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盪女王小小與戴六

2007/10/08 21:24:16 網誌分類: 金銀川大夫
08 Oct
 

金氏醫經(10)不到一刻,又來了一位五十來歲的男子,看外表似是一個商人.原來此人名戴六.是刁娜媽戴金的同村兄弟.中年經營茶葉貿易發了大財.平時往來廣東,杭州..可惜發逹之時就死了老婆.遺下十歲小兒.叫戴孝..翌年,在杭州經方四姑介紹討了過杭州姑娘王小小.王小小皮膚生得白裡透紅.目如秋水,可惜生了一雙三白眼,美中不足.身材更是出眾.以王小小的條件,怎下嫁給這個身如冬瓜的的戴六.

王小小本出身於杭州一個小康之家,父母在杭州市開了個茶庄.請了六七個伙記.

王小小是家中獨女,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自小嬌生慣養,生來任性刁蠻,不愛讀書,卻好弄心機.一家本來生活無憂,無奈一次意外.生意失敗,一貧如洗.念到小女年巳雙十.與其捱苦,不如找個富翁嫁了算.自此小小跟了戴六回廣東老家.戴六自從聚了小小後,閒來只往來佛山.韶關..杭州等逺地方交伙計去辦理.好讓多陪家中美妻.結婚半年,未聞有喜.戴六継續拼命..不到一年..

最近戴六更覺毛病多多.特來找虛竹居士.元吉:先生請坐.銀川:先生有何苦痛?

戴六:實不相瞞,本人近日聚了個小老婆後,感骨軟麻木.飲食減少,

是否為博美妻歡樂而傷了氣呢?銀川診察後說:你是傷了腎.腎中相火,蔵於命門.卦象為坎中一陽.乃先天真火.本來是水火相融.今你精泄過度.既損傷腎陽.又損腎陰.如單純補火,助長慾火.則腎水越乾.只能益腎中之陰.令其陰中生陽.才是正理.先用六味地黃湯,大劑連服一個月.後再加肉桂.附子..調理腎中陰陽.銀川雖然知道色是削肉的刀.人在俗世不能說出世的話.只能安慰戴六,暫時節慾.戴六滿懷信心,

離開了虛竹廬.

 

王小小見戴六回到家中,手挽那么多虊.問過究竟..戴六:這是開胃虊..王小小不是個呆的人,那不知丈夫的健康.間來這個王小小,家務少理,閒來最愛照鏡.涂脂抹粉.忽然想到自己國色天香,若非因為家道中落,捱不了窮.怎會嫁你這個冬瓜蛊.

突然間腦海湧現了一個美男子的容貌.這個是上月和丈夫一起往山神廟拜神時

,曾經因上香而不小心觸痛對方而有一面之緣.回想那一刻..那年青人目不睛的看著自己..看得小小心都跳起來.想到這人生得玉樹臨風.不知是誰家公子,他好像跟廟祝很熟稔似的..想著想著..小小從心內笑了出來...暗說我有辦法.戴六正在張掛家中的字畫..忽然看見小小的摸樣,問道:你笑甚么..

小小反應很快..沒有,我看見你可愛的樣子.我所以笑出來.戴六:呵呵笑了起來.

小小順勢把身子依附在戴六懷中.杏眼圓睜..凝視著戴六..戴六笑口說.我樣子可愛嗎.這看著我...我是不是老了一點.小小連忙道:哪算老.老誠持重..我喜愛极了.歌都有得唱啦.年齡相差廿八載.老公越老越可愛......戴六又開心地大笑起來.小小看見戴六新買回來的字畫,指著唸: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向東?為何向東,不向西?戴六一時答不出來..笑說..你說向西就向西流吧....( 後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