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
雷射針
雷射針

雙重標準

2021/01/22 04:13:34 網誌分類: 生活
22 Jan
          我是一個相信理性,尊重事實的人,過去有一事一直大惑不解,為何文革期間一些似乎充滿理想主義激情的人,其行為會變得有若瘋癲?自「佔中」後,尤其是二〇一九年黑暴後,卻驀然警覺,原來文革正在香港上演,現實告訴我們,紅衞兵式的行為不是這麼奇怪,它可能是人性中蘊藏的一種弱點或甚至是卑劣。到了這兩年,從親自見證香港發生之事與西方一些政客的言論相比較,卻又更深地體會到人性中的另一劣行,便是虛偽。這裏先要澄清,特朗普是真小人,且謊話連篇,但不算虛偽,真正虛偽的是另一大批自命站在道德高地的政客。

          虛偽集中的體現是雙重標準,在這一方面本來英國的政客一直比別的國家領先一條街,但近年美國的政客急起直追,也許已經反超。英國政客有何虛偽?隨便可提出一大堆例子。港人熟知的是殖民地百餘年以來,在香港擁有絕對獨裁全力的人是港督,他由英皇委派,以統治者的身份抵達香港,絕對不是香港人投票選出。也許部份港督的人品不差,例如尤德,他推動了大專院校的發展,但在體制上,港督的制度與民主當然遠離十萬八千里。我對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今年愈是看出其局限性,所以頗有保留,但殖民地時期香港並無實行民主制度,卻是鐵一般的事實。有人或許會說,自一九九一年起,不是有小部份立法局議員是直選嗎?對!但為甚麼要在英國交出權力的前夕才這麼做。既然如此,若英國的政客不持雙重標準,他們便絕無資格在香港政制是否採用民主選舉時說三道四。若是忍不住口,也應在每次評論後在醒目的位置加上一句:「在殖民時期,英國是絕不容忍民主的」,就像香煙包上要印上「吸煙危害健康」一樣。

          英國的政客也號稱尊重人權與法治,但殖民政府在這一方面的記錄也不值得稱許。年輕的港人或許不知道或不記得,六七年時學生在校園中派發傳單便可坐牢兩年。看看張婉婷的電影《玻璃之城》,也可知七一年在維園內參與釣魚台示威,叫叫口號的,也可被那位威利警司帶領的警察揮棒打得頭破血流,並有牢獄之災。當年我有不甚相熟的朋友曾遭此劫。前年黑暴期間,英國政客在讚揚暴力得多的暴徒上,倒是沒有缺席,真的是講一套做一套。

          人權的其中一個環節是不搞歧視。稍上年紀的香港人都會知道,英國人來港工作是有特權的,與華人同一資歷的殖民者,職位大多高得多,第一位華人司級官員,要到六十年代的徐家祥才出現。學歷上,不是拿英聯邦學位的,哪怕你是學富五車,也只能懇求政府承認。既然如此,今天英國政客在涉港問題上扮成道德重整會會長,能不臉紅?

          美國政客在雙重標準上的道行也是高深得很,佩洛西「美麗的風景線」一詞,已成為她個人標籤,美國國會也曾邀請攻入香港立法會的梁繼平為座上客,但包括佩洛西在內的多位美國議員,對闖入國會山莊的暴民無不咬牙切齒,美國聯邦調查局效率甚高,對這些暴民迅速又拉又鎖,繩之於法。這是對的,但這些政客為何對更加暴力、破壞社會安寧時間更長的香港黑暴又偏心寵幸,對盡忠職守的香港警方人員卻又譴責又制裁呢?

          在疫情甩鍋上,美國政客尤見功力。中國去年一月初連新冠病毒的基因圖譜也公佈了,這是最深層次的透明度,沒有它,美國的藥廠也無從發展出mRNA疫苗。中國抗疫所付出的犧牲與無私,使人動容,一年前的一月底,連武漢也封了城,飛機火車都停止,美國政府今日竟仍在說中國遲遲不透露其抗疫的方法。

          中國的方法清除得很,城也封了,口罩變必須,社交距離,社區隔等等,美國對這些路人皆知的做法置若罔聞,自己搞得一塌糊塗,卻只懂責怪他人,這又是一種雙重標準的極致。我小學畢業時,班主任梁勁謀老師在我的紀念冊上寫下:「待人以恕,律己為嚴。」這也是雙重標準,其含義卻是與美國政客的心態相反的。甚麼時候他們才領略到中華文化的哲理?

          為甚麼西方政客的雙重標準這麼氾濫?也許這是因為他們的傲慢,也許是種族歧視,反正港人對他們的反感他們並不在乎。但港人又在乎他們嗎?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nnnn
nnnn 2020/09/14

on9

愚公
愚公 2020/08/29

这次事件是綜合近几十年在中國和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而製造出來,有文革式手法,批鬥政府或個人,製造被迫害的假象,有八九六四的影子,迫中央和香港政府出兵或警隊去鎮压,是佔中的黑暴版,有數字式的洗腦,有台前幕後的黑手搬弄是非,顛倒黑白!!

衙门
衙门 2020/08/03

美國如此政策,想不衰落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