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利用毒品攬炒美國。

2019/10/22 23:04:46 網誌分類: 生活
22 Oct

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 ,墨西利用毒品攬炒美國。 來自;www.creaders.net       看到這則新聞,我突然感覺很難過,不是我聖母心氾濫,而是因為我一直相信:邪不壓正,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   新聞是這樣的。 10月17日,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矮子)的某個兒子被警察抓獲,隨後毒梟手下出動各種重型武器進行營救。   他們不但在城市裡從事暴力活動,焚燒汽車,設置路障,還向警察發起猛攻。 警方也派200名士兵進行增援。 經過多輪激烈交火,警方死傷數十人。   於是墨西哥安全部隊決定放了古茲曼的兒子,理由是武力不足的情況下,為了保護更多的生命,只能暫停行動,最後墨西哥軍警與毒販握手言和之後離去。   然而更絕望的是10月18日,墨西哥總統洛佩斯竟然為這件事情辯護,說放人這個決定非常英明。   問題是他的理由非常荒唐:這一決定是為了保護市民,你不能用暴力對抗暴力……我們不想要死傷,不想要戰爭。 作為一國總統,面對囂張的犯罪團伙,竟然說出了“不能用暴力對抗暴力”、“不想要死傷”的混賬話,證明放人不是警方的權宜之計,而是國家層面已經徹底向 販毒集團低頭了。   但後來我冷靜了下來,想了想這件事發生在墨西哥,也就釋然了。 總統又能怎樣。 在墨西哥,總統最多也只不過是個臨時工,如果得罪了毒梟,能不能活到卸任都難說。   這不是危言聳聽,因為販毒集團的勢力,已經滲透到了墨西哥社會的方方面面,敢質疑毒品的聲音,都會被肉體消滅。 而政府已經變成了一個殼子,或者說是販毒集團的傀儡。   所以不要怪政府慫,其實敢在政府乾的,除了毒販的臥底,剩下的都可以算是英雄好漢,因為公務員這個職業太高危了。   從2007年到2014年,毒梟殺害了82名市長,64名政府官員,13名候選人,39名政壇大佬,其中僅2010年就有17名市長被害。 比如說出生於1976年的格羅斯蒂塔,她是墨西哥家喻戶曉的反毒明星,2008年當選為米卻肯州蒂基切奧市市長。 這個州販毒活動極為猖狂,對禁毒力量的打擊方式極為殘忍,估計連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見了也自愧不如。   格羅斯蒂塔上任後,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了對毒品的零容忍態度,這就得罪了毒販,她和家人從此過上了被無休止追殺的日子。   上任第二年,她和丈夫開車去旅行,結果遭到了毒販的伏擊,她丈夫由於傷勢太重,當天身亡。 她本人經過搶救活了下來。   然而在送走丈夫不到三個月,她在去市政廳的路上再度遭到襲擊,車子中了30多槍,她也負了重傷,下半輩子只能與尿袋為伴。   但是她從未屈服,依然堅持與毒販鬥爭。 為了揭露販毒集團的暴行,她公開展示了自己腹背和腋下的傷痕。   然而市長任期只有三年,卸任後毒販並沒有放過她。 不久之後,她在送女兒上學的途中,被一夥武裝分子當街綁架。   她懇求歹徒別傷害自己的女兒,她隨即被塞入武裝分子的車中。 五天后,她的屍體在一條公路邊被找到,附近還有一個寫滿侮辱詞彙的紙板。   還有一位女市長叫希塞拉,2016年1月1日上任,然而上任不到24小時就被弄死了。 原因是她上任第一天,上午參加就職典禮,下午她就召集警察局長討論如何禁毒。   然而第二天凌晨,4名不明身份的槍手闖入她家,對著她就是一頓亂槍,她倒在血泊中當場殞命,年僅33歲。 她被稱為最短命的市長,因為就職不到24小時。 然而這個記錄很快在2019年1月1日被刷新。   墨西哥的市長任期三年,今年又是換屆之年,1月1日是新當選市長宣誓就職的日子。 瓦哈卡州特拉西亞科市的新任市長叫阿帕里西奧。   上午,他參加了就職典禮,中午他就跟政府的其他工作人員一起,第一次以市長的身份視察選他的這座城市,隨後兩名男子向他開槍。 他頭部中槍,不治身亡。 當市長還沒到兩小時……   就這,能當上市長可能還算好的,更多的政客更是胎死腹中,死在了當選市長的路上。 2018年墨西哥大選開始以來,有132名候選人參與選舉而遭殺害,其中包括48名總統候選人。   墨西哥邊境城市皮耶德拉斯•內格拉斯國會議員候選人普隆,剛發表完打擊毒販的演講,出門後正在與一名支持者自拍,被槍手從背後開槍擊斃。   比市長更危險的是警長(警察局局長),錯,更危險的是有緝毒念頭的警長,與毒販勾結或者充當保護傘的警長還是很安全的。   舉個例子。 墨西哥的奇瓦瓦州,從2007年到2010年已經有1300名警察在與毒販的較量中殉職。 這說明一個問題,這個地方的警察還沒有淪陷,還在與毒販抗爭。   但是到了2010年,形勢發生突變,因為該州某鎮的一位女警長遭販毒團伙伏擊身亡,頭顱被懸掛在警察局的門外。   尷尬的一幕出現了,從此無人再敢出任這一職位。 最後沒辦法,找了一個主修犯罪學的女大學生瑪麗索爾擔任,年僅20歲。   蛋總不禁想起了《西門豹治​​鄴》中的給河伯選妻情景,因為跟墨西哥這個地方選警長有點像了,都是誰選中誰倒霉。   為什麼出現這種荒唐事? 因為當警長太危險了。 毒販就是這樣殺雞駭​​猴。 誰敢禁毒,誰敢破案,就殺他全家,真不是開玩笑。   能安安靜靜當個小警員,每月掙375美元的工資,已經算是菩薩保佑了,錯了,已經算是上帝保佑了,人家畢竟是信天主教的。   2010年12月,墨西哥北部一個小鎮,28歲女警官埃麗卡遭到綁架,而她是當地鎮上最後一名警察,她的同事要么犧牲要么辭職。   2013年,在墨西哥奇瓦瓦州和美國邊境周圍,一隊墨西哥精銳特警駕車巡邏時遭遇毒販的重火力伏擊,14名警察全部英勇殉職,據現場消息,毒販使用了巴雷特重狙……   為什麼墨西哥的警察這麼難當,因為政府和警察系統已經被毒販滲透成了篩子。 你搞不清哪個同事是毒販的臥底,搞不清局長是不是被毒販買通了,搞不清市長是不是毒梟的代理。   存活下來的市長或警長,有不少就是毒販的代理人,他們與毒販一起,幹盡了喪盡天良、令人髮指的事情,比如“43名學生失踪案”。   2014年9月26日,大約60名大學生來到格雷羅州伊瓜拉市籌款,與警方發生衝突,6人被當場打死,其餘人失踪。   9月30日,10多名學生被發現倖存,但仍有43名學生失踪。 不久之後,調查人員在郊區發現群屍坑。   當大家以為事情即將水落石出的時候,更令人細思極恐的事情發生,因為數字對不上,只有28具屍體,繼續調查後發現,這是另外一起案件……   這件事情引起了聯合國的重視,所以實在是掩蓋不住了。 2014年11月,伊瓜拉市市長及其妻子被抓獲,案件真相大白。 市長的大舅哥就是當地黑幫團伙頭目。   市長承認是自己下令當地警察對學生開槍,然後警察親手把43名學生交給了黑幫,然後黑幫把學生裝上了自動卸貨卡車,開到鄰近城市的一處垃圾填埋場。   在那裡,車上已經有15人死亡,其餘的人又被一通掃射。 為了處理屍體(其實還有一部分沒有斷氣),他們搭建了一個大型焚化架,把木柴輪胎等澆上汽油柴油,進行焚化處理。   墨西哥的媒體也是噤若寒蟬,記者也是個高危職業,誰敢發出禁毒的聲音,誰就會莫名其妙地慘死。   因為墨西哥的毒梟們企圖用恐嚇和死亡威脅來控制媒體,希望由他們來決定什麼內容能見報,什麼不能,見報的報導要怎麼寫。   整個二戰期間,共有68名記者喪生,巴爾幹戰爭期間,共有35名記者喪生。 而在墨西哥,從2000年至今已經有兩百多名記者遇害。   2012年5月3日,墨西哥兩位攝影記者被發現遭到肢解,並裝在垃圾袋中棄於下水道。 這是最新一起襲擊記者的事件,再次證實墨西哥是“全球記者最危險國家”。   今年的七月底和八月初,短短的一個星期內就有3名記者遇害。 其中的一名記者叫瓦茲奎茲,他正在試圖揭發市長的貪腐和參與販毒而被黑白兩道追殺。   互聯網時代,不是記者普通網民也不能在網上說販毒者的壞話。 2011年,墨西哥北部城市奧里帕斯州的一座人行天橋上,突然出現了一對雙手被吊的男女。   其中遇害的女性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綁著,上身赤裸,已被開膛破肚。 而男性僅僅雙手被綁,吊在橋下,右肩血淋淋,骨頭清晰可見。   更駭人聽聞的是,殘忍虐殺的動機不是仇殺也不是情殺,而是要警告社交媒體用戶小心說話,別在網上抨擊墨西哥毒販。 這件事情發生後不久(2011年9月24日),墨西哥東部城市諾維拉瑞多的警方又發現一斷頭女屍,經過調查,女屍生前身份是當地報紙《第一時間》的媒介經理瑪 西亞斯。 屍體發現時身旁留有字條,上面以女屍的口吻寫道:“Nuevo Laredo en Vivo(墨西哥當地論壇),因為你們和我說過的話,我變成這樣了。這就是我相信軍隊的下場, 謝謝你們的關注。   她雖然在報紙工作,但從事的是普通行政工作,並非新聞報導。 警方猜測她遇害是因為在論壇上發表了支持軍方禁毒的言論而遭到報復。   可以說墨西哥整個社會已經爛透了,全國上下被白色恐怖籠罩著,每天都有幾百起綁架案件,即使知道綁匪是誰,也不敢報警,因為你不清楚警察是不是跟綁匪一波。   而墨西哥的軍警,也是人人自危,凡是進行緝毒活動或者面對公眾媒體,墨西哥軍警都將自己的臉擋得嚴嚴實實的。 所以墨西哥的士兵們幾乎人手一條多功能戰術頭巾。   因為軍人、警察職業在墨西哥處境真的很淒涼。 一旦身份別洩露,不僅自己性命難保,家人都跟著遭殃。   所以有人總結了世界上最危險的事:在中國販毒,在墨西哥禁毒,在美國逃稅,在俄羅斯綁架人質,在韓國當總統,在印度開戰鬥機。 在中國販毒、在墨西哥禁毒排在前兩名。   十幾年前,這個國家還是挺有希望的,因為當時有一個鐵腕總統叫卡爾德隆上台,他把打擊毒販作為政府的首要任務,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聲勢浩大的聯合反毒戰。 在很多人的眼裡,墨西哥是一個很浪漫的國家,物產豐富、美女如雲、經濟蒸蒸日上、人口1.2億,挨著美國也可以作為美國的製造業基地,怎麼突然就成了一個人間地獄了 呢?   第一個原因,墨西哥的農民被政府出賣,農業被美國摧毀,城市工人大量失業,貧富差距加大。   值得注意的是1994年,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貿易區,這一天對於墨西哥農民來說,是一個災難性的日子,尤其是種植玉米的小農   在1989年美國生產一噸玉米的成本是92.74美元,但是墨西哥卻為258.62美元,墨西哥農民的生產成本幾乎是美國的3倍。   在自貿談判的時候,墨西哥也認識到這個問題,但是對美國出口到墨西哥的玉米實行配額制,超過了要徵收215%的關稅。   然而這個政策並沒有被執行。 因為墨西哥國內有強大的食品加工集團、畜牧業集團,對他們來說,他們更喜歡美國廉價的玉米,可以獲得幾倍的利潤。   他們用金錢成功地遊說了政府,墨西哥的農民就被無情出賣了,一瞬間就被丟到了世界上最強大的農業集團面前,農民收入銳減,到了生死邊緣。 城市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美國的資本突然湧了進來,原有工業體系崩塌,很多國企被賤賣,還有很多工廠被迫遷到美墨邊境給美國代工,而墨西哥大量工人失業 。   廉價的玉米進來了,但是糧食從收購到加工再到銷售,全部被外資壟斷,主糧的價格卻在五年內漲了5倍,又造成了大批城市貧民。   有一部分墨西哥農民開始轉型,因為種植一公頃罌粟或者大麻,收入是40萬比索,而種植一公頃玉米收入只有1.2萬比索。   除此之外,販毒集團還會支付給農民300比索的工資,而種植玉米的農民的日工資僅為 54 比索。   這種情況下,你說農民支持誰? 所以農民成為了毒販集團最為堅實的後盾,為毒販種植大麻,為毒販提供情報,為毒販集團提供物資。   而在城市,有大量看似善良樸實的老百姓,其實是毒販的望風者,們只需要打個電話通風報信就可以收到每月100美元的報酬。   第二,美國強大的毒品消費能力。 美國標榜“自由之國”,吸毒人數成指數增長。 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費市場,癮君子超過了3500萬,美國市場上七成的毒品來自墨西哥。   美國政府為了徹底消滅毒品犯罪,也是用盡了渾身解數,我們不服不行。 比如西雅圖(專題)政府,讓吸食海洛因合法化,還為癮君子提供專門的吸毒場所。   美國更多的區域,則實現了大麻合法化。 截止2018年底,美國有十個州已經實現了大麻合法化,還有一些州正在合法化的路上。   所以千萬不要讓孩子過早的留學美國,因為美國中學生中吸大麻的比例是相當驚人的,數據顯示有超過13%的初高中生食用大麻。   俗話說:“有錢不賺是王八蛋。”墨西哥的販毒集團就是這麼認為的,有美國這麼龐大的一個毒品消費市場,他們怎麼可能抵擋住這個誘惑。   墨西哥不種,那麼玻利維亞也會種,畢竟毒品都是剛需。 也正是如此,墨西哥每年從毒品銷售中,可以賺取300億美元的利潤,成為墨西哥的重要經濟支柱。 正如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引用的那段話:如果有10%的利潤,資本就會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資本就能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資本就會 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絞首的危險。 而毒品的利潤率可以高達9000%。   第三,有了錢,大毒梟紛紛擴大毒品業務、建設基礎設施、提供社會服務、收買政府工作人員、僱傭各型人才、購置各種先進武器。   說來你可能不信,墨西哥不光把墨西哥政府系統滲透成了篩子,美國的海關40%的人員都被拉下了馬。   2010年,美國海關邊防總署有40%的官員,因受賄並協助走私毒品,被關到局子裡去了,剩下60%的人估計是嫌錢少還在扯皮吧。   2018年美國政府公佈了一份報告,美國邊境安全機構有500多名員工在過去兩年中被控販毒、接受賄賂和一系列其他罪行。   收受賄賂還算輕的,有的海關人員禁不住誘惑直接上了。 2012曝光了一個震驚美國的案件,美國海關人員夥同前妻,參與毒品走私,運輸毒品數百公斤,並利用賭場洗錢。   毒販控制了墨西哥三分之一的領土,在管轄範圍內,毒梟利用資金安排就業、修建基礎設施,提供公共服務……   毒梟還有一招特別毒辣,那就是廣納人才。 毒梟不惜重金,向全世界招募退伍軍人,尤其是特種兵,同時購買各種先進武器,這些人訓練有素,所以戰鬥力超強。   目前販毒集團的兵力已經超過了十萬之眾,手裡的武器多來自美國。 墨西哥的正規軍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   第四,墨西哥的法律制度,已經成為犯罪分子的保護傘。 對! 你沒看錯!   墨西哥2005年正式廢除死刑,躋身沒有死刑的國家。 推動廢除死刑的主要有兩方面的力量,第一天主教,第二犯罪集團。 墨西哥是個天主教信仰為主的國家,總人口1.26億,46%都是貧困人口,八千多萬教徒中天主教佔89%。   假慈悲的天主教教皇國梵蒂岡,不遺餘力地在全球推廣廢除死刑和無期徒刑。 很多天主教國家都被忽悠瘸了,比如菲律賓2006年廢除了死刑。   另外,犯罪集團當然對廢除死刑歡欣鼓舞了,因此不惜重金遊說政客。 所以2005年參議院投票的時候,僅2票反對,79票贊成。   沒有了死刑的震懾作用,毒販集團更加無法無天了。 販毒集團可以肆無忌憚地殺害政府官員和警察了,上判20年算高的了。   所以墨西哥的毒販有了這樣的一翻話:愛錢就去搶啊,搶不到就販毒啊,工作有什麼用? 還不是要失業? 被抓就殺警察啊,被起訴就殺檢察官殺法官啊,大不了就蹲監獄,反正沒有死刑,監獄都不敢蹲你還販什麼毒賺什麼錢?   而且由於墨西哥受美國影響,特別強調“人權”,墨西哥的監獄非常人性化:可以看電視,可以上網,可以男女犯同居,可以經營博彩,可以抽大麻,可以養寵物,有冰箱有空調……   墨西哥的監獄裡還可以玩雞,雞分兩種,一種是鬥雞,另一種不是鬥雞。 一種起得早,一種睡得晚。 不過,兩種雞都是明碼標價。   在外邊可能被仇人追殺,到裡邊還有警察的武裝保護。 如果呆煩了,可以越獄。 不讓越獄可以捎個信出來,讓同伴來營救,實在不行,直接炸監獄放出來的。   第五,西式民主制度,讓墨西哥政府腐敗無能、軟弱無力。   西式的選票政治,其實就是金錢政治,誰砸錢多,誰就能拉到更多的票。 而在墨西哥,顯然是毒販有錢有勢有手段,不合意的候選人會被他們幹掉,合意的選上去成了毒販的代理人。 墨西哥的政治制度比美國還要民主,美國是選舉人制,是間接選舉的一種,而墨西哥是直選。   問題是墨西哥一屆政府任期還非常短,六年而已。 六年後又是另一群人,另一番景象了。 地方政府就更不行了,任期只有三年。   這意味著合法政權永遠是一群臨時工,一直在變換,而且還在明處。 但是販毒集團成員幾乎所有人都是長期的,並且躲在暗處。   人心不穩,加上販毒集團的不斷滲透,政府的很多人都被販毒集團收買,沒有被收買的,也無依無靠,能活下去就算不錯的了。   蛋總判斷,墨西哥政府現在治理水平,還不如民國政府。 而各大販毒集團,正如民國時期的各個軍閥。 巧了,民國各個軍閥也搞暗殺,也都是大面積種植鴉片。   墨西哥人正在經歷的絕望,其實我們在100年前也經歷過。 我們經歷的絕望要更慘,因為生產力不行,吃不飽,穿不滿,土匪橫行,外加列強入侵。   所以為啥我們要感謝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他們用兩年時間在全國就蕩平了禍害中國一百多年的鴉片。 所以我們為啥要感謝生在新中國,因為新中國不光給你安全感,還給你最寶貴的希望。   誰在跟我吹西式民主,我上去就是一個“呸”! 誰再跟我吹民國,我上去再送一個“呸”   回頭再看墨西哥政府,他們不是不想,而是真的沒有能力。 2006年鐵腕的墨西哥總統卡爾德隆上台,他將打擊販毒集團列為首要任務,開展聲勢浩大的聯合掃毒行動。   然而十二年過去了,有20萬人死亡,3萬人失踪,然而墨西哥的毒品和犯罪不但沒減少,反而更加頻繁,販毒集團反而在這期間進一步發展壯大。   2019年,墨西哥總統洛佩斯30日在首都墨西哥城宣布,墨西哥“毒品戰爭”正式結束。 這不代表他不打算解決毒品問題了,他打算徹底向美國學習——毒品合法化。   這就是墨西哥的悲哀,一個合法政權向販毒集團徹底投降。 不怕形勢糟糕,就怕趨勢不妙。 墨西哥的社會最大的問題就是,生活在不確定的暴力中,卻看不到任何希望。   寫到這裡,大家似乎可以明白,為什麼有成千上萬的人,想盡一切辦法偷渡到美國。 相比之下,那裡還真是天堂。   不去美國,一個月150美元,去了美國一個月能掙1500~2000美元。 只要偷渡過去,似乎就能迎來人生巔峰。 但是,美國人卻不這麼認為,大量的墨西哥人來到了美國,搶走了美國所有的低端勞務市場,農業、建築業、服裝業、家電裝修、皮革業、木材業、紡織業,甚至每 一家餐館刷碗的活兒……   2015年,美國的外來移民創歷史新高,約4210萬,非法移民占到1240萬,而其中的八成來自墨西哥。   還有的墨西哥人發現,這裡販毒來錢更快,加入了販毒大軍。 因為只要帶一千克可卡因,到美國批發價出手就能賺兩萬美元,零售能賺十萬美元……   因此川普當選並不是偶然的,還是有民意基礎的,因為他主張遣返移民,主張修建墨西哥邊牆,雖然他的方法未必正確,但是他敢於直視問題。   墨西哥沒有希望,美國也好不到哪兒去。 第一美國正在墨西哥化,美國的拉丁裔人口已經5885萬,佔全國的18%。 第二,美國的吸毒人口也迅速增長。   在45歲以下的美國人當中約有一半以上的人至少吸食過一次毒品。 毒品問題目前已成為除槍支問題外美國公眾最關心的社會問題之一。   美國各種類型的吸毒人員高達3500萬,佔總人口的10%以上。 美國官方的數字是總人口的8.2%,那是因為有些地區毒品合法化沒有統計進去。   也就是說,美國用自由貿易毀掉了墨西哥,而墨西哥反過來又用人口和毒品,逐漸毀滅美國。 整個北美,似乎正在進行一場同歸於盡般的互相傷害。 為啥說川普修牆沒用,因為墨西哥人會挖地道;就算地道也都堵上,只要美國的剛需在,毒販總會克服種種困難把毒品運到;滅了墨西哥也不行,還會有 墨西弟,或者墨東哥。   對比之下,我們真的應該慶幸自己生活在中國。 雖然我們方方面面還有差距,但是我們正在蒸蒸日上,我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應該原址改建香港2019暴動博物館,在向南幾百米建立新地鐵站。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