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父母官與政務官

2018/09/18 04:13:11 網誌分類: 生活
18 Sep
          昨天,大概是打工仔最慘烈的一日,用半天返工,再用半天放工。

          風王掠過,我們的領導人習慣有專車G4護駕,不知打工仔上班有多苦,還說了句風涼話:「如果返工時遇到交通困難,打電話給上司就可以了。」我想起「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

          敢問特首,如果我這樣說了,老闆回我:「咁你以後唔使返工!」我是不是可以向勞工處索償?不能的話,請別再說這種戲言。

          有人說,特首沒權力要求全港僱主停工,但有句話,叫事在人為。按照勞工法例第509章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在無法提供及維持安全進出工作環境地點的途徑下,勞工處其實有權發出停工令。

          風災過去,大家不是相互轉告:千祈不要站在大樹下、簷篷底,因為那些蠢蠢欲掉的斷枝、石屎、冷氣……不知哪一刻會砸下來。然而,趕上班的、排隊等車的,你還可以選擇走哪路、站哪裏嗎?明明此路不通、明知危機處處,為兩餐,打工仔只能犯險。

           林鄭說,香港的情況不適合停工。

          請問特首:你知道市面亂局,根本未適合返工嗎?如果你不知狀況,開車出去走一轉吧;如果你不懂民情,到大圍港鐵站聽聽吧,我肯定你會聽到一世最多的粗言。

          巴士停駛、地鐵有限度行車、小巴開天索價,加上路上塌樹、塌棚處處,開車像打機,市面根本未回復正常。

          但宣佈停工被商家鬧,不停工被打工仔鬧,有人說,特首實在順得哥情失嫂意。

          我想,一個領袖做決定,不是為討好阿哥奉承阿嫂,而是為了老百姓,這叫以民為本,這叫父母官,可惜,我們的首領只是一個按程序辦事的政務官。

        屈穎妍

        
回應 (6)
我要發表
👿
👿 2018/09/20 01:27:54 回覆

主觀文章,顯得筆者眼光短淺,為吸引瀏覽量而作文,只能一直處於底層寫作

😄
😄 2018/09/20 01:25:22 回覆

主觀文章

退休獵人
退休獵人 2018/09/20 00:09:38 回覆

做決定都怕呢樣怕個樣, 學咩人做領袖, 不如每事都問問律師再決定, 香港駛咩要個特首, 納稅人不如每月慳返三十幾萬過啦

抽水
抽水 2018/09/19 18:48:13 回覆

如果林鄭下令停工, 反對派一定有人會申請司法覆核告佢, 你又幫卜竹邊個?

理+誠
理+誠 2018/09/18 23:50:13 回覆

市民根本唔知路面情況、交通運輸情況,係出到嚟先知咁大鑊。幾經艱辛去到車站,先發現無車,真係進亦難退亦難,唔通真係打個電話就解決問題?

反而一班高官,應該有人向佢哋報告路面情況,巴士、鐵路公司亦應有向佢哋報告出唔到車,點解唔採取應變措施?政府機構、銀行唔開,好多僱主都會停工喇!就算有小部分要返,都唔會咁惡劣喇!

一個政府,施政將經濟損失之考慮排於「人」之前,點叫父母官?

Leo Leung
Leo Leung 2018/09/18 16:13:58 回覆

社會制度問題。

天文台只負責出數據,其他部門各自為政,政府不敢干涉商業機構自由運作,而本為主體嘅“人”只是資本賺錢工具!

西方文明產物的“利潤至上”資本主義制度本質。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good
good 2019/05/02

香港真是福地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5/02

To 穎妍姊--幾乎"無端"罵你或找你開罵了"兩次",真不好意思啊--

炎澄魂字--To 木水火:"好心你開罵,就用回"自己的文字"吧--用"你自己寫的"那些啊!!X街X家鏟!!!好彩我今回再"回頭"看上篇那留言,發覺有個"妍"字,之後再細看下去,發覺原來是"又是""屈穎研"姊寫的,我不久前已發文去罵她打算與她吵架,可你這傢伙"又要開罵又要"引人家的文",那算什麼X意思?我原本還打算在這兒"跟你吵架",那現在豈不是"罵了穎妍姊""兩次"?

你正X街!X樣來!!!

我炎澄魂發政論,縱是開罵罵人--有多少次是這樣"引人家的文"?都是"我自家寫的"!!!"你木水火這樣""其身不正,有何資格罵別人............?"

我幾乎因你"這篇文"平白罵了穎研姊"兩次"!!!

你正X街X樣來!!!

2019/5/2 134 炎字(酒又醒了後文)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5/02

To 穎研姊(我無理由叫你作穎研"嬸"吧--我現在都被人叫作"大叔"了)--我炎澄魂來回了(酒後罵言,你也可來我那"迴廊"Blog如是作--雖我未必覆就是~)--

首先"我炎澄魂一定無收黎智英錢".另外--


"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希望無打錯其名),我想他"所行所犯者",怕只是犯"內地的法",而"於香港"--在"逃犯修訂條例""通過前",他是"無罪"的!!

既是"無罪之人",又"幹麼要回內地受審?"

希望"某些傢伙"別把問題"倒轉"來說--

人家本來在"香港"是"無罪",是"你們"內地硬要"扯人家"回內地,"定罪之",然後人家回香港,再過台灣生活,而非"回內地受那審"--"本是無罪之人,何需受審?"--這是"一國兩制"啊!!!

不是"怕"--而是"無必要"!!


2019/5/2 052 炎字


Holi
Holi 2019/04/25
荔枝角收押所蓬蓽生輝,光芒萬丈,因為收押了佔中英雄陳健民、戴耀廷、邵家臻、黃浩銘,荔枝角收留所將載入香港的史冊。本來這個英雄組合中,還應該有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淚點低於常人的朱牧,在數個月的聆訊過程中,經常以淚洗面。他在法庭的求情中,除了敘述公益事業的貢獻之外,「祖孫關係」也佔有相當大的篇幅,即「爺爺離不開孫兒,孫兒唔捨得爺爺」,旁聽者潸然淚下,法官也為之動容。正如外界預期,法官可憐,判朱緩刑,當庭開釋。本來公民抗命,無畏無懼,鋃鐺入獄,以喚醒民眾,而不是既佔領民主自由的道德高地,又力求平安無事,闔家團圓。這不能不說是求情中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