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家事國事<二十六 >倆兄弟

2008/07/07 23:48:26 網誌分類: 家事國事
07 Jul

澤民跟陳發說:"剛才那個歌女,好像有些氣質.怎看也不像其他的歌女."

陳發有點心神彷彿答:"是嗎..哦..的確有些斯文..是吧."

澤民說:"是的..看樣子都不像窮家女出身.你都感覺到??"

"那你看上她嗎??"陳發望了一眼澤民,露出微笑."那又怎會呢.我都有個在家了."澤民笑答."那你跟美鳳都快吧."

"快??"沉默了一刻後,問起澤民:"你以為美鳳會否跟我捱窮??"

"喂,發哥.你說笑???你還會捱窮?!你是說風涼話吧"

陳發沒有一絲笑意.又呷了啖茶.看著前面那個歌女唱著.

澤民說:"看你今天好像有些累的樣子."

"是的,有點睏.不如早些回家休息,好嘛."

澤民看看手錶說:"都十時多..你明天還要上班,好吧."

陳發說:"那你說過甚么時候去一趟廣西??"

澤民說:"噢,過了清明."

兩人並肩而行.只隔一條街就到了澤民的家.

澤民還問:"上去坐一坐嗎??"

"不用了..你個仔聽話嗎."."唏,百厭星.明年要上學了.好了,晚安.過了清明飲茶見."

四月二日晚的亥時,一陣小雨後的天上,月光不知甚么時候爬了出來.濕滑的地面反射著疏落的路燈和月亮投下的點點光芒..,經過古舊的大屋,壯茂的榕樹,誰家的犬在狂吠..經過白天是行人你擠我攘的繁盛商業區,難得享受在寧謐的街道中獨行.幽暗的道路上,一個憧憬著前景光明的年青人正昂首邁步.沒有甚么比擁有一個自己喜愛的人而快樂.沒有甚么比前途一片光明而令人鼓舞.他不過是一個廿二歲的年青人.是否上天的綣顧.美鳳這個千金小姐會投懷送抱.他沒有用個半點機心.這是運吧.他不過是從鄉中出來,也讀過點書的青年.他沒有為此而得意忘形,他甚至介意別人的閒話,曾想過要避開美鳳.但因為難捨的是感情.到底是否妥協於現實,做別人口中的駙馬.想著他巳走到六二三路,轉入第三巷..向三十八號屋走去.在巷口,他感到有人跟在後,他轉頭望去,原來是立功.立功叫了聲發哥.

陳發問那么夜?立功低聲說:去看象棋比賽..誰勝??立功低聲說:"謝俠遜."

陳發說:"你的棋,都好勁噃."

立功只是笑了一笑.

陳發的印象中,來這裡巳兩年多,那時的立功才十六歲,性格還開朗.有空跟他下棋,還表情多多.活潑風趣.不知怎的半年後就覺立功變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的樣子,

一次他還主動去開解立功,但立功則倔強而拒人千里之外.以後陳發也沒有找立功談心.下棋更是沒有了.陳發猜想立功可能情感早熟,遇到失戀.

想到如果立功因此而人生變得消极,的確可惜…他也曾想過跟小玲談談她小弟立功的情形,就是時間碰不上.

當兩人到了門口,黑暗中有人急步走近.邊走邊叫大哥,大哥.陳發早料到弟弟陳彪會來找他.

立功跟陳彪打了個招呼.三人入了屋.而馬中醫他們的棋局早巳結束.大廳空無一人,彼此說了句晚安..陳彪跟著大哥越過大廳,走上二樓.越過兩個小房,打開房門,陳彪跟著陳發入內.陳彪作了個奇異的表情:"那么細小的房?!"

陳發說:"是這樣的了.

"邊說邊脫下那件西裝.陳彪看著陳發一身光鮮說:"大哥,你的外表很有型格啊."

陳發挺起胸膛說:"出來做事,要跟人應酬,當然要講衣裝啦.穿得老鄉咁款,別人會把你看貶的."

"那我像老鄉嗎?"彪問.

"有一點,明天我買一件恤衫給你吧."

陳發再瞪了彪一眼說:"白天你是否跟人打架..彪看了陳發那堅定的眼神,也不愿說謊..你看到嗎?"

"你為何那么沖動..那些治安隊的人你都惹…危險呀!!"

彪笑說:"我才不怕.兩度散手,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說著,彪也露出了興奮自豪的表情說:"在鄉中,我都未逢敵手."

說時彪還伸出他那堅實的手臂,手腕在上下左右轉動著,忽又抓緊拳頭,在空中擊打.陳發看著他也笑不出來,跟他說:"强中自有强中手呀!!.總之你不要再惹事啦."又問:"你都未說來找我有甚么事."

彪說:"沒有事,我早一日,跟朋友去廣州精武館找個同學..聽說他跟孫玉峰學刀剑.所以去開開眼界.孫師傅是少林正宗架."

陳發問:"你不是巳跟陳叔公學了多年詠春嗎?你剛才打人好像不似是詠春的手法."

彪說:"唏…學武要知己知彼,多學幾門,不會吃虧,我剛才那幾招是否很厲害呢??跟你說,那是跟寺中一個和尚學的.叫甚么心意把呀."

陳發都沒有興趣聽他講,拿了條毛巾給彪說:"你去沖個涼吧…"

一會,兩兄弟睡在床上,陳發又抽了口烟..問起父母的近況.彪說:"媽好像找了個媒人為你相親."

陳發有些咤異.又笑了一笑.

彪說:"哥,你是長子,都過了廿歲,都應該想想婚姻大事."

陳發說:"哈,我還要你為我著急.你哥我巳有一個女朋友,很漂亮的呀!"彪笑問:"是哪裡認識??"

"是老闆的女兒."

彪說:"哥!你不要當真,那些有錢人又怎會喜歡我們這些窮小子!"

陳發說:"亞彪,不會,她是真的."

彪說:"我是說你老闆不會同意呀,大哥."

陳發答:"哼,你錯了,是老闆介紹女兒給我認識的.哈!細佬!不見你幾個月,你好像懂事很多了."

彪說:我都快讀完書.過兩個月,我都想來省城找工作.

陳發說:我替你找吧…

"哥!我不愛計數的.我想當警衛..

"甚么警衛??

"是保衛些軍官那種.我有個朋友會介紹我去做的,你放心吧!!"

回應 (2)
我要發表
糯米如
糯米如 2008/07/08 20:37:49 回覆

good night!

麵包布甸
麵包布甸 2008/07/08 09:42:55 回覆

早晨 ~ 金石仁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