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耳機裏的解憂藥

2019/03/14 04:12:46 網誌分類: 生活
14 Mar
          十來歲的孩子有個共通點,就是愛無時無刻戴着耳機,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沉醉在音樂世界。好多父母看不過眼,認為孩子刻意與世隔絕,是為了逃避跟父母交流,我不苟同。我們都年輕過,我都有一天到晚戴耳機的日子,其實,孩子是要在歌曲中找尋生命的共鳴。

          我女兒喜歡電影《The Greatest Showman》裏的歌曲《This Is Me》:

          I am brave, I am bruised

          I am who I'm meant to be, this is me

          每一代年輕人都有屬於他們的歌,奮鬥中、挫折裏,戴起耳機,歌聲就是導航員、解憂藥。聽女兒耳機裏的《This Is Me》,我想起當年我耳機裏的歌:「途人路上回望我,只因我的怪模樣;途人誰能明白我,今天眼睛多雪亮。」

          林子祥的《誰能明白我》,是我那代年輕人的領航員,跟今天的《This Is Me》異曲同工,在困惑人生路上伴我前行。還有「你既似箭往前跑,我也只管拼命追」的《邁步向前》、「一生不羈好比野馬野外是我家」的《我要走天涯》⋯⋯林子祥的歌,一直是我的生命加油站。

          記得第一次儲錢買演唱會票,就是聽林子祥,他的歌,包羅萬有,主旋律是人生與愛情,還有中式小調、外國民謠、創意怪歌、rap⋯⋯最難得的,是這些風格迥異的歌,幾乎全出自阿Lam手筆。一生在突破、永遠有驚喜的唱作歌手,當今樂壇,找不到另一個。

          許多人以為阿Lam是「鬼佬」,因為他說話咬字怪怪的,其實他很中國,小時候常跟爺爺聽粵曲,今日還能寫得一手好字。阿Lam中學去了英國唸書,他說,那時全校只得三個中國人,「日日俾鬼仔烚」,科科不及格,甚麼也沒學到,就只學了音樂。吸收了歐西流行曲、西方歌劇,再跟腦海的粵曲腦震盪,造就了一個不一樣的作曲家和歌手。

          今年七十一歲的林子祥,仍在創新,五月將在紅館來一個音樂劇演唱會。到底是音樂劇還是演唱會?阿Lam說,是用他的歌寫成一個音樂劇說故事。

          除了形式創新,用人也大膽。這個音樂劇特別用了一位年僅二十一歲的音樂天才陳恩碩做導演,七十一歲遇上二十一歲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我期待着。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巴黎人
巴黎人 2019/05/20

香港是個好地方,辦事效率高,頂瓜瓜,但近年給別有目的嘅政客和那些無腦青年攪渾了,真可惜!

good
good 2019/05/02

香港真是福地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5/02

To 穎妍姊--幾乎"無端"罵你或找你開罵了"兩次",真不好意思啊--

炎澄魂字--To 木水火:"好心你開罵,就用回"自己的文字"吧--用"你自己寫的"那些啊!!X街X家鏟!!!好彩我今回再"回頭"看上篇那留言,發覺有個"妍"字,之後再細看下去,發覺原來是"又是""屈穎研"姊寫的,我不久前已發文去罵她打算與她吵架,可你這傢伙"又要開罵又要"引人家的文",那算什麼X意思?我原本還打算在這兒"跟你吵架",那現在豈不是"罵了穎妍姊""兩次"?

你正X街!X樣來!!!

我炎澄魂發政論,縱是開罵罵人--有多少次是這樣"引人家的文"?都是"我自家寫的"!!!"你木水火這樣""其身不正,有何資格罵別人............?"

我幾乎因你"這篇文"平白罵了穎研姊"兩次"!!!

你正X街X樣來!!!

2019/5/2 134 炎字(酒又醒了後文)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5/02

To 穎研姊(我無理由叫你作穎研"嬸"吧--我現在都被人叫作"大叔"了)--我炎澄魂來回了(酒後罵言,你也可來我那"迴廊"Blog如是作--雖我未必覆就是~)--

首先"我炎澄魂一定無收黎智英錢".另外--


"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希望無打錯其名),我想他"所行所犯者",怕只是犯"內地的法",而"於香港"--在"逃犯修訂條例""通過前",他是"無罪"的!!

既是"無罪之人",又"幹麼要回內地受審?"

希望"某些傢伙"別把問題"倒轉"來說--

人家本來在"香港"是"無罪",是"你們"內地硬要"扯人家"回內地,"定罪之",然後人家回香港,再過台灣生活,而非"回內地受那審"--"本是無罪之人,何需受審?"--這是"一國兩制"啊!!!

不是"怕"--而是"無必要"!!


2019/5/2 052 炎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