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時代的鐘擺

2016/05/19 08:41:54 網誌分類: 經濟
19 May
        世事像一個鐘擺,總是由一個極端,盪去另一個極端。

        從前我們父母輩的育兒哲學是嚴打,嚴和打,所以我們這代人,大部份都是打大的。到了我們這代人做了父母,也許藤條烙印太深,加上吸收西方愛的教育,於是,新一代孩子,都是被愛大錫大,打大的已少之又少,有也不敢說出來,因為體罰是犯法的。

        由嚴打到錫到燶,都是極端的教養,當父母的愛、社會的愛沒了底線,做得好要讚,做得不好也要讚,賞罰從此失衡,人失格,社會失序,大眾看到了禍害,世界就會由鐘擺的一邊,盪去另一方,回到渴求嚴刑峻法的時代。看上星期菲律賓一人一票的總統選舉選出個甚麼人來?就是最佳明證。

        新總統杜特爾特絕對是個強人,他賣的,是強硬政綱,開口埋口「格殺勿論」、「恢復死刑」、「以暴制暴」,競選時他的金句多得很,譬如:

        「不要破壞我的國家,否則我就會殺了你。」

        「如果你是貪官,你只得兩條路:退休,或者死。」

        「為了保護多數人的生命和幸福,一個領袖必須在面對少數罪犯的時候成為一個可怕的人。」

        「我毫無疑問會是一個『嚴厲的獨裁者』,但只是對付邪惡勢力:犯罪、毒品和政府貪污。」

        「我要殺光犯罪份子……如果我當上總統,被處決的罪犯將會由一千人變成十萬人,我會把他們的屍體拋落海餵魚,馬尼拉灣的魚會愈來愈肥。」

        「假如每周殺五個罪犯,罪行將會被消滅。」

        語出驚人的杜特爾特,卻得到菲律賓老百姓支持,以大比數當選成為新總統,開始了強人政治的時代。再看看美國的特朗普,一樣愈戰愈勇,他賣的也是極端思想,打破了政客說話必須小心翼翼的框框,口不擇言甚至粗口爛舌的特朗普,似乎愈來愈受歡迎。

        香港也一樣,當自由過了龍,人心太放縱,許多人犯法當食生菜,我發覺民心已盪到另一面,大家開始在祈求嚴打世代,等待強人到來。

        屈穎妍

        
回應 (1)
我要發表
383383
383383 2016/05/25 11:27:55 回覆

星加坡的國父,開國之初,也是極強硬政策,對破壞份子,絕不手軟。

才有今日的國勢。

李光耀死後,又會點呢?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