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正常人的問號

2019/07/16 04:12:42 網誌分類: 生活
16 Jul
          有幾個問號,我敢說,是好大部份正常香港人近日的疑問,我們幾乎每天問、重覆問、你問我、我問你、問知情人士、問智慧高人……始終找不到答案,不如就在這裏寫出來,希望有心人、知道答案的人看見,然後回覆大家。

          問題一:有些團體有些人,三日唔埋兩日就申請遊行示威的「不反對通知書」,每次活動宣佈結束後,總有人不離去,然後開始圍這圍那、叫囂破壞、最後一定是暴力收場,留下一街爛攤子,犯下一大堆罪行,拍拍屁股走了,沒人追究,由社會埋單。

          問題是,今天打砸破壞完,他明天來申請你又批,香港是有集會自由,但執法機構也該有審核自由吧?也該有黑名單吧?一個每次借你地方開生日會的人,次次完了都把你的房間剝皮拆骨然後一走了之,你下次還把地方借給他,就叫抵死,就是唔抵可憐。

          一張永遠批出的「遊行集會不反對通知書」,老老實實,到底甚麼狀況下才會反對?如果這情況根本不會出現,不如以後索性改名做「永不反對通知書」算了。

          問題二:近日多次騷亂中,無論電視新聞還是報館、網台,都拍得反對派多名立法會議員身處暴動現場。我們清楚看到譚文豪區諾軒林卓廷尹兆堅楊岳橋鄺俊宇胡志偉陳志全等等在阻撓警察執行職務,譚文豪區諾軒更多次擋在暴徒前面掩護,阻止警方防暴隊推進。

          林卓廷更被拍到與暴民一起,恐嚇及禁錮過路人。還有張超雄冷眼旁觀一班暴民毆打拍攝暴徒照片者,而暴民搶得對方手機後,竟是交給站在旁邊的張超雄檢視手機內容,儼然一個幕後黑大佬。

          想請問,既然蒙面暴徒難辨識,大海茫茫不知往哪找,這班立法會議員有名有姓,警方為甚麼不對他們公開犯下的罪行進行拘捕?難道這年代還有「刑不上議員」這回事?法律面前,為甚麼議員都可以獨善其身?一哥請告訴我,你們是基於香港哪一條法律,讓這些犯法議員公然逍遙法外?

        屈穎妍

        
回應 (6)
我要發表
Barry
Barry 2019/07/16 23:23:53 回覆

無23條,沒法制止。

看看沙田新城,客服員工、停車場管理員,真是無辜。有人不適,有人被嚇哭。再看看這群人渣廢青的表情,真不知所謂。如果有員工是你們家人,你們會怎樣?傻啦,腦殘廢青會識想?

幾時會停?

暮跖
暮跖 2019/07/16 13:48:31 回覆

黃屍次次遊行報大數編造民意假象, 所為一二百萬人上街都是弄虛作假的騙人技倆! 

以6月9日的遊行為例,民陣對外宣稱有103萬人參加。但數字一經公布便遭到公眾的強烈質疑。103萬是什麼概念?根據雷鼎鳴教授的科學計算,這意味着從遊行出發點到終點的一段距離,每平方米要容納多達22人,這符合常識嗎?(實際每平方米只能容納3人)

更諷刺之處在於,民陣可以「精確」地算出百萬之後的3萬,卻不願公開統計的數據和方式,這正常嗎?

面對公眾的強烈質疑,自始至終,民陣沒有任何人對此作出過回應。市民無法不質疑的是,如果能將百萬之眾的數據「精確」到3萬,想必會有一套極其科學的演算法,但卻不敢向公眾交代,到底是害怕「統計秘方」被泄露,還是憂慮謊言被揭穿?

事實上,誇大遊行人數,已經是反對派的慣用手段。

警方公報遊行人數精準很多, 起碼有科學根據及公開透明的科學計算方式。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7/16/HK1907160005.htm

淺雪
淺雪 2019/07/16 13:29:56 回覆

香港官員的確做得差..

所以才有今天的困局..

為香港默哀..

jacky
jacky 2019/07/16 07:01:35 回覆

這幾天的時局令人感覺沸騰, 要竭息去緩和一吓, 才支持得住.

jacky
jacky 2019/07/16 06:35:01 回覆

政府講官話, 高深學術詞匯, 大眾聽唔明亦唔入耳, 泛民會講煽情語言, 市井說話, 大眾聽得明而且覺得有親切感, 民意自然在煽情那邊, 政府無民意支持,警方不敢冒進, 而且法官偏幫泛民,少一事更好,  無士氣可言.

jacky
jacky 2019/07/16 06:23:51 回覆

泛民有喉舌, 政府無,暴力輿論掀愚民民意,讓政府都屈服, 所以警察都不敢勇進.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Tong
Tong 2019/12/05

屈小姐︰你每編文章都很貼地,講出大部份港人心聲。亦希望你能找些嘲諷人的所謂已完來作比例。

jacky
jacky 2019/12/04

香港政府期盼社會可以恢復寧靜,衹能期盼, 把香港的秩序寄托於敵方不要打過來, 即是無辦法止暴制亂,不如換人.

cocatco
cocatco 2019/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