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明清秘密會社之“佛教”與“白蓮教”淵源

2018/10/30 19:28:20 網誌分類: 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30 Oct

明清秘密會社之“佛教”與“白蓮教”淵源

白蓮教在中國秘密會社中,發源最早,影響最大,是中國現在大部分幫會教派的根源鼻祖。明清時期的白蓮教,主要包括白蓮教和羅教、黃天教、弘陽教、聞香教、圓頓教、八卦教以及它們所派生衍變的各種教派,如無為、大乘、混元、龍天、龍華、收元、清水、長生、皇極金丹、天理、清茶門、白陽、青蓮、圓教等等。白蓮教從元末明初開始就十分活躍,它不僅在推翻元朝統治的武裝引爭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入明以後,又活躍於民間,把反元的矛頭轉向反對明朝統治者。嘉靖、萬曆以後,其他教派紛紛出現,滋生林立,這些教派創教之初,各有特點。如羅教和禪宗相近,弘陽教和道教關係密切,其他教派中的大宗,也都有自己的特色。但總的來說,它們的教旨、信仰、教儀、經卷、組織基礎、活動方式以及其他各個方面,和白蓮教大致相同。尤其是明末以後,教派之間互相吸取融合,各自的特色,多相混淆,雖然教派名目繁多,達百餘種,而其間差別日小,並日趨泯滅,已很難分辨它們的差異所在了。

明清白蓮教各教派,它們的組織和勢力,分佈全國各地,河北、山東、山西、陝西、河南、江蘇、安徽、江西、湖北、四川、浙江、福建、台灣等省,是它們活動的主要地區。貧苦農民、手工業工人、礦工、漕運水手、城市平民以及流民等,是它們的基本群眾。由於它們的行為、組織、思想信仰和封建統治階級以及維護這一階級統治的正統觀念有所抵觸,所以,它們被封建統治階級視為“邪教”。 “邪教”的存在和活動,尤其是當它和農民起義、農民戰爭相結合時,對封建統治階級是一個嚴重的威脅和打擊。

一、概述

明清的白蓮教,從它的淵源來看,最早大約可以追溯到南宋初年。當時,它是融合佛教天台宗的識法和淨土宗的彌陀念佛等信仰而組成的淨業團體。倡導人是宋高宗時的吳郡沙門茅子元,他自稱白蓮導師。教徒有妻子,半僧半俗。他們謹戒殺生,嚴避葷酒,茹素念佛,男女一起集會,懺悔修行,號白蓮菜。佛教正統視他們為異端,咒罵他們:“假名淨業而專為奸穢之行;猥褻不良,何能具道!” [1]“受其邪教者,謂之傳道,與之通淫者,謂之佛法。……愚夫愚婦,轉向誑惑,聚落田裡,皆樂其妄。” [2 ]後來,朝廷將茅子元問了妖妄惑眾的罪,流放江州(江西九江) ,白蓮菜被取締。元代的白蓮教,除仁宗時一度受到朝廷的承認和護持,曾公開傳教外 [3],仍屬嚴禁之列。元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年)即頒布禁斷白蓮會、五公符、推背圖和應合禁斷的天文圖書及一切左道亂世之術 [4]。武宗時採取了更加嚴厲的措施,至大元年(1308年)五月丙子,禁白蓮教,毀其祠宇,以其人還隸民籍 [5]。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又下詔禁白蓮佛事 [6]。元末,隨著社會階級矛盾的尖銳化,白蓮教徒的異端思想和不軌活動,日益明顯和濃厚。泰定二年(1325年),河南息州民趙醜廝、郭菩薩“妖言彌勒佛當有天下” [7]。致和元年(1328年),廣西普寧縣僧人,又以燒香惑眾起事,並建號改元 [8]。到了順帝至元三年(1337年)時,妝寧信陽州,有名棒胡者,奉彌勒,“以燒香惑眾,妄造妖言作亂” [9]。從至元四年(1338年)到至正十一年(1351年),白蓮教徒彭瑩玉、劉福通相繼起義於袁州、潁州。彭瑩玉聯合麻城人鄒普勝,擁戴徐壽輝建國;劉福通奉韓山童為首領起兵。韓山童,河北欒城人,他的父親和祖父都是白蓮教首領。韓山童“倡言天下大亂,彌勒下生”,並捏稱是宋徽宗八世孫,“當為中國主” [10]。他的兒子韓林兒,至正十五年(1355年)即帝位於亳州,國號宋,建元龍鳳。當時,朱元璋隸郭子興部,臣民於韓林兒。郭子興從他父親開始,就是言禍福、聚眾燒香的宗教首領。朱元璋於至正十一年投奔郭子興,加入紅巾起義隊伍。達時白蓮教已和明教融合一體,並和農民起義相結合,形成巨大的群眾革命力量,最後終於推翻了元朝的統治。

明太祖朱元璋雖然參加了奉彌勒聚眾起義的紅巾隊伍,而且這支隊伍是他傾覆元帝國建立新的明王朝所依靠的力量,但是後來他改變了立場。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八月,朱元璋進攻張士誠時,發布榜文,攻擊造反的白蓮教徒是“誤中妖術,不解偈言之妄誕,酷信彌勒之真有,聚為燒香之黨。根據汝潁,蔓延河洛。妖言既行,兇謀遂逞。焚盪城郭,殺戮良民,所在生靈,荼毒萬狀。”[11]朱元璋從參加變為攻擊,反映了他從農民起義領袖向封建統治者的轉化。他即位以後,即採納李善長的建議,詔禁白蓮社及明尊教 [12]。 《明律》十一《禮律》,規定取締“左道邪術”。但有明一代,從明初直至明末,“邪教”處處盛行,而且隨著社會矛盾的日益尖銳和激烈,“邪教之患”也日益嚴重。

明初,白蓮教主要在湖北、江西、四川、山東等地活動。湖北、江西方面,洪武六年(1373年),蘄州王玉二“聚眾燒香,謀為亂” [13]。洪武十九年(1386年),新淦彭玉琳,“自號彌勒佛祖師,燒香聚眾,作白蓮會,……謀為亂。” [14]洪武二十年(1387年),宜春教民李某“妄稱彌勒佛,發九十九等紙號,因聚眾謀作亂。” [15]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萍鄉、分宜、寧都等地,都發生了彌勒教民的謀亂。永樂四年(1406年),湖廣蘄州廣濟縣僧守座,“聚男女,立白蓮社,毀形斷指,假神煽惑” [16]。永樂七年(1409年),江西人李法良“行彌勒教,流入湘潭,聚眾為亂”。 [17]上述活動大都是元末彰瑩玉白蓮教活動的餘波。

四川、陝西方面,洪武六年(1373年)重慶有王元保之亂。洪武十二年(1379年),眉縣彭普貴領導的起義,陷十四州縣,數月方平,是規模較大的一次白蓮教起義。到了洪武十四年(1381年)廣安山民又有“稱彌勒佛者,集眾感人” [18]。洪武三十年(1397'年)正月,漢中府沔陽縣吏高福興及民人田九成、僧李普治起兵反抗朝廷。這次起兵“聚眾至千餘人,而陝、蜀間番民因之作亂” [19],可見已波及少數民族地區,並有少數民族參加。結果起義軍攻陷了略陽、徽縣,殺知縣、學正、教諭等。直到九月高福興被擒,起義告一段落。但田九成等仍活動於漢上隴西一帶。田九成曾號“漢明皇帝”,改元龍鳳,高福興稱彌勒佛。他們的同黨金剛奴,稱四天王,以沔陽西黑山天池平為據點,攻城掠物,與官軍對抗,直到永樂七年(1409年)才被朝廷鎮壓平息 [20]。

山東方面,永樂十八年(1420年)二月,山東蒲台林三妻唐賽兒率眾起義。唐賽兒徒眾數千人,據益都,“自言得石函中寶書神劍,役鬼神,剪紙作人馬相戰鬥” [21],波及全省。唐賽兒雖然失敗,但她本人卻逃匿無踪,沒有被捕。朝廷索賽兒急,盡逮山東、北京尼及天下出家婦女,先後幾萬人” [22],仍無結果。可見當時白蓮教在民間的潛力和影響。

明初的白蓮教活動,並未因朝廷的禁斷而消跡。有的活動已爆發為武裝的對抗,朝廷雖然嚴加鎮壓,仍是此起彼伏,未能平息。這是因為經過元末農民大起義後,白蓮教不僅經歷了戰鬥的鍛煉,而且更加普及和深入民間。它已在全國的許多城鎮和村落,有了自己的大大小小的據點,時隱時現,各個據點可以聯結成線,然後擴大為面,失敗時又可化面為點,可進可退,可整可零,可以在一個地方生根結果,也可以轉移他方插柳成蔭。整個明清時期白蓮教的活動整體情況就是如此。這對朝廷來說當然是極大的隱患和威脅,實際上明亡的序幕和清衰微的轉折,正是由規模浩大的徐鴻儒起義和川楚白蓮教起義所觸發的。而造成明清兩朝這一朝廷悲劇的最有影響的人,恰恰是明朝的創建者朱元璋。他借助於奉彌勒的紅巾隊伍取得了天下,同時他也造就和豐富了紅巾隊伍中的宗教分子,使他們有了更多的鬥爭和推翻現有統治的經驗,退卻和隱匿的經驗以及聯絡群眾使自己生存壯大的經驗。當朱元璋決心禁絕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比以前大為豐滿和成熟了。朱元璋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封建專制帝國,而他們卻為自己的徒孫們留下了一條在專制帝國中生存發展、搗亂反叛的道路。

明中葉時,流民問題成為當時嚴重的社會問題,白蓮教活動與流民相結合,更成為朝廷的嚴重威脅。如成化時荊襄劉通和石龍,弘治時河南趙景隆,都以流民為基本群眾,組織白蓮教起義。劉通號千斤,縣門石狻猊重千斤,能隻手舉起。正統中,流民聚荊襄間,劉通在流民中宣傳組織,準備起事。石龍即石和尚,和劉通結合,起兵,稱漢王,建元徵勝,“流民從者四萬人” [23]。弘治十八年(1505年),河南飢荒,趙景隆“以白蓮教惑眾,自稱中原宋王” [24]。石龍稱漢王,趙景隆稱宋王,他們看到社會的動盪不安,覺察到流民饑民情緒的憤慨和激烈,起而組織群眾和朝廷對抗並有取代的決心。

正德年間,山西崞縣李福達宣傳“彌勒佛空降,當主世界” [25]。李福達家族世代傳習白蓮教,他的父祖和子孫在明代白蓮教活動史上,都有著重要的地位。他的祖父“以幻術從劉千斤、石和尚作亂成化間” [26]。他本人正德初年與王良、李鉞謀反,事發,戍山丹衛。逃還後,改名李午,為清軍御史所勾,再戍山海衛 [27],再度脫逃,寓洛川縣,倡彌勒教。李鉞是李福達的叔父 [28],李福達的徒弟惠慶、邵進祿等起來造反,攻陷洛川城。邵進祿犧牲後,惠慶又攻宜川、白水等地。李福達實際是這次事件的指揮者和操縱者,但他又逃脫了,並改名為張寅,繼續活-動。他和他的兒子大仁、大義、大禮,皆以黃白朮得到武定侯郭勳的信任。李福達持有《太上元天垂文秘書》,並自稱“我有天分”,可見他頗有野心。嘉靖時,四川白蓮教首蔡伯貫起義,蔡伯貫的師父名李同,是李福達的孫子,李大禮之子。李氏家族的宗教活動,自成化年間李福達的祖父開始,至此已延續五代,近百年之久。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浙江烏程有名馬祖師者,曾起兵,《罪惟錄》稱他“傳正德中妖賊李福達之術” [29]。李福達的影響自華北至西南,並傳及江浙,可謂廣大。而他本人不僅活動於民間,而且周旋於社會之上層,甚至得到皇親國戚郭勳的信賴和庇護。由於他和郭勳的關係,結果導引了嘉靖時朝廷有名的一場黨爭——李福達案,直到隆慶時,才平息下來。

明中葉白蓮教還深入西南少數民族地區和漠北邊境的蒙族地區。正德十年(1515年),雲南烏蒙芒部普法惡,“通漢語,曉符籙,妄言彌勒出世,自稱蠻王,煽諸夷作亂,流民謝元禮、謝元義應之” [30]。漠北的白蓮教徒大都是流民,從山西前往。他們為了求生和逃避朝廷的搜捕、鎮壓,在蒙、漢兩族混居的邊境聚集,開墾土地,建立了村落和城鎮。隆慶初,這些村落、城鎮的居民已達五萬人以上,“其間白蓮教可一萬人” [31]。漠北邊境的白蓮教徒,向蒙族人民傳授了建築、造舟、醫藥、農業等科學技術,對於發展當地生產和漢蒙兩族人民的文化交流,作出了貢獻 [32]。

嘉靖以後,隨著社會階級矛盾的激化,白蓮教的活動更為頻繁和壯大。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湖州馬祖師之事,已於前述,四十四年(1565年),河北張朝用傳習白蓮教,從者萬餘人。四十五年(1566年),朝廷平定了四川的蔡伯貫起義。蔡伯貫的師父李同,世習白蓮教,假稱唐裔,是這次起義的主謀人。萬曆十七年(1589年),南雄李圓朗起事。李圓朗宣傳彌勒降生說,有方術,自稱能易死還生、先天演禽、飛劍殺人諸法 [33]。所謂先天演禽法,即唐袁天綱相法,載五行、干支、人相、過去、現在、未來、吉凶、禍福、因果、報應等 [34]。

萬曆二十八年(1600年),浙人趙一平,又名古元,於豐碭與盂化鯨等謀反。據當時鳳陽撫臣李三才的奏疏說,“徐碭豐沛,壤接河南山東,白蓮妖術盛行”,“趙古元自以宋朝後代,生有異姿,久蓄不軌之念,將發大難之端。……孟化鯨等……尊古元為真人。……古元且懸示通途,自稱國王,邂逅群小,輒受將軍。觀其書與化鯨,召兵七千,約以二月二日各處兵馬八路齊起,先取淮陽,次取徐州新河口,阻絕糧運。次取金陵、燕都,大事可定。又稱有精兵十萬,夾雜糧船幫內。 ……” [35]趙古元先是在浙江麗水、義烏、杭州一帶活動,後去徐州。他的妻子王氏,假稱佛號,兩人傳教結社,“造《指南經》邪書”,“誦經聚眾” [36],糧船水手和製鞋工人是他們的基本群眾。萬曆時另兩起較大的“邪教”案,即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福建甌寧吳建、吳昌兄弟組織的白蓮教抗官鬥爭和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發生的劉天緒案。吳建、吳昌兄弟在連江、長樂、福寧等地傳教,擁有眾多信徒。入教者盡變賣私屋,不祭祀祖先,“咒詛君父” [37]。因聚眾抗官被鎮壓。劉天緒,河南永城人,流寓鳳陽府臨淮縣,自稱無為教主,當陽皇極佛出世。教民有十二天、十二佛、十二星等名號,有印符、未來開天冊、天品簿、天殼簿等。平日講經說法,有《皇極收元寶卷》。教民納錢二、三十文至一、二百文不等,稱納錢者來生可為指揮等官。傳教之初,劉天緒與其黨三人,抬一小佛像,歷各鄉村,募錢米雜物。後劉天緒稱龍華帝主,封教民護國將軍、公、侯、伯、指揮等官職。教民寡婦岳民妻,稱觀音,劉天緒封為後 [38]。又據《湧幢小品》記載,劉天緒黨徒多為“南都菜傭踏面之人”, [39]此時民間秘密宗教之教首,動輒宣傳世道將變,並稱帝稱王,封官許爵,儼然以新朝國君自居。這是萬曆時期社會動盪不安,衰世來臨之反映和徵兆。到了天啟二年(1622年),一次規模巨大的白蓮教起義爆發了,即山東徐鴻儒領導的大起義,這是明末農民大起義的序幕。徐鴻儒是河北薊州聞香教主王森的徒弟。王森於灤州石佛口傳教,自稱得妖狐異香,故倡聞香教.萬曆二十三年(1595年),曾因傳播“邪教”罪被捕,用賄得釋,入京師。在北京他廣交外戚宦官,繼續行教。只因他的徒弟李國用用符咒召鬼,另立教派,和王森一派發生矛盾爭執,終於事發。四十二年(1614年)王森再次被捕,五年後死於獄中。王森死後,他的兒子王好賢和徒弟徐鴻儒、於弘志繼續傳教,信徒益多。天啟二年(1622年),王好賢與徐鴻儒相約是年中秋共同起兵,因計劃洩露,徐鴻儒先期反,於五月起兵,自號中興福烈帝,稱大乘興勝元年,以紅巾為識。從五月至六月,相繼攻陷鄆城、鄒縣、滕縣、鉅野、嶧縣等地,十一月失敗。於弘志於六月據武邑白家屯,將取景州,接應徐鴻儒,但舉事七日即失敗。徐鴻儒等人在山東經營二十年,徒眾不下二百萬人,起義規模巨大,朝廷為之震動,稱此為“二百六十年來未有之大變”。 [40]徐鴻儒起義失敗後,白蓮教徒在山東一帶,仍潛伏活動,待機而起。崇禎時,他們屢出活動。崇禎二年(1629年)曾圍攻萊陽,同年餘黨朱炳南也在河南睢州進攻官府。崇禎六年(1633年),山東金鄉王益倫反,徒眾有七、八千人,王益倫自稱混元祖師。徐鴻儒、王好賢的黨徒,不僅散佈於山東、河北、河南一帶,其中還有一部分人為逃避清廷搜捕鎮壓,隨王好賢南下。通過這次大起義和後來明亡及清兵入關的政治形勢的發展,北方的白蓮教勢力也隨之南移,分佈於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四川等長江流域的省份。這一帶的許多地方,本是元末明初白蓮教盛行的區域。明中葉開始,北方的許多白蓮教支派興起,這些新興的教派在思想內容和組織等各方面,比起過去的白蓮教來,已經有較多的改變和不同。他們主要活動於黃河以北地區,並以京畿為中心,於是白蓮教的重心.從明初的長江流域變為黃河以北。而在明末的徐鴻儒大起義後,新興的白蓮教教派的勢力也逐漸南遷,它們並未放棄北方的據點.但是擴大了他們的點和麵,造成了南北普及的新局面。

總的來說。有明一代的“邪教”,除白蓮教外,還有其他教派,尤其是萬曆以後,教派林立,名目繁多。萬曆四十三年(16)5年),禮部請禁“邪教”奏文,提出“涅檠教、紅封教、老子教、羅祖教、南無教、淨空教、悟明教、大成無為教” ,“皆諱言白蓮之名,實白蓮教也” [41]。當時“邪教”教派的名目,實際上遠不止此。據明末白蓮教著名經卷《古佛天真考證龍華寶經》中《天真收圓品》所列教名,計有紅陽、淨空、無為、西大乘、黃天、龍天、南無、南陽、悟明、金山、頓悟、金禪、還源、大乘、圓頓、收圓十六種。愈到後來,教派的名稱演出愈多。清道光時,浙江陳眾喜編撰的《眾喜寶卷》中,列各地民間教派七十種 [42]。陳眾喜所列雖涉及全國十四個省 [43],但以浙江、江蘇為主,對於河北、山東、河南等“邪教”活動最多的地方,了解很少。作者限於見聞,只能算是局部的統計。現在見於實錄、奏議、文集、方志、檔案的民間教派,名目已有一百多種,當然,這仍有一個限於聞見的問題,遠不是全貌。這些民間教派的性質,大都和白蓮教一樣,同屬“邪教”,但各個教派的淵源和思想,有所不同。有的是從元末明初直接傳下來的白蓮教,有的是白蓮教的支派或和白蓮教有關的(如灤州王森的聞香教),有的和白蓮教本來不同,有所區別,自成系統,但逐漸白蓮化了的(如山東即墨羅靜的羅教);有的則已不可考。不過總的說來,各教派的信仰、組織等情況是大同小異的,原來差異較大的,也逐漸趨歸一致,互相混同。所以我認為這些所謂的“邪教”可以用白蓮教總其名。

明末的“邪教”教派,影響較大的有羅教、弘陽教、黃天教、聞香教、圓頓教等。羅教是由佛教禪宗的一支蛻變而來,創教人羅清。羅教在漕運水手中擁有徒眾。它的分佈地區主要在運河兩岸,而南方的運河的終點地浙江,又成為它的勢力遍及福建、台灣的基地。最後,它的主流和青幫合一。羅教有五部經卷,即:《苦功悟道卷》、《嘆世無為卷》、《破邪顯正鑰匙卷》、《正信除疑無修證自在寶卷》、《巍巍不動泰山深根結果寶卷》,簡稱五部六冊[44],流傳至廣,可以說是明中葉以後民間秘密宗教的共同經典。弘陽教是山西人高陽創,主要活動於京畿一帶。這一教派和道教關係較多,有明顯的道教色彩。它的興起和明嘉靖帝的崇道有關。高陽創教之初,曾得到宮中太監的資助,刻印了大量的經卷。黃天教又稱皇天教、黃天道,創教人李普明,傳播地區主要在河北、山西一帶。這一教派注重道教的丹鉛採補方術,後來發展至南方形成長生教。但它的經卷《普明如來無為了義寶卷》和《普靜如來鑰匙寶卷》中,有許多精采的思想。聞香教,有東大乘教之稱,薊州王森所創。王森居灤州石佛口,自號法王石佛、石佛祖。徐鴻儒是他的徒弟。他的兒子王好賢和他的子孫世代傳教,直至清季,雖然屢遭朝廷鎮壓取締,但三百年間,始終未斷。傳播地區先在河北、山東,後至湖北、安徽等地。清代易名清茶門教。圓頓教,教主弓長 [45]。弓長是王森信徒,天啟二年徐鴻儒大起義失敗後,弓長南下傳教,創圓頓教,稱古佛天真教主,著有《古佛天真考證龍華寶卷》,宣傳劫變思想,對有清一代民間秘密宗教影響很大。上述教派是明正德至天啟這一階段陸續出現的,關於它們的詳細情況,後面將作介紹。

明中葉以後,民間秘密宗教教派林立,名目繁多,這是農民分散的小農經濟的反映。教派多,流傳廣,在下層社會中擁有廣大的群眾,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影響。明代著名大臣呂坤於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疏陳天下安危時,曾感嘆地說:“白蓮結社,遍及四方。教主傳頭,所在成聚。倘有招呼之首,此其歸附之人”。 [46]封建階級對入教之人,曾作以下評述:“寧怯於公賦而樂於私會,寧薄於骨肉而厚於夥黨,寧駢首以死而不敢違背其教主之令” [47]。每當階級矛盾尖銳或是天災人禍相繼而降的時候,他們揭竿而起,千百成群,雲谷響應,振盪著搖搖欲墜的封建統治。

清代的民間秘密宗教,總的情況和明代大體相同,但稱白蓮教的不多,大都代以大乘、圓頓、龍華、先天、羅祖、無為、收圓、弘陽、八卦、天理、清水、白陽等名目。清廷的鎮壓活動,早在入關前就已經開始。崇德七年(1642年)有“善友邪教案”。當時瀋陽有一個善友會,大約有會員三百餘人。清廷捕捉為首者十餘人,並下令永行禁止。禁諭之前一日,有鑲白、鑲黃、鑲紅、正藍四旗的善友六人,持書於大清門外抗議,結果六人被殺。關於善友會的情況和性質,現在知道的很少,它是一個秘密結社,但宗教信仰如何,還沒有材料說明,總之,清廷把它歸為“邪教”案中。入關以後,順治三年(1646年),吏部給事中林起龍上書說:“近日風俗大壞,異端蜂起,有白蓮、大成、混元、無為等教,種種名色。以燒香禮懺,煽惑人心,因而或起異謀,或從盜賊,此直奸民之尤者也。……如遇各色教門,即行嚴捕,處以重罪,以為杜漸防微之計。” [48 ]朝廷採納了林起龍的意見(實質上當然是林起龍投合了朝廷的需要),嚴禁“邪教”。清朝對“邪教”的鎮壓和取締,比明朝更為嚴酷,然而,清朝的“邪教”也比明朝更為活躍。

清初,“邪教”的活躍情況,可以從思想家顏元的《存人編》中窺見大概。顏元勸導百姓勿信佛、道、邪教,曾發出以下感慨:“我直隸隆慶、萬曆前,風俗醇美,信邪者少。自萬曆末年,添出個'​​皇天道':如今大行,京師府縣以至窮鄉山僻都有”;“迨紅巾、白蓮始自元明季世,焚香惑眾,種種異名,旋禁旋出。至今若'皇天',若'九門'、'十門'等會,莫可窮詰。家有不梵剎之寺龐,人或不削髮之僧尼。宅不奉無父無君之妖鬼者鮮矣!口不誦無父無君之邪號者蛘矣!風俗之壞,於此為極。”康熙時,王逋肱《蚓庵瑣語》中也說:“今民間盛行所謂教門者,說經談偈,男女混雜,歷朝厲禁,而風愈熾”,“山東、山西則有焚香白蓮,江西則有長生聖母、無為、糍糰、圓果等號,各立各戶,以相傳授”。蒲松齡《聊齋誌異》中有《白蓮教》、《邢子儀》等篇,均說及徐鴻儒之徒。可見康熙時他們的活動還沒有停止。

清初,朝廷對江浙一帶的“邪教”活動十分注意,取締查禁也很嚴格,這是對江浙人民統治殘酷、防範嚴密的反映。順治十八年(1616年),清廷曾鎮壓江蘇溧陽的大乘教傳教活動。雍正、乾隆兩朝,皇帝一再諭令地方大臣查禁“邪教”,一再強調指出:“邪教煽惑愚民,最為世道人心之害,不可不嚴切根查” [49]。而這時“邪教”活動所反映出來的反抗封建朝廷的特點,也日漸顯著。乾隆十一年(1746年)朝廷破獲的張保太案,就是一個例子。張保太,居住雲南大理雞足山,倡習大乘教,自稱四十九代收圓祖師。他的教派綜合了白蓮教和圓頓教的內容和特點,屬於弓長圓頓教系統。它自北方經過江南,湖北、四川傳人貴州、雲南等省,又從西南返回江浙,山西等地活動。據點遍布各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聯絡網。它們在各地的名稱不一,或稱大乘教、無極教、鐵船教、法船教、瘟船教(四川);或稱燃燈教(蘇州太倉)、西來教(常州)、龍華會(宜興)……。張保太侶言:“彌勒當世官天下,李開花是皇帝” [50]對各地“邪教”頭目,一一封有官職。朝廷對於張保太的活動十分恐懼,每當各地上報“雅教”案件時,上諭都要急切詢問並促令地方官員查明它們是否與張保太有關。其實張保太本人早在雍正十一年(1733年)就被官府捉去,監斃獄中了。可見他的影響並沒有因為去世而消失。當時捉拿李開花也是地方官員一項緊要任務。乾隆十七年(1752年)爆發的馬朝柱抗清起義,馬朝柱即託名李開花,馬朝柱以挖山燒炭工人為基本隊伍,捏造神蹟,活動於安徽、湖北、江西、湖南等地。失敗後馬朝柱逃脫。同年江西、廣東等地,都出現了名叫李開花的人起來造反。朝廷四處捉拿追捕的結果,不僅沒有’捉到李開花,反而愈捉愈多,而且鬧出了許多笑話。其實,真正的李開花是沒有的。張保太所謂的“李開花是皇帝”,本是讖語,他捏造一個李開花,目的是要誘發和吸引人們對理想聖王的嚮往和追尋。李姓作皇帝的讖言,最早可以追溯到魏晉南北朝時代。由於道教至尊李聃和唐朝皇帝姓李的關係,以後歷代都出現過李氏為王的民間傳言。明末李白成起義後,這一讖言又復活了,又開始在民間流傳。不僅姓李,而且要開花結果,這就更有現實意義和吸引力了。嘉慶時的李文成起義,就利用了這一讖言。因此,朝廷想要捉拿李開花其人,一方面他並不存在。而另一方面,他又隨時隨地可以出現。

雍正、乾隆時,羅教盛行。各地的羅教往往也有不同的名稱,如大乘、無為、羅祖等。在福建的羅教,稱老官齋教。乾隆個三年(1748年),福建建安、甌寧的老官齋教徒,曾聚眾反抗官府的壓迫。這次起義由陳光耀和一個叫普少的婦女領導。他們造旗幟、鳥槍、火藥等,定元帥、總帥、總兵等官職,假稱彌勒降凡,舉出“無為大道”、“代天行事”、“劫富濟貧”等旗號。起義雖然很快被鎮壓,但延續半年之久才告平息。

乾隆、嘉慶以後,幾乎每年都有“邪教”案件發生,或大或小,或南或北,多如牛毛。現將幾起與農民的反抗鬥爭相結合成為封建統治階級嚴重威脅的大案,略述於後。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秋八月,山東壽張、堂邑爆發了王倫領導的清水教起義。王倫是陽谷縣黨家店人,能武術,儀表堂堂,曾任縣役,後被革退,生活窮困,遂手抄方術書,為人治療癰瘍,效果顯著。一些病人病癒後,即拜王倫為父,作為報答。王倫詭稱曾遇異人,授以符籙、召鬼神諸法,信徒日眾。不久家資饒富,積有土地一頃五六十畝。王倫清水教以醫療治病吸引群眾,另有斷食、煉氣、拳棒等術。在宗教方面,信奉無生聖母,真空家鄉,教授以下咒文:“真空家鄉,儒門弟子”,“千手擋,萬手遮,青龍、白虎來護咱”,“千手擋,萬手遮,蓋世英雄就是咱。青龍、白虎、朱雀、元武等神,齊集在我身。求天天就助,拜地地就靈”,“你看是隔的近,我看比千里還遠” [51]。王倫曾稱夢中見龍,後來又自稱真紫微星,設置元帥、先行、國公等官職,可見他有與清廷勢不兩立、取而代之的決心。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山東壽張縣歉收,而官方卻妄行額外加徵,激起了農民的不滿和反抗。王倫乘時宣傳:“今歲有四十五日屠戮劫數,隨我道可免” [52]。八月二十七日深夜,王倫率領隊伍攻入壽張縣城,殺知縣。接著又攻克陽谷、堂邑、臨清等地。王倫的起義軍,作戰極為英勇,以致清兵亦信其果有神術。但因寡不敵眾,最後失敗。王倫本人舉火自焚死。此次起義為期不過一月之久,但它在清代白蓮教史上,有重要的意義和影響。一則它可以說是乾隆末年蘊釀、嘉慶初年爆發的川楚白蓮教大起義的序幕,一則王倫清水教案的爆發,實際上已揭示出清廷所存在的統治危機。從清水教案暴露開始,逐漸地可以清楚看到當時的華北地區,包括河北、山西、山東等地,已經佈滿了八卦教系統的“邪教”聯絡網,它們世代相傳,盤根錯結,至遲從康熙初年開始,在農村'逐步地形成和發展了巨大的反叛潛力。康熙年間,山東單縣人劉佐臣,創五葷道收元教。他傳有《五女傳道書》、《八卦說》等書,宣傳彌勒其法,並按八卦名稱——乾、離、震、巽、坎、艮、坤組織信徒。劉佐臣死後,他的兒子劉儒漢繼承父業。劉儒漢的弟弟劉如清,曾捐職為山西榮河縣知縣。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劉佐臣案發,劉如清被革職,返回山東。乾隆元年(1736年),劉儒漢去世,他的兒子劉恪,孫子劉省過接掌教權。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劉省過和同案的LU東荷澤人王中被捕,處刑。王中所傳“邪教”即清水教。他在八卦教中屬震卦,稱“東方震宮王老爺” [53]。在嘉慶十八年的天理教起義中,震卦是起義隊伍中重要的一支。而王中被處刑的兩年後,即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爆發了王倫的清水教起義。王倫起義雖由清廷的苛政所觸發,亦有它的宗教淵源,因為華北地區八卦教系統的民間秘密宗教教派,早已潛伏各地,待機而動。

嘉慶元年(1796年),劉之協、姚之富、齊王氏領導的白蓮教大起義,前後九年,活動地區包括楚、川、豫、陝、甘五省,是我國封建社會最後一次規模巨大的農民反抗鬥爭。川、楚、陝三省交界的地區,聚集著人數眾多的農民、佃戶、山民、棚民以及水手、手工業者和遊民,白蓮教在這里傳教,吸收了大量的徒眾。早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河南鹿邑人樊明德的混元教教派,在河南、安徽、湖北一帶活動。第二年,樊明德被捕處死,從他和其信徒家中,搜出《混元點化》等經卷,其中有“換乾坤、換世界,反亂年末劫”等字樣,還有“波彌天口訣”、“波彌斟”等口訣名稱[54]。樊明德供稱是一個叫楊集的所傳,可見這個混元教也是有來歷的,只是楊集早死,楊集以上的淵源沒有查證出來。樊明德死後,他的漏網徒弟王懷玉逃走。王懷玉的徒弟劉松,則被遣戍至甘肅隆德縣。劉松並不甘心失敗.他和從前在安徽太和縣所收的徒弟劉之協商量复教。因為混元教破案已久,不便再打出混元教名,便於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另立三陽教名稱,並改《混元點化經》為《三陽了道經》 。為了更吸引和鼓動群眾,他們又指劉松之子劉四兒為彌勒佛轉世,推劉松為老教主,另外想尋找一人捏名牛八,湊成朱字,假冒明朝嫡裔,以保輔牛八為號召。又宣稱入其教者,可免一切水火刀兵災厄。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劉之協前往湖北傳教,在襄陽收宋之清入三陽教。宋之清原來是孫貴運的三傳弟子,奉收元教,一直在湖北、河南傳教。他改奉三陽教後,徒眾日多,所收教費,均陸續送交劉松收用。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宋之清與劉之協、劉松分裂,遂自立西天大乘教,另拜河南南陽人李三瞎子為師,稱李為真彌勒佛轉世,李子名叫卯金刀,又叫卯兒,指為牛八。為此,劉之協、劉四兒前往理論,宋之清以從未見過牛八為由,認為劉四兒不是彌勒佛。劉之協於安徽太和縣楊家集,找王廷章之子雙喜兒作為牛八,帶至隆德。這時有了兩個轉世的彌勒佛和兩個牛八。而同時收元教王應琥與其師艾秀,在湖北、四川邊界地區傳教,也揚言彌勒轉世於河南無影山張家,將扶助牛八起事。彌勒的轉世和牛八的出現,反映了白蓮教各教派反清復明的願望。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清廷先後在陝西興安、四川大寧、湖北、河南、安徽等地搜捕白蓮教徒。宋之清、王應琥、劉松、劉四兒、牛八(王雙喜)和劉之協的母親、哥哥和妻子等,都被捕捉。教中首領人物除了劉之協等少數人外,大都被捕處死。這一殘酷鎮壓,並未平息事態,白蓮教更以官逼民反為號召,揭竿而起。嘉慶元年(1796年)二月,荊州地區的枝江、宜都兩縣,教徒們在首領張正謨、聶傑人領導下起義,開始了規模巨大的川楚白蓮教反清武裝鬥爭。張正謨是荊州地區的教首,傳有“木易木子真名姓,木易門中見真人,卯字金刀他來到,何時得見太平年”的歌句 [55]。木子姓李,木易姓楊,卯刀金姓劉。姓李的生在戊戌年,屬犬,叫李犬兒,住山西平陽府岳陽縣王家莊,天神託生,左右兩手有日月兩字紋,鳳眼龍睛,相貌異人,劉之協是軍師,朱九桃是輔臣,另有楊姓等同教人保護,將在河南立帝業。又傳說王家莊有一塊大石,一日忽然迸開,現出經文一篇,內有“一日一夜黑風起,吹死人民無數,白骨堆山,血流成海”四句[56],凡是眾人念熟了這幾句經文,就可免除災難。聶傑人因家資富有,納糧甚多,被封為總督,其他教徒交納銀錢,有簿登記,日後憑此封官。川楚白蓮教起義,派支繁多,教派之間各有系統,互不統屬。如王三槐,他學習巫師,與人禳災治病。後襄陽人孫賜俸去四川太平傳教,收徒冷添祿,王三槐又拜冷添祿為師,學習靈文經咒,勸人出根基錢。當時有“四方群盜領袖” [57]之稱的王聰兒,襄陽人,世稱齊二寡婦。丈夫齊林是襄陽白蓮教首。齊林于起義前事泄,被官府誅死。姚之富、樊人傑等推戴王聰兒為首領,為齊林發喪復仇。據周凱《紀邪匪齊二寡婦之亂》記載,其教信奉“真空家鄉,無生父母”八字,戰守襄陽時,有“逢三不開口,逢三不出手”之隱語暗記。又說:“習其教者,有患相救,有難相死,不持一錢,可以周行天下。” [58]反映了白蓮教內部的團結互助。

嘉慶九年(1804)年九月,歷時九年的白蓮教大起義最後失敗。這是我國封建社會最後一次規模巨大的農民起義,也是明清時間民間秘密宗教對封建朝廷統治最大的一次反抗鬥爭,它十分沉重地打擊了清朝的封建統治。雖然它最後失敗了,但白蓮教的鬥爭和活動,並沒有中止停息,它像燒不盡的野草,仍遍布於各地。

嘉慶八年(1803年)二月二十日,北京發生了內務府廚役成德於東華門謀刺皇帝頤琰的事情 [59]。這件事的內幕和背景,由於成德本人堅不吐供,始終未能搞清,看來像是一件個人因遭遇悲慘而憤慨失望所激起的偶然行動。直到嘉慶十八年(1813年)天理教林清在北京舉事失敗以後,才得知原來成德也是當時活躍於京畿一帶的天理教的一份子。他曾於刺殺皇帝之前和豫王府的包衣莊頭祝現,去過林清同黨山東金鄉崔世俊家。祝現是林清黨中一個重要人物。成德的刺殺行為和他的教派有沒有關連,已不得其詳。而成德在朝廷上受大學士六部九卿會審時說道:“事若成,則公等所坐之處,即我坐處” [60],似有隱情和背景。但無論如何,成德作為一個卑微的平民,敢於去刺殺封建社會里至高至尊的皇帝,他的思想和行動上的這種叛逆性,無疑是受到民間秘密宗教中異端思想的影響。

嘉慶十八年(1813年),爆發了天理教林清、李文成起義。這次起義乘皇帝外巡木蘭時,襲據宮闕,聲勢震撼清廷,皇帝稱此為“漢,唐、宋、明之所未有”的“非常之事”[61]。同時,河南的李文成起兵呼應,自稱“大明天順李真主”[62]。關於天理教起義以及天理教的情況,下面將有專門的章節敘述。

嘉慶二十年(1815年)八月,又發生了江南圓教教首方榮陞聚眾謀反的事情,因事機洩露,方榮陞和其他教中頭目三十四人被擒殺。方榮陞自號“蓬萊無終老祖”,編造《破邪顯正明心錄》等經卷。教徒有三千餘人,其中有一部分是茅山種芋棚戶和長江船隻中水手。方榮陞刻“九蓮金印”,自稱三年後坐朝問道時啟用 [63]。

道光二年(1822年)八月,河南新蔡朱麻子起義。朱麻子父子兄弟世代傳教,他自稱“治劫祖師”,他兒子稱“真紫微星” [64]。他們本是監生佃戶,因退佃事觸發了對地主的反抗。起義蔓延新蔡、阜陽,後來與捻軍相結合。道光十五年(1835年)三月,山西趙城先天教起義。起義軍殺知縣,佔領縣城。山西的先天教,是河北鉅鹿傅濟所傳人,即山東、河北一帶的離卦教。首領是河北清河縣王湖莊劉功 [65]。傅濟於嘉慶五、六年(1800—1801年)開始人山西傳教,他傳授《老子歌》、《龍華經》、燒香治病,並充獸醫。傳教時“夜聚曉散”,稱教徒入教為“學好”。嘉慶二十一年(1816年),先天教暴露,傅濟和他的徒弟葉生寬等人,被捕治罪,但並未深究拿淨。傅濟的徒弟韓鑑,於道光初年又繼續傳教,道光十五年(1835年)趙城先天教起義的首領曹順,就是韓鑑的徒弟。曹順是山東曹州人,父親是鐵匠,曹順隨父流落至趙城耿峪村。後學陰陽術,兼學拳棒並治病。人教後,深得韓鑑的器重。道光十四年(1834年)韓鑑因年老退位讓曹順掌教。曹順掌教後,積極傳教並收徒。他供奉無生老母、紙畫佛像,誦《龍華經》,教授坐氣運功術。趙縣疫病流行時,曹順又以咒語神水,為大眾治病。教徒們以燒香會名義組織村民,百人為一壇,有壇主。加入燒香會須納老母錢,數十文至一、二白文不等。會眾相互扶助,如同一個大家庭。曹順為教主,下面有道洪、張汶斌、郭金棒、苗贊庭四大金剛。曹順自稱是釋迦佛轉世,韓鑑是羅漢轉世,韓奇是海瑞轉世,韓金是燃燈佛轉世,劉功是彌勒佛轉世,張汶斌是魏延轉世,李吉星是徐庶轉世,靳晚虎是楊業轉世,苗三娃是楊四郎轉世,高登第是孫猴兒轉世,馬香娃是哪吒轉世,……。這些轉世人物大都是《三國演義》、《西遊記》、《封神演義》等通俗小說中所有的。由於教徒日增,曹順決定起兵造反。道光十五年(1835年)二月,曹順和主要頭目們商議,計劃是年八月—卜五日於平陽、霍州、洪洞、趙城同時起兵,並以韓奇和張汶斌為領兵大元帥,負責組織隊伍,打造兵器.李吉星、苗贊庭為軍師。教民參加造反的,以後均封官職。後因有人告密,於是提前行動,於三月初四日深夜攻入趙城縣城,殺知縣楊延亮,破監獄,釋放囚犯。接著攻打洪洞、霍州,接連失敗,起義軍很快就潰散了。曹順等逃至山中空廟躲藏,三月二十二日被捕。先天教起義至此結束。

道光後期,有“齋匪”之亂。 “齋匪”信奉青蓮教,以四川、陝西、甘肅,湖北、湖南等地為活動中心。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湖南桂陽青蓮教起義,第二年,新寧的青蓮教徒也響應起義。青蓮教的組織和信仰,兼具北方白蓮教和南方天地會的特點,反映了兩者之交融。鴉片戰爭以後,天地會的地位日益重要,成為反抗清朝統治階級的一支重要力量。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Adj852
Adj852 2019/07/06

全臺短兼職外送正妹 看照約正妹-認準遙希外送茶加LINE:ppt366或wechat:wuso256 Skype:fei2401各行各業正妹報班 名單每日更換最新 遙希家正妹分平價中高檔區域 大哥加賴告知價位區域 遙希會私下一對一篩選推薦 主頁專門為麻吉提供一些生活資訊照 學生妹特別的多 粉奶 嫩鮑 緊致水多 找一款專屬你的服務你 為你消除一天的煩惱 遙希家還會不定時的做優惠活動 加節送節數 約一個妹送一個妹直接雙飛玩(爽炸天)單節也是優惠很大 新客進門直接領取2000的折扣劵當新客福利 遙希秉承著專業的服務幫麻吉服務到位 希望非誠勿擾
更多選擇:https://twitter.com/Ylolita344
更多選擇:http://www.fishtea88.com
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535024656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