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anodfd
nihanodfd
nihanodfd

這半壁江山的大明朝,又怎有救?

2020/06/20 17:16:41 網誌分類: 影視
20 Jun

如果崇禎南遷,南方會擁立他嗎?
答:在大明“亡國之君”崇禎帝一輩子的各類敗筆裏,“拒絕南遷”這事兒,公認“作死程度”極大的一樁。
尤其諷刺的是,北京城城破,崇禎帝悲情上吊時。那位以慷慨激昂辭藻,促成崇禎帝斷掉南遷念頭的“大明清流”光時亨,立刻顛顛跑到李自成處賣身投靠,搖身成了“大順朝官員”。就這麽個外香骨頭臭的貨,竟就忽悠得崇禎帝“君王死社稷”了——晚明官員品質之偽善卑劣,崇禎帝識人之昏聵,讓多少後人瞠目結舌。
而“拒絕南遷”“君王死社稷”的嚴重後果,也恰如美國歷史學家魏斐德的一聲嘆息:“崇禎帝這一自我犧牲的決定,就這樣最終毀滅了後來復明誌士堅守南方的許多希望”。
那麽問題來了,倘若崇禎帝當時“選擇南遷”,歷史,到底會有怎樣的不同?
首先一個板上釘釘的事實是,如果崇禎帝真的“南遷”,“繼續坐皇位”還是沒問題的。自從大明定都北京起,南京就成了北京城的“備用系統”,從六部到駐軍一應俱全,一旦北方有事,南京“換個招牌”就能開張。崇禎帝的身份擺在這兒,只要來了南京,別人就沒得爭。
更重要的是,在崇禎十七年二月,大明朝堂討論“南遷”問題時,朝臣裏的“南遷派”們不但大聲疾呼,更拿出了靠譜南遷方案:天津巡撫馮元飏經過四個月籌備,早已備好了二百艘船和五千步騎護軍,只要崇禎點個頭,大家就從通州火速集結,然後護衛著崇禎經海路來南京。可這麽個萬無一失的計劃,崇禎竟是反復糾結,到了三月初七還沒下決心。接下來就是通州淪陷,北京城被圍,想走也走不掉了……
以這個意義說,崇禎確實是親手斷送了“續命”的機會。
那麽,倘若崇禎南遷後坐上皇位,這“半壁江山”的大明朝,前途又將如何呢?這事兒,就取決於鬥誌旺盛的崇禎帝,能否解決好晚明王朝三個要命的問題,確切說,是他上吊前親手挖的三個大坑。首先一條,就是文官集團的“低能化”。

晚明吏治的一大毛病,就是越發荒唐的“黨爭”。比如真實歷史上,當“崇禎上吊”的消息傳到南方時,南方那些“文官集團精英”們,第一反應卻是“找個理由繼續爭”。南京的“閹黨”與“復社”,各自都招募了打手,打著給崇禎“戴孝”的名義人人穿白衣持白棒,街上看到了就大打出手,鬧得烏煙瘴氣。南明弘光政權建立後,文官們更是拉幫結派,還拉著武將做外援,結果等清軍都打上門了,他們自己還正打得熱鬧……

但比這類活劇更要命的,就是明代文官能力的“低能化”。比如崇禎帝在位時,在他昏聵的用人方略下,最後“留守”在朝堂上的,盡是陳演魏藻德之類的坑貨。北京淪陷的原因,也正如史可法一句名言:“文官愛錢武官怕死”。那麽南方各位“高官”的情況呢?那也好不了多少。

比如當南明王朝建立,清軍鐵蹄已席卷北方時。南明王朝的這些高官們,這些不久前還怒斥“明清議和”,一副“寧為玉碎”氣概的“精英”們,卻是紛紛把臉一變,熱情表示要和清軍“議和”。別管“閹黨”“復社”,或是馬士英史可法,大家政見不同,這事兒卻是一拍即合,甚至還提出荒唐條件:南明每年給大清十萬兩白銀的“歲幣”,嘉獎“放清兵”的吳三桂,割讓關外之地,“和平誠意”十足。
就連矢誌忠心報國的史可法,都在給清王朝的書信裏苦苦哀求:“從此兩國(南明與清)世通盟好,傳之無窮”。當然,史可法的本意絕非賣國,而是他堅持的“借夷平賊”戰略——先借清軍的兵馬,滅了李自成再說。
可問題是,此時李自成已是兵敗如山倒,清王朝早已長驅直入,一群大明“精英”看不清形勢,卻沈浸在這般不切實際的幻夢裏。這半壁江山的大明朝,又怎有救?

而且就算這幫眼光昏聵的“精英”,都算是其中的好人。更多的南明“精英”們,都忙著在“新朝廷”賣官鬻爵,以至於“中書隨地有,都督滿街走”。明明國難臨頭,江南卻是奢靡之風大起,一片歌舞升平。最後南京淪陷時,這群“精英”跑的跑降的降,唯有一個乞丐在百川橋上自盡,死前留下一首諷刺詩:“三百年來養士朝,如何文武盡皆逃”——大明養士,就養了一幫這類玩意。

就算崇禎南遷,他麾下能用的,也基本就是這類“非昏即貪”的玩意。這難題,他能破?聽聽他那聲滿腔悲憤的“諸臣誤我”就懂——在北京就被“誤”成這樣,真要跑來南京,場面也可以想。

而比起這些“低能化”的文官來,崇禎面臨的另一個大坑,卻是武將的“流氓化”。

其實,南明弘光年間,當清軍準備大舉南下時,主持南明政務的權臣馬士英,還是蜜汁自信:有四鎮在,何慮焉——南明有江北四鎮在內的大批軍隊,賬面數量高達百萬,還怕打?但事實是,這“百萬大軍”,說是“百萬流氓”,那都是客氣話。
明末戰亂頻發,武將們的地位卻水漲船高。特別是崇禎在位的十七年裏,由於他猜忌心過重,“馭人之術”又過度精明,越是有文韜武略的英才,越是往死裏整。比如曹文詔、盧象升、孫傳庭、曹變蛟等沙場英雄,不是被豬隊友坑死,就是被崇禎坑死。經過這一番逆淘汰,“聰明”的武將們早看明白了:老實打仗落不著好,還不如“耍流氓”。
典型如左良玉,這位明末農民戰爭裏打出來的“名將液態威而鋼 液態威而鋼哪裡買 液態威 液態威購買 果凍威而鋼 果凍威而鋼購買 果凍威”,別看常被李自成張獻忠花樣吊打,可人家越打敗仗兵越多,什麽地痞流氓都往麾下招。越是關鍵時刻越掉鏈子,要軍餉物資時獅子大開口。一旦沒錢了,就大咧咧燒殺搶掠。比如他坐鎮武昌時,就沿江大肆燒殺,“所掠婦女兩三萬”。崇禎對孫傳庭盧象升們各種惡治,對這種“流氓軍團”卻是沒了脾氣,反而好言好語哄著,各種錢糧“餵著”,一直到上吊,都沒拿他怎麽著。
到了南明年間,包括江北四鎮的劉澤清、高傑、劉良佐、黃得功等人,也都是有樣學樣。手裏捏著私人軍隊不撒手,獅子大開口給朝廷談條件,真打起仗來,除了少數幾位外,其他人都是能躲則躲。後來清軍南下時,左良玉嚷嚷著“勤王”,其實就是跑來南京爭權,結果還沒“勤”就自己病故了,麾下的“八十萬大軍”,面對清軍卻是“秒投降”。其他那些“內鬥有精神”的流氓軍隊,也都是一觸即潰,分分鐘當了帶路黨。成了晚明“爛透了”的又一見證。
所以,就算崇禎南遷,他手裏能用的兵,主要也是這些“流氓軍團”。他能否將其“駕馭”好?這事兒,說到底也是難。這麽多“左良玉”,可不就是他自己“刺激”出來的?
而最重要的一個坑,就是明王朝人心的喪亂。
說起晚明的亂世,後人常嘆超級犀利士 超級犀利士哪裡買 超級犀利士副作用 雙效犀利士 雙效犀利士哪裡買 印度超級犀利士 超級犀利士效果 超級犀利士心得 超級希愛力息北方動亂,江南在大家心目裏,還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樂土。但事實是,富庶的江南,當時同樣是火藥桶。晚明多年以來吏治腐敗,江南大地土地兼並加劇,動輒都是“地三十萬畝”,每年僅田租就數百萬兩。一個個“華堂高樓,極為崇麗”,甚至“收健壯為奴,喜鬥殺”。早就拉足了仇恨。
而與之相對應的,卻是江南平民的貧寒生活。雖然江南經濟發達,窮人總算還有口飯,但通常是“有田者什一,為人佃做者什九”。百分之九十的農民都是佃農,平日受夠各種盤剝。南明王朝成立後,新的苛捐雜稅更是沒停。這樣的“王朝”,還能幡然振興?《啟禎記聞錄》裏就嘆息江南百姓“人無憂國之心”。大明朝的人心,早已丟得差不多了。
所以,就是在崇禎上吊後,江南的嘉定、上海、蘇州、南京等地,就相繼爆發了民變,甚至還有“奴變”。南明弘光政權治下的江南大地,是個上層紙醉金迷,各地動亂不斷,爭鬥不停的怪胎政權。崇禎南下後執掌的,也就是這麽一個“怪胎”。他可有力挽狂瀾的能力?
說實話,他若是真有這能力,印度必利勁 印度必利勁哪裡買 印度必利勁代購 必利勁哪裡買 必利勁 必利勁POXET-60這大明,也不會到了南遷的地步。更何況,一個連“南遷”的決心都下不了的帝王,還能指望他解決什麽問題?甚至他本人,就是積重的明王朝,加速潰爛的“催化劑”。
“崇禎南遷會怎樣”的歷史架設,看似不現實,但其實卻又多少嘆息回味在其中。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