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亂,只要是分不清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

2019/12/01 12:36:12 網誌分類: 政治
01 Dec

香港之亂,只要是分不清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 香港最大問題是分不清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將中間派,邊緣派打成敵人,令自己不斷孤立,令敵人不斷壯大。回顧過去兩年來,因為懼怕港獨,只要政綱有本土、自決的議員就DQ,示立了更多敵人,而令政府、建制更孤立,敵人越來越多。本來,只DQ梁游因港獨宣誓侮辱中國已經足夠,不能再DQ其他議員。要對付的是有政綱宣示港獨的人,和表面愛香港,不支持港獨,而又勾結美國抵制香港、勾結台獨、培訓人才顛覆分裂香港的兩面人。其他的中間派、及接近港獨的邊緣派是我們爭取的對象。我們真正的敵人是;明愛香港,不支持港獨,但是在行動上搞分裂祖國、搞港獨的兩面人。有政綱,有旗帜明示港獨容易對付,明愛香港,暗中勾結美國、台獨,行動上搞港獨的泛民最難對付。 唯一對付的方法就是分化,分薄他們的支持者,本來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經出現分化現象,嘅有本土,又有自決,但他們沒有香港獨立政網,不支持港獨,這些人是分薄泛民選票,可以任由他們發展,當這些新生力量越來越大時,就會對泛民威脅,只要建制的鐵票能夠保持,餅就這麽大,泛民一方的餅被新生力量侵蝕,必然引起内鬥,互相殘殺,泛民的力量自然就削弱,建制一方自然就壯大。然而,反其道而行,政府DQ新生力量的議員,令泛民的餅沒有少,反而令選民怨恨,不選建制投泛民,反而建制的餅減少,泛民的餅擴大。一個經理人,要培植自己力量,利用多個不同的派别去分化反對自己的派别,是最佳的方法,你若打擊那些搶佔反對派利益的派別,等於幫助反對派打擊異己,只會令她們更團結。 我算是重度知乎患者了。知乎上不同人群的對立,挖苦,批評乃至怨恨,幾乎天天可以看到。知乎算是一個討論話題主題客觀冷靜的地方,而我有時候仍然可以看到一個 有趣的現象:今天一窩蜂的去批評的A,明天“真相”一出,又一窩蜂的都去理解,甚至支持。 說白了,就是思想混亂,好惡都沒有深層次的思考。 當年毛主席面對黨內左右紛爭時也曾思考著這種類似的問題。在黨內,當時有很多觀點:最左的想要應付工農暴動,徹底與國民黨進行武裝對抗;最右的,直接 就在當時的情況又不是簡單的左右之爭,還涉及到工農的問題,蘇聯的問題,國民黨的問題。如果將這些條件每一個都造成一個維度,那 這個空間的每一個點,恐怕都有人有類似的觀點。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是毛主席當時解決這個突破的一種方案。最複雜的事情其實可能會有最簡單的邏輯。可以依靠誰,不能承受誰,必須打敗誰,才是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積極心態。 指望著沉默,妥協,難道能換來敵人的仁慈嗎? 大多數人對於敵人和朋友的確定認為說淺層次五官上的好惡。順眼順耳順腦子,就是朋友;醜的躁狂的 難受的,就是敵人。 今天醜的,明天因為帶了面具變美了,今天還是敵人,明天就是朋友了。 今天讓你難受的,是敵人,明天發現他的敵人讓你更討厭,他又是朋友了。 讓你不舒服的是甲,所以你定義所有的甲都是你的敵人。 讓你愜意的是乙,那麼所有的乙也都是你的朋友。 我認為這是不應該的。 人如果讓自己的態度這麼容易被左右的話,那他也就不值得擁有屬於獨立思考他所應該擁有的權力。不要以為你看到的,聽到的,聞到的就是真相。真相只藏在社會 運行,自然變遷的規律中,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而你要承認,你所看到的,聽到的都不是你自己的。只有你經歷的,才是真實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ING.
KING. 2019/11/25

水滴石穿@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賺保命錢

石兄好樂觀

我就對選舉結果很悲觀

水滴石穿@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賺保命錢

應該原址改建香港2019暴動博物館,在向南幾百米建立新地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