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錢文忠:我們不強,在於沒有文化的軟實力

2013/10/22 07:13:10 網誌分類: 傳統文化
22 Oct

 

錢文忠:我們不強,在於沒有文化的軟實力

作者:清心
  
11月3日,由嘉興日報報業傳媒集團和《瞭望東方周刊》聯合主辦的南湖文化論壇請來了復旦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錢文忠,主講《國學與國運》。圍繞著當下的國學熱和傳統文化熱,錢文忠面對嘉興讀者侃侃而談:國學熱的背後隱含著什麼嚴峻的問題?為什麼財富增長了,我們仍不幸福?我們的發展出了什麼問題? ……一個又一個問題被他拋出來,引人思考、警醒,一個半小時​​的講座是一次思維的旅程,而“我們的民族怎麼了”這是錢文忠在每個聽講座的嘉興人心裡留下的問題。
國學熱的背後,隱含著一個嚴酷的問題。

     
今天的題目是《國學和國運》,講的是中國大陸地區突然興起的一股國學熱和傳統文化熱。
在我看來,這股國學熱和傳統文化熱非常的奇怪,突然間起來了。我們知道,大概在30年前,中國人自己把傳統文化糟蹋得一塌糊塗。大概到1978年為止,當時八億中國人都管孔夫子叫孔老二,不把他當回事。
今天(他)重新被我們民族視作是聖人。
在改革開放的前20年,傳統文化沒有熱過。
為什麼國學會在最近三五年突然熱到今天這樣一個地步?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電視上(有)很多國學類的節目,媒體上有很多國學類的版面,學校裡有各種各樣的如讀《三字經》、《弟子規》的班(這個事情和
我有點關係,我闖了點禍)、社會上有各種各樣所謂的國學大師班,EMBA班、MBA班的收費恐怕還要低於國學班的收費。
(國學)很熱,但是我們很多人都沒​​有想過這個熱的背後,其實隱含著非常嚴峻的問題,甚至是嚴酷的問題。
這樣一個熱,我們一定要意識到,是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發展出現的。
我們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陸地區——不包括港澳台——首先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財富積累,一個經濟的奇蹟。
很多朋友可能不太知道,在1978年的時候,鄧小平老人家給我們民族定下了戰略目標,非常有名叫“翻二番”,當時全民都在講“翻二番”。
大家知不知道,經過30年發展以後,中國(經濟)到底翻了幾番? 2007年中國大陸地區的GDP居然是1978年的整整68倍,進出口貿易總額是106倍。
在這個30年裡,大陸地區經濟增長佔了全球經濟增長的20%。
1978年,當時我們政府認為我們的國民經濟瀕臨破產,經過30年的飛速發展,今天我們政府每年擁有8萬億人民幣的收入。
1978年,中國幾乎沒有什麼外匯儲備,到了今天,突然擁有24000億美金外匯儲備。
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有那麼多錢,大家知道不知道我們政府的國庫裡有多少黃金?
我得到一個數字,黃金儲備是1060噸。
  1060噸是個什麼概念?
我告訴大家,第一不包括酷愛黃金的中國人身上戴的和家裡藏的黃金,還有一點,我們千萬不要忘了,這個數字不包括港澳台的黃金。
所以大家應該知道,這30年是人類的奇蹟,確實是史無前例的。在人類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那麼快的財富增長。而且大家別忘了,現在我們的政府已經正式對外承認,中國已經超越日本成為第二大經濟體。
而大家可能還沒意識到,中國將要在十年內——只要我們不折騰——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已經擋不住。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中華民族到了一個極其特殊的歷史關鍵點。中華民族在1800年以前,基本上一直是世界經濟總量第一。這是經濟史上已經確認的。 1800年以後,中華民族倒了近200年的黴,淪落為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經過短短30年的努力,我們終於看到,我們將要返回到200年前中華民族在世界經濟版圖上最輝煌的位置。
這樣的財富增長還有兩大問題,大家不要忽略了。第一大問題:中國的人口淨增多少? 1978年,中國是八億人口。今天中國多少人口?實際上沒人知道。
中國人口到底多少,就不去管它了,就算十三億,也比1978年增加了五億人口,淨增出一個美國一個日本。
  這五億人口哪裡來的?我可以告訴大家:上海和北京戶籍人口、出生率持續將近十年負增長。中國經濟發達地區,只有一個地區人口在比較快地增長——潮汕地區。潮州人和汕頭人認為不生他個五六個,屬於不肖子孫,所以潮汕地區的人口在飛速增長。
我們發達地區包括江浙一帶人口增長沒有那麼快。
大家想想,這五億人口哪裡來的?不用想了嘛,三線以下城市、欠發達地區、貧困地區。
換句話說,中國背負著五億負擔性人口完成了那麼大的財富增長,了不起。
這30年是中華民族近200年來命最好的30年。這30年裡,美國不是被別人打,就是打別人,天天在打。但是大家看看,中國多太平。
同時,中國又在這30年裡非常順利地完成了三大轉變。
  哪三大轉變?
從封閉半封閉向開放轉變、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從農業社會初步向工業社會轉變。
封閉不僅是導致經濟上的問題,封閉會把一個民族的智商急劇降低。
但是經過30年的發展,都改變了。
財富增長了, 為什麼我們不幸福?
我們財富增長了,國家安定了,社會又開放,人民比過去自由多了,那麼請問,為什麼我們不幸福?
我們創造了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經濟奇蹟,我們又面臨著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面臨過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在今天將決定我們的國家命運,而不是經濟(問題)。
前兩天我發現一個問題,我們這個民族啊,現在大概是全民的不高興。
而且中華民族現在的不高興,也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不高興。
原來我們認為只要把經濟搞上去,解決人民的吃飯問題、穿衣問題,只要把物質生活搞好了,大概人民的幸福感會增加。經過30年的發展以後,我們發現問題沒那麼簡單。
好像幸福感和物質財富沒有必然的關聯。
大家知道全世界幸福感最高的國家是哪裡嗎?不丹。喜馬拉雅山南麓,一個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發展的國家。
它不知道什麼是發展,但我們今天把這個發展當做一個普遍的價值。
接下來,幸福指數排名高的國家是加勒比海沿岸的幾個小國,經濟都不好。我們的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但是今天,我們要以一個勇敢的心態,一個對歷史負責任的心態,去高度重視隱藏著的或者已經開始暴露的、在未來將要影響乃至決定我們民族
命運的一些巨大的隱患和問題。
  中國現在面臨著很大的問題。比如城鄉差距,比如貧富差距,比如沿海地區和內陸的差距,比如資本和勞動所得利潤的差距。
這我們現在都意識到了,這些問題如果不解決,會撕裂中國,會使我們的發展失去理由和價值。
沿海和內地的差距有多大,我告訴大家,我是到今年的8月1日,才知道沿海和內地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我跟很多朋友,其中很多是咱們浙江的朋友,今年剛剛搞了一個鄉村教師培訓。雲南深山老林裡的鄉村教師,我們培訓了50個。
這50個老師裡邊,只有一個到過昆明。
來了以後,我請他們問他們教的學生,有什麼問題想問上海的小朋友,請他們寫下來。一共有800多份問卷。我看到了這些問題,說“上海的小朋友是不是每天吃5頓”,這個問題一聽大家都明白了,當地的小朋友每天3頓肯定是沒保障的。
一下子差距就出來了。
有21個小朋友——彼此不認識的——問題是什麼,我看到了以後幾乎暈過去:“上海的小朋友會不會經常被自己的爸爸媽媽賣掉?”說明當地是把賣孩子作為收入來源之一——這個差距有多大,諸位?
這種差距不解決,我們這個國家的發展有意義嗎?
這種差距,可以用別的辦法去解決。
比如現在江浙一帶的很多企業家,越來越開始往那裡投入。
還有比這更嚴重的差距和“天坑”,出現在哪裡呢?就是我們飛速增長的物質財富跟我們極度貧乏的精神世界之間的差距。
這個差距恐怕更嚴重。
最近三到五年,中國出現大部分地區大規模的傳統道德的崩塌、傳統倫理的崩塌、傳統審美觀的崩塌。相傳了幾千年的這種倫理道德、價值標準,在最近三五年崩塌得很快。
這種崩塌,比任何自然界的“天坑”要可怕啊。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現在的大學生,都是90後了,那天放了一場電影《白毛女》,有40多個女大學生沒看懂,上來的問題是:“為什麼喜兒不嫁給黃世仁?”我一看,都要吐血了,我說怎麼可能有這個問題?
我得找這些孩子談談,她們到底怎麼想的。
找到一兩個,我說,這喜兒怎麼可以嫁給黃世仁?喜兒麼,按照規定必須嫁給大春的呀。
她說:“錢教授,大春有什麼好呢?”一問,倒把我問愣了。
她說,你看,無非就是年輕一點,長得帥一點。又沒有錢,又沒有房子,更沒有車,連份工作都沒有,還被政府通緝。我說,啊,大春叫被政府通緝啊?我們那時候說是反動政府迫害他啊。她說,我怎麼能嫁給他呢?那我說,你為什麼要嫁給黃世仁呢?她說,錢老師,黃世仁為什麼不好?有錢,有房子,有地,還借錢給我爸,錢老師,你知道嗎?楊白勞家很窮的,沒有抵押現在貸款很難的。
他還拼命追求我,無非就是年紀大一點。
我一聽,我就知道了,可能我們視作天經地義的傳統道德,開始崩塌了。我才明白,像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不願意坐在自行車後面笑,這樣的話不是笑話,也不是偶然的,是必然會出現的。 30年前,中國沒有一個女孩子會這樣想。
這是巨大的變化。
這種變化是很可怕的。
更何況,又遠遠不止這麼一件事情。
我們都講,漢族人沒有宗教,但是不等於漢族人沒有宗教情懷。如果說,我們要找一種漢族人的宗教,是什麼?孝道。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不孝一直是一個不可赦免的罪過。我們這個民族孝應該不會出問題的。
但是我可告訴你,恐怕不是。
昨天晚上我聽說一個案子,兒子把媽殺了。
後來我才知道這樣的案子很多。
前不久,東北有一個大學有四個大學生,搞了一次自費的中國孝道現狀調查,他們到了中國山東一個著名的文化之鄉去調查,突然發現在那里居然看到了100多個村莊是行政區劃裡沒有的。這100多個村莊都是在幾個村莊中間的空地上用破鐵皮破木片塑料布搭起來的,裡邊住的全是60歲以上的老人。這些村莊當地人都叫它“逃兒村”。為什麼呢?
因為子女不贍養、子女虐待,甚至有子女動手打老人。
  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們民族那麼長的歷史,難保會出現不肖子孫,每個朝代都有,(但)沒有如此大面積的不孝的情況出現。
如果這30年的飛速發展,換來的是這樣的結果,我們的發展有意義嗎?
經濟的目的, 應該是文化的發展、 文明的增加
傳統的道德觀在崩塌,傳統的倫理觀在崩塌,在最近三五年有些很難變的東西也在變。如果我們拼命掙錢,突然發現自己的孩子一點道德都不講,突然發現自己的孩子虐待自己,你要這份家產嗎?你不要,那麼我們整個民族為什麼要?
我們的發展一定在深層次上出了問題,不然不會這樣。
  大概有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大概我們把目的和手段搞混了。大家看,這30年以來,我們整個民族一門心思地賺錢,發展經濟、追求物質財富。我是外語系畢業的,學過二十多門語言,我知道有些語言只有漢語裡有:“全民皆商”、“越富越光榮,越窮越狗熊”。這30年,因為中國窮怕了,我們把壓抑了30年的對財富的渴望、對私有財產的渴望激發了出來,賦予它一種道德上的高尚性、政治上的正確性。
這當然會激發出巨大的能量,所以我們造就了驚人的經濟奇蹟。
我們家裡的老人經常會問:你們賺那麼多錢幹嗎?這句話我們這個民族忘了問了:我們要賺那麼多錢幹嗎?賺那麼多錢,最後要完成兌換,物質財富要完成兌換,錢要兌換了之後才是真的。
一個民族的經濟成就必須兌換成一個民族的文化、文明和精神財富,它才實現了價值。
所以我們忘了一點,無論從哪種理論的角度,經濟都只能是手段,不能是目的。
經濟的目的應該是文化的發展、文明的增加。
現在很多政府還在用一句話:文化搭台,經濟唱戲。大家聽聽這句話,通嗎?整個是一個顛倒。把文化做手段,把經濟當目的。
文化就好像是孩子,經濟就是狼,這就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啊!
經濟發展應該服從於文化的需要。我們現在後悔了,很多地方老建築沒了、老城區沒了;全國的城市建設是一樣的,連烏魯木齊與杭州、上海都差不多了。我們現在開始懂了,那麼多年來就是把目的和手段搞混了。錢賺不賺得到再說了,但是已經把文化變成笑話了。
我們的目的正在被自己傷害,我們的文明程度所以越來越低。
今年4月份,山西某個縣,利用縣政府的紅頭文件,向全社會正式宣布,他那裡是孫悟空的故鄉,並且找到了孫悟空祖父母的墳。經過努力,還找到了孫悟空的第四十幾代孫。這不是開玩笑嗎?
把文化變成了笑話。
還有不少荒唐的事,比如爭名人。前段時間居然有四個人民政府在爭潘金蓮和西門慶的故鄉。
你說這兩人是什麼好東西,更何況是小說中的人物啊。
這種思路,是邏輯層面的問題,伴隨了我們30年。這種邏輯錯誤其實很多。我們必須要以極度的憂患意識來考慮我們今天面臨的問題。今天中國取得的成就舉世公認,我們成績夠​​了,要多看問題。
而這些問題是在基本層面的,所以會很嚴重。
我們還有一句話,叫“貧窮落後就要挨打”,這句話對嗎?貧窮不會挨打,因為你不值得去打,富而不強才會挨打。 1840年的清朝貧窮嗎?說它貧窮的是沒有歷史學常識。 1840年的清朝剛剛從世界經濟總量第一的位置上下來沒有多久,但是不強。
因為你富有,所以值得打,因為你不強,所以你可以被打。
  現在(打)都靠文化軟實力。靠文化軟實力把你的財富悄無聲息地掠奪掉,把我們中華民​​族30年的血汗錢再給弄回去。所謂的國際名牌、核心技術、優雅的生活方式,你摸不到,但是比日本鬼子的刺刀厲害百倍。現在我們不強,就不強在沒有自己的文化軟實力。
所以我們在國際上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強國。
  我們怎麼缺乏文化軟實力?我們做一道腦筋急轉彎:哪一個文化概念,我們認為不必討論、不必爭論、放之四海而皆準、全人類都要遵守的?
民主、自由、平等、法制、人權,對啊,哪一樣是中國傳統的?
有沒有人想到過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禮義廉恥、中庸之道、孝悌? 30年的發展,進來的絕不止可口可樂、微軟,也不止外國汽車,還有大量的文化概念,把我們的文化概念全部沖散。
我們這個文明古國,現在變成了腦海裡邊沒有自己文化概念的龐大的經濟動物,怎麼會強大呢?
我們如果要建設文化軟實力的話,毫無疑問你得有資源。我們建設中​​國的文化軟實力,是為了把中國建設成為一個真正富強的國家,那我們總不見得去拿美國的文化來做我們的資源吧?所以也在這一意義上,國學不是像牙塔內的學問,不是幾個教授玩弄的精緻古典的學問。
在國學名下的這些傳統文化的優秀資源,能被我們發現、呵護、弘揚,最終建設成為自己的文化軟實力的話,我們的國家才真正富強。
這一天,現在需要的恐怕是我們全民族高度的認識以及共同的努力。而這項工作的艱難程度將遠遠高於經濟建設。
也正是在這一意義上,我們都應該去支持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維護和弘揚,它不僅是過去的財富,它還決定著我們的未來。
  
(責任編輯:清心)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