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asd
yangasd
yangasd

蘇洵很“搖滾”,經常一人打起背包

2020/06/04 14:35:49 網誌分類: 生活
04 Jun

蘇序是個大善人,樂於救助窮人。有個人經常受到他的施舍,就想報恩。


這個人懂風水,對蘇序說,我發現了兩塊好墓地,“一富一貴”,您可以選一塊。


蘇序說,“吾欲子孫讀書,不願富。”意思是,要貴不要富。


那人便把蘇序帶上眉山,一起去看那塊能保子孫顯貴的墓地。點燃一盞燈放在地上,風吹不滅。


後來,蘇序將自己的母親葬在那塊墓地。


這是明朝人講的故事,聽起來沒頭沒尾,怪誕不經。但沒關系,只要讀者知道蘇序是誰,這個故事就完整了。


蘇序是宋朝人,世居四川眉山。


他有個兒子叫蘇洵,生於1009年。


蘇洵有兩個兒子,一個叫蘇軾,一個叫蘇轍。


▲蘇洵畫像

蘇洵19歲娶妻程氏,第二年生了個女兒,可惜不滿周歲就夭折。此後兩年,程夫人都未能懷孕,蘇洵很著急: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壯陽藥價格 壯陽藥副作用 壯陽藥評價 壯陽藥效果 壯陽藥品 持久藥 持久藥推薦 持久藥哪裡買 持久液 持久液哪裡買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推薦 印度進口藥 印度威而鋼 持久液 持久液評價 持久液副作用 持久液推薦 持久液效果 持久液哪裡買年過二十了,還無後,壓力山大。


22歲那年,蘇洵開始拜生育信仰界的男神——送子張仙,據說每天燒香很虔誠。3年後,子嗣接連不斷,幾乎一年生一個子女:


1033年,蘇洵25歲,他和程夫人又生了一個女兒(10歲夭折);


1034年,生了一個兒子(4歲夭折);


1035年,又生了個女兒(19歲出嫁後不久病逝);


1037年初,生了蘇軾;


1039年,生了蘇轍。


蘇洵很“搖滾”,經常一人打起背包,乘船或騎馬,四處遊玩,結交朋友。


他寫過一首詩,總結了自己早年的生活:


少年喜奇跡,落拓鞍馬間。

縱目視天下,愛此宇宙寬。

山川看不厭,浩然遂忘還。


最後一次出遠門,37歲的蘇洵撂下9歲的蘇軾、7歲的蘇轍,一個人逍遙去了。有人說他其實是參加科舉去了。


他先乘船出川,騎馬去了當時的帝都開封。然後一路向南,去了江西。


在九江,他結識了一個名叫雷簡夫的人。


整整3年後,他接到一封家書,被告知父親蘇序病逝,這才倉促歸家。


他沒能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在當時,所有人都把蘇洵當成了浪蕩子。只有父親蘇序,在別人用怪異的眼光看待自己兒子的時候,始終笑而不語。


在當時,所有人都不知道蘇序的笑而不語到底代表什麽。


蘇洵一生中參加過三次科舉,最早的一次是在18歲。


他有個二哥,叫蘇渙。當地人都認為蘇渙比蘇洵有出息多了。蘇渙24歲考中進士時,蘇洵16歲,想追隨哥哥的步伐,奮鬥了兩年後去參加科舉,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而在後世看來,蘇渙的名聲遠遠不如他的弟弟。但實際上,蘇渙是整個家族氣運轉變的關鍵人。蘇渙的中舉,打破了蘇家“三代皆不顯”的局面,成為這個平民家族上升為官宦家族的第一人。蘇軾後來在給蘇渙寫的祭文中說,伯父為官清廉,四海奔走,把家都忘在一旁,而今亡故,家中卻一貧如洗。這就是眉山蘇家的家風。


父親蘇序的死,改變了蘇洵的人生。


從1047年到1056年,他有十年未出四川。後來的人說,這是蘇洵閉門求索的十年。


▲四川眉山三蘇祠 圖源/圖蟲創意

那些年走過的路,遇見的人,都成了蘇洵自我提升的參照物。


他厭倦了為科舉而讀書作文,把自己早年寫的數百篇科舉時文,一把火燒掉了。然後,“閉戶讀書,絕筆不為文辭者五六年”。


他只讀《論語》、《孟子》、韓愈以及其他賢人之文。


經過多年苦讀後,用蘇洵自己的話說,胸中積攢的話越來越多,一提筆,化成文字自動流淌出來,每一篇都是“有為而作”,經世致用之文,不再是以前那種空洞無用的應試文章。


他練成了一個本領,能夠預見科舉的潮流。但凡這種人,不是被當作狂人就是被當作傻子。但他不在乎,他也無需自己去證明自己的預見性是否正確。他的兩個兒子,經過他的訓練後,將代替他投身考場。


他曾送兩個兒子到州學讀書。州學教授劉巨是眉山當地的名士,教了蘇軾兄弟倆聲律、作對子等本領,這是當時科舉註重詩賦文采,在地方教學內容上的落實。


有一次,劉巨在課上賦詩詠鷺鷥,念到最後兩句“漁人忽驚起,雪片逐風斜”,蘇軾當即說,老師的詩好是好,但最後一句改成“雪片落蒹葭”如何呢?


劉巨聽後說,我當不了你的老師了。


蘇洵自己給兩個兒子編了數千卷書,當作教材,並對兒子們說:“讀是,內以治身,外以治人,足矣。”就是說,讀完這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綽綽有余。


他也不照科舉大綱來教兒子們,而是以孟子、韓愈、歐陽修的文章為範文,讓他們學寫古文。


多年後,蘇軾兄弟參加科舉。那一年,科舉風向變了,由重詩賦改為重策論,而主考官正是歐陽修——蘇軾兄弟背誦和模仿他的文章,對他的風格不要太熟悉了。


蘇洵不僅預見了科舉風氣的轉變,還押中了主考官。他在兩個兒子同時考中進士的光輝事跡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難怪宋人編段子說,蘇軾兄弟考試前,擔心兩人必有一人落榜,蘇洵讓他們別擔心,到時一人和題,一人罵題,保證全中。


蘇洵自己不屑於考科舉了,但他卻成了那個年代的科舉押題大師。


▲紀錄片《蘇東坡》截屏

不僅如此,蘇洵還是兩個兒子正式出道前的經紀人。


他很早就認定兩個兒子必成大器。


在著名的《名二子說》一文中,蘇洵這樣解釋給兩個兒子起名“軾”和“轍”的原因:

輪、輻、蓋、軫,皆有職乎車,而軾獨若無所為者。雖然,去軾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外飾也。


天下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者,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而患亦不及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轍乎,吾知免矣。


翻譯過來就是說,車輪、車輻條、車頂蓋、車廂,都是一輛車的重要構成部分,唯獨作為扶手的橫木(即軾),卻好像沒有什麽用處。但是,如果去掉軾,那就不是一輛完整的車了。軾兒啊,我擔心的是你不會隱藏自己的鋒芒。天下的車都是順著車轍走的,但說到車的功勞,沒有人會想到車轍。這樣也好,就算車毀馬亡,人們也不會責難到車轍上。車轍是能夠在禍福之間優遊自處的。轍兒啊,我知道你是能讓我放心的。


蘇洵的這篇小文,就像是兩個兒子未來命運的“讖語”,後來被蘇軾和蘇轍的人生所印證。


明朝大才子楊慎說:“觀此,老泉(蘇洵)之所以逆料二子終身,不差毫厘,可謂深知二子矣。”


在兩個兒子成人之後,蘇洵決心將他們送出四川。


他在一封信中說,自己年近五十,人生基本廢了,也沒有進取之心,“惟此二子,不忍使之復為湮淪棄置之人”。


這時候,他之前在全國浪蕩認識的朋友,紛紛變成了蘇氏家族的貴人。


蘇洵在九江結交的好友雷簡夫,此時在雅州(今四川雅安)任知州。他盛贊蘇洵雖為一介布衣,卻是天下奇才——不僅有王佐之才,還是當代司馬遷。於是幫蘇洵寫了幾封推薦信,分別推薦給當朝名臣張方平、歐陽修和韓琦。


蘇洵持雷簡夫的推薦信,到成都拜謁了時任益州知州的張方平。他同時帶上了蘇軾。張方平第一次見到不到20歲的蘇軾,即以國士之禮相待。


張方平同時慫恿蘇洵到開封去,說僻處四川“不足成君名,盍遊京師乎”?


蘇洵表示,自己有名無名已經無所謂了,但不能讓兩個兒子重蹈他這個父親的老路。


1056年的春天,蘇洵帶著蘇軾、蘇轍赴帝都開封。但父子三人先到成都,再次拜會張方平。


張方平拿出往年的制科考試真題,給蘇軾和蘇轍來了一次模擬考。閱卷畢,張方平大為驚嘆,說兩人都是天才,“長者(蘇軾)明敏尤可愛,然少者(蘇轍)謹重,成就或過之”。


張方平雖然與當時的文壇領袖歐陽修有矛盾,但還是不計嫌隙,替蘇洵父子寫了一封給歐陽修的推薦信。


當時人都知道,歐陽修是文壇最知名的星探,只有他才能夠成全蘇洵父子的文名,讓“三蘇”走紅。


蘇洵父子帶著雷簡夫、張方平等貴人的推薦信,進京了。


▲安徽滁州歐陽修紀念館 圖源/攝圖網

到了開封,蘇軾、蘇轍兄弟積極準備來年春天的科舉考試,蘇洵則與京師的名公巨卿頻繁接觸。


作為父親兼經紀人,蘇洵的任務是把兩個兒子“推銷”出去。當然,前提是他得先把自己“推銷”出去,這樣才有說服力。


他拿著雷簡夫、張方平的推薦信,精選了自己最得意的20篇代表作,去求見歐陽修。


雷簡夫在寫給歐陽修的信中這樣說道:

起洵於貧賤之中,簡夫不能也,然責之,亦不在簡夫也。若知洵不以告人,則簡夫為有罪矣。用是不敢固其初心,敢以洵聞左右。恭維執事職在翰林,以文章忠義為天下師,洵之窮達,宜在執事。向者,洵與執事不相聞,則天下不以責執事。今也讀簡夫之書,既達於前,而洵又將東見執事於京師,今而後,天下將以洵累執事矣。


這段話很有意思,對歐陽修簡直是赤裸裸的“威脅”。


意思是,我雷簡夫人微言輕,沒有能力讓蘇洵成名,這也不是我的責任和罪過。但我既然知道蘇洵這號奇人的存在,如果不說出來,那就是我的罪過了。而您(指歐陽修)是當今文壇盟主,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以前您不知道蘇洵這號人,他就算寂寂無名而死,也跟您沒關系。但現在不一樣了,您讀了我的推薦信,已經知道蘇洵的存在了,況且蘇洵也要當面拜見您,從今以後,蘇洵有名無名,天下人都認為跟您有莫大的關系了。


歐陽修本來就是北宋文壇最著名的星探,聽說有這麽個人自帶巨星潛質,趕緊取來文章一讀。一讀,果然很受用,當即就把蘇洵捧為“當代荀子”。


他正式向朝廷上了《薦布衣蘇洵狀》,極力稱贊蘇洵的文章“辭辨閎偉,博於古而宜於今,實有用之言”。更重要的是,蘇洵此人不是一個只會寫文章的文士,而是一個對現實問題能提出解決方案的大才。但他為人安貧樂道,不鉆營仕途,如果沒人引薦,就要被埋沒在這盛世裏了。


隨後,歐陽修取代雷簡夫和張方平,成為蘇洵父子在朝廷上最有力的推薦者。


歐陽修把蘇洵父子推薦給了當朝重臣韓琦、富弼、文彥博等人。短短時間內,蘇洵以一介布衣的身份,頻頻成為京城達官顯宦的座上賓。


而蘇洵的文章也一夜成為爆款,引領了京城的寫作風尚,“名動天下,士爭傳誦其文,時文為之一變,稱為老蘇”。


▲蘇軾畫像


5

蘇洵紅了,他的兩個兒子馬上也紅了。


在1057年春天的科舉中,蘇軾和蘇轍雙雙中第,脫穎而出。


主考官正是歐陽修。


蘇軾兄弟的上榜,源於歐陽修對科舉文風的改革,此前被推崇的虛浮華麗文風不吃香了,質樸平易、言之有物的文風開始占據有利地位。而蘇洵早年教導兒子們作文,已經預見到了這一點。


放榜之後,關於蘇軾兄弟上榜的爭議很大。


跟同時上榜的曾鞏不同,蘇軾兄弟此前並無名氣印度必利勁 印度必利勁代購 印度必利勁價錢 印度必利勁效果 印度必利勁購買 印度必利勁副作用 印度必利勁哪裡買 印度必利勁ptt 必利勁屈臣氏 印度必利勁官網 必利勁宅配藥局 必利勁效果ptt 必利勁膜衣錠 必利勁膜衣錠價格 必利勁代購 必利勁副作用 必利勁台灣官網 必利勁用法 必利勁效果 必利勁購買,很多讀書人表示不服,開始抗議。歐陽修之子歐陽發後來回憶說:“二蘇出於西川,人無知者,一旦拔在高第,榜出,士人紛然驚怒怨謗,其後稍稍信服。”


士人怎樣變得服氣的呢?


蘇軾兄弟的文章確實好,這是大前提,但還不夠,關鍵還得有人加持。所以還是歐陽修出馬了。


放榜後,歐陽修對蘇軾兄弟一頓猛誇,說後浪兇猛,老夫當避此人(蘇軾),放出一頭地。後來,蘇軾也確實成為歐陽修的繼承者,取代曾鞏,一躍而為北宋文壇盟主。


除了歐陽修,韓琦、司馬光等人也是蘇洵父子的貴人。


1061年,蘇軾和蘇轍同時獲得推薦,參加由宋仁宗親自主持的制科考試。


臨近考試時間,蘇轍突然生病了。


宰相韓琦聽聞消息,專門向宋仁宗申請考試延期舉行。他的理由是,今年的制科考試,蘇軾和蘇轍兩人最有聲望,現在聽說蘇轍病了,如果兄弟倆有一人不能參加考試,將難孚眾望。宋仁宗同意了。朝廷於是宣布當年的制科考試延期20天舉行。


韓琦看到參加制科考試的人不少,還曾公開放話說液態威而鋼 液態威而鋼價格 液態威而鋼副作用 液態威而鋼哪裡買 液態威而鋼購買 液態威 液態威購買 液態威效果,二蘇在此,你們竟然還敢跟他們同場考試?據說,此話一出,棄考者“十蓋八九矣”。


這次考試,一共只錄取三人。


考官司馬光對二蘇的策文十分欣賞,將蘇軾、蘇轍列為最高等——三等予以錄取。而蘇轍的策文寫得很犀利,直言宋仁宗為政茍且,為人好色,好面子,賞賜無度,導致海內窮困。這引起了考官們的爭議。另一名考官胡宿認為蘇轍言辭不遜,不應錄取。司馬光據理力爭,說蘇轍“於同科三人中,獨有愛君憂國之心,不可不收”。


最終,雖然在策文中挨罵,宋仁宗還是親自拍板說:“求直言而以直棄之,天下其謂我何!”宋仁宗果然愛惜羽毛,於是降一等,以第四等錄用了蘇轍,對他進行升官。


退朝回宮,宋仁宗掩不住內心的喜悅,頗為得意地對曹皇後說:“朕今日為子孫得兩宰相矣!”

回應 (2)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