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蛇榮皮湯可治十五重膚病,皮科治驗錄

2018/11/11 12:45:49 網誌分類: 名中醫李可治奇難雜症
11 Nov

烏蛇榮皮湯可治十五重膚病,皮科治驗錄 此方是名老中醫李可所創,專治皮膚病,如頑癬,尋麻疹・濕疹,等等可治十五重膚病,皮膚病很少危及生命,但頑固難愈。患者痛苦纏綿,醫者焦頭爛額,有的患者因反覆發作而自殺・確是醫學一大難題。故有“醫生不治癬,治癬丟了臉”之諺。作為基層中醫,求治者五花八門,不允許自封專家,而把眾多患者推出門去。古代中醫能以患者的疾苦為己任,隨時改變自己的專業。我輩雖在醫學水平上望塵莫及,但為患者解除疾苦的赤誠還是有的。於是逼上了皮科難症攻關之路。特公開此方,救人ー命,勝造ー級浮屠。

初期,見皮治皮,蒐集了大量外用方,以塗抹擦敷為能事,止癢消炎解除燃眉之急,也有小效。但大多暫癒後發,此伏彼起,窮於應付。此路不通,日久才漸有領悟。 皮膚病雖在皮膚膚節,卻內連臟腑,並與情志變動、氣血失和息息相關。一切皮膚病的根本原因,首先是整體氣血失調,“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然後風、寒、暑、濕、燥、火六淫之邪,或長期接觸有害物質,諸多外因趁虛襲人而致病。則治皮之道,首當著眼整體,從調燮五臟氣血人手。見皮治皮,永無愈期。遂創“烏蛇榮皮湯”,執簡馭繁,用治多種皮膚頑症,竟獲奇效。

方劑組成如下: 生地( 酒浸) 、當歸各30 克,桂枝10 克,赤芍15 克,川芎、桃仁、紅花各10 克,丹皮、紫草各15 克,定風丹60 克,白蘚皮、烏蛇肉各30 克( 蜜丸先吞) ,炙草10 克,鮮生薑10 片,棗10 枚。

定風丹是一種藥材。定風丹定風丹-- 《衷中參西》上冊【處方】生明乳香3錢,生明沒藥3錢,硃砂1錢,全蜈蚣(大者)1條,全蠍1錢。【制法】上為細末。【功能主治】初生小兒綿風,其狀逐日抽掣,綿綿不已,亦不甚劇。【用法用量】能因證制宜,再煮湯劑以送服此丹,則尤效。【臨床應用】綿風:獻縣劉姓之嬰孩,抽綿風不已,夜半詢訪,知病危急,適有按小兒風證方所製定風丹,與以少許,服之立止,永未再犯。【摘錄】《衷中參西》

此 方中桃紅四物合桂枝湯,養血潤燥,活血祛瘀,通調營衛。定風丹( 首烏、蒺藜對藥) 滋養肝腎,烏鬚發,定眩暈,養血驅風止癢;丹皮、紫草涼血解毒;白蘚皮苦鹹寒,入肺與大腸、脾與胃四經,功能清濕熱而療死肌,為風熱瘡毒、皮膚癢疹特效藥。服之,可使潰爛、壞死、角化之皮膚,迅速層層脫落而愈,脾胃虛寒者酌加反佐藥,本品對濕熱黃疸,兼見全身瘙癢者,對症方加入30 克,一劑即解。烏蛇肉一味,歸納各家本草學論述,味甘咸,入肺脾二經,功能祛風、通絡、止痙。治皮毛肌肉諸疾,主諸風頑癬、皮膚不仁、風瘙隱疹、疥癬麻風、白癜風、瘰癧惡瘡、風濕頑痺、口眼歪斜、半身不遂,實是一切皮膚頑症特效藥。又據現代藥理研究證實,含多種微量元素,鈣、鐵、磷多種維生素、蛋白質,營養豐富,美鬚髮,駐容顏,延年益壽。諸藥相合,可增強體質,旺盛血行,使病變局部氣血充盈,肌膚四末得養,則病癒。 本方可治15 種皮科頑症。茲舉驗案數則如下: 一、鵝掌風

1. 段文秀,男,57 歲,延安村老羊工,1976 年9 月初診:兩手掌龜裂出血,癢痛難忍7 年,掌部粗糙如樹皮。縣醫院外科診為手癬、掌角化症。患者牧羊41 年,外受風霜雨露之侵,雙手日日接觸畜糞,致風毒凝結肌膚,日久深伏血絡,營衛阻塞,肌膚尖養,血虛不榮四末。服本方7 劑痊癒。

2. 蘇風仙,女,22 歲,靈石火車站工人,1977 年6 月7 日初診:右手鵝掌風4 年零3 個月。龜裂,癢痛,出血,冬季加重。每月經行2 次,色黑不暢。正值經前,面部滿佈紅色丘疹,奇癢難忍,脈數苔黃。症由腳癬時時搓癢傳染,濕熱內蘊,血熱而瘀,不榮肌膚。予基本方加黑芥穗、皂刺各10 克入血清透。 6 月17 日二診:上方服5 劑,下黑血塊屑甚多,而部紅疹己退,右掌龜裂癒合,皮損修復,仍感癢痛。久病營衛阻塞,加麻黃5 克、桔梗10 克,開表閉以通皮部之氣;日久頑疾,加狼毒3 克攻毒;黃帶陰癢,加生苡仁30 克,黃柏15 克,蒼朮15 克,川牛膝30 克,蛇床子30 克,以清濕熱。 7 劑後諸症皆愈,追訪5 年未復發。按:基本方內暫加的狼毒,《綱目》謂有大毒。主“惡瘡,鼠瘺,疽蝕”,“積年干癬,惡疾風瘡”。近代臨床實驗證實,對頸淋巴結核,睾丸、骨、皮膚、肺等結核,有顯效( 狼毒棗) ,對各種頑固、積久難愈之皮膚病,煎劑加入3 克,有奇效。古方末服“方寸匕”約1 克。日3 服則為3 克,今入煎劑,又參合眾多扶正解毒群藥,絕無中毒之虞。

3. 田玉英,25 歲,土黃坡農婦,1976 年9 月初診:患鵝掌風5 年,手足掌枯厚失榮,燥裂腫脹,流黃水,癢痛難忍,百治不效。面色萎黃不澤,經量僅能淹濕衛生紙少許,白帶亦甚微,月月超期,近半年來二三月始一行。脈細弱,舌淡齒痕。瀕臨血枯經閉之險,皮膚微恙,已屬細微末節。所幸後天健旺,能食易飢。當從調補五臟氣血入手。基本方生地易熟地,砂仁拌搗以防滋膩害脾;加生芪45 克,紅參10 克( 另燉) ,焦白朮、茯苓各30 克。肺主一身大氣,以黃芪運大氣,黃芪又主“大風” ( 一切皮膚頑症的總稱) 且能化腐生肌斂瘡。脾主四膚,以四君健脾運中而溉四旁,充養氣血以榮四末。7 劑。 9 月14 日二診:上方服後,諸症均減,效不更方,7 劑。 9 月30 日三診:腫消,患處每隔2 ~3 日脫皮一層,龜裂癒合,皮損修復。面色紅潤,月經復常。肌膚微感癢麻,乃表氣未通。加麻黃5 克,又服7 劑痊癒。追訪至31 歲,健康如常。 本法曾治愈60 歲以上、75 歲以下男女老人16 名之全身瘙癢頑症,乃高年氣血虛衰,內燥化風,不榮四末,基本方加生芪60 克,少則3 劑,多則6 劑皆愈。 二、牛皮癬

1. 劉春香,女,29 歲,水頭村農民。1976 年春,患全身泛發性牛皮癬2 月餘,頭面頸項,胸背四膚,無一處完好。皮損如老樹皮,燥裂出血,瘙癢無度,搔破則流黃水。經西醫脫敏、靜注鈣劑40 餘日不效,後繼發感染,頸部、耳後、鼠蹊部淋巴結均腫大如杏,夜不成寐。追詢病史,知其症由產前過食辛辣發物,產後過食雞魚,致血燥化風,且產後未服生化湯,舌邊尖瘀斑成片,胞宮留 瘀,經前腹痛。古謂:“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此症毒鬱血分,非徹底透發於外,很難痊癒。乃疏基本方加二花90 克,連翹30 克,清熱解毒;加皂刺、牛子、黑芥穗各10 克,入血透毒於外。 藥後,頭面部新發出皮疹幾乎滿臉,額上結痂。腫大之淋巴結消散。原方又進4 劑,不再發。去二花、連翹又服7 劑,凡病處皆脫殼一層而愈。癒後,其皮膚較病前細嫩、紅潤,黧黑之面色,變為白嫩,人皆驚異。

2. 韓俊芳,男,22 歲,外科轉來病人,1983 年6 月初診:患牛皮癬2 年餘,近因搔破感染,外科用抗菌消炎,抗過敏,溴化鈣靜注1 周無效。癢痛夜不能寐,雙手背腫脹青紫,血痂累累,右腿內側上1/3 處粗糙潰爛,惞赤腫痛,腹泄溝淋巴結腫硬疼痛,舉步艱難。心煩口渴,舌紅無苔,脈沉滑數。症由嗜酒無度,濕熱深伏血分,蘊久化熱化毒。 基本方生地重用120 克,清熱涼血,加二花45 克,連翹30 克,木鱉子15 克,殭蠶10 克,解毒散結消腫;日久頑疾,加狼毒3 克攻毒;以牛子、皂剌、黑芥穗透發血中伏毒;蟬衣10 克,引諸藥直達皮部。 上藥服5 劑諸症均愈。小青年不遵禁忌,恣食魚蝦酒酪,時時復發。留有舊方,照方取藥,服三五劑又愈。古人飲食禁忌之說,乃經驗之談。某病當忌食某物,犯禁則引發宿疾,確有至理,皮膚病之纏綿難愈多與不遵禁忌有關。按:本鱉子,為基本方偶加藥。《綱目》載,苦,微甘,有小毒,《中藥大辭典》載,功能消腫散結,祛毒。治癰腫,疔瘡,瘰癧,痔瘡,無名腫毒,癬瘡……餘用此藥治皮病繼發感染,淋巴結腫大,煎劑極量30 克( 勿須搗碎) ,一劑即消,中病則止。未見不良反應。

三、神經性皮炎 1. 王勵生,17 歲,中學生。1977 年6 月17 日,因頸兩側、雙肘外側對稱性皮損8 個月求治。患處皮膚燥裂出血,奇癢難忍,結痂厚如牛皮。頭眩,口渴,舌光紅無苔,舌中裂紋縱橫如溝,脈弦數。患者個性內向,木訥寡言。被老師訓斥,情懷抑鬱,不久發病。肝鬱氣滯,五志過極化火灼陰,血燥化風。陰傷頗甚,側重養陰,少佐疏肝: 基本方生地重用120 克,加女貞子、旱連草、黑小豆、粉葛根、阿膠各30 克( 化入) ,柴胡3 克,狼毒1.5 克,7 劑後諸症均愈。

2. 張玉珍,女,41 歲,延安村農民,1976 年6 月3 日初診:全身瘙癢18 個月,其面頰部、耳垂部、手腕外側呈對稱性皮膚千燥脫屑。病起產後自汗,汗出當風,則患部腫起脫皮,癢痛如錐刺。唇色紫絳,舌色紫暗,邊尖有瘀斑。便燥,3 日一行。脈沉澀,症屬肺衛失固,血虛內燥夾瘀,复感風毒。 基本方當歸重用90 克,加玉屏風固衛( 生芪30 克,白朮20 克,防風10 克) 。 上藥連服7 劑,服4 ~5 劑時,正值經行,下紫黑血甚多,經淨,諸症皆愈。 四、花斑癬 縣工商行政幹部王恩寅,45 歲,1976 年7 月16 日,因全身瘙癢來診,病已3 年,百治不效。山醫二院診為花斑癬。其症,全身起紅色小丘疹,瘙癢無度,搔破後流血水,結痂。雙手掌部皮損暗紅、枯厚、脫屑。脈滑數,苔黃膩。症由嗜酒無度,內蘊濕熱,复感風毒,伏於血絡。類似《金鑑》外科描述之“血風瘡”症。法當涼血化瘀,清利濕熱。 基本方加苦參30 克,蒼朮15 克,以皂刺、黑芥穗各10 克,入血透毒。難症痼疾,加腎四味調補先天。 上方連服6 劑,癢止,不再起疹,手部脫殼一層而愈。追訪7 年來發。

按:花斑癬俗稱汗斑,是由一種嗜脂性圓形糠秕孢子菌引起的皮膚真菌感染。此菌喜溫暖潮溫及油膩環境,在南方屬常見病,好發於多汗、多脂的青壯年和不注意個人衛生或身體抵抗力低下者,起病緩慢,病程長,頑固難愈。皮疹多在夏天發作,冬天靜止,好發於頸、胸、肩等部位。表現為小片狀褐紅、淡褐或淡白色鱗屑狀斑片,故名。病雖不大,纏綿難愈,頗令人苦惱。專科對此病,見病治病,只在“皮”上下功夫,不注重整體調節,故久治不愈。這也是兩種醫學體系最大不同點,萬病皆然,值得深思。 五、白癜風 1. 李玉生,男,17 歲,靈石煤礦工人子弟,1977 年7 月3 日初診:雙頰部白癜風呈雲團狀,中心蒼白脫色;左眉毛變白已40 天,全身瘙癢。症由營衛失和,風毒鬱結肌膚。 基本方加狼毒2.5 克,5 劑後症狀消失而愈,追訪至婚後末發。

2. 高廣成,男,20 歲,水峪人,1976 年5 月3 日初診:病程6 年,面頰雙側斑駁如花臉,四肢滿佈斑塊,中心蒼白,周圍紅暈,癢感,口渴,舌絳而乾,脈沉數。證屬血虛內燥化風,肌膚失養。 基本方白蒺藜重用90 克,加沙苑子30 克,女貞子、子蓮草各30 克,狼毒3 克。 經治34 天,服藥31 劑,服至10 劑後,每隔2 ~3 日而部即脫皮一層,面目四肢病區,已了無痕跡。唯覺腰困如折,原方去狼毒,加青蛾丸( 鹽補骨脂30 克,核桃肉5 枚)7 劑補腎固本而愈,追訪3 年未復發。

3. 城關醫院會計王雅琴,女,41 歲,患本病20 年。面部斑駁,白一片,紅一片,黑點,黃褐斑點綴其間,猶如京劇臉譜。漸漸發展至體無完膚,睫毛、眉毛亦變白。皮癢脫屑,脈細數,舌邊瘀斑成片。從血燥化風,氣虛夾瘀不榮肌膚論治。 積久頑疾,基本方加狼毒3 克,氣不運血,皮毛失養,加生芪100 克。服10 劑,癢止,病變部位蒼白處逐漸變紅。再投拙擬“克白散”一料: 沙苑於750 克,九制豨薟草500 克,烏蛇肉250 克,定風丹300 克,三七100 克,藏紅花、烏賊骨、白藥子、蒼朮、蚤休、降香、紫草、甘草各50 克( 製粉) ,每服5 克,3 次/ 日。 上藥服半年,服至45 天時,皮膚色素基本均勻復常。全部服完後,面部之黑點、黃褐斑亦退淨。 按:本病是一種常見難治病,雖不危及健康,但好發於青年男女,外觀不雅,頗令患者苦惱。70 年代中,餘參酌古今論著,創制“克白散”,經治多人皆愈,方中之沙苑子補益肝腎,從近代藥理研究得知,確是一味寶藥。含有多種稀有微量元素,能增強人體免疫功能。助長發育抗衰老,抗癌。可增強內分泌激素的生成,增強新陳代謝。對一切整體失調類疾病,均有調補作用。 方中三七( 半生用半油炸) ,藏紅花( 含多量維B2) 益氣補虛,養血活血化瘀,旺盛血行,營養肌膚。定風丹補肝腎,養血驅風,為皮科要藥,故為本方主藥。餘藥化濕健脾,清熱涼血解毒。諸藥相合,共奏補益肝腎,祛風勝濕,益氣運血,營養肌膚功用。藏紅花價昂,可倍加三七代之。

六、疣 疣,贅生物,俗名“瘊子”,可出現於全身各部。現代分為傳染性疣、扁平疣等。餘曾治數十例疣症。以基本方合麻杏苡甘湯:麻黃10 克,生苡仁45 克,杏仁泥10 克,白芷10 克( 後下) ,炮甲珠5 克( 研末沖服) ,少則3 劑,多則7 劑,皆自行脫落而愈。茲舉一例: 甄林燕,女,34 歲,城關市民。患左頰部、左手背扁平疣2 年多,挑,刺,禁( 以絲線紮緊瘊子根部,使之缺血壞死) ,塗( 鴨膽子) ,內服中藥數十劑,皆無效。日見增多,面部有黃褐斑,痛經,舌質紫暗,脈澀,黃帶。斷為濕熱內蘊,瘀血內阻,營衛阻塞,不榮肌膚四末。予基本方合麻杏苡甘湯加白芷通竅,炮甲珠6 克( 研沖服) ,7 劑後瘊子全部自行脫落,黃褐斑亦退淨。

七、青黴素過敏性皮炎 朱定鴻,男,30 歲,頂棚工人。1983 年11 月7 日,因腿部感染注射青黴素2 日後,忽然氣喘痰鳴,寒戰嘎齒有聲,全身痕癢無度,口渴脈浮緊。予小青龍加石膏蟬衣: 桂枝、赤芍各10 克,炙草6 克,麻黃、細辛、五味子各10 克,生半夏、生石膏、蟬衣各30 克,生薑10 片,棗10 枝,2 劑。 11 月9 日二診:喘定,癢甚,全身片狀風團滿佈,愈搔愈多,致血痂滿身,無片刻寧靜。脈轉浮數。擬清透血分伏毒,兼和營衛。 基本方加蟬衣、浮萍各10 克,黑芥穗5 克,2 劑後痊癒。

八、過敏性濕疹 白改素,女,35 歲,南王中煤礦家屬,1983 年9 月7 日初診:患過敏性濕疹52 天。初病右頭維穴處起紅疹,瘙癢極重,搔破後流黃水,浸淫成片。繼而背部及少腹起大片風團,搔破後流黃水。日輕夜重,奇癢不能入睡。近1 週來繼發感染,泛發性膿皰瘡佈滿少腹及背部。腹股溝及耳後淋巴結腫硬劇痛。脈細數,舌尖部有瘀點。經抗菌、抗過敏治療20 日不能控制,濕熱化毒深伏血分,擬方清透。 基本方加二花90 克,連翹、木鱉子各30 克,苡仁45 克,蒼朮、黃柏各15 克,“全蟲12 只,蜈蚣2 條” ( 研末沖服) 土茯苓120 克,煎湯代水煎藥,3 劑,日3 夜1 服,因劑量大,共服5 日,痊癒。( 大劑量土茯苓對重症濕疹,確有覆杯而愈之效)

九、黃水瘡頑症 溫夠英,女,27 歲,忻縣小學教師,1983 年10 月31 日初診:後髮際、右耳後黃水瘡11 年,右頸淋巴結腫大如杏核。每年打針、服藥、外治皆無效。癢痛難忍,搔破則流黃色粘液,所到之處即浸淫成瘡。近來由於淋巴腫大,頸項僵硬,轉動不靈如“斜頸”。脈沉滑,兩關弦勁。積久頑疾,血分必有伏毒,基本方: 白蘚皮加至90 克,木鱉子30 克,狼毒3 克,黑芥穗10 克,土茯苓120 克( 煎湯代水煎藥) ,葛根60 克,蒼朮15 克。 上方連服3 劑而愈。從忻州來信,表示謝意。

十、斑禿 孫忠東,男,21 歲,縣糧食加工廠工人。患斑禿3 個月,隔幾天脫髮一塊,呈圓形。滿頭黑髮,幾乎脫光。頭皮癢,脫屑。除煩躁外別無所苦,脈舌如常,唯便乾,2 ~3 日一行。蓋亦濕熱阻塞營衛,血虛內燥,不榮皮毛所致。烏蛇主鬚眉脫落,定風丹養血去風,桃紅四物養血清熱化瘀,當屬對症。發為血之餘,腎其華在發,加骨碎補30 克,病在頭部,少佐白芷5 克,通上竅,加入基本方內,囑服5 劑,不料服後不及1 週,其脫髮處已長出新發。

十一、皮膚划痕症 王萍,34 歲,營業員。患本病7 年。中產後風寒入絡所致,久治不愈,今年入夏癢甚,夜不成寐。面部見風則腫,肌膚頑麻不仁。帶多清稀如注。腰困如折,起立則眩暈。舌淡潤,脈弱。 基本方去生地、丹皮、紫草、白蘚皮,加生芪30 克,白朮20 克,防風10 克,麻黃、附子、細辛各10 克,脫敏靈( 蘇葉、浮萍、蟬衣、地龍)40 克,腎四味120 克,3 劑。 治風先治血,基本方養血活血潤燥去風,通調營衛,烏蛇主大風益肌膚,麻附細解久伏之風寒,玉屏風固表,腎四味固護腎氣,脫敏靈脫敏。如此中西醫理大雜燴組成一方,此病競獲治愈,實屬僥倖。

十二、臁瘡( 下肢潰症) 王翠英,女,66 歲,兩渡鎮人,1977 年7 月25 日初診:雙下肢內側潰瘍3 個月,皮色青紫,滋水淋漓,癢痛不能入睡。右寸關細弱,舌淡有齒痕。高年,氣血虛衰,脾虛氣陷,濕毒下流。 基本方加生芪45 克,白斂12 克,益氣化腐生肌斂瘡,生苡仁30 克,黃柏、川牛膝各10 克,苦參30 克,土茯苓120 克,煎湯代水煎藥,白蘚皮30 克清熱燥濕去死肌,3 劑。 7 月28 日二診:上方每劑兩煎內服,藥渣煎湯一盆沖洗。另外貼臁瘡膏。2 劑後癢痛止,已無滲出液,3 劑後患處結痂,又服3 劑痊癒。 附:臁瘡膏方 主治:臁瘡——下肢潰瘍,肢水淋漓,浸淫成片,刺癢鑽心,纏綿難愈。 組成:銅綠,輕粉,松香,乳沒,蜂蠟,本人指甲,阿魏,人頭髮各等分,量瘡面大小定量, 起碼量3 克。另備桑樹枝1 條,香油適量。 制法:先將香油傾入鍋內煉沸,倒入藥末,煎熬1 刻鐘,以桑枝頻頻攪動。煎妥後,以白麻紙7 張( 以瘡面大小為準) ,放入藥液中蘸飽均勻,挑出晾冷,疊成一疊,以縫衣針密刺小孔。 用法:先將患處用鹽、花椒水趁熱熏洗乾淨,將製妥之油紙7 張包裹患處。每晚睡前,將油紙打開,先以鹽椒湯熏洗患處,將靠腿的1 張油紙剝下棄去。所剩6 張仍用原法包好,每日如此,7 日即愈。 此方為轉業軍人馬來友祖傳秘方,餘用此法治40 餘人皆愈。若配以對症方藥,內服更佳。凡下部瘡瘍久不收口,上氣必虛,重用生芪立效。

十三、過敏性紫癜痼疾 張淑琴,52 歲,張礦家屬,1984 年7 月19 日初診:患過敏性紫癜37 年,14 歲時,適值經期,正在洗頭,被母追打,赤身跑出野外,遂致經斷。當晚腹痛陣作,下肢發出青紫斑塊多處。3 日後喝紅糖生薑末,全身燥熱,髮際、耳、目、口、鼻、喉、前後陰,癢如蟲鑽,發一身點、片、條狀紅疹而解。此後,年年不論冬夏發病3 ~5 次、7 ~8 次不等。連生8 胎,2 胎產後服生化湯3 劑,競1 年未發。 今次發病3 日,正在出疹之際,腹痛如絞,抓搔不已。視之,右腿有紫斑4 處,左腿2 處,臍上到胸,背後至胯,紅雲片片。抓耳,撓腮,揉眼,奇癢如萬蟲鑽心。診脈沉數,舌紅苔黃,邊尖瘀斑成片。 此症之來龍去脈已清。初病經期風寒外襲,邪入血室,暗結病根。日久化熱,濕熱與血凝結成毒,正邪相爭則病作。2 胎服生化湯,和營活血,推陳致新,恰中病機,故1 年未發。今病又作,是邪有外透之機,當因勢利導以烏蛇榮皮湯進治。方中桃紅四物合桂枝湯涼血化瘀和營,丹皮紫草可代犀角,更加青黛10 克,共奏清營化斑之效,定風丹養血驅風,白蘚皮清化血中濕熱而止奇癢,烏蛇扶正托毒治大風,加地榆30 克,白蘞15 克,清腸解毒斂瘡,以黑芥穗、皂刺深入血絡,透發伏毒,三七10 克破瘀,直搗病巢。上方連服10 劑,數十年痼疾竟得治愈。追訪3 年零7 個月未復發。 又曾治7 ~13 歲兒童20 餘例。本病為過敏性疾患,多因小兒先天腎氣未充,免疫力低下所致。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故當辨證求本,不可見血止血。大約禀賦強者,從陽化熱,表現為肝不藏血,血熱妄行。證見面赤氣粗,口苦目眩,溲赤便乾,急躁易怒,紫癜成團、成片,色紫黑,脈多滑數,約佔患病小兒的十之七八。借鑒溫病發斑之理,以桃紅四物湯加丹皮、紫草、大薊、青黛,清熱解毒,涼血化斑,多數在半月內痊癒。腹痛者加白芍甘草湯、地榆、白蘞清腸解毒斂瘡,加三七粉3 克,行瘀止血,重用大薊30 克,貫徹始終,清熱解毒,利尿止血,可有效保護腎臟。遷延失治,腎功受損者,亦可迅速消除蛋白尿。紫癜消退之後,改方桃紅四物湯加阿膠、三七粉,養血柔肝善後。 禀賦弱者,從陰化寒,表現為脾不統血。證見面黃肌瘦,食少便溏,氣怯汗多,精神萎頓,紫 癜色淡或鮮紅如妝,脈多細弱。約佔患病小兒的十之二三。治當補氣,溫脾攝血。補中益氣湯重用生芪60 克,加薑炭、三仙炭各10 克,三七3 克;腹痛者加吳茱萸、肉桂各10 克解痙;大便潛血陽性者,三七加倍,以化瘀止血。腰困膝軟者,加腎四味各10 克,以固護腎氣。方中姜炭、三仙炭為溫脾止血要藥。凡用此法治癒的小兒,無一例復發。 上述二型,可互為演變。肝不藏血者,過用苦寒,損傷脾胃之陽,可虛化為脾不統血,亟亟改弦易轍,溫脾統血。脾不統血者,正氣來复,陰證轉陽化熱,大是佳兆,予補中益氣湯內加知母20 克、大薊30 克即可。 小兒臟腑嬌嫩,臟氣輕靈,傳變迅速,一撥便轉。疾病變化萬千,總是要以人為本,針對個體特異性,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謹守病機,法隨證變,不可拘執。 十四、黃褐斑 王秀英,女,26 歲。靈石車站上作人員,產後面部生出黃褐斑,雙頰、鼻眼交界處、額部,呈多個“井”形圖案,腰困多夢,年餘久治不愈。脈澀,舌雙側瘀斑成條,面色灰滯欠華。 基本方加腎四味120 克,白芷、降香各10 克,是通竅活血湯意,以黃酒半斤入水共煎。 上方連進6 劑,經行,下黑血塊甚多。隔10 多天后,一照鏡,已全部退淨。上方經治本病約300 例以上,皆一診而愈。 十五、局限性皮肌炎 張和平,男,27 歲,靈石運輸社馬車工人,1979 年10 月27 日初診:上唇木腫,2 個月不消。初病上唇左側腫如大米粒,誤作唇疔,以三棱針局部放血後,半小時內腫延全唇,次日腫齊鼻翼,半月後腫勢蔓延至雙顴骨,右眼肌麻痺,不能閉合。刻見唇腫外翻,多處進裂出血,麻木不知痛癢。愈冷,愈覺木厚而脹。晉中二院外科診為“局限性皮肌炎”,囑患者找中醫尋求治法。脈浮弱,舌淡胖,齒痕累累。 考患者係馬車工,經年累月,飽受風霜霧露外襲,營衛阻塞,大氣不運,衛外失固,寒邪趁虛襲絡,法當益氣和營活血為主。 基本方去生地、丹皮、紫草、白蘚皮。加生芪30 克,白芥子10 克,去皮里膜外之痰凝,3 劑。 10 月31 日二診:唇部變柔軟,口已可閉合。左嘴角有1 結塊如杏大,質硬。自汗而涼,氣怯。加紅參10 克( 另燉) ,“炮甲珠3 克,麝香0.15 克” ( 研末沖服) ,通絡化瘀散結。 11 月6 日三診:上方連服6 劑,結塊已消,全唇變軟,有皺紋出現。患者家庭困難,已帶病上班,晨起見風寒則唇部發木,發癢,勞累一日,入夜腰困如折,尺部脈極弱。想必青年不慎房室,久病及腎,固本為要。 補中益氣、陽和、桂枝湯、玉屏風合方,加腎四味鼓舞腎氣。上方共服10 劑,諸症皆愈。追訪至1989 年,無異常。且體質較病前大為改觀,數年來未曾感冒。 十六、瘡毒內攻 城關居委書記師烈雲,40 歲,患兩下肢內臁潰瘍年餘。瘙癢無度,滋水淋漓,百治不效。1981 年4 月7 日,一人令塗桐油一夜。次晨,局部痛如火灼。延至12 時許,兩腿內側從內踝至腹股溝處焮赤腫痛,淋巴結亦腫。高熱41 度,寒戰如瘧,頭痛如破。神昏譫妄,面赤如醉,目赤如鳩。口氣穢臭,苔黃燥,中根已黑,脈沉數實。證屬瘡毒內攻,予攻毒承氣湯掃蕩血毒: 二花120 克,連翹90 克,生大黃、木鱉子、蚤休、柴胡各30 克,天葵子、甘草各15 克,蜈蚣3 條( 衝) ,上藥2 劑,武火急煎頻灌,2 小時1 次。至夜10 時,瀉下極穢臭夾有膠粘狀大便3 次而脫險。次晨診之,下肢潰瘍己結痂癒合。後遇於街頭,其年餘之臁瘡竟在半月之間痊癒,唯患部皮膚稍顯嫩紅而已。蓋攻法治病,邪退正安,挽危亡於頃刻。而大黃一物,號稱將軍,掃蕩毒邪,撥亂反正,推陳致新,活血化瘀,其效如神。整體氣血遇達,何患局部頑症不退! 十七、案後贅言 庸容川氏有一句名言:“一切不治之症,皆由不善祛瘀所效。”可謂一語中的!“治風先治血,血行引風自滅。”中醫學“風”字,包羅萬象,可統括一切癢痛難忍、頑麻不仁、風瘙隱疹、白駁風( 即今之白癜風) 、頑癬濕疹、皮膚角化等皮膚病以及口眼斜、半身不遂等內風為患。養血活血祛瘀法。可通調營衛,肝盛血行,使病變局部氣血充盈,肌膚四末得養則病癒,實足治療皮科的基本大法。但僅憑活血化瘀一法,遠不能盡愈諸疾。餘狗尾續貂,贅加數則: 一、肺主皮毛而衛外,皮病治肺。虛則補之以生芪,重用60 克以上,益肺氣而運血,兼有化腐生肌斂瘡之妙,實是瘡瘍要藥;實則以麻黃、桔梗、白芷輩宣肺氣,開表閉,以通毛竅之氣,開門逐盜。阻斷病邪深入。 二、脾主四肢、肌肉、肢節病久不癒者,以四君健脾化濕;由皮毛而入肌肉,邪入又深一目,加葛根透發於外。 二、心主營,肝主血。久病或老人、虛人血虛內燥化風,養血活血柔潤之;毒入血分,以黑芥穗,皂刺透發於外。 四、積年痼疾,必蘊非常之毒,用狼毒3 克於對症方內攻毒,立見轉機。 五、情志為病,五行生剋制化乖亂,疏肝解鬱,抑強扶弱。氣有餘便是火,五志過極化火,勿治熱,但降氣( 赭石30 克) ,氣降火即降。火盛灼陰,養陰配陽。 六、整體失調,補腎固本,加腎四味。 七、食少便溏,胃氣已傷,停泊局部,重建中氣。 八、陽虛顯露,以陽和湯組方。 九、五色與五色相應,凡病色蒼白,萎黃欠華者,溫養脾肺;面部見灰暗,或隱隱透黑者,為腎色外露,下元必虛,改投陽和。色赤為火,濕熱化毒者,重用白蘚皮,清濕熱療死肌;或暫用瀉火解毒,中病則止,以護胃氣。色淡紅,嫩紅,或鮮紅奪目者、類同浮陽飛越或火不歸原,必兼見 自汗而喘,為虛極欲脫之危象。徹底拋開局部,亟亟斂肝救腎——張錫純氏“來复湯” ( 人參,山萸肉,白芍,生龍牡,炙草) ,傅山引火湯( 兒地,鹽巴戟肉,二冬,雲苓,五味子) 加油桂2 克( 水丸先吞) ,參附龍牡救逆湯。 十、瘡毒內攻,危及生命,攻毒承氣湯掃蕩血毒。 十一、若皮膚病慢性感染,膿腫,潰瘍,正虛邪戀,借重半陰半陽證十味神效湯加減進治(生芪,當歸,川斷,炮甲珠,二花,香附,甘草,生薑,上肢加桂枝,下肢加牛膝) 。 病變萬千,難以預見。見病治病,專科大忌! 以人為本,照顧整體,顧護脾腎元氣,為第一要著。萬病皆然,不獨皮科。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賴LV1319
賴LV1319 2018/11/27


大台灣最夯最好的外送茶莊LINE:LV1319純本土兼職外約服務一夜情叫小姐


不管現在幾點 每分秒都是機會
今晚就讓哥哥快樂飛上天
去掉伴奏 跳脫寂寞
就是這個節奏 拍 拍 拍
讓哥哥 狂踩油門 催落起


營業時間:中午12點到凌晨4點
服務地點:台北 台中 彰化 新竹 台南 高雄


還在找尋那份讓你沖動的感覺嗎?
加LineID LV1319讓葡萄為你細心安排吧


(聯繫我時,請一定說明是在哪裡的論壇加到的喲)

yokoslavic
yokoslavic 2018/11/16
香港自由工作者、香港Freelancer 的自由工作服務配對及指南平台 | Banana Portal 接蕉喇 是香港首個完全免費的Freelancer 自由工作者及服務配對平台,成立目的為去除Freelance市場參差及阻礙資訊流通的中介,提供去中介及完全透明、保障所有用家利益的自由工作服務配對平台。此外,Banana Portal 更致力促進自由工作者 Freelancer 及市場發展,提供一站式的免費支援服務予自由工作者 Freelancer。分類:攝影師,平面設計師,婚禮統籌,化妝師,大學中學小學補習老師,音樂老師,室內設計,家居清潔服務,鐘點工人,程式設計,程式網業開發,app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