相由此在更大範圍內被揭開。2008年9月,紹興副市長謝衛星、俞永谷,前紹興新昌縣委副書記程曉帆相繼落馬。引發紹興官場震盪。   更早前,包括正廳級的紹興市委副書記范雪坎而下,兩名紹興市組織部副部長,紹興市財政局局長,原紹興上虞市市委書記、副書記,原紹興新昌縣副書記、常委副縣長、組織部長、土管局長等多名官員也已紛紛落馬。   落馬官員大多和馮順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有的甚至是直接的買官賣官關係。他們落馬幾乎都與土地出讓、房地產開發的黑幕難脫干係。有的房地產商更是直接出錢為他們所要利用的官員買官。   從這起腐敗案例被查處的結果看,中央高層對反腐的決心之大、措施之嚴前所未有;從腐敗官員落馬的數量和職務構成上看,反腐之路仍然任重而道遠。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

子杰同志被私了

子杰同志身為GAY佬,爆左一個南亞佬的菊花但無俾錢,呢個南亞佬唔份氣就叫埋D南亞同鄉一齊KO子杰同志,一班南亞佬一路KO一路鬧「爆菊花唔俾錢,爆你個頭!」,於是子杰同志就咁樣被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