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我城 哀暴力之都

2019/07/01 23:00:11 網誌分類: 政治
01 Jul


誰殺死香港?

3/7/2019 頭條日報 陸羽仁:

我和幾個曾和暴力示威青年聊天的大學教授傾過,他們引述暴力示威者的終極目標,是透過激烈的示威,搞死香港,搞衰中國,迫解放軍出手,證明一國兩制失敗!他們想借美英列強之力,獨立香港,分裂中國。教授追問青年這對他們有甚麼好處?他們答話:他們反對政府,憎恨中國,最多一拍兩散,同歸於盡!

暴力革命不是香港玩得起的,結果必然是大面積流血,出現敍利亞或利比亞那樣的長期動亂。相信大多數香港人不想引列強來分裂中國、獨立香港,所以大家是時候猛醒了,站出來反對暴力違法的示威行為吧。

=========================================

2019-07-23 巴士的點評—哀我城 哀暴力之都

香港愈來愈覺黑暗。警方先在上周六發現有人製造大量TATP烈性炸藥及汽油彈;到周日有示威者到中聯辦汚蔑國徽,在街道上掟汽油彈;同日晚上元朗發生暴力襲擊。在政治暴力不斷升級之下,香港不再安全。

  第一首先要講的是發現TATP烈性炸藥。警方在荃灣隆盛工廠大廈的單位發現武器庫,檢獲至少一公斤的TATP烈性炸藥及十枚燃燒彈,TATP是極其危險的東西,因為警方事先破獲了,沒有炸死人,大家不當一回事,其實相當可怕。

  TATP炸藥號稱「撒旦之母」,非常容易製造,原材料可在一般化工原料店輕易買到,包括洗甲水常見成份丙酮、消毒劑常見成份含氧水等。製成後可以用溶液形態儲存,所以現在不能帶水入機場禁區,就是要防止恐怖份子帶TATP溶液上飛機施襲。事實上二○○五年七月七日的倫敦恐襲,二○一五年十一月法國巴黎連環恐襲,到二○一六年三月比利時布魯塞爾恐襲,主角都是TATP炸藥。單是巴黎連環恐怖襲擊,已造成一百二十九人死亡,TATP極度危險。

  在隆盛工廠大廈涉事單位,還發現反修例示威標語、「香港民族陣線」的T恤,另有頭盔、眼罩、大聲公、手套等示威物品。香港的政治衝突,竟然發展到使用烈性炸藥的地步,細思之下,相當恐怖。若有人真的在示威中用TATP炸藥發動攻擊,可以造成數以百計警民傷亡。

  第二要講示威變成汚蔑國徽事件。如今的遊行如方程式套餐一樣,遊行之後例有衝擊,例有佔路,例有打鬥。警方今次事前似乎收到風,怕有嚴重襲擊,不批准遊行至金鐘中環,要遊行至灣仔就停止。但大批示威者事後照樣湧到中聯辦示威,由於大批警力部署在警總、政總一帶,中聯辦外警察人手不多,示威者就大肆破壞。

  最離譜是拋黑漆汚染中聯辦懸掛的國徽,並在中聯辦門外寫上「fk支那」的侮辱性字眼,令人極端痛心。侮辱一國國徽,嘲弄一國名稱,在國與國之間,可以造成開戰之理由。此舉明顯針對「一國」,明踩中央紅線,是極其嚴重事件,不要以為「沒有死人就不是大事」,必須嚴厲譴責。

  該批暴力示威者搞完中聯辦,回到上環和警方對峙,警方指過程中有人掟汽油彈、縱火,於是用催淚彈驅散和橡膠子彈還擊。對使用汽油彈這種把示威暴力升級的暴力行徑,必須嚴厲譴責,否則未來示威必將大面積流血。集會遊行的組織者不需對之後的暴力衝突負責,到底警方是否還要容許每個星期如此頻密的示威?

  第三要講的是元朗暴力打人事件。市區無日無之的示威,早前搞到新界之後,已激發當地人着白衣反對,終在周日釀成白衣人圍毆示威回來的黑衣人的局面,特別是在元朗西鐵站站內和衝上列車車廂的打人事件。白衣人用藤條和木棍,將在港島示威回來的示威者打傷,前來支援的反對派議員同時被打。對濫用暴力打人的白衣人,同樣必須嚴厲譴責。悲哀我城,已陷入一個暴力漩渦之中,變成暴力之都。上周我提到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論暴力》一書中的深刻觀察,她說「暴力行為在沒有達到目的的情況下,也會改變現實世界,這是一種使世界變得更暴力的改變。」話口未完,香港社會狀況已急速惡化,反逃犯條例的示威暴力急劇激化,去到掟汽油彈甚至想用TATP烈性炸藥的地步, 而另一方的白衣人也激發起來,搞出所謂「保家衞國」暴力打人鬥爭。政府權威失效,開始出現民眾鬥民眾的武鬥局面,香港離內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的紅衞兵派系劇鬥,到底還有多遠?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

躲在和平群眾背後的暴力派 2019年07月02日 (05:37 下午)

香港七一回歸紀念日,在和平示威的同時,發生暴力的衝擊,示威者用鐵車、磚頭、鐵枝攻破立法會防線,闖入立法會大樓內,大肆破壞。要到7月2日凌晨,示威者人數減少的時候,警方才能清場。事發之後,各方都在檢討香港究竟生了什麼病,我們不妨從幾個不同的群體,看看相關問題。

先說警察,事後有人在網上散佈消息,指警方設局,引誘示威者進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否認設局之說,說立法會外在高峰期聚集了3萬群眾,有人擲出爆發氣體的化學品,也有截斷立法會的電源,警方怕出現「人踩人」事件,最後決定撤退。

警察執法,面對大批群眾暴力衝擊,應付從來都不易。在6月12日,政府希望立法會繼續開會,因此警察要硬挺,發射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結果警察被人質疑使用過份武力。到昨天立法會沒有必須開的會,沒有拼命保護的必要,警方衡量風險之後撤退,又被指為設局,守又鬧,退守亦鬧,的確是「你講晒」。據我所知,警察的終極考慮是避免流血,在不流血的前提下,遇到激烈衝突的時候,只能夠暫時退卻。

第二個群體是反對派。反對派政黨即使在政府宣布暫緩修例之後,仍然提出眾多要求,繼續發動群眾逼迫政府,結果引爆攻佔立法會的暴力事件。在6.12時,有反對派議員大聲疾呼:「不用警察來守護立法會大樓。」結果大樓昨日真的失守,但一眾反對派議員聯署聲明,對暴力行為無半句譴責,在遊完一輪花園之後,又把矛頭指向政府,把事件定性為「全因政府做錯,所以示威者才如此行事」。

有心水清的朋友問,反對派議員現時很避忌再說「和平理性非暴力」,難道他們其實都是「暴力底」?「暴力底」這個講法相當好。現時越來越多年青人有暴力傾向,反對派政黨為了守住這次反《逃犯條例》的政治成果,不願意得罪年青人,對暴力事件,就採取「轉移視線、支吾以對」的方式去應對。港大法律學院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便痛斥有很多律師成員的公民黨,指公民黨不但沒有譴責暴力衝擊,還把事件歸咎於政府。這種縱容暴力的行為,視法治如無物,是法律人的悲哀,也是香港的悲哀。我相當同意陳弘毅的看法,覺得反對派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而縱容暴力,變成行使暴力者的幫兇。

第三群體是涉事的群眾,在幾次的大遊行,都有一批暴力派躲在和平示威人群的背後,在遊行過後,便吸納當中較激進的群眾,加大人頭,一起進行衝擊。暴力派走在前頭狂攻,較激進的群眾跟在後面,暴力派是捆綁了整個運動。傳聞這些暴力派中的部分人,甚至想當死士,作出流血攻擊。究竟支持他們的和平示威者,對他們的動機有多少了解,有多少認同呢?從「6.9遊行」,到「6.12立法會衝擊」,再到「7.1遊行」,都見到這些暴力派的身影。

衝擊立法會之後,又有人在網上大做宣傳,形容衝入立法會的人是「有教養、有文化」的人,所以在立法會內沒有死傷云云。這些美化暴力行為的宣傳,最後會把大多數的年輕人,轉化為暴力派,社會將不斷出現大規模的暴力衝突,最後出現我之前所講的全面「普力奪」社會,法治垮台,制度崩壞。

我呼籲所有的從政者,要重回他們過去講過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初心,譴責一切暴力行為,不要為了選票,埋沒自己的良心。不要做暴力派的幫兇,教壞一代年青人。

盧永雄

~~~~~~~~~~~~~~~~~~~~~~~~~~~~~~~~~~~~~~~~~~~~~~~~~
聽聽一名普通英國人的聲音 2019年07月04日 (07:13 下午)

7月2日凌晨暴力衝擊立法會事件過後,美化暴力的宣傳在網上湧現,把一件嚴重違法事件說成是「有文化、有教養」的示威。幸好濁世中還有清音,我在網上看到一條短片,7月2日,一名英國人在立法會門外接受訪問,講出一些普通人的意見。

他名叫Peter Bentley,年約60多歲,他說在香港居住了35年,已經變成香港人,他在香港和中國內地工作了30年,從事銷售瑞士、美國、德國等科技產品,現在已退休,長居香港。

他說話中顯示他參與了7月1日的大遊行,但被其後的衝擊立法會事件嚇壞了。他說見到暴力示威者對立法會做造成這種「骯髒惡心」的樣子,他說他當晚就哭了,因為他愛香港、愛中國,他認為這些暴力示威,至少阻礙了香港兩到三代人的和平發展,甚至對中國來說,四、五代人都會有負面影響,令人極之難過。

Peter Bentley說示威者可能覺得他們做的,都是好事,但衝入立法會的大多數人是暴徒和破壞者,是專門找警察鬥爭的人。他們不知道他們所做的事對世界四份之一的人口造成巨大破壞,這是最令人傷心的事情。

記者追問Bentley,年青人擔心自己未來,覺得有權利這樣做。他回答,他們有權利抗議,有權利投票,但沒有權利做出暴力行為,香港是法治的地方,沒有人有權利這樣做。他說,「如果我去到你家,把你家砸得一團糟,把珍貴的東面打碎,然後轉身離開,跟你說,對不起,我就是不喜歡你!我有權那樣做嗎?所有人都沒有權利這樣做。」

他更表示,當晚的示威者如果面對的是西方民主國家如英國、美國、法國、德國的防暴隊的話,他們會使用真正子彈,而不會使用橡膠子彈,將導致幾十甚至幾百人被殺傷。香港是一個自由地方,自由到很少是你不能夠做的事情。這是一個悲劇,年輕人根本不明白這點,他們沒有意識到香港生活有多美好,他覺得西方人也不理解這一點。

我不認識這名英國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從他的言談中,覺得他對香港有深厚的感情。他認識的自由民主,與我在30年前讀大學時,聽到的外國教授所講的一模一樣。那時教授教我,自由和法治伴隨民主而生,個人自由不能影響其他人的自由,民主也不能夠破壞法治。

英國經過了幾百年的爭取,才爭取到民主自由法治,知道這些東西的可貴,亦明白背後理念的相關。即使是一名普通的英國人,他對民主的了解,都會比香港的政客好,也會比英國的政客好。我到外國時,有時也會到當地的公共泳池游泳,在紐約公共泳池見到美國人游泳,十之八九都是標準的自由式,都是正宗姿勢,有板有眼。但在香港的泳池,游泳的人泳式五花八門,游泳姿勢正確標準的人卻很少。香港人所謂的民主,就像西多士一樣,不會在法蘭西吃得到,又例如瑞士雞翼,不會在瑞士找得到。從食物到民主,在香港都會發生異變,變到連發源地的人都不會認識。

你可能會反駁,英國外相侯俊偉亦質疑香港政府,說英國支持香港居民捍衛英國為其爭取的自由。他的說法等如變相認同香港的暴力示威。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回應得很好,說英國統治香港的時候,毫無民主可言。耿爽說,「我要問問侯俊偉先生,如果英國議會被圍攻和破壞,英國政府會坐視不管嗎?如果這就是侯俊偉先生所說的就是所謂民主,英國是否把嚴密把守英國議會的警察撤走,讓在對面的示威者進入英國議會。英國政府是否認為倫敦警方處理2011年8月的騷亂事件也是鎮壓?」

政客就是這樣,雙重標準,口是心非。英國的如是,香港的也如是。侯俊偉正在角逐英國首相職位,對中國的態度就突然變得激進,想拉升民望。我倒覺得上述老香港Peter Bentley直接地講出事實,就如小孩見到沒有穿衣服的皇帝一樣,他見到闖入立法會的暴力示威者,是暴徒和破壞者。他會因而落淚,覺得這種行為是民主很差的示範,令到香港以至中國,未來都很難發展民主。

盧永雄

~~~~~~~~~~~~~~~~~~~~~~~~~~~~~~~~~~~~~~~~~~

Larry Leung https://blog.stheadline.com/article/detail/996726

2019/07/16 19:01:20 網誌分類: 生活

【憤怒的背後】

我是一個五十多歲,屋邨長大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二十年前被公司派駐深圳,十年前辭職出來跟內地的朋友合夥開公司,日常接觸的都是大陸的人和事,但隨著年紀越大,心中對香港的情意結就越濃,這幾年的事,令我疼心加憤怒,很想爆粗@#¥%*&%¥。

某情度上,己經到達了為了争吵而争吵的地步。或者我們試一下一層一層往下挖掘,是非對錯從來都不是簡單的非黑即白! 【表面】 這幾個星期,雙方的視頻攻勢打得亂七八糟,有些視頻即使我很想轉發,但我都控制自己不要火上加油。現在的討論都集中在雙方的暴力是否過分。但我個人認為,只要起了事端,不論是因為檫槍走火,誤會,個別人的衝動等原因,雙方都會有過分的地方,現在去評擊又有何用?極端的人都是有了預設立場去帥選資訊,再強化自己想要相信的版本,事情就會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不是原因的原因 - 送中法】

說源頭是“送中”,這對我來說有點莫名其妙,藏在香港的刑事罪犯都有幾百人,根本是在鼓勵犯罪,因為有一個很方便的逃犯天堂,任何人當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被捕,預先拿一張通行證到香港就萬事大吉。我在大陸也經常有朋友譏笑我,說我可以胡作非為,回香港就可以了。

其實我們這些身處大陸的香港人才是被“送中法”影響的高危人群,特別是在大陸做生意的,免不了會得罪某些權貴,或觸碰了某些人的利益,又或是經營或生活上觸碰了些灰色地帶,按“反送中”人士的說法,我們會被權貴插贓嫁禍,身在香港也會被送中?哈,我們都不怕,一般的香港人怕什麼?要知道現在在大陸,插贓嫁禍的成本相當高,如果看中你的話,你一定不是善男信女。如果真的盯上你,那些國安局之類的還需要用什麼“送中法”來搞定你?

【誤解】

不可否認,過去的大陸有很多不光彩的歷史,這些事可能都植根到大家的潛意識裏面,我在大陸做事二十年,也確實看過很多悲憤莫名的事,但情況是明現的改善之中,而且速度是非常之快。現在的中國說硬體可以說是世界前列的,可惜軟實力確實只是在後面拼命的追,民眾的素質也是參差不齊,有些大陸人的行為確實令香港人發笑,但要知道改善民眾的素質需要時間的。 如果有經常接觸大陸的人,都意識到內地一些人的個人素質和各方面的水準已經遠遠甩掉香港的精英幾條街。而一些香港人把固有的大陸記憶封閉在以往的印象之中,其實很多外國人比香港人更瞭解大陸。

【中港矛盾】

其實我不太在意一國兩制,我不是學者,經濟和法律的理論是否走得通,我不知道,但只要有交流,就會有麻煩,我一直覺得一國兩制是鏡花水月,也是中港民間矛盾的助燃劑,所謂的兩制,中央有自己的尺,大陸民眾有自己的尺,香港人有自己的尺,基本法白紙黑字能寫得清楚嗎?即使聯邦制的美國,州與州之間的差別都沒有那麼大,兩制只是權宜之計,香港人認為中央插手太深,也不滿大陸人湧入香港做成的各種問題,大陸人又認為過分縱容香港人,中間有了一條界線而同時又要經濟民生都繞在一起,不矛盾才怪。很多香港人認為大陸人被洗腦,但香港人自己又不是嗎?在不同的環境下長大,事情的具體情節可能說得清楚,但價值觀是難以說服的,當價值觀不同,看待同一件事也會千差萬別,中港之間的口水戰都是從這兒來的。

舉一個例子,東江水,二十年前剛來大陸工作,工業發展太快,基礎建設跟不上,經常斷水斷電,但深圳,惠州,河源等城市的人,就眼巴巴看到一條又粗又大的水管從東江源頭直通香港,以保證香港24小時無間斷用水,而且比當地的供水都還要乾淨,當香港有人不滿意東江水加水費,這幾個城市的人怎麼想?隨後更多的大大小小事情,都讓民眾的不滿發酵,所以香港人在不滿別人的時候也應該知道,道理不永遠在自己這邊的。

【矇騙】

主觀印象加上誤解,再加上已經積累的矛盾,就有了被矇騙的土壤,人只要有了前置立場,就會選擇一些故事去相信,來鞏固自己的立場,周而復始就更深信不疑,一些荒唐的說法都有人信,印象最深可能是高鐵一地兩撿的爭議,竟然有議員說大陸可以在這個交接的地方把人抓走,如果試過在深圳灣過關的人應該都知道不可能,但竟然有人說得出那麼弱智的故事,也有人相信那麼弱智的說法。

我不會批評某些人別有用心或海外勢力,因為只要有羔羊就自然會有財狼。只能怪自己的獨立思維不足。更有些人提出香港獨立等等言論,先不說民族意識的事,其實我估計說出這種話的人自己都不相信行得通,但只要有人會跟隨的就會有人說,政治嘛就是這樣子,香港在各方面已經跟大陸無法分割,現在香港依賴大陸,而並非大陸依賴香港,如果不是做個樣板給臺灣看的話,連個屁都不是,香港的貿易,制造,股市,樓市,金融,服務業都是依賴著中外樞紐的位置,這些前線沒了,後方的茶餐廳無客喝茶,的士司機無客可載。年輕人太想當然了,當年星加坡脫離馬來西亞所經歷的疼苦過程,現在的香港人知道嗎?而且我們的情況會比當年的星加坡更糟糕!星加坡熬了幾十年終於熬出頭來,但香港則無頭可出了,因為功能地位已經比其他城市搶佔了。

【認清歷史,認清現狀】

一百多年來的中國歷史都是用血來寫的,近三四十年才相對穩定,我很在意這個得來不易的和平。現在的香港人,對於戰爭的概念模糊,好像是很遙遠的事。幾千年曆史,中國沒試過不流血地改朝換代,政權確定後還要流幾十年的血才穩定,中共用了四十年,其實普天下都是這樣子,看伊拉克和阿富汗就知道了,國民黨轉到臺灣這個小島也要來個228才鎮得住。當然,現在的中國國力,不會單單因為香港的動盪就受威脅,但世事難料,蝴蝶效應之下誰說得准,我熱愛珍惜香港,就更不想香港成為連串悲劇的其中一塊骨牌,大陸有任何變天,一河之隔的香港,想自求多福都很難,姑且不說民族大義,就說現實的,大陸經濟崩毀,香港就不是經濟海嘯那麼簡單了,海嘯過後可以復蘇,但香港是無蘇可複了,因為連養港活口的飯碗也掉了。

1989年,我也有上街遊行,但現在年紀大了回想,當年可能就是在內戰邊緣,不過我仍然為當年的熱血而自豪,當年上街的一百多萬人都是規規矩矩,按著指示路標走,一直走到維園坐下來,然後和平散去。但這幾個星期發生的事,已經跟送中法,民主,理想都無關了,我們面對的社會撕裂,香港百多年努力的根基都在動搖。

最新回應

試下學下
試下學下 2019/12/05

@門兄,雞煲兄

有無買上/等高造淡 {#iconb_3127}

試下學下
試下學下 2019/12/05

元帥前排係上月咪話亂港淡友🐊🐊買重沽落,今個月仲多仲勁睇期權就知,托市玩磨市磨輸佢地,亦是穿262吾穿260的原因,但關稅一加就未必了,我看法是關稅會押後,年波幅已足夠跌都要明年先

水滴石穿@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賺保命錢

這個月至今波幅500點 好戲在後頭

中國加油
中國加油 2019/12/05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中美貿易磋商進展非常順利,言論較前一日正面,美方談判人員據報估計首階段貿易協議本月中前達成。港股借勢反彈,高開237點至26300點,但已經是全日高位,之後升幅收窄,收市報26217點,升154點,成交669億元。

成交縮咁多,又來大龍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