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一期一會

2009/10/27 08:03:58 網誌分類: 生活
27 Oct



長輩曾不下一次煞有介事,
說但凡行經墓園之地,
切忌東張西望、諸事八卦、
指手劃腳、肆無忌憚,
並對碑上亡者出言不遜,無禮不敬,
以防招惹亡魂嗔恨心起,
那便阿彌陀佛,罪過罪過了。

從山腳走上山腰,
爬上了一段又長又斜的坡路後,
便嗅到空氣中瀰漫著的那股淡淡燻味,
火屑灰燼紛飛,顯然附近剛有孝子賢孫前來拜祭,
於化寶爐內焚燒過冥鏹。
陣陣燻氣撩入鼻孔,
刺刺的,癢癢的,
這一切固然是為死者而燃,
但焚香者,亦必然會為亡者流淚。
雖則那悲慟,也不知是發自內心呢?
還只是因為按捺不住煙霧迷漫;
然而當場氣氛,早已隨著各人微紅的眼而變得沉重、肅穆。
深深地彎腰。鞠躬。
一想起死者已矣,
腦海盡是懷緬、追憶,
頓覺悲從中來,無處話淒涼。

香燭的氣味愈見濃烈了,
在旁燒香、疊寶、摺衣紙的人也愈來愈多,
只見火光閃映,偶爾還爆出一點詭異的藍與綠影,
稍一失神,心底自不然打個寒顫,
意識著死亡與死亡之間的某種詭異聯繫。
其實自從長大後,已久沒點燃香燭了,
即使點燃,亦只在春秋二祭於先人墓前,
帶著幾分例行公事,
既沒痛哭流涕,也沒依依眷戀,
鼻翼翕動,最強烈的感受竟然是親切的解脫,
有的只是丁點兒責任性的壓力而已,
曾幾何時的思念,
如今已濃縮為眼前的一張黑白大頭照。

是寧神定心的香燭氣味,
教我看透了生生死死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

回應 (2)
我要發表
larrychan
larrychan 2009/10/27 15:55:54 回覆

我家沒有燒香拜神習俗,
所以和你一樣,通常只在掃墓登高時才例行上注香。
那些味道嗅得多會對身體有害的,
我們每次拜祭先人都會盡可能快手一點,
及早離開現場,免吸入過量濃煙引致氣管不適。

artworks
artworks 2009/10/27 09:32:10 回覆

我最討厭聞燒香味,刺鼻又澀眼。
但祭祖一年只得一兩次,
唯有硬著頭皮忍忍,
我打算下次試試帶泳鏡去,
看看能否避過濃煙。

user

最新回應

383383
383383 2018/06/05

我正在改變

有位朋友過了68歲,我問他有何改變?以下是他的回文:

喔!有的,我正在改變。
以前我愛父母,手足,配偶,孩子,朋友,但現在我已開始愛我自己 。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才瞭解到,其實我扛不起整個世界。

是啊!我正在改變。
我不再跟賣菜和賣水果的小販討價還價。多付幾塊錢對我沒什麼影響 ,但有可能幫這個窮人存下他女兒的學費。

是的,我正在改變。
付計程車資時我不再等著司機找零錢,給他點小費或許會換來一個微 笑。畢竟他為了生計比我辛苦多了。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不再對老人家說,這個故事你已講很多次了。畢竟這個故事讓他們 重拾回憶,重溫往事。

的確,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了不再糾正人們,即使是他們的錯。
畢竟,讓每個人都完美,並非是我的責任。能讓事情和平完美更值得 珍惜。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自由且大方地給予讚美。畢竟這不僅讓對方心情變好,自己也受益 。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學會了不要為我襯衫上的摺痕或斑點而煩惱。畢竟,人格勝於外表 。

是的,我開始在改變。
我遠離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畢竟他們不知道我的價值,但我卻清楚。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了不要為堅持己見而破壞了關係。畢竟,自我會讓我孤身一 人,而人際關係讓我永不孤單。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畢竟,真的有可能是最後一天。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正在做讓我快樂的事。畢竟,我有責任讓自己快樂,這是我對自己 應負的責任。

這並非易事,但仍值得一試。

FR 芷
FR 芷 2015/02/22

{#200901242337194856.gif}

淺雪
淺雪 2012/06/23

泰迪羅賓
泰迪羅賓 2012/01/21
龍馬精神!龍氣滿谥!龍行虎步!龍飛鳳舞!龍鳳呈祥!筆走龍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