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庸醫王大夫

2007/10/20 20:58:14 網誌分類: 金銀川大夫
20 Oct
 金氏醫經(13)

這個西琉..正牌賭徒.又迷信,見到這個情景,當然走為上著.

冒著大雨..奔跑回家.當他打開後門離去,沒料到,後門對著一個小山崗..是茂密草木.

在一棵大大的榕樹下.站著一個老伯.原來是打更權..因為大雨..走到大樹

暫避...他隱約看到這個年輕男子..悄悄走出戴六家.知其不是戴六..打更權

在這裡打了十多年更.說不上全都認識..但就肯定這個不是戴六..心裡奇怪

半夜三更走了一個年青人出來...不會是小偷吧?看其衣冠楚楚..又不像賊..

後來想到各家自掃門前雪..都是少理為佳..

西琉走後..小小孤枕獨眠..內心煩悶..忽然心虛...走到廿步逺的西房..看看戴六那個小兒戴孝..開門探望..原來睡得正濃..那個女庸人更是鼻鼾聲震天..

小小回到閨房..心裡納悶..看到戴六給自己的金銀首飾...老公對自己巳很不錯..為何自己要這樣對他..忽然眼泛淚光..心裡暗說..老公,我對不起你....

過了一刻..她又想到西琉...結實的胸膛..迷人的目光..真是取拾兩難..更想到

鄰家那個朱夫人..生得貎醜如豬...也有一個年輕俊俏的老公..自己就是不甘心

..想到自小要風得風..如非落難..我就不用嫁給戴六了..小小忽然想到偷情原來是如此好玩..她正在憂慮日後如何才可偷食....

第二天..茂利藥店..來了一個年青人..原來是西琉..王大夫見有客光顧..自是

欣喜..這位公子..請坐.西琉:大夫..可能昨夜淋雨..有些頭痛身熱..王大夫...

公子你有些風寒..服三貼藥就好..王大夫看一看西琉..公子,你眼下有點黑..

可能有些腎水不足..你唔介意我再給你一些藥..補補腎..西琉心想自己一向愛沾花惹草..但年輕力壯..怎需要補..這個郎中,一定想斂財..回說....下次吧.

王大夫聽到..再出其計..公子..以你一表人才..想必引死很多美女..西琉暗笑.

挺挺身子..摸摸面頰..大夫..你有眼光..我西琉..不愁沒有女人..王大夫:公子你生成皇帝命..皇帝夜夜風流還可日理萬機..知不知點解??西琉這個二十二出頭的小子,說到奸..還未及王大夫..王大夫馬上說:公子你一定不知..你知嗎?

王大夫繪形繪聲奢說:我家祖先是宮庭太醫..遺留給我很多秘方..公子你想有皇帝的風流..不妨一試..我不勉强你..王大夫..見西琉有點意思..故意說:公子我見你和我有緣..才介紹給你..第二個出多多錢我都不會給他..接著把三貼感冒

藥交給西琉..公子你有時間來找我吧..西琉:這個藥貴嗎?王大夫馬上拿出一瓶

黑黑的小丸..才不貴..以公子的身份..怎算貴..五十個錢而巳..西琉..心想都夠他酒庄中的工人大半月的人工..但想到可享皇帝一樣的風流..最後都買下了.其實這個王大夫..不過年青時在藥店做執藥..懂得幾條藥方..人有點小聰明.但品德就欠缺了..閒來醫書少看..只想如何用計斂財..三十歲那年從老家汕頭來到韶關.開店巳有三年..但口碑一向麻麻.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