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奇遇開始

2017/03/09 12:16:57 網誌分類: 零極限
09 Mar


願平和與你同在,願平和與我偕行。 
Peace be with you, all my peace. 
O ka Maluhia no me oe, Ku'u Maluhia a pau loa. 
2004年8月間,我參加了一年一度的國家催眠師協會的年會。 我很喜歡這些同行,這些會議,這裡的能量場,還有這裡的網絡。 但是我還沒為那一天將要發生的命運轉向事件做好準備。 
我的好友馬克·雅恩也參加了這個會議。 他也是個催眠治療師。 他是個思想非常開放,充滿好奇,口齒清晰,對生命的拓展和生命的奧秘都明察秋毫的人。 我們通常都是一談就是數個小時。 論及的話題包括治療界的大師,從米爾頓·艾瑞克森到不知名的薩滿。 但是在有個對話中,馬克用這樣的話震驚了我: 
“你有聽說過一個治療師在沒有跟治療者見面就治愈他們的事嗎?” 
我恍然一驚。 我當然聽說過一些精神治療師和一些遠距離治療師,但是馬克說的似乎是別的不一樣的那種。
“他是個心理學家,他治癒了整個醫院的心理性罪犯,卻沒有會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 
“那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他使用了一種稱之為呼珀珞珀珞的夏威夷治療系統。” 
“呼——啥來著?” 
我曾讓馬克重複這個名字不下十來遍。 我之前從沒聽說過。 馬克也不知道更多關於這個方法或是關於它的故事,也就不能跟我多說些什麼。 我得說我對此很好奇,但我也坦白地說我也很懷疑。 我估計這是個鄉村傳奇。 不見面就能給人治病? 哦,是吧。 
馬克接著告訴我以下的故事: 
“我曾經為了尋找自我,我攀爬了加州的沙斯塔山達16年之久,”馬克解釋說,“當地的一個朋友給了我一本讓我終生難忘的小冊子。那是一本白紙藍字的印刷品。它寫的是一個夏威夷治療師和他的法門的事。我閱讀那本小冊子達數年之久。它並沒有寫那個治療師是怎麼做的,但是它寫到他用他的法門治癒了很多人。” 
“那本小冊子現在在哪兒?”我問道。 我也想讀讀看。 
“我找不著了,”馬克回答道,“但是似乎有某種東西催促我要告訴你這件事。我想或許你並不相信我說的,但是我跟你一樣,也對此非常入迷。我也想知道更多。” 
我們的下一次對話已經是一年之後了。 在此期間,我在網絡上閒逛很久,卻沒有找到任何關於有人能在不見面的情況下治愈別人的報導。 當然,還是有不少關於遠距離治療的信息,被治療者可以不在場,但是我知道那個夏威夷治療師做的並不是這種。 之後我才學到,其實在他的治療裡根本就沒有空間距離這個觀念。 此外,我也不知道如何拼寫呼珀珞珀珞以便在網上搜索一番。 我也隨緣。 
之後在2005年,在第二次的催眠年會上,馬克再次提到那個治療師。 
“你有找到任何關於他的東西嗎?”馬克問道。 
“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我也不會拼寫那個呼——啥來著,”我解釋說,“所以我什麼也沒找到。” 
馬克有魄力有乾勁。 我們稍事休息,就拿出筆記本,找了個無線網絡接口,就開始上網搜索起來。 沒要什麼功夫,我們就找到了呼珀珞珀珞的官方網站:g。 我瀏覽了一下,看了幾篇文章,便對此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我看到一則關於呼珀珞珀珞的定義:“呼珀珞珀珞是一種釋放你內在有毒的能量,讓神性的想法、言語、行為和行動充滿你的法門。” 
我根本搞不懂那是什麼意思,我就接著看點別的。 我看到這個: 
“簡單的說,呼珀珞珀珞的意思就是,'存在'或'去偽存真'。依據夏威夷的遠祖的說法,過失起始於感染了舊有痛苦記憶的念頭。呼珀珞珀珞提供了一種法門,它能釋放導致失衡和疾病的痛苦念頭或過失。” 
有意思,恩。 什麼意思呢? 
當我翻遍這個網站,尋找更多關於那個不見面就能治病的神奇治療師的信息,我找到了一個名為呼珀珞珀珞大我係統的最新的呼珀珞珀珞的法門( Self I-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SITH))。 
我並不認為我知道它是什麼意思。 馬克也看不懂。 我們繼續搜索。 我們的筆記本電腦就是我們在這片新領地上的狂奔良駒。 我們在找一個解答。 我們都如飢似渴地前行。 
我們找到了一篇似乎能解釋一些東西的文章: 
呼珀珞珀珞的大我係統 
——我對顧客身上出現的問題100%負責—— 
依哈利卡拉·慧林博士 
和查爾斯·布朗(授證按摩治療師) 
通常認為,在解決一個問題或治療時,治療師的信念是,問題出自客戶身上而非治療師本人。 治療師認為他的職責就是幫助客戶解決問題。 是否這一信念導致了治療過程中的身心疲憊呢? 
要成為一個高效的解套者,治療師必須願意對出現的問題付100%的責任;那就是說,他要願意承認,問題的根源起始於他的,而非顧客的內在的錯誤的念頭。 治療師們似乎都沒有意識到,每一次當有問題發生的時候,他們都是在場的。 
對問題的產生付100%的責任。 用最新的呼珀珞珀珞法門,能讓一個治療師把自己內在和顧客內在的錯誤念頭,轉化為洋溢著愛的想法。 這是一種懺悔和寬恕的法門,由摩那·娜拉馬庫·思夢娜導師發展而來。 
她的眼裡滿是淚水。 滿臉哭嚎卻又無語。 “我為我兒子操心死了,”西西爾有氣無力地說,“他又開始吸毒了。”在她講述她的痛苦經歷的同時,我開始清理我內在的導致她現狀問題的錯誤方法。 
充滿愛的念頭代替了錯誤的念頭,將波及到治療師、治療師的家人、朋友和祖先,還有治療師的顧客,以及顧客的家人、朋友和祖先。 最新的呼珀珞珀珞法門能幫助治療師直接從源頭上處理問題,就是把錯誤的念頭轉變成愛的念頭。 
她的淚水開始退潮,她那哭嚎緊繃的臉也開始放鬆。 她開始微笑,解脫在她的臉上寫了出來。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感覺好多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說真的。 除了愛之外,生命就像是一個謎。 沒人懂所有的事。 我只好不管,只要去感謝一切幸福之流的源頭——愛就好了。 
用最新的呼珀珞珀珞法門解決問題時,治療師首先要專注自己的角色,讓自己能連接上萬有的源頭,就是別人稱之為“愛”或“上蒼”或“神”的那一個。 連接一旦到位,治療師就可以呼求愛來修正他內在的錯誤念頭,以及首先治愈他,其次治愈客戶身上出現的問題。 呼求其實是治療師懺悔或是寬恕自己的一部分——“請原諒我內在錯誤的想法導致了我和我的顧客的問題,請原諒我。” 
作為對治療師懺悔或是寬恕的回應,愛開始以神奇的方式轉變了錯誤的念頭。 在這個靈性的修正過程中,愛首先沖蝕掉導致問題的錯誤情緒,像是怨恨,恐懼,憤怒,譴責,或是混亂。 緊接著,愛釋放掉來自想法的被壓制的能量,讓它們處於一種空有,虛無或是逍遙的狀態。 
當這些想法都空有、虛無了,愛就以自己來充滿它們。 結果呢? 治療師被重整了,洋溢著愛,因此,所有其他一切相關的問題也被愛充滿。 哪裡曾經有絕望,哪裡現在就有愛。 哪裡曾經有黑暗,哪裡現在就有光。 
呼珀珞珀珞大我係統訓練教導人們認識自己,並如何在每一個當下去處理問題,和以及如何被重整併洋溢著愛。 訓練由一兩個小時的免費講座開始。 與會者將對內在思想如何顯化了自己和其他人生活中,在靈性,生理,情緒,身體,人際和財務上的問題,有一個概要性的了解。 在周末的訓練中,學員將學到“問題是什麼?問題在哪裡?如何用25種不同的處理問題法門來處理不同的問題。以及如何照顧好自己。”訓練的重要原則是:對自己100 %負責,既要對自己生活中發生的任何事負責,又要對輕鬆的處理問題本身負責。 
最新的呼珀珞珀珞法門的神奇之處在於,你總得要以全新的眼光來看待自己,你越實踐這個重整奇蹟的愛的法門,你就越會對此滿懷感激。 
我以下面的洞見來處理我的生活和人際關係: 
物質化宇宙是我想法的顯現。 
如果我的思想患癌了,那麼他們就創造出一個患癌的現實出來。 
如果我的想法是完美的,那麼他們就造就出一個充滿愛的現實來。 
我對我所創造的宇宙100%負責。 
我對我“患癌的思想所造就的病態現實”的改變100%負責。 
沒有所謂外在,每件事都以想法呈現在我的大腦裡。 

我跟馬克讀完這篇文章,思量著到底哪個作者是我們要找的治療師呢:查爾斯·布朗還是慧林博士? 我們一頭霧水。 我們也說不上來。 文章中提到的摩那又是誰呢? 什麼又是呼——啥大我係統? 
我們繼續找下去。 
我們發現了更多的文章,似乎對我們要找的稍露端倪。 比如有個很有啟發的聲明:“呼珀珞珀珞大我係統視每個問題為機會而非折磨。問題不過是舊有記憶的重現,用來提醒我們再次用愛的眼光去看,以靈感去行動的機會。” 
我很心儀,但我還是沒看懂。 問題是“舊有記憶的重現”? 啊? 這個作者到底想表達什麼呢? 到底這個“呼——啥”來著是怎麼讓這個治療師治療別人的呢? 這個治療師到底是誰? 
我又找到一篇名為達雷爾·思福德的記者寫的文章,敘述了自己跟這個呼——啥法門的創始人見面的事。 創始人的名字叫摩那,她是個卡呼喇,意思是秘密的傳承者。 摩那是透過“呼求幫我們做主的神性”來治愈人們的。 而那神性在每個人的內在,它是神性創造者的延伸。 
或許你已經看明白了。 可我當時卻沒有看懂。 馬克也沒有。 很顯然,摩那念叨了類似些祈禱的話語,最終治好了他人。 我用心去找那個祈禱詞,不過我接著又有了一個新的願望:找到這個治療師並跟他學治療的法門。 我渴望知道更多的心願以及會見這個薩滿治療師的想法越來越強烈。 儘管馬克和我不得不返回到大會的坐席上,我們還是把那放到一邊,繼續我們的搜尋。 
根據網站和文章來看,我們猜想我們要找的這個治療師的名字叫依哈利卡拉·慧林。 至少是姓這個。 我不知道怎麼讀,更別說發音了。 我也不知道哪裡去找他。 網站上也沒有提供聯繫他的地址。 我跟馬克試圖用谷歌去搜索他,但是毫無結果。 我們開始懷疑是否這個天人般的治療師只是個杜撰的角色,或者已經退休了,抑或是去世了。 
我合上了筆記本電腦,回到會議大廳。 
但是奇遇就此開始。 

尋找世界上最神奇的治療師 
那些向外看的人都將做夢;那些向內看的人都要覺醒。 
——卡爾·榮格 
回到我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市的家裡,我還忘不掉那個不見面就能治愈他人的治療師的事蹟。 他的法門是什麼? 這是否只是個作弄人的故事? 
任何人只要看看在我的書,《內在旅程》和《吸引力要素》裡對我二十年來在自我成長方面的概述,就不難理解,我是個多麼渴望成長的人。 我總是充滿好奇心。 我花了七年的時間跟隨一位頗有爭議的古茹。 我參訪了自助方面的導師和名人,作家和演說家,神秘主義者和心靈魔術師。 由於我當前著作的成功熱賣,我可以稱很多在人類發展領域的領頭專家是朋友。 但是我還是對那個治療師難以忘懷。 這個非同一般。 這個似乎別具一格。 
我想了解更多。 
我又開始搜索起來。 過去我曾經僱傭私人偵探幫我找失踪的人。 我在寫《遺失的成功七秘》寫廣告天才布魯斯·巴頓的時候就用了這一招。 我正準備找個專業偵探去尋找慧林博士的時候,一件奇異的事發生了。 
一天,當我再度搜索慧林博士的時候,我發現他的名字跟一個網站有關係。 我搞不明白為什麼之前我一直沒有搜索到,不過現在卻有了。 
我還是找不到聯繫的電話號碼。 但是卻有一個能請慧林博士做諮詢聯繫用的e-mail。 這個治療法看起來怪怪的。 不過在這個網絡時代,很多東西也見怪不怪了。 或許想要見他的第一步只能這樣,我就先給他發了個郵件。 我激動無比。 焦心地等著他的回复。 他會怎麼說呢? 他會寫些有啟發的話呢? 還是他會用e-mail治療我呢?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極度渴望獲得他的回复。 第二天清晨,他回復如下: 
喬伊: 
謝謝你來信相詢如何諮詢。 通常,我以互聯網或傳真的方式提供諮詢。 要諮詢的人提供給我需要諮詢的原本信息,比如,對問題的描述,或者寫出自己擔心的事。 我接手並冥想獲得神性方面的信息。 接著我用e-mail回复諮詢者,我從冥想中獲得的信息。 
今天我外出吃午飯時,一個律師用傳真發來要諮詢的信息。 之後我就接手,並回复他我從冥想中收到的來自神性的信息。 
關於我工作形式方面的信息你可以從這個網站獲知:g。 
如果有什麼能幫助到你的,請隨時聯繫我。 
願超凡的平和與你同在。 
我的平和, 
依哈利卡拉·慧林博士 
一封離奇古怪的郵件。 他談到神性? 有律師請教他? 我對他以及他的法門了解不多還不能置一詞。 但是我知道我還想了解更多。 
我立馬決定要用email找他做一次諮詢。 那要花我150美元,對我來說,這不算什麼。 我終於可以從這個久聞其名的心理學家那裡得到回復了。 好激動啊! 
我想了想該問他些什麼。 想來我的生活一切都還不錯。 我——著作暢銷,事業成功,有車有房,婚姻美滿,身體健康,過著人人羨慕的幸福生活。 我減了18公斤(80磅)重,對此我很是滿意,但我仍有4公斤想減掉。 即然這樣,我就決定拿這個來諮詢一下慧林博士。 我寫了郵件。 他在24小時內回復了郵件,內容如下: 
謝謝你,喬,謝謝你的回复。 
當我冥想內視的時候,我聽到回答說,“他一切都好。” 
跟你的身體對話。 跟他說:“我愛你現在的樣子。謝謝你一直與我同在。如果我曾經對你有任何的怠慢,請你原諒我。”現在,靜下來,以愛和感激之情,跟你的身體好好地洽談一次。 “謝謝你帶我行走。謝謝你保有我呼吸。謝謝你讓我心跳不止。” 
以它是你生命的搭檔而非奴僕來對它。 以跟一個小孩交談那樣去跟你的身體交談。 它需要大量足量的水分來運作。 你或許覺得它餓了,然而可能是它在告訴你它感覺渴了。 
喝藍色的太陽水能轉變在潛意識心(內在小孩)裡重複播放的錯誤記憶,並能幫助身體“暢通輕鬆”。 找個藍色的瓶子。 裝滿自來水。 塞上瓶口或是蓋上玻璃紙。 把它放在太陽或者白熾燈下不少於一個小時。 飲用它;在沐浴或沖涼後用它來清洗身體。 用這種藍色太陽水做飯,洗衣服,以及用到任何你要用到水的地方。你可以用它來泡咖啡,或製做熱巧克力。 
你的郵件寫得簡潔明了,這種文筆難能可貴。 
或許我們會以歸家的同道中人再會。 
我的平和, 
依哈利卡拉 
我很欣賞他寧靜的來信,同時我還想了解更多。 這就是他做諮詢的方式? 他就是這樣治愈好心理醫院的病人的? 要是這樣,肯定還有什麼東西漏掉了。 我很懷疑,大多數人都不能接受這是開給減肥的終極藥方。跟我說,“你一切都好”根本於事無補。 
我又回信給他,問他更多。 他又回信如下: 
喬伊: 
平和由我起始。 
我的問題是在我潛意識裡重播的記憶。 我的問題跟任何其他人、地方或狀況都無關。 它們就像莎翁在他的某一首十四行詩里傳神地描述為“往昔惆悵又呻吟”。 
當我體驗重現問題的記憶時,我就有了選擇的機會。 我可以深陷其中,也可以請求神性帶來改變釋放記憶,從而讓我的頭腦回復到它元初的空有、虛無、無牽無掛的無念狀態。 當我無念的時候,我就是我的神性大我,就是那創造者依據它的形象創造的受造物。 
當我的潛意識處於零狀態,它是無始無終、無邊無際、無窮無盡、生生不息的。 一旦記憶被啟用,它就深陷在時間、空間、問題、無常、混沌、思緒、模仿和操作中。 沒有合一,就沒有靈感。 沒有靈感,就沒有目的。 
當我跟他人工作時,我經常請求神性轉變我潛意識裡,那些重播我的感知、念頭和應對的記憶。 從零狀態裡,神性以靈感充滿我的意識和潛意識,讓我的靈魂以神性感受他人那樣去感受別人。 
當我與神性工作時,記憶不止在我的潛意識裡被轉變,同樣在所有其他心靈的潛意識裡被轉變,不論是人的,還是礦物的,動物的,植物的,以及所有能見不能見的存在形式裡的。 意識到平和與宇宙都由我起始是一件多麼令人愉快的事啊! 
我的平和, 
依哈利卡拉 
哦,我還是沒搞懂。 我決定問他,我能否跟他一起工作,以便寫一本關於他做什麼的書。 這似乎是個讓他開口說出自己法門,了解他在心理醫院多年工作的事的合理方式。 我說這能幫助別人。 我還說我會做絕對多數的工作。 我給他發了個郵件並靜待回音。 他回復如下: 
喬伊: 
“平和起始於我。” 
人類積累了認為他人需要幫助或支援的上癮性記憶。 呼珀珞珀珞的大我係統(SITH)就是用來釋放我們潛意識裡的,這些認為問題都起始於“外在”而非內在的記憶。 
我們每個人都身不由己得“往昔惆悵又呻吟”。 出錯的記憶跟人、地理及情形無關。 它們只是是時候被釋放了。 
SITH的整個目的就是要恢復人的大我身份——即一個人與神性智能的自然韻律。 在重建這個太初韻律時,零狀態開啟了,靈魂被靈感所充滿。 
曾經,就有人想以利益終生之心去跟他人分享SITH的信息。 但是要擺脫“我能幫助別人”的模式談何容易。 跟人們解說SITH,從根本上說,對出錯的記憶毫無辦法。 但是實踐SITH本身卻可以清除他們。 
要是我們都發願清理我們的“往昔惆悵又呻吟”,我們就能事事順心,每個人、每件事也都將很好。 因此,我們不鼓勵人們去分享SITH法門;相反,我們鼓勵他們丟掉他們關於別人的重擔,先讓自己輕鬆自由起來,其他人先放到一邊去。 
“平和起始於我。” 
我的平和, 
依哈利卡拉 
喔哦,我還是不懂。 
我又寫了封郵件,問我能否跟他在電話上談。 我說我想採訪他。 他再次同意了。 我們預約定在下週五。 離這時日相去還有多日,我就給好友馬克·雅恩傳達了這個消息,說我終於可以跟他在很久前告訴我的那個神秘的夏威夷薩滿通話了。 他也興奮得不得了。 
我們都對我們將要學習的東西好奇不已。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將學到什麼。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Adj852
Adj852 2019/07/06

全臺短兼職外送正妹 看照約正妹-認準遙希外送茶加LINE:ppt366或wechat:wuso256 Skype:fei2401各行各業正妹報班 名單每日更換最新 遙希家正妹分平價中高檔區域 大哥加賴告知價位區域 遙希會私下一對一篩選推薦 主頁專門為麻吉提供一些生活資訊照 學生妹特別的多 粉奶 嫩鮑 緊致水多 找一款專屬你的服務你 為你消除一天的煩惱 遙希家還會不定時的做優惠活動 加節送節數 約一個妹送一個妹直接雙飛玩(爽炸天)單節也是優惠很大 新客進門直接領取2000的折扣劵當新客福利 遙希秉承著專業的服務幫麻吉服務到位 希望非誠勿擾
更多選擇:https://twitter.com/Ylolita344
更多選擇:http://www.fishtea88.com
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535024656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