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誰為阿桑奇發聲?

2019/04/13 04:12:49 網誌分類: 生活
13 Apr
          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在倫敦厄瓜多爾大使館匿藏七年,終因與厄瓜多爾交惡,厄瓜多爾解除給他的政治庇護,倫敦警方入大使館將他拘捕。阿桑奇面臨被解往指控他犯強姦罪的瑞典,甚或解返美國。

          阿桑奇的維基解密,揭露過許多勁爆政治事件,但最有印象的,是二○一六年二月維基解密在網上放出號稱「最高機密級」的大量文件,顯示美國國安局(NSA)不單是監聽德國總理默克爾、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等盟友的電話,更監聽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私人會面對話,連歐盟、世貿組織的高層也不放過。

          當時已在厄瓜多爾大使館匿藏的阿桑奇發貼文說:「今天我們證明了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有關地球免受氣候變化破壞的私人會談,遭受想保護其國內最大石油公司的國家(指美國)竊聽。」

          美國不止竊聽競爭對手,也竊聽緊密盟友的電話,此事令美國和歐洲都極其尷尬,德國總理默克爾雖然作了一些含糊批評,但事件最終不了了之,被美國這個強大盟友魚肉,默克爾也只能忍氣吞聲。

          阿桑奇當日出走,本來想經過倫敦再到俄羅斯,但被英國警方追捕,最後駕着電單車,走進倫敦厄瓜多爾大使館,在狹小的使館內匿藏了七年,由風華正茂的年輕人,變成白髮長鬚的衰翁。七年的匿藏生涯不好過,所住的小房子連廁所都沒有,要與人共用。

          阿桑奇開始與厄瓜多爾政府關係良好,使館讓他自由上網,但後來維基解密爆了令厄瓜多爾政府尷尬的資料,加上他對其他國家的評論,也令厄瓜多爾尷尬,結果厄瓜多爾不讓他上網。在一個細小地方,切斷與外界聯繫,其實與坐牢並無分別。

          維基解密創辦至今,至今已爆出二十五萬份美國外交的電報,以及五十萬份美國在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爭的機密文件,大量暴露了美國口是心非的行為,美國對他深惡痛絕。當日的奧巴馬政府較心慈手軟,覺得若起訴阿桑奇,就一定要同時起訴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美國主要傳媒,因為他們也曾轉載維基爆出的機密文件,奧巴馬對起訴阿桑奇一直猶豫未決。後來忽然間就冒出瑞典來通緝阿桑奇,指控他強姦,胡裏胡塗阿桑奇就變了強姦疑犯。

          在世人眼中,若你是建制派,對阿桑奇應該是又愛又恨,一方面他披露了很多美國的秘密,但另一方面,他所推崇的無限制言論自由,也破壞一切規則。而在自由鬥士眼中,無論阿桑奇還是斯諾登,都應該是大英雄,因他們突破大量禁區,暴露以美國為首的國家,如何濫用權力,監控自己的人民,甚至盟邦。奇怪的是阿桑奇被捕後,就聽不見有聲援聲音。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惹來西方國家指責,認為損害港人身自由,損害一國兩制。香港法庭判處佔中九子公眾妨擾罪成,從前港督彭定康到國際特赦協會,皆口誅筆伐,說香港再沒有言論及集會自由。但無論西方國家也好,國際民權組織以至本地的民權組織也好,對於阿桑奇被捕就噤若寒蟬,不見有國際聯署行動營救阿桑奇,制止特別是美國對他的迫害。過去能幫助阿桑奇和斯諾登的,似只有俄羅斯這類的國家,這的確是對人類文明的一大諷刺。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1)
我要發表
Wa
Wa 2019/04/14 14:54:02 回覆

阿桑奇和斯諾登,都應該是大英雄,因他們突破大量禁區,暴露以美國為首的國家,如何濫用權力,監控自己的人民,甚至盟邦。

阿桑奇就是個新聞記者。他做的事如果是在紐約時報就會獲普利策獎。

美國及西方國家口口聲聲維護人權, 國際民權組織以至本地的民權組織也好,在這個時候應該出聲譴責,只有了解我們文明的本質,才能創造優質的文明.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WA
WA 2019/04/23

慶祝習俗習慣早在小學常識科及中文教科書本內教育下一代什麼叫中國習俗。

城大一眾高層包括校長這樣做法不對不應該將傳統文化習俗政治法。

環保團體只會打環旗號大做文章,反對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建屋,他們做事應該站在不同主場想想。

WA
WA 2019/04/23

郭台銘宣佈參選台灣總統,背後媽祖是誰?是蘋果公司及主要代工商。

thinkration
thinkration 2019/04/17

說得句句到肉,捨本逐末,根本不急市民所急。垃圾

thinkration
thinkration 2019/04/16

生上綱上線,論据不足,太誇張了。"推論下去,用齋菜拜山也不行,因植物都有生命,權益不應較動物低",那為甚麼不用人肉來拜山呢?好明顯,因人靈性較高,對痛苦反應強,故太殘忍。植物有生命,但靈性較低,對痛苦反應弱,故相對上可接受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