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子傑又是被襲,誰是最大得益者?

2019/10/17 18:32:09 網誌分類: 政治
17 Oct

岑子傑被襲,誰是最大得益者? 上次831示威遊行前夕,在8月29日,岑子傑被兩名手持壘球棍及鐵通的蒙面男子攻擊,當時有其他民陣成員在旁協助,未有受傷,惟暴力一次比一次厲害,今次受傷入院。 岑子傑二次受襲,第一次沒有傷害,已經刺激170多萬人上街,今次又是在申請1020大遊行前夕被襲,又刺激多少人上街?我當然反對暴力,但是:以陰謀論看,為何次次被襲在示威遊行前夕,目的是想刺激大量人上街,最大得益者是誰?是誰想很多人上街?是民陣?是建制?是建制想乘亂取消區議會選舉?這樣說:敵對雙方都想很多人上街?退休福爾摩斯探長話,最大嫌疑是民陣,因為被襲者雖然頭破血流,但并不是重傷,沒有割靜脈,沒有攻擊要害,苦肉計成份仍然很大,至於是否是建制因為反送中民望低至貼地,想製造混亂,乘機取消區選,這說不通,這樣做,偷鷄不成蝕把米,將刺激更多人上街,令建制民望更低。白癡都不會這樣做,立法局已經開會,日日大鬧立法局,令會議開不成,誰人想香港更亂?不問自明,目前反送中的恐怖行為,已經傳遍世界,臭名遠播,光瓌巳經失色,支持度已經下降,再恶搞下去,可能會成負數,到時恐成為泛民的負累,那時泛民未必大勝。既於這樣的理由,建制干的成份很低。反之,反送中支持度日低,支持的人越來越少,想做一點事情,再掀起熱潮,令運動永續,有極大可能。如果繼續如法泡製苦肉計,還可以做多少次?又可以再有多少人信?人民群眾的現像并不是慣性的,當他們發現被支持的人不符合他們的要求,或者同他們的要求相反,他們就會不再支持,甚至會反過來反對。可能當初警察稍微傷害示威者就大反彈,後來被支持者越來越令他們失望,反過來又容忍警察用大一點武力,到示威者大大傷害支持者時,那時就可以容忍殺害示威者。這叫做反效果。今次有多少人再支持暴力示威,看看1020有多少人上街便知道,這是示威力量寒暑表,少於100萬人,就是說明反送中運動開始冷却。如超人話齋,最好的因,恐成最壞的果,得到好處即回手,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回應 (1)
我要發表
子杰同志被私了
子杰同志被私了 2019/10/20 10:29:47 回覆

子杰同志身為GAY佬,爆左一個南亞佬的菊花但無俾錢,呢個南亞佬唔份氣就叫埋D南亞同鄉一齊KO子杰同志,一班南亞佬一路KO一路鬧「爆菊花唔俾錢,爆你個頭!」,於是子杰同志就咁樣被私了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應該原址改建香港2019暴動博物館,在向南幾百米建立新地鐵站。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