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一個會唱國歌的老外

2020/01/09 04:12:54 網誌分類: 生活
09 Jan
          這標題,有點語病,每個老外,當然都會唱自己的國歌,我其實想說,是一個會唱中國國歌的老外。

          老外是加拿大人,一開口說的是普通話,外加一句謙遜的:「我廣東話好渣!」用的字,是地道廣東措辭,可見,他的廣東話一點都不弱。讓我更驚訝的,不是他懂兩文三語,而是中間作介紹人的朋友怎認識他。

          「我們是清連儂牆時認識的。」聽了,又是一句:「吓?」

          那天,這班有心人清完連儂牆,興之所至,有人帶頭唱國歌,沒想到,這老外,跟着唱、真懂唱。

          「太太是中國人,她的國歌,也就是我的國歌。」這老外,在北京做過交換生,說得一口京片子,學唱《義勇軍進行曲》,當然易如反掌。難得的是,他肯唱、他肯站出來、他願意把這裏當成家。

          「不怕嗎?」我問。

          「怕甚麼?我還跟黃絲辯論,他們說警察殺了好多人,我問屍體呢?證據呢?家人呢?朋友呢?……道理在我們這邊,我駁到他們口啞啞。」我懷疑,他們口啞啞是因為那副西方臉孔,和講英文。

          好感謝,一個外國人也可以挺身而出為真理據理力爭,作為本地人的我們,還有甚麼推搪的藉口?

          那天看到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在一個演講中說:「我們要過正常生活,不要令黑衣暴徒誤以為其他人屈服於他們淫威之下……」所以,他坐着AM政府車去旺角金魚街買金魚、去花墟買水仙頭、去灣仔街市買菜。是的,我們應該拿出信心勇氣過正常生活。這幾個月,我如常坐地鐵、巴士、小巴,如常到街市買菜,如常到酒樓飲茶、到星巴克喝咖啡……朋友說:「你這樣穿梭街頭巷尾,戴個口罩、或者戴頂鴨舌帽安全一點。」我感謝朋友們的牽掛,但我不需要藏臉,怕見光的是他們,不是我,我要過正常的活,沙士那年我都沒戴口罩,今天我們光明磊落,何解要懼怕黑暴?

          正如老外朋友言,道理在這邊,黑永遠是躲着白,何須懼怕?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撫心自問
撫心自問 2020/02/22

黑警一家親了等埋你一家

中國人的悲哀
中國人的悲哀 2020/02/21

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喪盡天良
喪盡天良 2020/02/20

醒味呀屈小姐,知唔知大陸死咗隻幾多個醫護人員呀,揞住良心做人真的有意思嗎,你真的不怕有報應嗎?武漢湖北上海北京深圳廣東將會一個一個爆發疫情,為什麼?因為疫情需要鼓起勇氣去面對, 而中共只會一味隱瞞數字,做鴕鳥等死神一步一步走來,支爆也不遠返大陸只是死路一條。

中國人的悲哀
中國人的悲哀 2020/02/18

嘩你唔講我真係以為係班爛仔流氓喺度聚會添,原來係城管吹水關係科係度搞關係 {#icons_do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