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珍重

2008/02/12 01:56:42 網誌分類: 寵物
12 Feb

 

於昨晚凌晨時份,                                                                                                                                                                                    我在房間執拾衣帽期間,                                                                                                                                                                           竟發現瑟縮一角入睡了的龜龜四肢僵硬,                                                                                                    任我如何喊牠,                                                                                                                                       甚至觸踫牠最敏感的尾巴,都全無反應。                                                                                                                                                  心知不妙,連忙抱起牠,                                                                                            一陣羶味撲鼻而來,原來牠撒了尿;                                                                                                                       加上地磚的透心刺骨,                                                                   牠肯定是難捱鼠年寒冬,凍僵了!                                                                                                          

急急以厚布包裹牠全身,                                                                                                                                                                     也顧不得牠身上惡臭,                                                                                                                               只是不斷喊牠,不斷撫摸牠的殼背,                                                                                                         這樣持續了幾分鐘,                                                                                   在黑暗之中,牠的右腳終於稍微郁動。                                                                                                                          噢!太好了!牠還有一息尚存。                                                                                                                                  匆匆跑入洗手間,                                                                                                                         以牠慣用的青綠盆子張羅暖水,                                                                                                                                                                   讓牠逐漸適應水溫,然後才慢慢放手,                                                                                                                                                                                                                                                               好讓牠全身浸泡在暖和當中,緩解牠的肢體僵化程度。                                   

然而室內氣溫,也實在太冷了,                                                                                                                                                                        不消一會兒,盆中的水便擱涼,                                                                                                           我和媽媽要不斷替換,加溫,看牠接受能力,                                                                                                                                                          再把連串動作重覆了好幾遍,                                                                                                                                                        龜龜的四肢才變軟。

在水中,我用手掌輕輕托著牠的殼底,                                                                                                                               跟牠說悄悄話,                                                                                                                                  告訴牠我剛才的心,有多麼害怕。                                                                                                                                                 又耳語問牠是否年老了,體質大不如前,                                                              才會凍僵至這樣子。                                                        

牠由初時的浸淫水中,                                                                                                   至慢慢的把頭兒逐少伸出水外,                                                                                                         微側著頭,像平常一樣,                                                                          看似蠻專心的聆聽我所說。                                                                                         我忍不住向牠撒嬌說主人也很冷呢!                                                                                                             主人的衣服都穿得厚厚的,笨手笨腳像極企鵝。                                                                                                                       我喁喁細語,牠默然傾聽,                                                                                                                      我肯定牠正在傾聽著,雖則緊閉雙眼,                                                                            但畢竟相處了這麼的一大段日子,                                                                           也真太熟悉牠的肢體語言。                                                   

良久,水漸涼,                                                                                    我在加熱水溫後,                                                                                                    便問牠等下離開水面後,                                                                             是回我的房間入睡,                                                                                                    還是打算往屋內哪個角落繼續冬眠呢。                                                                             當然我不會得到任何回應,                                                                                                                                                但牠卻緩緩把頭縮回水裡;                                                                                                                                  而這時剛巧媽媽喚我,                                                                                              我便把抱著牠的手輕輕抽出,                                                                                                                                                                                                         並叮囑牠,稍微休息一會,                                                                                                                                                          待水再涼,便會抱牠起來,回房間再睡。                                                          

一轉眼,半小時就過去了。                                                                            我替媽媽把事情辦妥後,                                                                                立即看看龜龜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啊!一副享受極的樣子。                                                                                                      四肢軟軟的,那手心的肉亦不再僵硬了。                                                                                       我牽牽嘴角寬心下來,                                                                                                                    便打算再把水溫加熱,                                                                                    好讓牠多享受一陣子....                                                     

怎料我在加熱期間,                                                                                                                            卻見牠似乎不再雀躍,                                                                                    沒有先前的蠕動反應,                                                                                            而前肢竟隨著花灑射噴而輕微震動,                                                                                                                                                                                                           我心一凜,高聲呼喚牠數聲,                                                                                                                                                                                                                              見牠不為所動,立刻將牠抱起,                                    把頭兒面向著我。                                                                                                           眼都沒眨的仔細留意牠有否絲毫氣息,                                                                有否丁點反應。                                                                                                                                                                                       

可是,沒了。真的沒了。                                                                                                                                                                                                                                                                                                    縱使牠的四肢早已軟化,                                                                                                  卻挽不回意欲離去的靈魂。                                                                                                                                        擾攘一番後,爸媽終確定牠已往生了,                                                   剛才只是迴光返照。                                                                                                               並著我把牠的屍首從懷抱放下,                                                                                                                                   唱頌佛號,送別這位善解人意的老朋友。                                                                                  

強忍著淚。縱有千般不捨,                                                                                                                  也衷心祝願牠能脫離畜牲道,                                                                                                                                                      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我慶幸自己跟牠還有那麼一點點緣,                                                            還能陪牠走過最後一段,                                                                                          讓牠感受一下溫暖舒暢,才了結塵世。                                            

也慶幸牠總算與佛有緣,                                                                     對梵音不太抗拒,                                                                                          於去年還伴著我接受皈依儀式。                                                                                       此刻把牠送往佛寺,暮鼓晨鐘下,                                                                     在那片寧謐祥和之地,                                                                         必定安樂自在,無比愜意!                                      

澘然淚下。                                                                           唯願牠能得享安息。                                                                      

謝謝。                                                                                 是他把龜龜帶來我身邊,                                                                               陪伴了我們這幾年,在歡笑中探索成長。                                        

也謝謝大哥。                                                              一切是緣份使然,                                                                                     讓他伴著我,陪龜龜走了最後一程。                                                                                   撫平了我滿懷心碎。                                                                                   

謝謝天。謝謝地。                                                                     謝謝所有,成就過這段人畜緣的世事萬物。                                                                                  阿彌陀佛。我滿心感激。                                                    

回應 (6)
我要發表
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2008/02/13 11:43:47 回覆

緣起緣滅,如是因如是果。                                     我家龜龜手腳放軟,去相安祥,                                              能在溫水中離世,又能讓我們有緣見最後一面,                                其實都算是一場造化,是牠的福份。

此時此刻,我們全家都仍掛念牠,                                我昨晚回家跟媽媽說我整天都在想牠,                        她也說是是是,她也不時會想起牠在屋內每個角落爬動的情景。

臨睡前,在漆黑之中,家妹突然跟我說,                                  夢見龜龜在睡覺,四肢撐撐,很可愛,跟平常一樣。

唉~聽見,想起皆心酸。

泰迪羅賓
泰迪羅賓 2008/02/12 22:42:56 回覆
生離死別,萬物之規律,唯有忍著淚說再見吧!
Tom媽媽
Tom媽媽 2008/02/12 10:47:12 回覆
它是否冬眠,可能還未死。
淺雪
淺雪 2008/02/12 10:03:14 回覆
緣盡了,難以留住,太可惜,.希望你放開心事.開懷些.
k98
k98 2008/02/12 08:52:38 回覆
莎莎不用傷心難過,緣至則聚,緣終則散,緣起緣烕,是衆生的天理循環,隨緣吧,恭喜你皈依佛門,啊彌陀佛,佛門又多了一名善心的弟子,讓我們用心修養佛法,精進佛理,過着愉快的人生,普度衆生,讓更多在苦海浮沉的眾生脫離苦海,登上佛法慈航普渡眾生,莎莎努力啊,共勉之o
過路人
過路人 2008/02/12 02:18:51 回覆

一段緣份,忘不了。

一份感激,記下了。

一剎心碎,淚下了。

一路好走,淚乾了。

user

最新回應

生活百科常識
生活百科常識 2020/04/04
383383
383383 2018/06/05

我正在改變

有位朋友過了68歲,我問他有何改變?以下是他的回文:

喔!有的,我正在改變。
以前我愛父母,手足,配偶,孩子,朋友,但現在我已開始愛我自己 。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才瞭解到,其實我扛不起整個世界。

是啊!我正在改變。
我不再跟賣菜和賣水果的小販討價還價。多付幾塊錢對我沒什麼影響 ,但有可能幫這個窮人存下他女兒的學費。

是的,我正在改變。
付計程車資時我不再等著司機找零錢,給他點小費或許會換來一個微 笑。畢竟他為了生計比我辛苦多了。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不再對老人家說,這個故事你已講很多次了。畢竟這個故事讓他們 重拾回憶,重溫往事。

的確,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了不再糾正人們,即使是他們的錯。
畢竟,讓每個人都完美,並非是我的責任。能讓事情和平完美更值得 珍惜。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自由且大方地給予讚美。畢竟這不僅讓對方心情變好,自己也受益 。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學會了不要為我襯衫上的摺痕或斑點而煩惱。畢竟,人格勝於外表 。

是的,我開始在改變。
我遠離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畢竟他們不知道我的價值,但我卻清楚。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了不要為堅持己見而破壞了關係。畢竟,自我會讓我孤身一 人,而人際關係讓我永不孤單。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畢竟,真的有可能是最後一天。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正在做讓我快樂的事。畢竟,我有責任讓自己快樂,這是我對自己 應負的責任。

這並非易事,但仍值得一試。

FR 芷
FR 芷 2015/02/22

{#200901242337194856.gif}

淺雪
淺雪 2012/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