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戰狼外交,被西方圍堵,勢單力薄,處於下風,與國力不符,

2019/07/21 05:26:44 網誌分類: 政治
21 Jul

華春瑩在黨校文章感歎:輿論陣地,西強我弱,與國力不符。

其實輿論與外交,在於語言和藝術,中國叫做耍太極,不亢不卑,令對方折服,切忌對罵,對罵反而令對方更加不服,更令圍觀的人覺得你失禮,強詞奪理。中國在建國初期,一窮二白,但是:在外交與輿論方面取得輝煌成就。偉大的外交家周因來,以風趣幽默的言語化解一個又一個的外國人的質詢吊難。得世界外交界的肯定和稱贊,朋友固然贊賞,連敵人都肯定他是偉大的外交家。以下是周因來外交二三事。

盤點周恩來總理的機智幽默外交四個小故事,一代偉人! 50年代的一天,一位美國記者在採訪談話時,看到周恩來總理桌上一支美國派克鋼筆。 他以帶有幾分諷刺的口吻問道:「請問總理閣下,你們堂堂中國人,為什麼還要用我國鋼筆呢?」 周總理聽了,風趣地說:「談起這支鋼筆,話就長了。這是一位朝鮮朋友的抗美戰利品,作為禮物贈送給我的。我無功受祿,就拒收。朋友說,留下做個紀念吧,我覺得有意義,就留下了這支貴國的鋼筆。」 那位美國記者聽了,如鯁在喉,無言以對。 【五人建橋】 1972年2月,周恩來陪同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參觀我國自行設計和施工的南京長江大橋。 當踏上引橋時,尼克遜突然問:「總理閣下,請問南京長江大橋每天有多少人經過?」總理答道:「南京長江大橋每天有五個人經過。」看到對方發怔的樣子,他又自豪地解釋說:「每天經過南京長江大橋的人是工、農、兵、學、商,不是5個人嗎。」尼克遜聽後,「氨了一聲,隨即連連點頭讚嘆。 【記者的刁難】 一次周恩來舉行記者招待會,介紹我國建設成就。剛講完,一個西方記者就結結巴巴地說:「請問總理先生,中國可有妓女?」面對挑釁,他雙眼緊盯對方,正色道:「有。」當即全場譁然。接着,他又鏗鏘地說:「在中國的台灣。」 話音剛落,掌聲驟起。對方不甘心,又生一計:「請問,中國人民銀行有多少資金?」周恩來委婉地說:「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資金嗎?有18元8角8分。」看到眾人不解的樣子,他又解釋道:「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面額為10元、5元、2元、l元、5角、2角、1角、5分、2分、1分的十種主輔人民幣,合計為18元8角8分……」 一次,周恩來接見美國記者,對方不懷好意地問:「總理閣下,你們中國人為什麼把人走的路叫做馬路呢?」他聽後沒有急於用刺人的話語反駁,而是妙趣橫生地說:「我們走的是馬克思主義之路,簡稱叫馬路。」 對方又問:「總理閣下,在美國,人們都仰着頭走路,而你們中國人為什麼低着頭走路呢?」 他又微笑道:「這個問題很簡單嘛,你們美國人走的是下坡路,當然要仰着頭走路的,而我們中國人走的是上坡路,當然是要低着頭走了。」寥寥數語,使對方啞口無言。 【吃掉法西斯】 五十年代的一天,周恩來設宴招待外賓,正當賓主圍着工藝品般的佳肴讚不絕口時,突然,用筍片刻成的一個中國民族圖案,在湯里一翻身變成了「卐」,來賓大吃一驚,面面相覷,這時,周恩來神態自若,隨即解釋道:「這不是法西斯標誌,這是我們中國的傳統的一種圖案叫『萬』字,象徵福壽綿長的的意思,是對客人的良好祝願。」轉而,他又爽朗地說:「就算是法西斯標誌也沒關係嘛,我們大家一起來消滅法西斯,把它吃掉。」頓時,賓主哈哈大笑,一會兒把這道菜吃個精光。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kx2xvr.html

再以春秋戰國時期:窮國大夫晏子出使強國被取笑,反被晏子用風趣幽默之言反笑對方。後來:窮國發奮圖強,成為春秋五霸之首,國有人才,何愁國家不發達?

晏子使楚             春秋末期,齊國和楚國都是大國。         有一回,派大夫晏子去訪問楚國。楚王仗著自己國勢強盛,想乘機侮辱晏子,顯顯楚國的威風。         楚王知道晏子身材矮小,就叫人在城門旁邊開了一個五尺來高的洞。晏子來到楚國,楚王叫人把城門關了,讓晏子從這個洞進去。晏子看了看,對接待的人說︰「這是個狗洞,不是城門。只有訪問『狗國』,才從狗洞進去。我在這兒等一會兒。你們先去問個明白,楚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接待的人立刻把晏子的話傳給了楚王。楚王只好吩咐大開城門,迎接晏子。         晏子見了楚王。楚王瞅了他一眼,冷笑一聲,說︰「難道齊國沒有人了嗎﹖」晏子嚴肅地回答︰「這是什麼話﹖我國首都臨淄住滿了人。大伙兒把袖子舉起來,就是一片雲﹔大伙兒甩一把汗,就是一陣雨﹔街上的行人肩膀擦著肩膀,腳尖碰著腳跟。大王怎麼說齊國沒有人呢﹖」楚王說︰「既然有這麼多人,為什麼打發你來呢﹖」晏子裝著很為難的樣子,說︰「您這一問,我實在不好回答。撒個謊吧,怕犯了欺騙大王的罪﹔說實話吧,又怕大王生氣。」楚王說︰「實話實說,我不生氣。」晏子拱了拱手,說︰「敝國有個規矩︰訪問上等的國家,就派上等人去﹔訪問下等的國家,就派下等人去。我最不中用,所以派到這兒來了。」說著他故意笑了笑,楚王只好陪著笑。         楚王安排酒席招待晏子。正當他們吃得高興的時候,有兩個武士押著一個囚犯,從堂下走過。楚王看見了,問他們︰「那個囚犯犯的什麼罪﹖他是哪裏人﹖」武士回答說︰「犯了盜竊罪,是齊國人。」楚王笑嘻嘻地對晏子說︰「齊國人怎麼這樣沒出息,幹這種事兒﹖」楚國的大臣們聽了,都得意洋洋地笑起來,以為這一下可讓晏子丟盡臉了。哪知晏子面不改色,站起來,說︰「大王怎麼不知道哇﹖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可是橘樹一種到淮北,就只能結又小又苦的枳,還不是因為水土不同嗎﹖同樣的道理,齊國人在齊國能安居樂業,好好地勞動,一到楚國,就做起盜賊來了,也許是兩國的水土不同吧。」楚王聽了,只好賠不是,說︰「我原來想取笑大夫,沒想到反讓大夫取笑了。」         楚王從這以後,楚王不敢不尊重晏子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