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歡吧 (2) - 第一章 - 明空

2019/11/22 14:02:41 網誌分類: 盡歡吧 (2) (長篇小說)
22 Nov

細心的顧客發現,從上星期開始,那總是眉眼帶笑的老板江迦藍一直沒有出現,却換來一個酷女郎長駐在盡歡吧。

女郎身段高佻、五官冷峻,是個回頭率達八成半的美人兒。

她那雙眼睛,人們說的秋水爲神,就是指這樣的一雙明眸吧?不,相對於秋水,更清冷、更寡淡、甚至有些無情。

她抱著臂彎坐在一旁,面前放著半杯“盡歡”。

“小姐----”也有上前搭訕的人。“你很面善呢!我們從前在哪裡見過?”

“沒有。”她輕輕吐出兩字。

“相逢何必曾相識!”這TB的臉皮不薄:“我請你喝一杯好麽?”

“不好。”仍是兩個字。

TB沉不住氣:“小姐,大家出來混,好歹給幾分面子!”

“走開。”

TB臉色又是青又是白,一手便往女郎的香肩抓去----

下一秒,卻整個人如蝦米般綣伏在一米以外的地上……

 

*********************************************************************

 

明空一睜開眼睛,便對上兩張焦急的臉容。

“小姐,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短髮女子說。

----“小姐”?單憑這個稱呼,明空已機警地感覺到,自己正處身於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必須萬事小心。

長髮女子說:“你身體哪裡不舒服?頭暈還是腰痛?我們送你到醫院去檢查清楚,你別指望可以敲詐我們……”

短髮女子輕輕打斷她的話:“你不要預設每個人也是壞人好麼?”然後對明空說:“這麽大雨,你全身也濕透了,我們送你回家吧!”

明空捧著頭:“……這裡是?”

“難道你是偷渡客?”長髮女子一臉嚴肅:“你的身份證呢?”

“什麼?”

“你住在哪裡?什麼職業?”

“愉安----

“迦藍----”愉安直擺手:“你才不要總是預設女人就是好人吧!她一個人三更半夜在公路上遊蕩,不是喝醉酒便是咂了藥!”

----“迦藍”、“愉安”?是巧合麽?明空很詫異,這兩個人的名字,正正是她麾下最忠心的部屬。

在她的國家“旭烈國”,她身份尊貴,萬民景仰,一言一行足以移風易俗。但在這裡,除了一副皮囊,她一無所有。

雖然莫名其妙地來到這世界,明空在一瞬間便决定“既來之,則安之”----旭烈國也有類似的諺語。

就憑這幾句話,明空已掌握到眼前兩人的性格特點,她順著她們的臆想,扮演著因意外而失憶的流浪者……

毫無懸念,愉安十二分反對迦藍把“失憶”的明空帶到家裡。

----不單是因為她來歷不明,更重要的是,她是個極具吸引力的美女……

那爲什麽她們最後還是收留了她?

還用問麼?當然是因為那猶如“賈寶玉”的迦藍----你讓迦藍遇上有困難的女郎,却要她撒手不管,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雖然明知道這是自惹麻煩,也會令愉安不高興,但迦藍還是堅持幫明空一把。

愉安縱不滿,但畢竟明白這是迦藍的終極原則,她深愛迦藍,絕不願意迦藍改變自己。

最後,倆小口子達成協議----把明空暫時安置在盡歡吧。

迦藍和愉安商量妥當,爲免引起事端,便對聲稱明空是迦藍的遠房親戚,來盡歡吧當見習生……

 

*******************************************************************************

 

顏心羽聽朋友說盡歡吧來了一個“冰山美人”。

顏心羽馬上蠢蠢欲動。

----顏心羽並不是同志,她已有老公女兒,她去盡歡吧純粹是因公需要。

顏心羽是時下最暢銷女性雜誌“悅”的總編輯,一輩子只愛與美的東西打交道。

她正在做一個專輯,開宗明義就叫“百美圖”,專門介紹各行各業各方各面的美人兒。

“百美圖”已做了三十多期,足迹遍及各階層,而所選的也不一定符合世俗眼中的審美觀。

----年青的、年長的、窈窕的、豐滿的、嬌小的、高壯的、健康的、殘疾的……

顏心羽深信,每個女人也有極美極艷的一面,只是等待發掘。

她親自操刀,爲尋找娉婷倩影,不惜穿州過省上天下地。

說老實話,如果顏心羽不是這麼講原則,她可以索性把“百美圖”善價而沽----

有些女人爲了可以當上百美之一,多高的代價也願意付出。

利誘不行,威迫也不行,苦苦哀求也不行,顏心羽執著於自己的眼光,把一撥又一撥毛遂自薦的人擋在門外。

你們也不要怪顏心羽眼角高,誰叫她本身就是一位矚人眼球的古典美女?

----肌膚勝雪、桃腮鳳眼、秀髮如絲,簡直就像是從古代的仕女圖走出來的。

也難怪,一直有好事之徒起哄請她爲百美圖現身說法。

----大家應該慶幸顏心羽從小便立志投身文化界,否則,相信會令不少模特兒找不到飯吃。

“想做就去做!”這是顏心羽的座右銘。

於是,當天,顏心羽便來到盡歡吧。

但真不巧,明空不在……

過了兩天,顏心羽再來到盡歡吧。

明空還是不在。

本來,明空一直獃在盡歡吧當生招牌,就這麼偶爾一次,人手不夠,小鄺派明空送喝醉的客人回家。

但自此之後,明空便成為特別行動“護花組”主力。

---明空不算高壯,卻是力量型,六、七十公斤的女士在她手上就像是洋娃娃一樣。

而且,當那些七分醉三分醒的女郎依偎在明空臂彎時,她們也

不約而同地變得猶如小貓般溫馴。

小鄺看看手錶,明空已離開近三小時,即使客人住在大嶼山,也早該回來,不會是出了什麽意外吧?

----明空沒有身份証,最怕是遇上警察,給當作“非法入境者”關起來。

大家也知道迦藍不擅長說謊話,給小鄺多問兩句,便把在高速公路上撿到一個失憶美女的事和盤托出。

小鄺口裡直駡迦藍吃撑了沒事幹,但是要她把明空大脚踢出門口,她也是說什麽也做不出來。

而且,爲了明空以後出入方便,她已經委托道上的朋友,替明空弄個非洲小國的護照。

但辦証需時,即使願意多花好幾萬塊,也要半個月才可成功。

-待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