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百合 (168) - 非夢奇緣 (1)

2019/10/25 11:32:33 網誌分類: 納米百合(迷你小說集)
25 Oct
當我在週年晚會,看見公司的總裁致詞時,我的心臟幾乎要跳出來。
 
----這不是“開心”麼?她怎麼會變成英明神武的富二代,還說出這一大堆冠冕堂的說話來?
 
是人有相似?她一直在裝傻?還是,拿我尋開心?
 
我抽中了三獎,她頒獎品給我,一臉冷漠的親切,看樣子,她根本就不認識我。
 
可是,她左頰的痣和手背的疤痕,都在在向我叫嚷----“我是「開心」”……
 
天!誰可以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事情要從三個月前說起----
 
那天,我加完班回家,天下著大雨,我撐著雨傘,正等著過馬路。
 
旁邊有一位女郎,沒有傘,全身幾近濕透,美好的身段表露無遺。
 
我一時正義超人上身,把傘移到她的頭上,說:“我送你吧!”
 
她沒說話,只嫣然一笑,我馬上有點暈眩的感覺。
 
過了馬路,她也不說是向左走,還是向右,我用眼神問她,她只是笑,露出一副完美的皓齒。
 
正不知如何是好,我突然聽到一陣“咕咕咕”,原來她的肚子在響。
 
也不知是那來的勇氣,我居然問她:“你肚子餓了?我請你吃飯吧!”
 
她還是笑。
 
我把她帶到一間小小的食店。
 
我讓她點菜。
 
她—臉呆相,像是看不懂菜牌。
 
我只好隨意點了三餸一湯。
 
菜來了,她眼裡發光,雙手並用,把餸菜塞滿嘴巴。
 
我忍不住跟她說:“你慢些,沒人跟你搶,吃完還有。”
 
她一個人把餸菜消滅了九成。
 
吃完飯,結了賬,我們走出店子。
 
我看著她,而她看著天上的月亮。
 
我無可奈何,只好說:“你住在哪兒?我送你回去吧!”
 
她搔搔頭,還是笑。
 
----我實在搞不清,她是聾子?是啞巴?還是神經病?
 
按道理,我應該走為上著。但心底裡有聲音:“不能放下她,她需要你。”
 
我只好歎歎氣,跟她說:“你先跟我回家休息一夜,明天我再送你回家。”
 
我帶她回家,給她乾淨的衣服替換,還把睡房讓給她,自己睡客廳。
 
趁她洗澡,我檢查她的所有----除了一身普通的衣服,她連一個隨身的袋子也沒有,更何況是錢包和身份証明文件?
 
難道她是偷渡客?
 
“理智”叫我報警。
 
但“情感”讓我猶豫----她雖然身無長物,但一臉純良,直覺告訴我,她不是壞人。
 
我致電給我那當社工的好友,把情況告訴她。
 
她說,按常規,會把她送進拘留所,再不,就是精神病院。
 
我掛上電話。
 
----像她這種天使般的可人兒,怎能和罪犯和精神病患者混在一起?
 
我決意用盡一切努力保護她。
 
就是這樣,她留在我家。
 
我叫她“開心”,因為她不說話,只是笑,笑得像孩子,讓人的心也融掉。
 
她雖然不說話,但學習能力極強,家頭細務我只需示範一次,她便勝任有餘。
 
我家的貓主子小寶也對她另眼相看,總是綣縮在她懷裡打呼嚕。
 
每逢放假,我也會帶她出外遊玩。她像是山野間的精靈,在大自然的環境裡留連忘返,如魚得水。
 
還以為這種平凡溫馨的日子會一直過下去,誰知道,那個雨夜,她替我到街角便利店買感冒藥,便一去不返……
 
-待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