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人皮”的变态郭、孽畜班 阿鼻地狱在向你们招手

2020/06/29 16:09:43 網誌分類: 政治
29 Jun

这两天,“砸锅”阵营中的唐汉爆出了有关郭文贵和班农的“大瓜”,让吃瓜群众目瞪口呆之余更多的是震惊和愤怒。6月26日,黎巴嫩裔美国人乔治·纳德(George Nader)因“恋童癖”被联邦法庭宣判获刑10年,受害少年证词“他偷走了我的一生,我将惭愧致死”。乔治·纳德在中东人脉关系很深,曾安排前白宫“师爷”班农会晤总统,2017年还帮助“川建国”安排访问沙特阿拉伯,并且还是郭文贵和班农的好友。或许郭文贵的“瓜”从来都未“小”过,纳德为了自保跟检查官达成认罪协议,供出许多参与者才获得的轻判;27日曼哈顿东64街“喜马拉雅大使馆”遭FBI突袭检查,随着检查“砸锅”阵营揪出了“大瓜”——纳德交待了郭文贵私人飞机多次运载性奴儿童的具体细节。

自郭文贵叛逃美国,为了在美国站稳脚跟利用各种手段“骗财、骗色、骗捐、骗庇护”,从“爆料革命”“郭春晚”“喜马拉雅大使馆”到“G系列”“新中国联邦”,只要是成年人可参与的网络媒介平台,他都想染指。虽说郭文贵这几年频繁的坑“战友”骗“蚂蚁”,在他的“十八楼皇宫”演出一幕幕活色生香,不可描述的画面,但最起码对象都是成年人。暂且不论这些成年人是否自愿被郭文贵诱骗、敲诈、利用,可他们毕竟贴上了“成年人的标签”,即使被郭文贵骗的倾家荡产,那也是自己有眼无珠。而此次的“大瓜”着实令人愤恨,使用“私人飞机多次运载性奴儿童”,无论郭文贵怎么“漂白”、辩解、“洗清”或是准备和“砸锅阵营”打官司,以此达到转移“吃瓜群众”的注意力,都无法否认他禽兽般的行径。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每一个字都滴着鲜血。如果之前,调侃和讽刺郭文贵骗术了得,那么现在这位在美国国土上至今逍遥法外的“红通逃犯”就是名副其实的“恋童癖”变态狂,“吃人不吐骨头”丧尽天良的鬼怪。而作为郭文贵帮凶的班农,也别忙着撇清关系,无论是百万美元的雇佣合同,还是在“新中国联邦”的这条破船上,或是以假爆料为噱头的“郭文贵班农战斗室”,你们无疑非常完美的“巩固”了令人作呕的暧昧关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郭文贵用自己的私人飞机运载“性奴儿童”,班农哪有不知情的道理。不难推测,这位前白宫“师爷”班农很可能就充当着“龟公”、“皮条客”的角色,毕竟班农在高层社会熟人多、门路广,即使美国的“相关部门”要调查,也得给个薄面不是。然而郭文贵和班农“友谊的小船”终将在铁证面前破碎、瓦解、沉没,甚至可能让两人一同吃“牢饭”,赵大妈(赵岩)领着FBI带突击队冲入前“主子”的“喜马拉雅大使馆”抄家,加速了“郭家班”切割的同时也预示着美国的“相关部门”要出狠手了。

在心理学的角度上,“恋童癖”是一种精神障碍;在临床上,对于“恋童癖”的定义是有共识的,“恋童癖”指的是某个对与青春期前儿童发生性关系感兴趣的成年人。在美国,按照美国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被诊断患有性偏离,特别是恋童(堪萨斯诉亨德里克斯,1997年)和露体(堪萨斯诉克兰,2002年),有反社会行为和相关的犯罪史,可以无限期地在各州立法下进行民事监禁。本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原则,纳德为了少吃几年“牢饭”供出了郭文贵和班农,可他们兄弟俩,在满足私欲上越来越臭味相投,甚至触犯人性的底线。“多次运输”,无法想象有多少可供“玩乐”儿童的身心受到了伤害,郭文贵和班农的丧心病狂和唯利是图已经制造了人间悲剧,被害儿童的一生从踏上郭文贵私人飞机的那一刻就支离破碎,即使被解救不堪回首的过往也是他们无法消除的烙印。此刻,围观吃瓜、舆论谴责都显得特别苍白无力,只有法律的制裁才能还受害儿童一片些许的宁静和安慰,郭文贵和班农在法庭上公开忏悔才能稍稍抚平受伤的心灵。

“披着人皮”的变态郭文贵和孽畜班农,无论用什么样冠冕堂皇的词藻去狡辩,都不能掩盖他们的卑鄙下流无耻以及泯灭人性、道德沦丧。即使他们继续使用金钱、权力情色去疏通所谓的“关系”,从而减轻或逃脱法律的制裁,但天眼昭昭,报应甚速,泯灭人性者必遭五雷轰顶,阿鼻地狱正在向你们招手!

    

 

回應 (1)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