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災難教育

2018/09/11 04:12:39 網誌分類: 生活
11 Sep
          IQ、EQ我們聽得多,前者是智力指數,後者是情感智商,其實這世上還有兩個Q:AQ逆境智商,和MQ道德智商。最近看日本大阪風災和北海道地震,我深深體會,沒有從小的深耕細作,AQ和MQ是學不來的。

          活在地震板塊,伴火山而睡,四面環海,求救無援,生長在一個地理上多難的國度,於是自小就培養日本人一種災難教育,由幼稚園開始已不斷有避難演練,習慣了,災難來臨時,就少了一份驚惶失措。

          朋友嫁到北海道,地震一來,全市斷水斷電,入夜烏黑一片。沒電做飯,朋友一家決定走到附近的酒店碰碰運氣。酒店雖有後備發電機,但電力不足,餐廳沒開。

          朋友不是住客,服務員大條道理打發你走,但他們卻引領朋友進入一個臨時飯堂,那是給酒店客人取水取乾糧醫肚的地方,那裏有很多充電器,讓大家為手機充電與外界保持聯絡。以上服務,全部免費,並開放給所有人。

          翌日,市內超市、便利店通通開門,水、餅乾、麵包、蛋糕,所有生活必須品,不論大小,一律一百円(約港幣七元)。朋友說,商舖老闆沒有趁機發國難財,已是很高的AQ(逆境智商),重要是,受惠的人也要有很更高的MQ(道德智商),才能成就這種守望相助。

          朋友說,市民靜靜排隊等幾個鐘並不算奇蹟,進店後大家只買自己當日需要的份量,半點不多拿多買,才是奇蹟。

          我們打一個風,超市乾糧給搶購一空,一買是幾日份量,卻沒有日本人那種心思:你買那麼多,排在你後面的人還有得買嗎?災難中的道德,才是最高的智商,日本人的災難教育,原來不僅教如何逃難,最重要,是教守望相助。這一點,我們仍望塵莫及。

        屈穎妍
回應 (2)
我要發表
酩酊兵丁
酩酊兵丁 2018/09/13 19:29:01 回覆

香港教育不是慘不忍睹,而是“沒有”!我是說,香港沒有公民教育,香港今天仍然只有殖民地時代遺留下來的奴化教育!

酩酊兵丁
酩酊兵丁 2018/09/13 19:21:56 回覆

中國的國民教育慘不忍睹!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good
good 2019/05/02

香港真是福地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5/02

To 穎妍姊--幾乎"無端"罵你或找你開罵了"兩次",真不好意思啊--

炎澄魂字--To 木水火:"好心你開罵,就用回"自己的文字"吧--用"你自己寫的"那些啊!!X街X家鏟!!!好彩我今回再"回頭"看上篇那留言,發覺有個"妍"字,之後再細看下去,發覺原來是"又是""屈穎研"姊寫的,我不久前已發文去罵她打算與她吵架,可你這傢伙"又要開罵又要"引人家的文",那算什麼X意思?我原本還打算在這兒"跟你吵架",那現在豈不是"罵了穎妍姊""兩次"?

你正X街!X樣來!!!

我炎澄魂發政論,縱是開罵罵人--有多少次是這樣"引人家的文"?都是"我自家寫的"!!!"你木水火這樣""其身不正,有何資格罵別人............?"

我幾乎因你"這篇文"平白罵了穎研姊"兩次"!!!

你正X街X樣來!!!

2019/5/2 134 炎字(酒又醒了後文)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5/02

To 穎研姊(我無理由叫你作穎研"嬸"吧--我現在都被人叫作"大叔"了)--我炎澄魂來回了(酒後罵言,你也可來我那"迴廊"Blog如是作--雖我未必覆就是~)--

首先"我炎澄魂一定無收黎智英錢".另外--


"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希望無打錯其名),我想他"所行所犯者",怕只是犯"內地的法",而"於香港"--在"逃犯修訂條例""通過前",他是"無罪"的!!

既是"無罪之人",又"幹麼要回內地受審?"

希望"某些傢伙"別把問題"倒轉"來說--

人家本來在"香港"是"無罪",是"你們"內地硬要"扯人家"回內地,"定罪之",然後人家回香港,再過台灣生活,而非"回內地受那審"--"本是無罪之人,何需受審?"--這是"一國兩制"啊!!!

不是"怕"--而是"無必要"!!


2019/5/2 052 炎字


Holi
Holi 2019/04/25
荔枝角收押所蓬蓽生輝,光芒萬丈,因為收押了佔中英雄陳健民、戴耀廷、邵家臻、黃浩銘,荔枝角收留所將載入香港的史冊。本來這個英雄組合中,還應該有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淚點低於常人的朱牧,在數個月的聆訊過程中,經常以淚洗面。他在法庭的求情中,除了敘述公益事業的貢獻之外,「祖孫關係」也佔有相當大的篇幅,即「爺爺離不開孫兒,孫兒唔捨得爺爺」,旁聽者潸然淚下,法官也為之動容。正如外界預期,法官可憐,判朱緩刑,當庭開釋。本來公民抗命,無畏無懼,鋃鐺入獄,以喚醒民眾,而不是既佔領民主自由的道德高地,又力求平安無事,闔家團圓。這不能不說是求情中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