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建制慘敗因由是甚麼?我告訴你。

2019/11/30 12:19:50 網誌分類: 政治
30 Nov

區議會選舉,建制慘敗因由甚麼? 相信,政府、建制目前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因為官僚,僵化,不了解不調查,甚麼都不知道。最簡單道理,只要往721原頭元朗調查一下鄉親父老就一目了然。 我在偶然的情況下,見到朋友是元朗人老伯,問他;區議員選舉,你投票給那一方,他說:甚麼也沒有投,我問他為甚麼?他說投唔落手,索性不投,他又說:我弟弟,及母親也沒有投,我們以前是投給建制,今天二邊都不投。我問是甚麼原因?他說他的兒子叫他不要投建制,若投就駡他們,所以他們不敢去投票,而他二個兒子投了泛民,我又問:怎解?他說:兒子話,警察勾結黑社會無差別打地鐵乘客,這樣的政府及支持政府的建制,我們怎麼能夠投票支持?他兒子又說,佔中我們沒有參加,但這次見到警察勾結黑社會無差別打市民,全世界沒有這種事情僅然在香港發生,所以這次我們一定出來支持抗爭,我又問他,有證據嗎?他說:在You Tube有條片流出,在721那天,元朗警察指揮官在會議室同白衣人阿頭對話,白衣人話,我今晚做嘢,你哋不要出現,等我哋做完嘢你哋才出現,此片已經廣為流傳,(條片現在已經删除)深入人心,所以令市民寧好包容示威者暴力,并不支持政府,并對政府、警察深仇大恨,寧選支持暴力的議員,不選建制。這次政府大失民心,并不是完全是送中問題,主要問題是7、21元朗黑社會無差別打人事件,令政府、警察形象、威信破壞蕩至然無存。所以這次政府應付大型暴動已經完全失敗,主要是失去民心,同時我認為,這是反對派早已經設下一個局,令林鄭政府跌入去陷阱,警察高官同黑社會阿頭對話都被人一清二楚錄影放上網,不是局是甚麼?而且此片是真?是假造?而政府事後又不及時處理,如;是真的要追究有關人的罪責,是假的就追究傳播謠言者罪責,問題就在這里,這樣類似的局,將來會時不時再現。 7,21事件:事前有多名區議員提供確切情報予警方,指當晚或有暴力事件,而元朗警區表示已經有所布署。但警方當晚近乎沒有制止白衫人士的行為,包括未有阻止白衫人士持武器在街頭非法聚集;有巡警目睹白衫人士聚集反而離開;香港電台拍攝到有防暴警員與白衫人士私下交流,亦有片段影到警方指揮官指心領白衫人士幫忙。市民在事發及襲擊期間都無法接通999熱線求助,即使接通但警方的回應是驚就不要出街[121],更有警署落閘令市民無法報警求助[33];NOW新聞在凌晨4時拍攝到疑似元朗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122],以及警隊高層,與白衣人在南邊圍村公所密會[123]。警方為應付針對鐵路的恐怖襲擊和特發重大事故,在2018年成立加強裝備的鐵路應變部隊,並曾經承諾可在接報的9分鐘內到達現場,但在元朗站內的白衫人持械襲擊乘客超過1小時,鐵路應變部隊卻一直沒有到達現埸。無法報警求助編輯 警察被指刻意姑息此案,縱容白衫人士行兇,數名市民報警後,警方於事發半小時後才姍姍來遲出現[125][126]。警署亦關閘讓市民無法報警求助[127]。有市民表示事發時打999報警,可是接線中心人員回應「驚就唔好出街」並掛線[128],更有市民表示報案時一聽到「元朗」部分接線中心人員立即掛線。元朗形點亦發表聲明指發現襲擊事件後已馬上報警,但卻一直無法聯絡警方[129]。而港鐵車務控制中心也曾經於晚上10時47分報警,但警方在超過半小時後才到場,警方到場時白衣人離開了現場一分鐘[130]。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11月6日接受立法會質詢時指當晚新界區 999 報案中心總共收到24000求助電話,批評有人刻意濫用警方報案服務。李家超的回應引起在場民主派不滿,民主派批評李家超的言論是顛倒黑白,大量求助電話是源於當晚市民未能得到警察援助。[131] 對於有人質疑警方為何遲遲未到場,元朗區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回應記者稱「唔知遲唔遲」、「睇唔到錶」。當記者問及為何沒有拘捕任何人士、以及為何事發時一個警員都沒有,李頓時語帶不耐煩稱:「喂,你唔好質問我先啦!」[132]事後網上片段流出,指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與一群白衣人交談,白衣人稱「畀我哋趕佢走(讓我們趕他走)」,而李漢民稱「心領嘅」、「唔使(不用)擔心」,又輕拍一名白衣人肩膀[133]。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7月22日接受香港商業電台節目回應主持人有關警察與黑社會是否有合作時,表示對指控「不完全同意」[134]。 警方對白衫人士襲擊及對市民報案視若無睹編輯 區議員黃偉賢表示被白衫人士追打時曾向附近警車上的警員求助,但警員卻馬上驅車離去[135]。 一隊防暴警察與一隊持械白衫人擦身而過,防暴警察視而不見[136]。 一眾白衫人於港鐵站在警隊前跑過,警隊不理會[137]。 兩名警員於港鐵站天橋上看到一大班白衣人,立即轉身離去[138][139]。 兩名警察疑似輕拍三名持械白衫人的膊頭,放任他們離去[140]。 當夜於南邊圍村口,有白衣人向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表示,要「再斬」示威者的話,他們會惹上麻煩[141],李漢民沒有對此再加查問。片段流出後12小時,李漢民的資料在網上的政府電話簿被刪除[142]。 警方回應重申不見任何人手持攻擊性武器編輯 事後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警司回應有記者為何暫未就群毆事件拘捕任何人,警方表示指穿著白衣不等於有參與毆鬥、因為人數問題警方無法將全部白衣人的身份證資料抄下、而且不見任何人手持攻擊性武器[143]。 警方早已知情編輯 元朗鳳翔區區議員麥業成收到消息夜上會有襲擊事件,7月21日早上就此聯絡警方,警方當時的回覆是他們「已就事件有部署」[70]。 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在7月20日收到消息,指有人將會動員準備搞事。他立刻聯絡元朗區警民關係組,警方亦指他們收到消息,將會安排布署。7月21日晚上八時,黃偉賢收到街坊投訴,指有人聚眾搞事,他於是再次向警方了解。警方則指已出動便衣警員處理。半小時後,情況尚未改善,他再致電給警方,警方指已有便衣警員處理事件。而他指出21日晚上七時至十時期間,他曾致電給警方5次,但警方仍未處理。[144] 警員「羅拔」於事發事一日於面書暗示了事件[145]。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於11月6日承認警方在事前已收到情報,但未能掌握確實情報,並在當晚6時啟動行動指揮中心。[146]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ING.
KING. 2019/11/25

水滴石穿@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賺保命錢

石兄好樂觀

我就對選舉結果很悲觀

水滴石穿@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賺保命錢

應該原址改建香港2019暴動博物館,在向南幾百米建立新地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