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一餐的代價

2016/06/26 05:56:02 網誌分類: 陰間地獄
26 Jun


 寒風颯颯,阿助拎著手電筒的手越發縮得厲害,連脖子也緊挨著衣領,恨不得全身躲到衣服裡去。 「這個冬天,真的冷得夠兇了,此時,要是有一鍋熱騰騰的宵夜,那就再好也不過了」。阿助口裡念著念著,腦海中不禁想起白天好像在倉庫附近看到一隻黑狗。 「嘿!狗肉是最滋補的啦!那隻狗看來應該是沒主子的,哼!明兒個找寶哥來,一起弄頓好料理。」想到這兒,嘴裡不由得呼嚕起來,阿助咂咂舌頭、舔舔唇緣,好似人間美味已盡在口中。

寶哥、阿助這票人是標準的老饕,尤其對「香肉」更是情有獨鍾。聽到阿助說廠裡有條狗可以下鍋,一個個便磨拳擦掌起來。這天,典仔早早便找來爐子、鍋瓢,小方也準備根繩子和木棒,待工廠一敲了下班鐘,便躡手躡腳地繞到倉庫後頭。

「看哪!寶哥,那隻傢伙在門邊喝水哩!咱們兩頭包抄過去」,阿助先發現黑狗,興奮地呼喊著,三個人真就兵分三方往黑狗圍去。突然,狗兒敏銳的聽覺發現了不懷好意的他們,馬上狂嗥了起來,並驚悸地拔腿狂奔。

黑狗迅速跑到倉庫旁的一堆造船器材中,躲入長長的鋼管裡,阿助和寶哥一人一頭地搓攪棒子,都探擊不到黑狗,眼看著到口的好菜就將沒了,心裡非常懊惱。沒料到,最會動歪腦筋的小方這時竟開了輛堆高機來,按下鈕,鋼管便被懸吊起來,瑟縮在裡面的黑狗,便也應聲落下,只聽得慘嚎一聲,典仔的鍋裡迅即浮出一片肉腥。

不過,說也奇怪,進了補的阿助好像也沒有比較壯碩,反而開始病了起來,三個月就進了棺材。隔沒多久,寶哥也被一個冒失鬼撞死;小方則是得了怪病,忽冷忽熱地,在病榻上躺了半年,便自己受不了,上吊了結殘生;今年初典仔也不知撞上了什麼邪,右手沒來由的就動彈不得,癱瘓萎縮。一連串發生了這些事,工廠裡的同事都覺得怪異,知道他們殺狗過程的人更是談「香肉」色變,再也沒人敢動這些流浪狗的歪腦筋了。

(報載阿助等人為貪口腹之欲,不惜殘害眾生而立即得到「不得善終」的果報,令人不免觸目心驚。再看看國人動輒花費不貲、鋪張宴客的行為,在此刀殂中喪命的生靈又豈僅一條狗而已?古德云:「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貪圖滋味者,見此應深自警惕,切莫報應臨頭,才悔不當初啊! )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