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被奪去的51年

2019/04/16 04:12:47 網誌分類: 生活
16 Apr
          這天,在群組看到友人甲乙兩段精采對話:

          甲:「年前有一後輩中學生說要投身社運,否則會失去更多。我問他,回歸之後,你失去了甚麼?結果他想了幾天都答不出來。」

          乙:「他失去了判斷力。」

          實在拍案叫絕,這幾年,常聽到反對派唸咒般說失去這、失去那,問他們失去甚麼,講來講去都是些虛幻的東西,公義呀、民主呀、自由呀……就像中學生的傷春悲秋作文,呻吟一大輪,除了形容詞,還是形容詞。

          遇着這些上身文青,最好的辯駁,就是請他們舉例說明之。好的文章,不在於有幾多修辭幾多形容詞,而在於有沒有內容有沒有故事。

          舉例說,審議國歌法的時候,反對派哭訴「自由一寸一寸被收窄」,他們要爭取噓國歌的自由。我不跟他們玩無病呻吟作文,我只用一位中學校長的真人真事告訴他們,殖民地時期的國歌自由是怎樣的?

          這故事,我從小就聽,每年校慶,時任校長都會向全校學生重複一遍,那是一段悲涼的校史,更是一段被隱沒的香港史。

          他的名字叫盧動,一九四六年創辦香島中學,並當上首任校長。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盧校長決定在學校掛起五星旗並高唱國歌。結果,那夜凌晨,一批警員掩至學校的職員宿舍,以校長在學校掛中國國旗和唱國歌為由,拘捕盧動,並根據《驅逐不良份子出境條例》,當天立即強行把盧校長遞解出境。

          自此,盧校長一直長居廣州,有家歸不得,直至五十一年後,香港政府才撤銷盧校長的遞解令,之後他回港兩次,翌年就病逝了。

          這就是殖民地年代的自由,唱一首國歌,就失去五十一年。今天你說失自由了,那請你也舉一個例子來反駁我。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我
2019/04/18

屈大媽做得好,居然唔瞓摷到呢d三七料插人收錢。。。

蕪湘
蕪湘 2019/03/12

說得好!  {#icono0_49}

唔怪得 聞豬派 "豬害敵" 咁大力讚成要加個副廣播處長1職啦! 原來不是好嘢 的搵笨實東西!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03/10

https://blog.stheadline.com/article/detail/967621

「希望『理大』能就『何同學』的事宜上『寬大處理』,我炎澄魂感甚!!!」

https://blog.stheadline.com/article/detail/967623

「何同學請向『理大』校方『道歉』」(停酒中)

阿炎字:(笑)「穎研」姊,夠勇了嗎?

哈哈~酒後路過,莫怪啊~~

最勇的怕是我夠膽在酒後來你這地盤留言呢~~

2019/3/10 1447 炎字(喝青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