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
雷射針
雷射針

極端天氣與極端思想

2021/07/30 04:13:42 網誌分類: 生活
30 Jul
          七月中河南鄭州千年一遇的強降雨造成多人死亡,財產損失無法估算,使人揪心。鄭州這城市我到過多次,第一次是一九七七年,那時到其城市中心的二七紀念塔,路過的車輛雖多,卻不繁華。近年到訪,卻發現它已變成一大都會,新型的大學一所所拔地而起,倒是想不到那兒會出現如此凌厲的大雨。

          無獨有偶,差不多在同一時段,歐洲多個國家,比利時、德國、荷蘭等地一樣出現罕見的洪水。世界上有些地方水源不但充足,而且過多,另一些地方乾旱為患。美國加州本是個好地方,全年陽光充足,氣候怡人,但截至七月二十六日為止,今年加州已錄有五千五百六十六次山火,過去幾年,幾乎每年都聽到那裏有大山火,酒莊勝地納柏山谷(Napa Valley)三年前還被燒得滿目瘡痍。地球上天空中的水,似乎就是那麼多,水跑到中國或歐洲,加州的水便所餘無幾了。

          這些天氣變得極端所造成的損失,有些是很易見到的,有些則慢慢才會暴露出來。鄭州與歐洲的暴雨洪水,直接便會把人淹死,財產與生產的損失也是明顯的。加州的乾旱對其中部山谷(Central Valley)的農業也是打擊甚大,整個加州的居民的水費也是比香港貴上幾倍。但更重要的損失卻是長遠而且是全球性。當中包括對健康、能源成本、物業與農業的破壞。

          有人算過,地球每增加一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美國經濟便是損失四十二美元,印度亦會損失八十六美元等等,但因為碳排放會暖化地球,俄羅斯西伯利亞此等苦寒之地反倒是有賺的,若把全球的總損失加起來,每一公噸的碳排放,可造成四百一十七美元的損失。這筆帳倒要算算,據網上資料,全球每年的碳排放約為四百一十億公噸,其引致的損失若簡單的計算,倒也驚人,是十七萬億美元,比中國一年的GDP還是多。不過,我相信碳排放與經濟損失的關係不是線性的,現在的損失未必有十七萬億這麼大,但若二氧化碳含量繼續增加,則經濟代價會不成比例的上升。

          我們若是看看引致極端天氣的地球溫度上升,有時外行人不免奇怪。從一八八○年至今,地球的平均溫度大約只上升了稍多於攝氏一度,使我們感覺到氣溫比數十年前沒那麼舒服,但百餘年才一兩度之差,是否要這麼緊張?

          專家的說法是要緊張的。看似幅度輕微的每一度變化,都可造成巨大的災難。看似輕微的變化足以造成極端氣候及巨大災難這一特性,其實在很多領域都有可能出現。認知上開始時的一點差錯一樣足以製造極端思想,使很多人跌入陷阱,不能自拔,從而對自己的一生及社會都構成重大破壞。

          過去兩年,港人已領教過受極端思想驅使的暴徒會造出甚麼樣的破壞及恐怖主義活動,連大批炸藥也可秘密囤積起來,他們的用意也就不證自明了。我一直相信絕大多數人不是天生邪惡甘心破壞社會安寧和生命財產的,很多人大問,為何有些人的思想會淪為極端仇恨的奴隸?據恐怖主義專家的研究,世界上恐怖份子看起來與常人無異,還多會以為自己是正義一方。這便涉及一個認知的問題,甚麼東西是事實?甚麼是假新聞?如何能根據事實明辯是非?並非人人都懂得,能夠堅持科學方法,多作求證,開放心靈,尊重事實的人,犯的錯便會少點。

          較為危險的是開始時認知就算只是稍為偏差了一點,也會把事實作出不正確的解讀,再加上圍爐取暖同伴的互相加強偏見,積累下去的錯誤,幾年內可變得十分嚴重,對事實變得有如盲人。

          舉個例子,現在重溫還只是一兩年前香港反對派的中國國情的判斷,很難會不驚訝於這些人的無知。鄭國漢校長在友報撰文說這些人夜郎自大,以為中國不推行他們的一套,便必定愈搞愈糟糕,殊不知,他們過去的每一種信念或論斷,在事實面前,都成為他們的尷尬,但可惜有些人連為甚麼判斷如此差勁也不太明白。若要明白,需要以開放態度,重新檢視自己過去的相信的,與事實有何矛盾。

        雷鼎鳴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nnnn
nnnn 2020/09/14

on9

愚公
愚公 2020/08/29

这次事件是綜合近几十年在中國和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而製造出來,有文革式手法,批鬥政府或個人,製造被迫害的假象,有八九六四的影子,迫中央和香港政府出兵或警隊去鎮压,是佔中的黑暴版,有數字式的洗腦,有台前幕後的黑手搬弄是非,顛倒黑白!!

衙门
衙门 2020/08/03

美國如此政策,想不衰落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