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的三大誤區,千萬不要看輕了美國!就算美國因為大選迫近被迫同中-簽約,大選完後隨時悔約,

2019/07/30 23:09:09 網誌分類: 經濟
30 Jul

中美博弈的三大誤區,千萬不要看輕了美國! 銳解局 今天我們從心態的角度分析下國人在中美博弈中犯的錯誤。 從2018年開始,中美關係從有限合作轉向為大範圍對抗,標誌性事件是3月22日白宮對中國掀起的經貿大戰。 今年無疑是兩國關係最艱難的一年,這種艱難的情況還會持續幾年,甚至更長。因為中國在經過為期一年的防守後,已經進入戰略反擊階段,從關稅問題到制裁企業清單,我們正有條不紊的在各個領域發起對美國的反擊。 而美國作為全球霸主,習慣了四處作威作福的日子,中國的反擊讓他們從心態上很難接受。所以即便特朗普最終簽署了協議,在贏得大選後也多半會毀約。 那麼,明知道美國有毀約的風險,中國為什麼還會談判呢? 首先我們得明確一個問題,這也是銳結局此前多次強調的:即不論中美最後能否達成貿易協議,美國對我們的圍剿是不可能停止的,這是由美國精英階層的戰略思維被修昔底德陷阱主導而決定的,並非兩國經貿利益決定的。所以這張協議對中美關係的整體發展並沒有什麼影響。 而中國仍然推進談判的真正原因有兩點: 一是為接下來可能爆發的衝突爭取調整戰術的時間;二是讓全世界各國知道誰才是和平的維護者,只要美國膽敢再次撕毀和約,在中國堅定推進談判的對比下,美國的形象就會相形見絀,並削弱其全球信譽,這對打擊美國的霸權至關重要。 當然,復盤整個中美博弈的進程,雖然美國犯的錯誤很多,但咱們的問題也不少。對於目前及以後的關係,很多事情讓中國人出乎意料。 第一個出乎意料:沒想到特朗普如此敵視中國。 在競選的時候,特朗普就屢次對中國開炮,他把中國形容成「全球經濟侵略者」和「美國夢最大的敵人」,他揚言在自己當選後,一定會從中國身上討回美國曾經失去的「東西」(貿易逆差、進軍高科技產業、知識產權保護問題)。有鑒於歷次美國總統大選期間都有候選人拿中國問題煽動選民情緒,許多學者信誓旦旦的保證:即便特朗普真的當選了,對中美關係影響也不大,因為中美廣泛存在的利益是特朗普無法抗拒的因素。 不信你可以翻翻2016年的新聞,這樣的畫面肯定層出不窮。 但沒想到特朗普政府真的對中國動手了,不僅在貿易領域對華全面開火,更是開動了所有的宣傳機器,並利用美國所掌控的國際輿論霸權,在全球各個層面瘋狂的妖魔化中國:比如彭斯造謠中國的對外援助有債務陷阱,班農將「一帶一路」倡議污衊成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全球擴張計劃。 在白宮不予餘力的抹黑下,中國在西方媒體上的形象儼然已成為一個十惡不赦的「國際貿易大流氓」,「中國威脅論」由此上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第二個出乎意料:沒想到白宮下手如此快、准、狠。 中美經貿關係經過近四十年的發展,在合作雙贏的模式下雙方每年已形成萬億美元以上的利益關係(特指中美貿易總額+美企在華市場,因為很多在華盈利的美企沒有將賺回的錢存到美國,所以很少有人注意到這個細節)。因此很多國人堅定的以為,美國不會對中國動手,也不會對與美國有着密切經濟往來的中國企業動手。 但結果恰恰相反,美國不僅對中國企業動手了,更是以史無前例的打擊規模對中國動手了。翻遍全球貿易史,你會發現一個重要的現象,那就是像美國這種300億、500億、1000億、2000億的疊加式增收關稅,其方式和規模在美國及世界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這就是為什麼經貿戰前期投降論大行於世的根本原因,因為很多人當場就被打懵了,這些人從沒有見過美國如此大動干戈,所以他們只想儘快的平息美國人的怒火。 第三個出乎意料:沒想到美國國內在對華問題上的態度竟高度統一。 在大多數人的認知裡,美國國會永遠是被不同利益所分割的群體,他們在很多問題上因背後的利益集團取向不同而大肆爭吵,中美關係更是如此。 諸如蘋果、高通這樣的ICT公司在中國了很多錢,所以很多人天真的以為美國內部也有親華派,他們會在最關鍵的問題上替中國挺身而出。但出乎意料的是,美國國內從政界到軍界再到商界、金融界,均在對華問題上形成了統一戰線。即便是在諸多問題上分歧不斷的民主、共和兩黨,也高度支持特朗普對華的敵視戰略。 而更令人沒有想到的是,以資本利益為主的美國企業們,竟然在這次中美經貿戰中展現出高度的政治智慧,且不余遺力的執行白宮對華政策。 比如華為是谷歌五大主要海外客戶之一,白宮17日將華為列入禁止清單後,谷歌18日就向所有員工發送不得與華為有任何官方往來的郵件,並在22日宣布中止對華為的安卓授權。如此高效的執行力度,連很多中國企業(特指民企)都自愧不如, 其對國人所產生的震驚是完全可想而知的。 基於以上三點出乎意料的現狀,中國人必須要對美國有一個重新的認識。如果我們還不能從思維觀念上整體性的調整對美認知,那麼在接下來的戰略和戰術上,必然會出現跑偏的情況,更有甚者還會導致重大錯誤的發生。 第一點認識,不要指望美國政府永遠只會貪小利而忘大義。 當前許多人有個共同的認知:即美國總統只是政客,他們只注重自己能否當選以及在任期間的利益。這個說法其實也沒錯,小布殊和特朗普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不然特朗普也不會在2020年的大選前與中國進行談判。 但我們不能天真的以為美國總統就是美國政府的完全代表,在總統的周圍,有一個由各界人士組成的龐大智囊團,他們有戰略學家、經濟學家、軍事學家…這些人都是美國精英中的精英,超強的政治手腕往往使他們能在利益集團、總統、國家利益之間取得一個相對的平衡點。 當某一決定國家前途的決策問世後,智囊團還會動用自己背後的力量,來推動美國各界人士對這個政策的支持。 第二點認識,不要以為美國一直是「紙老虎」,他有時候也是「真老虎」。 毛主席對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的戰略判斷並沒有錯,但任何判斷和計劃,都要放在當時的情況下去分析。 由於美國精英階層在修昔底德陷阱下對中國復興所產生的恐慌,進而導致他們在各個場合不余遺力的打擊我們,此時的美帝國主義很明顯不是「紙老虎」,而是為滿足自身利益訴求瘋狂撕咬別國的「真老虎」。 第三點認識,不要認為美國很重視意識形態與價值觀。 美國是一個非常世俗化的國家,說得難聽點,就是很現實、很在乎金錢利益。他們總鼓吹中國是一個沒有信仰的國家,令人感到十分恐懼。 其實他們也沒有什麼信仰,所謂的基督徒或文明的衝突,只不過是他們妄圖團結西方各國一致圍堵中國噱頭。因此我們的對外戰略上不能染上太隆重的文明色彩,一是不讓美國的陰謀得逞,二是很多國家只在乎實實在在的利益,而非多麼璀璨的文明熏陶。說句現實的話,很多人沒有那麼大的格局。 第四點認識,不要天真的認為美國的政權更迭會改變他們的國家戰略。 經貿戰打響以後,中國網上有個很火熱的討論:如果特朗普沒有贏得大選,中美關係是不是就能夠避免今天的戰略衝突。 這種說法代表了國人對美國普遍的認知誤區:希望通過美國的政權更迭來改變他們對中國的敵視政策。不可否認,不同政黨執政下的美國政府在很多政策上都有分歧,比如奧巴馬時期的全民醫保法案,就被特朗普政府給廢除了。但在對待全球戰略對手的問題上,一旦那時的美國政府定下基調,後來者必然會不余遺力的繼承。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國在2010年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製造業產值國後,奧巴馬政府就以重返亞太的戰略定下了制衡中國的基調。 2016年末,白宮科技顧問委員會曾向奧巴馬提交一份名為《給總統的報告:維持美國在半導體行業的領軍地位》的報告。該報告指出,中國的半導體技術發展已經威脅到了美國的芯片製造商和美國的國家安全,並建議對中國芯片產業採取更嚴密的審查。 奧巴馬在閱完之後做出批示:我們認為,中國的政策正在以破壞創新的方式扭曲整個市場,削減美國所佔有的市場份額,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 兩年後,作為民主黨政治死敵的共和黨政府,卻罕見且高效的執行了奧巴馬政府的指示,對中國半導體產業展開制裁、封鎖、處罰等一系列打擊措施。由此可見,在重要問題上尤其是對華的問題上,我們絕不能指望通過美國的政權更迭來改變他們當前的國家戰略。 第五點認識,不要執着的相信我們只是在與美國一家作鬥爭。 美國既是一個國家,也是西方社會的一桿旗幟。他不僅依託北約、《美日安保條約》、《美韓同盟條約》等軍事工具締造了一個龐大的同盟帝國,更在利用金融集團的強大影響力,以資本為利益紐帶,在全球各國培養己方的勢力。 所以只要美國一行動,很多國家就會火速跟進。也許有的國家不甘心也並不情願的淪為美國的馬前卒,但他們內部強大的親美勢力也會逼迫政府跟進。 比如加拿大,特魯多政府是極其不情願與中國撕破臉的,因為對中國的貿易出口對整個人口稀少的加拿大而言尤為重要。但加拿大是五眼聯盟的創始國,其內部早已被CIA滲透的千瘡百孔。他們沒有完整的外交權,所以才導致了美國越過特魯多政府,指示加情報部門和警方非法扣押MWZ這樣荒唐的事情發生。 美帝之所以強大到風光無兩,就是因為在他建立全球霸權的過程中,在許多國家培養了親美勢力。因此我們不是和美國一家在戰鬥,而是和華盛頓控制下整個美同盟帝國在戰鬥,這一點中國人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 長路漫漫,唯坎坷與艱險作伴。 縱觀世界史上的歷次大國博弈,向來都是以「世紀」為年限註腳。短則如美蘇冷戰,半個世紀五十年;長則如俄土交鋒,三個世紀十次戰爭。 中美博弈亦是如此。 我們現在需要做好一個心理準備,那就是中美這場前所未有的大博弈,至少要持續五十年時間甚至更長。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不過是這場歷史大戲的前奏,更多的艱難困苦還在後面。■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51452
51452 2020/08/11
一想就硬華佗神丹

2020年網路推選出8款溫和中藥成分的持久藥,分別是由名貴藥材萃取的德國黑螞蟻生精片德國必邦一炮到天亮第八代、保羅v8韓國奇力片一想就硬華佗神丹、日本藤素美國黑金 印度猛貨嚴選必利吉超級犀利士印度必利勁、菱形卡馬格雙效威而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