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一炷香

2020/10/13 04:12:43 網誌分類: 生活
13 Oct
          疫情下,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避疫法門。有中醫朋友每星期都煲防疫湯水,有朋友在家中每個角落放半個剖開的洋蔥殺菌,最多人是一進家門就由頭到腳噴灑消毒劑。

          我不喜歡弄到一屋滴露或漂白水氣味,所以我選擇在家焚香。孩子還小的時候,燒香是為了驅蚊;年紀大了,愈發覺得香是一種美學,一抹詩意。疫情下,燃點一柱香,我覺得比消毒藥水更能寧神驅瘴。

          中國古典文學有很多燒香情節,《紅樓夢》金陵十二釵中的秦可卿臥室就常飄着一股「甜香」,林黛玉窗前燃的是一陣「幽香」,薛寶釵衣袖散發的是一股「冷香」……

          香,本是雅緻之物,不知何時開始,變成寺廟門前鼎盛的香火,味道和姿態都俗氣了。拜神的香,令中國的焚香文化走上市井俗路,反之唐朝時代傳進日本的香木,在東瀛卻弘揚成為跟茶道、花道地位相同的香道文化,今日我家燒的香,也是在京都買回來的沉香。

          日本人最擅長把一些看似簡單的東西做得很精緻、細膩、再成為專門,香就是一例。從前去日本旅遊,每到訪一座廟宇,我都會聞聞它的香,喜歡,就會買回家點燃。因為日本的寺廟會製作自家特色的香,可能因為寺廟身處的山林有某種香木,又或者他們有傳統流傳下來的獨門香方,細心留意,你會發現,每間寺廟的燒香味道都有所不同。

          早前有粉絲送我幾盒藏香,又是另一番風味,濃烈的味道很西藏很粗獷,一點燃心中就不其然哼起《青藏高原》。

          疫情下大家都坐困愁城,不妨少塗點消毒水,多點一炷香,寧神消瘴後化成一撮灰,我覺得是最環保最自然的防疫方法。

        屈穎妍

        
回應 (1)
我要發表
悲慘世界
悲慘世界 2020/10/15 10:11:26 回覆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