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毛澤東講「十七難」背後的故事

2019/01/24 04:13:13 網誌分類: 生活
24 Jan
          本周初中國公佈二○一八年的經濟增長放慢,中國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解讀數字時說,中國去年經濟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他既提到外部的貿易保護主義,也提到中國本身亦有轉型之痛。

          過去中國多數宣傳自己的好,很少講自己的不好。而寧吉喆的講話只是前奏,接着官方發表過習近平主席在本周一(一月二十一日)舉行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着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習主席在會上指中國的形勢總體上是好的,黨中央有堅強的領導力,經濟穩中求進,社會大局保持穩定。但他也明確提出防範風險的要求,包括一、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二、要有防範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三、既要打好防範和抵禦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黑天鵝」事件是指那些出現機會很小,但具顛覆性的災難;而「灰犀牛」事件是指那些經常被提示,但未得到充份重視的大概率風險事件,中美衝突就是這類「灰犀牛」事件。

          習主席這樣自揭瘡疤,惹起外媒大篇幅報道,有朋友問我如何解讀此事。我認為可以有兩層解讀。第一層解讀是中國開始敢於面對問題。過去,中國很少講失敗,怕人民不接受。現在承認有外圍貿易戰的壓力,有轉型之痛,亦同時具體指明如何積極作為,正正說明了國家的管治正趨向成熟,敢於承認問題,甚至承認某項改革失敗,其實這是自信的表現。

          第二層解讀是毛澤東講到的「十七難」。新華社報道相關新聞的時候,提到一九四五年,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作結論報告,講到準備吃虧的時候,一口氣列出了十七個困難,藉此引入習主席講要增強憂患意識,防範風險。

          毛澤東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七大會議作總結報告的時候,出人意料地說要準備吃虧,要應付十七個困難。當時二次大戰步入尾聲,日本敗像已呈,就在日本宣佈投降之前的兩個多月,當大家興高采烈的時候,毛澤東竟然提出了十七條難題,其中包括要準備捱外國人的罵、捱國內大罵、準備被國民黨佔去大塊根據地、準備被消滅若干萬軍隊、準備爆發內戰、準備外國幫助蔣介石打共產黨等等。在抗戰即將勝利的時候,毛澤東好像庸人自擾般自數困難,與當時的氣氛頗不適應。

          其實,毛澤東已經預視到當日本人戰敗之後,國共必將反臉,中國內戰一觸即發。他講十七難之前,原來還有一個小故事。曾任毛澤東秘書的胡喬木在一九九一年十一月關於毛澤東的七大講話有一個回憶,話毛澤東當時提到太平天國的例子,表示寧可失敗,決不投降。毛當時說:「太平天國有幾十萬軍隊、成百萬的農民,打了十三年,最後在南京城被清兵攻破的時候,一個也不投降,統統放起火燒死了,太平天國就這樣結束了。他們失敗了。但他們是不屈服的失敗,甚麼人要想屈服他們,那是不行的。」胡喬木的解讀是:「就像毛澤東講十七條困難一樣,這樣講,當然不是氣餒,而是為了激發大家更昂揚的氣概。這說法是表示一種決心,一方面認為必然會勝利,同時帶有一種誓師的味道。」他認為:「愈是在勝利的時候,愈要有一種應付重大事變或艱險的精神準備,甚至想到失敗了從頭做起。這不能說是無事自擾,相反倒是一種理性自信。」

          講到打仗,中國如今有兩場仗,一場是國內經濟轉型升級之戰,另一場是面對美國挑戰的國際之戰。官媒把習主席講到困難,連繫到毛澤東講十七難,恐怕背後有一重更深的意義,就是「寧可失敗,決不投降」。相信老外傳媒對中國歷史的認知有限,不知習講話背後的深意。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22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22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暮跖
暮跖 2019/10/22
還我一張寧靜的課桌,可以嗎?
■連月以來的暴力行為蔓延校園,本港多所大學淪為政治角力「戰場」,連累不少無心政治只求學習的學子。圖為上月中大發起罷課集會,影響校園安寧。 資料圖片■連月以來的暴力行為蔓延校園,本港多所大學淪為政治角力「戰場」,連累不少無心政治只求學習的學子。圖為上月中大發起罷課集會,影響校園安寧。 資料圖片

暴衝襲校園 停課難回家 學子一肚氣

連月來,在煽暴派的全力鼓吹下,全港暴力蔓延,政治事件不停牽連學校運作。原本寧靜平和的學術場所,淪為政治角力的「戰場」,前有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向暴徒學生「跪低」,後有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通過議案促林鄭月娥辭任校監,要求校長張翔與學生會面表態。被政治裹挾的校園,令不少想用功讀書的同學無辜受累,有人被迫停課,有人回不了家只能住在實驗室,甚至有海外學者取消來港交流的行程。「我只想好好完成學業,」有學生勇敢講出心聲,「請還我一張寧靜的課桌,請把安寧的學習環境還給我。」 ■大公文匯全媒體記者 蘇鉅祖 報道

學校裡時常有喊口號的人出沒、整整一周晚間課程停課......今年8月入讀香港教育大學碩士課程的張同學形容她近期的生活「總的來說就是一團亂。」10月以來,受暴力示威活動不斷升級的影響,遭嚴重破壞的港鐵需提早收車以便維修。「我們晚間的課程是9點半下課,之前港鐵提早到8點收車,學校就通知我們因為交通問題停課。」張同學說。

課程縮水「感覺敷衍了事」

近期港鐵收車時間調整至晚上10點,課程逐漸恢復,但校方將晚課下課時間提早到8點半,這意味課程時間較正常情況縮水1小時。此前,張同學共被停課4次,有部分老師提供資料讓大家online reading,但張同學表示,很多同學對這一安排不甚滿意,「感覺敷衍了事。」

張同學透露,學校目前無固定組織負責這件事,受停課影響的學生主要以「自發」的方式與校方溝通。「大家先商量好較為一致的說法,再分別給學校發郵件。」經過一周的溝通,學校回覆稱可另行安排時間補課。

不過,由於張同學所在的大埔校區沒有空餘教室,補課地點被安排在教大將軍澳校區,補課將從10月21日開始進行。但此一解決方案遭部分Part Time同學反對,因校方安排的補課時間為白天,Part Time同學白天較忙,只有晚上時間較為充裕。對於是否能夠順利補到課,張同學稱自己還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按原定計劃,張同學11月底將跟隨學校項目到日本交流學習。她擔憂如果因停課問題得不到及時解決,造成課程整體延後,或導致自己無法如期參加交流項目,影響學分,屆時問題可能變得更加複雜。

「完全不像是學習的地方」

與張同學有類似經歷的,還有目前就讀於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的研究生方同學。由於交通受阻等原因,港中大自10月4日起,曾先後3次宣佈停課。

方同學修讀的兩門專業課受到影響,其中一堂課順延一周,另一堂則改期進行,同時發放錄像給學生自學。方同學對於停課表示理解,惟他擔心正值中期考試階段,如若再有類似情況發生,恐怕會影響學業進度。

「現在校園裡到處被人隨便塗污、貼滿文宣材料,完全不像是個學習的地方。」方同學指出,「對學生而言,學習是主要任務。我們不是對政治問題漠不關心,只是希望能擁有安寧的學習環境,好好完成學業。」

暴力毀科研環境「亂套了」

禁蒙面法生效後,香港城市大學曾連續停課3天,復課後校園每天只開放至晚上6點,很多課程被迫取消,只能延後至其他時段補課。「亂套了。」城大博士在讀的李同學這樣形容如今香港的科研環境,「黑衣人在樓下扔汽油彈,別說上學,出去吃飯都很危險。」他表示,因為有人鬧事,住在油麻地的學生晚上回不了家,只能在實驗室過夜。住得比較遠的同學,一旦交通受阻,回不了學校,便只能遠程研究,嚴重影響日常科研進度。

李同學說,城大罷課率不高,沒有網上宣傳的那麼極端,「絕大多數學生還是不願意把自己的未來押在這種事情上。」不過,原本對香港社會充滿信心的李同學,現在充滿了憂慮。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22/HK1910220015.htm

痛
2019/10/22
@暮跖...

麻藥還好, 不知痛地死; 現在是凌遲處死, 死得極其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