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o2002
bobo2002
bobo2002

造假!

2019/01/11 15:49:07 網誌分類: 生活
11 Jan

有人偷用我的ACCOUNT。我不知她们用我的ACCOUNT发表过甚麽。经已通知警方。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已關注

最新回應

bobo2002
bobo2002 2014/03/24

以下都是今日太阳报的专栏:嗚呼哀哉!

橫眉冷看:台灣害慘香港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說過,如果一六、一七年無法落實真普選,香港社會將陷入難以管治的局面。曾的看法確實代表部分親建制人士的意見,正因 如此,有人一度估計中央會讓港人實行更開放的選舉但觀乎近日的台灣局勢,筆者殊不樂觀,說不定北京會全面轉向,推出比原先最緊還要緊的新方案,港人要追 求西方式的普選之路,將會漸行漸遠。

台灣的選舉制度是號稱全亞洲最開放、最公平的,但在這種機制下,社會反而變得愈來愈難以管治。當地的學生因反對政府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 議》,竟連日佔據立法院,台灣恍如進入了無政府狀態。一個個鏡頭讓北京領導人看在眼裏,必然惹起他們浮想聯翩,文革年代紅衞兵遍地開花、無法無天的場面也 會在腦中幕幕浮現,「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口號伴隨着一曲曲紅歌,亦會不期然地在他們的耳畔縈繞不休,一切都來得這麼似曾相識。

文革年代再亂,還有林彪可以管,還有軍隊可以倚仗,現代的所謂文明社會,強力動武去壓制示威,基本上是不容許的,哪怕示威者的行為是非法 的,只要人數夠多,毅力夠強,方式夠激烈,就非法都可變為合法,無理都會變成有理有台灣示威者宣稱擔心今日的香港會成為明日的台灣,但北京領導人更擔 心,今日的台灣會成為明日的香港如果說沒有真普選,香港便難以管治,中央恐怕更相信有了真普選,香港將更難管治,兩害相權取其輕,還是一動不如一靜,大 動不如小動,因此香港普選行政長官的入閘門檻,恐怕會愈調愈高。

目前,一些無甚政治智慧的泛民中人,還嚷着要到台灣取經,他們完全不明白這樣做,只會更害慘香港!

陳偉強 大學講師

注意:一人一票就能解决香港今日面对的问题?

要提名委员会加入公民意见,将所有民选区议员纳入其中不就是一个途径?

 

亂世達觀:哀哉遺少奴才

狗是不是人類的忠實朋友見仁見智,不過見到主子或搖尾乞憐,或撒嬌博對方歡心,乃狗性使然,無論寵物還是喪家之犬都是一樣。

「千古罪人」彭定康在本地政壇高度敏感時刻訪港,雖然刻意「低調」,因為其「末代港督」的特殊背景,也風光了片刻,過了鋪「狗主」癮。

十數名一想起米字旗便腎上腺素飆升的港英「遺少」,為肥彭搞了一個「街邊歡迎儀式」,又是揮港英旗,又是放「個個揸住個兜」的《天佑女 王》;一邊痛哭流涕遞請願信,乞求英國恢復對香港主權,一邊如喪考妣般高喊「掛住你」,果然是主奴情深。奴才們那副呼天搶地的可憐相,與早前在內地訪港遊 客前兇神惡煞的嘴臉,反差之大,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魯迅對奴性的描述入木三分:「一方面逆來順受,自甘卑賤屈辱貧寒而不自知;另一方面,一朝得勢,便以貴凌賤以富凌貧,加倍壓迫自己的同胞」,這些奴才「惟主子之命是從,分取吃人的餘羹,現出奴的卑微和無恥」。

面對這群三唔識七的哎吔奴才,肥彭頗不知所措,握了握手便溜之大吉。也難怪,英國早已淪為二流國家,連餘暉亦欠奉。再說,當年將殖民地遺老遺少拋棄的那段歷史,實在是不光彩。可憐一群遺少奴才,自作多情到頭來自討沒趣,嗚呼哀哉!

謝文達 傳媒人

注意:“有钱大晒”产生的官商勾结似乎已在香港出现,天下乌鸦一般黑,见钱开眼文化影响下的香港,法治前途嗚呼哀哉!

 

bobo2002
bobo2002 2014/01/24

以下是今日太阳报的专栏:

自贱者首先自骗, 想出来的借口更令其自卑心理显而易见.

熱帶語林:笑人賣包不笑被包

鄭重聲明,艷麗無罪。

可惜這年頭,笑貧不笑娼,一個女人只要稍稍長得艷麗,世人尤其是賤人的預設立場就是必須被包養,假如這個女人選擇洗盡鉛華、腳踏實地和自力更生的話,反而會被嘲笑甚至被欺凌得體無完膚

最新一期《壹週刊》就把笑貧不笑娼的缺德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冇富商包 為兩餐脫星鄭艷麗麥記賣包」,誠屬賤到冇朋友之作。

鄭艷麗沒錯是做過脫星,但那又如何呢?有姿色的女人就非要找富商包養不可的嗎?人家老老實實在一家快餐店從事正當職業,沒有偷,沒有騙,沒有搶,《壹週刊》憑甚麼揶揄人家冇富商包,所以去賣包?按此鄙陋邏輯,該刊編輯和記者之所以折墮到從事收入卑微的文字工作,背後的原因肯定是沒有嫖客願意付鈔光顧。

再一次鄭重聲明,艷麗無罪。

如果說一個肯捱麥記的女人,就是一個娶得過的女人,那麼一個肯在麥記賣包的女人,不可能不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女人。是不是做過脫星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活在當下,不沉溺緬懷,不妄自菲薄。

《壹週刊》把笑貧不笑娼演繹至另一境界,笑人賣包,不笑被包。假如這種缺德文化得以發揚光大,該刊編輯和記者千萬不要驚訝,日後令千金的作文題目「我的志願」將會出現種種不堪入目的答案,例如我的志願是富商情婦,或者我的志願是職業小三,甚至我的志願是高級妓女。

一個女人決定洗盡鉛華,你就讓她鉛華盡洗好了,肆意欺凌簡直人神共憤。說到底,人家賣包不賣包關你屁事!

林創成 評論員

 

bobo2002
bobo2002 2014/01/01

以下是今日太太阳报 的专栏:

“不爱国”行为之颠倒黑白死不悔改

夢閒話:甄燊港人力副主席

震驚中外的湖南衡陽人大代表賄選案又有新進展。湖南省委理論學習中心組撰文稱:「有的人之所以在選舉中把鈔票作為敲門磚,與沾上西方金錢民主的銅臭密切相關。」

此文是湖南官方為給自己解畫,主動拋出的反思反省之作。不過,文中重點是將引發賄選案的罪責根源歸咎於西方金錢民主的腐蝕。古語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引申下,「欲推其罪,何患羞恥」,為了推卸責任,湖南省委不認真從自身尋找原因,卻從幾千里外的地方尋找理由,所謂無羞無恥,還有超過於此的嗎?

聽聞過西方民主選舉中的賄選,但從來沒有聽過和見過百分之九十八點三的賄選率,和一個市級人大幾乎全部腐爛的醜聞。西方民主選舉再虛偽、再賄選,也是如做賊般私下偷偷勾兌,從來沒有哪國哪地的議會,竟然連一眾工作人員也為賄選穿針引線忙個不停。

湖南衡陽人代的本事在於,西方民主好的沒學會,糟粕倒是勤於學習、善於學習,並且發揚光大。但其實,衡陽人代從沒有拜過西方這位師傅,師傅也從來沒有將其領進門,而是衡陽人代聽聞過有賄選這事,於是他們想像出一個葫蘆,然後照樣畫瓢

內地有部有名的小說《亮劍》,其中描寫一位八路搞了女人被批評,他反省說:都怪資產階級思想腐蝕俺。主角李雲龍罵他道:明明是你自己將褲襠撐破,還怪人家資產階級!衡陽人代賄選與此有一比,明明是你們自己自覺有錢就能使鬼推磨,於是掏出錢包拿鈔票砸人頭換選票,卻非要說西方腐朽思想腐蝕了你們,人家和你們相隔千山萬水,都能用思想將你們腐蝕,你們當真不堪一擊,如此遠竟也會被遙控擊倒

如此反思反省推卸責任,只能證明湖南省委心虛,那位叫徐守盛的省委書記兼省人大主任,難辭其咎下想出如此蹩腳招解釋,大概是黔驢技窮了吧。

耿炎直 傳媒人

 

bobo2002
bobo2002 2013/12/06

愛國定義大辯論 裸官才是真敗類

The SUN-HK 31/07/2013

貴州省副省長陳鳴明日前在微博上轉發一宗美國槍擊案新聞時,引發網絡口水戰,陳鳴明稱不愛國的人是「敗類、人渣」,「讓他們趕緊去美國」。這個過激言論迅速引發愛國定義的大辯論,反而釐清了國人長期混沌的認識。

陳鳴明筆下的愛國實際上是愛黨愛官,按照他的邏輯,只要是中共或者官員提出來的意見,社會和公眾都要堅決擁護,一絲不苟的照辦執行,這就是「愛國」了。相反,如果對官員說出來的話表示質疑,對中共作出的結論和意見提出批評和懷疑,那就是「敗類、人渣」。

陳鳴明這種黨國一體的邏輯,其實是官方的主流意識形態,被很多官員視作圭臬而不可挑戰。在這樣的邏輯之下,一些網民發表批評言論便被跨省抓捕,一些上訪者被誣陷為「精神病」而長期受到迫害,一些民眾為了捍衞自己的家園不被強拆也受到殘酷對待。在官方眼中,挑戰黨和官員的權威顯然是「不愛國」,因此必須受到國法懲罰

國家政黨 兩個概念

實際上,這種愛國就是愛黨愛官的邏輯,根本荒謬不堪,不值一駁。國家與政黨是兩個概念,中國已有幾千年歷史,而中共成立才不過九十二年,兩者豈能混為一談?歷史上王朝不斷更迭滅亡,但中國從來沒有消亡,無論哪個人做皇帝,哪個黨執政,中國都是屹立不倒。愛黨是中共黨員的義務,但並不是所有中國人的責任

愛國,應該是愛護這個國家的榮譽,維護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背後邏輯應該是愛真理。如果這個國家做了醜事,你不去揭發,反而掩蓋它,這不是愛國,而是害國。就像一個殘暴的父親,總是以家醜不可外揚為由,要求孩子不可把暴力行為傳揚出去,否則就指摘孩子不愛家,這不是黑白顛倒嗎?

國人抨擊國家亂象並不是罵祖國,而是批評執政黨,這些批評很多時候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批評的出發點也是為了國家進步,人民安康,也是盡公民的責任與義務,並不是要攪亂這個國家。雅典時代的蘇格拉底把自己比喻成一隻牛虻,說他要一直叮咬雅典,讓它不至於僵死,誰能說蘇格拉底不是一個高尚的愛國者呢?

事實上,國人邊罵邊愛,比那些邊高喊愛國邊將妻兒移民國外、將不法收入轉移到國外的裸官,可以說是崇高萬倍。真正的賣國賊、人渣、敗類,其實正是這些裸官,這些貪官以他國為祖國,一邊在中國刮地九尺,將神州搞得一片殘山剩水,一邊拿美、加護照護身,早已不是炎黃子孫,而是全民公敵。

中國社會正處於轉型的關鍵時期,很多政治理念需要重新釐清界定,否則公民社會的建立和現代國家的確立,只是一句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