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卷小雲
則卷小雲
則卷小雲

狼犬的情義---可以死可以生

2006/09/12 14:06:01 網誌分類: 親情
12 Sep
      一九八七年時,在美國猶他州有一對相依為命的年輕母子,由於年僅十六歲的兒子傑洛米不幸被診斷出罹患一種稀有的骨癌,媽媽拉娜的朋友布朗太太聞訊後,就把自己繁殖的一隻小狼犬送給傑洛米,希望這隻狗能夠撫慰對抗病魔侵襲的傑洛米,兩年後,已經經過放射線治療的傑洛米舊疾復發,躺在自己家中床上嚥下最後一口氣,這時陪伴在身邊的狼犬衝出家門,迎頭衝撞一輛駛過的汽車企圖自殺...
  自從就讀高中的兒子傑洛米罹患骨癌後,一連串的化學放射線治療,使得傑洛米變得非常地蒼白與虛弱,還好有狼犬小灰的陪伴,每當傑洛米稍覺得有精神,就會到院子裡和小灰玩踢足球遊戲,也惟有此時,見到兒子與狗玩在一起的媽媽拉娜才稍覺寬心,祈盼上帝能夠讓唯一的愛子早日恢復健康。但是兩年過去了,兒子與小灰的感情日益增加,到了密不可分的階段,而傑洛米的病情卻一點也未見好轉,終於不幸與世長辭,撞上汽車想自殺的小灰,還好只是受了輕傷,拉娜為了料理傑洛米後事,決定將小灰暫時送回布朗太太住處。
  過了四天後,拉娜前往布朗太太處要接回小灰,沒想到小灰獨自在一棵大樹下挖了一個洞,藏匿了四天不吃不喝,布朗太太告訴拉娜:其實狗跟人一樣,牠們也會感到親友去世的哀傷...。拉娜蹲下來懇求樹洞裡的小灰:小灰,出來吧!我相信你可以度過這個難關...。小灰終於軟弱地緩緩爬出樹洞,拉娜見到牠已經瘦不成形的身軀,不禁痛哭失聲,緊緊擁著小灰哽咽無語。
  拉娜和小灰回家後,失去傑洛米的哀傷仍未遠離,因為拉娜不但失去獨子傑洛米,失敗的婚姻使她必須獨自面對一切,無人可安慰,加上工作也沒了,房子也因無法繳納貸款而被銀行收回,對她來說,這個世界上似乎已無一絲值得倦戀,所以她什麼事也不想做,整天就躺在床上哭泣,直到眼淚流乾而昏睡過去,幾天後,拉娜想起來醫生開給兒子傑洛米的止痛藥,那止痛藥具有強效,可以使傑洛米的痛苦減輕,也許她也可以藉那止痛藥來結束自己無法再承受的痛苦...於是拉娜起身到傑洛米房間找到了那瓶止痛藥,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全部一仰而盡,一直跟在拉娜身邊的小灰,則非常機警地發現拉娜異常地舉止,正當拉娜坐在床邊倒出藥劑在手上時,小灰靠了過來,把牠的吻部輕輕貼在拉娜的大腿之間,然後突然往上一頂,把拉娜手中的止痛藥衝散在地上,這時的拉娜好似大夢初醒,心想:天啊!我到底在做什麼?然後馬上蹲下來想撿起來散落一地的藥劑,這時小灰看著拉娜,一直對著她吠叫,並往浴室方向走去,拉娜起初尚未會意過來,但因小灰非常堅持地叫著,所以拉娜就對牠說:好吧!我就過來了。當拉娜跟著小灰進了浴室,小灰走到抽水馬桶旁邊,又對拉娜叫了兩聲,這時拉娜終於明白小灰的用意,所以就把所有止痛藥丟進馬桶中,然後沖走。
  雖然捨棄了自殺的念頭,但拉娜仍然非常茫然,不知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所以又回到床上繼續地哭泣昏睡,大約十五分鐘後,她突然聽到衣櫥裡傳來一些怪聲,所以回過頭查看,原來是小灰從衣櫥中咬了一隻她的球鞋,小灰把球鞋遞給拉娜,拉娜拿了球鞋後,轉身又繼續昏睡,但小灰又到衣櫥裡咬來另一隻鞋,並對著拉娜吠叫,拉娜終於耐不住小灰的堅持,爬起來對牠說:好吧!小灰,我這就起床了。非常虛弱的拉娜,其實連走到客廳的力氣都沒有,但是自從那天以後,小灰每天都會為拉娜咬來球鞋,然後帶她到戶外走走散步,漸漸地,他們走得愈來愈遠,也愈來愈遠離悲傷,從小灰的眼中,拉娜重新檢視了這個世界,看到了讓自己活下去理由。
  一九九二年,拉娜決定報考大學,回到學校過一段學生生活,開學第一天,拉娜帶著小灰一起到學校報到,當他們走過校區的一處斜坡時,突然看到一群在操場上踢足球的男孩,其中一個金髮藍眼的男孩,穿著一件和傑洛米一模一樣的紅色球衣,正好朝著他們的方向跑過來,這時拉娜愣住了,因為那個男孩實在太像她的傑洛米,就在此時,拉娜腦中閃過傑洛米死前曾對她說過的話:媽媽,我知道我就快死了,我要把小灰交給您,牠是一隻非常特別的狗,我希望您和牠可以一起照顧其他生病的小孩,帶給他們一些安慰。
  為了達成傑洛米的遺願,拉娜帶著小灰通過測試與訓練,於一九九三年在猶他州成立了第一個該州的社區助療犬非營利組織───猶他動物療法中心,訓練其他狗主與狗兒義工,一起前往任何有病童的學校或醫院等單位,幫助他們早日恢復健康。至今該中心已訓練出三百對以上的助療犬義工,為當地的病童貢獻良多。而小灰雖然年紀已經不小,卻仍然與拉娜合作無間,把他們的愛分享給需要被撫慰的心靈。其實,早在七年前,拉娜就無意中發現,原來小灰的視力幾乎已達全盲的地步,牠只能分辨一些陰影,但牠卻眼盲心不盲,成為病童們的最愛,如果人間有天使,小灰一定是天使的化身之一。
  經過這麼多年後,拉娜從自己的經驗中得出一個結論,她說: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因為不管您遭受到任何的挫折,在某個角落裡總會有人向您伸出援手,即使伸出援手的是一隻狗,一隻狗手,請不必懷疑,儘管接受吧!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