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奉勸僧俗男女普持八關齋戒文

2017/01/18 21:41:26 網誌分類: 在家戒律
18 Jan


奉勸僧俗男女普持八關齋戒文

民國 ?明度法師

慈舟老法師閱改

興慈老法師鑑定


八關齋戒,是在家佛弟子在月六齋日受一日一夜內短期受持出家戒,種出世證果之勝因。須一日一次每天受之。即連續受者也要天天受。佛言:如能在一日一夜內受持八關齋戒如法清淨者。所求之願決定成就!包括求生淨土,也決得成就!所以受持八關齋戒清淨,能得這樣的大功德利益!不過,應當明確:要從受戒日的黎明,到第二天的黎明,足二十四小時內對八條戒和過午不食的齋法,全都清淨無犯;還要保持意念清淨無染,這就要用「修行六念」來持心護淨。六念者:就是念佛、念法、念僧、念天、念施、念戒。凡起心動念都不離此六種清淨福德之念。念天、是念天道的清淨因與果,十善、四禪、八定、是天道的因,天道勝妙境界是果。或作念自性天真佛。一日夜三業完全清淨無雜染,所以能出生如此大功德啊!最好,在此一日夜中至誠恭敬地一心念佛修念佛三昧,就易護淨了。普願見聞,如法受持乃禱!


一、勸持齋之意義及本文目次說明

八關齋戒為渡生死之橋樑,破痴暗之燈炬,《菩薩處胎經》中稱之為諸佛父母,無論僧俗男女,皆應受持者也。在家優婆塞優婆夷及馀淨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正應受持此戒,以為出世之階梯。出家五眾亦應再受此戒。因八關齋戒之戒相雖已具於沙彌戒與比丘戒中,茲為令功德增上之故,(功德增上之理,見後解答。)不妨再受此戒也。本文為奉勸僧俗男女普持八戒起見。先就受持此戒之功益,舉要羅列分十二條。每條之下,引經中佛說持戒因果事實,以為證明,使閱者發起信樂之心。次乃釋其名義,示以受法,分別開遮異同。並就易於懷疑之處,另設問答六條,以說明之,務盡使人得如法受持,而復能明瞭此戒於自身確有如何之關係。依解起行,後無退心。末引佛說出家人不持齋戒之過患,以資警策。惟愧學識淺陋,於戒律素未研求。錯誤之處,知所不免。尚祈諸方大德有以教之,則拋磚引玉,受惠實多,固不勝企盼者也。


二、功益引證

受持齋戒之功益,非佛智莫能知,非佛言莫能信。茲就左列十二事,引經文以證明之。


脫離病苦

凡欲保持身體之健康,或厭患病苦,欲求速脫者,不可不持。竊按《九橫經》中佛說橫死九因,前四皆為飲食不慎,第五亦為腸胃不暢,可見食事與身體之健康,關係甚鉅也。若依佛制,中後不食,則內無宿食,外無下風,心易定而少昏沉,身得安而無疾病。 (經云,中後不食有五福,少淫、少睡、得一心、無下風、身得安隱。又云,無宿食患。)又《藥師經》雲:“若有病人欲脫病苦者,當為其人,七日七夜。受持八分齋戒。”


消滅罪障

凡欲懺悔罪障者不可不持。 《優婆塞戒經》言:“受持八戒,除五逆罪,餘一切罪,皆悉消滅。”《涅槃經》雲,佛言:“波羅奈國有屠兒名廣額,於日日中,殺無量羊。見舍利弗,受八戒經,一日一夜。以是因緣,命終為北方天王毗沙門子。”以屠兒之重大殺業,猶可仗此一日一夜之持齋功德而消滅之,其餘之輕罪更何待論耶。


免除橫禍

凡欲求身家安穩,不受一切橫禍者,不可不持。 《四天王經》雲:“所在之處有持此戒者,惡鬼遠之,住處安穩。是故於六齋日,持齋受戒,得福增多。”又《法句譬喻經》言:“優填王夫人於奉齋日,王召不應命。反覆三呼,執齋不移。王怒,遣人曳出,欲射殺之。箭反向王,數射亦爾。王時大怖,問有何術,乃致如此。夫人對日:'惟事如來,歸命三尊,朝奉齋法,過中不食,加行八事,飾不近身,必是世尊,哀顧若茲。'王乃同往佛所,聽佛說法,一切心解。”


遠離惡趣

如有素行不檢,恐將墮惡道者,不可不來持。 《十善戒經》雲:“持八關齋者,一、不墮地獄。二、不墮畜生。三、不墮餓鬼。四、不墮修羅。故此八戒,又稱八種勝法。”


福報優厚

如有人因恐世亂谷貴,受飢餓苦者,不可不持。 《佛說護淨經》雲:“一日持齋,得六十萬世餘糧。”《薩婆多論》引經中言,謂:“作閻浮提國王,於人中寶,一切自在,不如八戒功德十六分之一。”又經云:“佛告波斯匿王言,齋之福佑,明譽廣遠,譬如天下十六國,滿中珍寶,持用布施,不如末利夫人,一日一夜,持佛齋法。如比其福,須彌與豆矣。”


成就迅速

如有年高體弱,自恐不久於世,或身系囹圄,性命朝夕難保。欲於極短期內成就殊勝之行者,不可不持。八關齋之持法,只以一日一夜為期。時間甚短,而功德極為殊勝。經云:“優陀羨王夫人,死相外現,計其餘命,不過七日,欲求出家,王以情重,至第六日,乃與聽許。夫人即便出家,受八戒齋,第七日晨命終,得生天上。”又如《佛說觀無量壽經》言:“頻婆娑羅王,被太子阿阇世幽閉於七重室內,遙禮世尊,求目連授以八戒。”夫當此生死危難之際,而獨汲汲然求受八戒者,即以此功德易成就故也。


來世尊貴

如有欲求來世尊貴為人中王者,不可不持。 《佛說普達王經》言:“先王在世時,有持蓋小兒,隨先王齋戒一日奉行正法,清淨守意。其後過世,魂神還生,為王作子。今致尊貴,皆由宿行齋戒所致。”又《犍陀國王經》雲:“佛言,乃昔拘那含牟尼佛時,王與牛為兄弟,共作優婆塞。持齋戒一日一夜,王守法精進,不敢懈怠,現為國王。”又《百喻經》雲:“佛言,迎葉佛時,有二婆羅門,共受齋法。一求生天,二求人王,受已俱還,諸婆羅門,勸與共食,求生天者,以破齋故,不果所願,其不食者得為國王。”


得生天上

如有欲求來世得生天上者,不可不持。經云:“有一天女,光顏威相與眾超異。諸天見已,生希有心。釋提桓因,問以昔作何業,獲得此報,天女以偈答言:'昔於迎葉佛,受持八戒齋,今得生天上,獲是端正報。'”又佛在舍衛國,有五百天子,光明赫奕,照祗洹林,來詣佛所。阿難請問諸天來緣,佛告以昔有五百龍子,奉修八關齋法,其後命終,生忉利天。彼時五百龍子者,今五百天子是。


往生助緣

如有欲求往生淨土者,不可不持。經云:“中品上生者,若有眾生,受持五戒,持八齋戒,修行諸善戒,不造五逆,無眾過患,以此善根迴向,願求生於西方極樂世界。 ”又云:“中品中生者,若有眾生,一日一夜持八齋戒,若一日一夜持沙彌戒,若一日一夜持具足戒,威儀無缺,以此功德迴向,願求生極樂國。”以此經文證之,則凡欲求生淨土者,不可不持齋戒也明矣。故袁中郎雲,戒急生最穩,願我念佛同人記住此言。


臨終歡樂

如有念佛工夫,未到一心不亂,恐命終時無有把握者,不可不持。 《藥師經》雲:“有能受持八分齋戒,或經一年,或複三月,以此善根,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而未定者,若聞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有八大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無盡意菩薩,寶檀華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彌勒菩薩。)乘神通來,示其道路,即於彼界種種雜色眾寶華中自然化生。”故於平時奉持齋戒嚴淨者,即使念佛工夫,尚多欠缺,臨命終時,未見阿彌陀佛來迎,而仗此持齋功德,亦有八菩薩示路,導往極樂。佛無誑語,決不我欺。行者如對此言,信念堅固,則無常到來之時,自能不慌不忙,不怖不亂,藥師琉璃光如來,開此方便,無異使念佛者,於生死危難之際,得一極大保障。故《法海觀瀾》雲:“若有命終肢節痛,一切親屬欲分離。諦思我有清淨戒,身心歡樂無憂畏。”願我念佛同人嚴淨齋戒,以把握此最後一剎那之歡樂。


得相好身

如有見佛相好,心生歡喜,欲於來世修得此身者,不可不持。 《長爪梵志問經》雲:“有婆羅門,問佛先作何業,得此種種相好身。佛一一答以前生何業力,今獲斯果。”略舉於左:

問:如何獲得金剛不壞之身

答:由前生遠離殺害有情命終。

問:如何獲得手指纖長網縵為相

答:由前生遠離偷盜他人財物

問:如何獲得具足色力諸根圓滿

答:由前生遠離女人欲染之事

問,如何獲得出廣長舌自覆其面

答:由前生遠離妄語詭誑於人

問:如何獲得威儀庠序如師子行

答:由前生遠離諸酒放逸之處

問:如何獲得微妙相好莊嚴其身

答:由前生遠離歌舞娼豔之事

問:如何獲得上妙香氣芬馥其身

答:由前生遠離香花瓔珞裝飾

問:如何獲得金剛勝妙之座

答:由前生遠離高床大床嬌恣之物

問:如何獲得四十牙齒鮮白齊平

答:由前生遠離非時飲啖諸食

問:如何獲得頂上圓髻圓滿相好

答:由前生於一切應恭敬處。五輪著地以無慢心。虔誠緻禮。

時婆羅門,見佛為說因果不虛,白言:“此名何福?云何受持?”佛言:“此名八支淨戒,若能一日一夜,或複長從師受持,獲果如是。”


成佛道緣

凡有欲求速成佛道者,不可不持。 《阿含經》雲:“持八關齋得盡諸漏,入涅槃城。”又云:“欲求聲聞緣覺佛乘者,悉成其願。”《雜寶藏經》龍王偈緣雲:“佛在王舍城,提婆達多往至佛所,惡口罵詈。阿難聞已,極生瞋恚,驅提婆達多令出去。於是佛說宿緣,昔於加屍國時,有龍王兄弟二人,一大達,二優婆大達,樂奉齋日持八戒。因國王犯多殺生,數說不改,舍他往,改往之處。惡小龍知己不如,生嫉罵,優婆大達聞,欲滅彼,大達勸息,返故處,欲知彼時三龍事,今我阿難提婆是。”


三、名義略釋

八關齋戒,在各經中,或稱八分戒齋,或稱八戒齋,或稱八支淨戒,或稱八支齋法,或單稱八戒。名異實同。依《俱舍論》:一、殺生。二、不與取。三、非梵行。 (與五戒中之不邪淫不同)四、虛誑語。五、飲諸酒。六、塗飾香鬘舞歌觀聽。七、眠坐高廣嚴麗床上。八、食非時食。離此八種之非法,為八戒。然此八戒中之第八離非時食,是齋法,故總名八戒齋。依《薩婆多論》、《成實論》,《智度論》等,則分塗飾香鬘舞歌觀聽為二。總有九戒,前八為戒,後一為齋,合名為八戒齋。若分釋其字義:清心之不淨曰齋(齋者齊也,齊一其心。戒言清也。靜攝其慮如世閒室,亦號曰齋。);禁身之過非曰戒;其又稱為關者,奉持此齋戒,可關閉惡道門之義也。律中於食,分時與非時,自明相出現乃至日中為時,從日中乃至明相未出為非時。時宜食,非時不宜食。齋者指時食言。所謂時與非時是何義耶? 《薩婆多論》雲:“從晨至日中,世人營事作飲食,故名為時。從中至後夜分,燕會嬉戲自娛樂時,比丘遊行,有所觸犯,故名非時。”又佛欲眾生斷六趣因故,令同三世佛食。謂晨朝是諸天食,日中是諸佛食,日西畜生食,日暮鬼神食。比丘學佛,日中而食,此時食之義也。


四、受持方法

如從師受,自有受戒儀規,故本文略而不說。如目前無師,南山律開許在佛前自誓受。至受持之日期長短,或一日一夜,或每月六齋日或每年三長齋月,或一年,或盡形壽,隨各人之志願,及其力所堪能,自定之。至於受戒時候,應在早晨,或每遇持齋日在佛前受,乃至盡形壽總作一次受,悉可隨意。所謂一日一夜者,以此戒之持法自日中至翌晨明相出現,即為圓滿故。現每有天未明秉燭而食者。應亦以破齋論,不可不注意也。每月六齋日者,《智論》雲:“初八,四天王使者下;十四,王太子下;十五,四天王自下觀察眾生善惡;二十三、二十九、三十日亦爾,小月應二十八、二十九。”三長齋月者,正、五、九三月冥界業鏡,輪照南洲。若有善惡,鏡中悉現,故令修善。一年者。依《藥師經》所云:至於盡形壽受持,則出家人之本分,應如是也。


五、開遮異同

各律對於同一事情,或開或遮,寬嚴互異。茲就律文中之關於食事者,摘抄於後,分列三類。第一持法最嚴,第二次之,第三又次之。望持齋者,各就其力所堪能行之。至於其他七事之開遮,應從律本研究,文繁未錄。

開遮一

《僧祗律》:“日正中名時,非時若食,亦得輕罪。時過一瞬一發,食者正犯。”正中亦犯,故知受食必在中前。經中食時,乃當晨己。古德卯齋,護之彌急。雲時食者,如疏鈔所謂豆谷酪餅果飯萊,又米汁粉汁,聖教所許,故名時食,非時不許妄服。若澄清之果汁及蜜等,並一切咸苦辛甘不任為食之藥,如胡椒黃芪等,以上三類不名時食。若有病者,以水和合,非時作法開服(以上見弘一法師編述南山律在家備覽持犯篇節略。末句作法二字,系慈老法師添入。)內法傳云: “牙中食在,舌中膩存,未將淨水重漱已來,涎垂必須外棄。若時過,更犯非時。”出喉還咽犯。


開遮二

《毘尼關要》雲:“若有病服吐下藥,比煮粥熟頃,日時已過,應煮麥令皮不破,濾汁飲之,若喉中(口+見)出,還咽不犯。”事鈔雲:“僧祗一切谷豆麥,煮之皮不破者之汁。”資持釋雲:“豆等皮不破者,若破,非時不得飲。”


開遮三

五分雲:“作石蜜時(扌+壽)米著中。”本草雲:“西戎用水、牛乳汁、米粉和沙糖煎煉,而作石蜜。”佛言:“石蜜聽非時食,作法應爾。”根本羯磨雲:“西國造沙糖時,皆安米屑,如造石蜜,安乳及油。佛許非時開其噉食,而為防粗相,長道資身。 ”毘尼序云:“病服下藥,中後心悶,佛令與熬稻華汁飲,與竟悶猶不止。佛令與竹筍汁,與竟不瘥。佛令囊米粥,紋汁與飲,病猶不瘥。佛令將至屏處,與米粥。”根本尼陀那雲:“有病比丘。醫令以水和麵,非時可食。”又佛言:“醫人處方,令服面飲,若稠若團隨意應服,而須作法。”(而須作法四字,系慈老法師添入。)


開遮結論

佛言:“凡有所事,我於病人,非時開出,於病瘥後,咸不應作。”(見根本尼陀那)如釋雲:“此等皆佛大悲,愍諸重病弟子隨病宜藥,開聽服之。若非喪命因緣,決不可托輕小疾,妄符聖意,還墮非時之咎,更加違教誣聖之愆。”按:盧山東林遠法師,示疾垂終。有弟子進蜜漿於前,公止之。雲:“請律閱證,有開緣否?蓋由除渴病外,則無聽爾。”此洵足為後人持戒之人楷模也。 (見作持續釋卷七。)


六、疑問解答

受持八關齋戒事,已如上述。但於所以必須持戒之理,若不深切明瞭,仍易為外緣所誘惑,受持以後,難保不發生退心。茲就易於懷疑之處,設為問答六條,以說明之。


疑問一

一切律文,既皆為佛所說,何以於同一事情,或開或遮,彼此各異。竊恐歷代以來,遞相傳授,諸師難免各有所偏,未必盡符佛意。

答。溯自金言寂唱,離波誦如來言,詞滿八十,號為八十誦律。初自迦葉頂受,以次傳至優婆崛多,百十餘年之間,從無異議。後有育王,會僧重集,各引師說,互有異同。於是分為僧祗,上座二部。後於二百年間,又演出十八部。今此震旦所傳,僅四部耳。其中輕重開遮雖有不同,然皆出自佛說。佛於昔時曾為預記,偈云:“十八及二本,悉從大乘出,無是亦無非,我說未來起。”有此偈言為證,可以不復懷疑。蓋眾生之根性樂欲,各各不同,如來隨宜說法,普應群機,各令堪能受持,同沾法益。如醫者之應病與藥,安能泥定一方耶?後人各秉師承,雖因見聞不廣,各執一詞,然皆自金口所宣,無可疑也。


疑問二

持齋功德,固決不虛,但僅一日一夜,而能獲得上述種種之福報,實非我等凡夫之心量所能想像,故不易發起信心。

答。經云:“眾生業力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我等對此深義,當然只能從信得入,非自己智分所能解者。但就戒之功用而言,受戒之時,一經將此善法納入心胸。由心業力,結成戒體,便起莫大功用。能牽後習,於諸過境,能憶能持能防,心無邊故,戒亦無邊。心無盡故,戒亦無盡。如受一不淫戒,便於盡虛空、遍法界、現在未來之一切男女邊,有不加侵犯之心,與戒之功德。受一不殺戒,便於盡虛空、遍法界,現在未來之一切聖凡邊,有不惱害之心,與戒之功德。乃至其餘各戒,莫不如是。每一戒量周法界、持一戒福等虛空。此不難依聖言量而可得知者。故經云:“持一日一夜戒,功德不可窮盡。”以如是因,得如是果,事所必至,理所當然,亦何疑之有哉?推而廣之,一日一夜,又一日一夜,則一即多之一。智者勉之。 (自推字下二十三字,系慈老法師添入。)


疑問三

八關齋戒之前七,尚無若何疑難,惟第八中後不食,晚近眾生之色力,不如古人。若不自加審度,而猛浪行之,誠恐福未求得,而害己潛滋。且自餓外道,佛所不取,何乃獨於此戒不爾耶?

答。 《寶積經》雲:“菩薩若作是思維,此法甚深,此法非深,此法是淨,此法非淨,此法應作,此法不應作,是名增上慢。”一切眾生,依食而住,為食所縛,不能出離,是以往來六道,如旋火輪。皆由積習相沿,無以自拔。我佛愍其癡頑,特令以齋法熏修,漸趨解脫。定製過中不食,正以示佛處中道,不落二邊。勿若俗人受濫食無度之苦,勿似外道墮自餓無益之愚。 《增一阿含經》雲:“多食致苦患,少食氣力衰,處中而食者,如秤無高下。”我等何幸得遇此勝法,應起希有難遭之想,常存愧悔感奮之心。奈何慢幢高豎,邪見橫生,犯寶積之所呵,而徒賺自害也哉。又每見佛門中人,遇有勸以持齋者,即謂自身色力孱弱,既恐飲食減少,營養不足;又恐夜間飢餓,忍受難堪。種種妄度,自為障道之緣。殊不知晚食乃一種習慣,時至思食,非真餓也。若真餓者,則夜半之餓,當甚於晚餐之時,至翌晨,應更不支矣。而事實決不如是!初習持午者,其思食每在平素晚餐之時,過此以後,直至翌晨,反不覺餓。可見前夕之餓,全為自己心理作用。請試習一二日,當知此言不謬也。至恐營養不足,亦因過分保重,有此顧慮。須知貪食無厭,最易為致病之由,若謂因不晚食而病,蓋無有也。佛是一切智人,所製戒法,保任眾生,離苦得樂,絕對有利無害。又佛是大慈大悲,視眾生如一子,故體恤無微不至,凡病中可開許之處,皆已一一言之,豈有反不如我等自己設想之周到者。若作此想,即《寶積經》之所謂增上慢,願同人受信佛語,勿自疑誤。


疑問四

八戒本為在家者制,不過通於出家諸眾,並非盡人必受持者。當今海內大德不持此戒者多矣。今乃勸人普持,其義安在?

答。堅牢羅漢有偈云:

生死不斷絕,貪欲嗜味故。

養怨入丘塚,唐受諸辛苦。

可見侈情噉食,實為系縛生死之因。佛制持齋一法,具有潛移默化妙用,令於不知不覺中,自離食慾為患之苦。眾生同罹此病,即應同服此藥。此奉勸普持之意也。至於現時諸大德,或亦有於此不加意者,此則見仁見智,各有不同。我佛在世之時已證羅漢之諸大弟子,猶不免各有宿習,何況晚近之凡夫僧,安得行持一致耶。持齋乃三世諸佛共行之法,願有志者,恪守依法不依人之訓,各自勉力行之。 (慈老法師於此條下加“不得如作賊被問即攀伴”十字。)


疑問五

出家人持沙彌戒與比丘戒,則八戒已在其中。凡八戒所有之功德,應盡已得之,又何必再受八戒,為此重床疊架之事哉。今乃謂再受令功德增上,其義安在?

答。此可分三層言之:一、按授戒作法之義,在納此善法於受者之藏識中,使其結成戒體。但各人心有明昧,學有精粗,未必盡能一次深入,是以佛許再受。資持雲:“重受中意,令行者審己所受,更求增勝。”此即再受之義。出家人雖於八戒戒相,業已行持,但以前如未正受者,不妨再受,可更加一番警策,轉為上品。 (經云:戒是警意之緣。芝范雲:初受但發中下,佛開重增,轉為上品。)此功德增上之義一也。二、出家人如再受八戒,依《藥師經》所言,只須一年,或複三月,於短時間,獲大利益。此功德增上之義二也。三、若於八戒不依法受,經中所許與受持八戒者之利益,決不可得。縱能持具足戒,就持戒功德而論,不過後世生天而已耳。若依法再受,即可得八菩薩導往西方之益。此功德增上之義三也。


疑問六

八戒中之後三,事極微細,並無害於人,何以佛必戒之,且即能不為,亦僅小善。何以與殺盜淫等並列耶?

答。後三戒所列各項,可以色聲香味觸五者攝之,事雖小而五欲備焉。為害於人,其始也微,將畢也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涓涓不塞,將成江河。瞋恚之火,貪愛之水,亦猶是也。治之於些小境界,則用力小而收效易。若迨其流煽既盛,即無及矣。古德云:不矜細行,終累大德。佛為防微杜漸,所以列此為戒也。故凡真實辦道之人,必於尋常日用間,一切些小之處,用力克治。雖犯小惡,心怀大懼,即所以杜粗重煩惱之源。若於此等小處,猶自把握不住,而乃好為誇大之言。則真所謂戲論之糞耳。且持犯功過,全在自心,安可徒以事相之大小論哉?佛言:“一毫之善,雖是有為,若助菩提,直至成佛而不毀壞。”又《寶雨經》言:“多服毒藥,能令人死。少服毒藥,亦能令人死。若多犯罪,即生惡趣。若小犯罪,亦生惡趣。”故世儒亦有言曰:“勿以小善而不為,勿以小惡而為之。”佛之制後三戒,即為呵五欲,杜惡源,意旨深遠,無可疑也。


七、佛說出家人不持齋戒之過患

《舍利弗問經》雲:“佛言,非時食者,是破戒人,是犯盜人。非時與者,亦破戒人,亦犯盜人。盜檀越物,非施主意。施主無福,以失物故。”又云:“盜與盜受,一團一撮,片鹽片醋。死墮焦腸地獄,吞熱鐵丸。從地獄出,生豬狗中,食諸不淨。又生惡鳥,人怪其聲。後餓鬼,還僧伽藍,處都圊內,噉食糞穢。並百千萬歲,更生人中,貧窮下賤。所可言說,人不信用,不如盜一人物,其罪尚輕。割奪多人福田故,斷出世道故。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