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第二十計 ,三教九流,一個有智慧的人,知人善任,個人智慧渺小,集體智慧才能完整無缺,是治理國家利器。鋼鐵大王,有很多有關鋼鐵技術他不懂,但他知人善任,攏絡天下人才,歸為己用,令公司莫大成功,一個俱備單方面才能的人,是偏面的,普通人很少有這些智慧,一個能夠利用各方面人才的人,這才是他的真正的大智慧。只有成功的人,才能俱備這樣的智慧。

2021/06/26 10:14:53 網誌分類: 軍事
26 Jun

鬼谷子是中國最偉大謀略家,他的謀略包括軍事、外交、政治、天文、地理、歷史、合縱聯横、玄學,無所不包,學生眾多,桃李滿天下,東周列國時期,名將孫臏、龐娟,說客蘇秦、張儀都是他的學生。鬼谷子有72計,這第二十計是其中一計 ,三教九流,一個有智慧的人,知人善任,個人智慧渺小,集體智慧才能完整無缺,是治理國家利器。鋼鐵大王,有很多有關鋼鐵技術他不懂,但他知人善任,攏絡天下人才,歸為己用,令公司莫大成功,這才是他的真正智慧。 劉邦得天下的六大用人之道! 一:知人善任 二:不拘一格用人才 三:不計前嫌 四:坦誠相待 五:用人不疑 六:論功行賞 鬼谷子曰:“凡度權量能,所以征遠求近,其有隱括,乃可掙,乃可求,乃可用。” 一個人要想幹出一番事業,就必須廣泛的招納各方面的人才。 鄭國子產是一個辦公擇而能使的人,公孫諢能知四國,火而善辯,裨諶、馮簡矛能斷大事,子大叔美而善寫,遇國與國之事,子產問公孫諢,然後與裨諶計議,再讓馮簡矛判斷事情的可行性,一旦事情成功,再讓子大叔寫文來應對賓客。

子产治郑改革的故事 春秋战国时期,郑国在子产的主持下进行了改革,对内锐意改革旧制,对外善事大国,郑国这时开始出现了安定繁荣的局面。子产,名侨,是春秋后期时郑国著名的政治家。在公元前543年,郑国的良筲被人谋杀。郑简公原本打算让贵族子皮继任,子皮觉得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子产,于是向国君举荐子产。郑子产在郑国执政长达21年。 子产执政后,首先致力于国内政策的调整与改革,他根据城市和乡村的不同特点,制定了各种不同的规章制度。为了保障改革大业的顺利进行,子产还加强了法制建设。 但是,子产的这一番改革,也受到了很多的阻力。 一次,有个叫丰卷的贵族要举行祭祀时向子产请求打猎获取祭品,子产没有答应,丰卷很是不高兴,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以后,就召集士兵,准备攻打子产。子产为了不发生内乱,打算逃到晋国去,被子皮劝住了,子皮带领家兵赶走了丰卷。丰卷仓皇逃到晋国,子产这时请求郑君保留他的田地和庄院。三年以后,丰卷回到了郑国,子产又把丰卷原来的田地和庄院以及一切收入都归还给了他。 慢慢的,人们从子产的改革中看到了好处,也开始明白子产的用心良苦了,开始赞美子产。 《史记》云:“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三不欺”的故事流传至今、影响深远,虽说结果都是“不欺”,但达到“不欺”的方法却各有侧重,其中蕴含的理念颇可玩味。   子产是春秋时期著名政治家、思想家。他在拜相郑国前,“国乱,上下不亲,父子不和”。子产执政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为田洫,作丘赋,铸刑书,“不毁乡校”,愿闻庶人议政。在推行改革的过程中,他事必躬亲,并且明察秋毫,“使都鄙有章,上下有服,四有封洫,庐井有伍。大人之忠俭者,从而与之;泰侈者,因而毙之。”   改革初期,国人对子产并不理解,贵族咒骂他:“取我衣冠而褚之,取我田畴而伍之,孰杀子产,吾其与之。”子产毫不退却,表示只要对国家有好处,即便身死也要做下去,推行改革,不能半途而废,他决心坚持到底。三年之后,郑国治理得“门不夜关,道不拾遗”。人们称颂子产说:“我有子弟,子产诲之。我有田畴,子产殖之。子产而死,谁其嗣之?”子产去世时,郑国百姓“丁壮号哭,老人儿啼”,说:“子产去我死乎!民将安归?”孔子也哭着说:“子产,古之遗爱也。”   子产相郑,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并且做到了明察秋毫,故“民不能欺”。   子贱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子贱在单父为官时,“弹鸣琴,身不下堂”,却把单父治理得很好。巫马期治理单父,每天早起星星高挂天上时就出门了,直到晚上星星又高挂天上时才回家,日夜不得安宁,这样才把单父治理好。巫马期向子贱询问他轻松治理好单父的缘故。子贱说:“我的办法是凭借众人的力量,你的办法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光依靠自己的力量当然劳苦,动员众人的力量当然安逸。”   孔子也曾向子贱询问治理好单父的方法,子贱答:“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者十一人”,即尊重当地的贤人高士,务求人尽其能。孔子感叹道:要是以子贱的工作方法,去治理更大的地域,同样会卓有成效,“功乃与尧舜参矣”。   子贱治单父,“躬敦厚,明亲亲,尚笃敬,施至仁,加恳诚,致忠信,百姓化之”,虽身不下堂,然“是人见思,不忍欺之”。   西门豹是战国时期魏国人,魏文侯时任邺令。初到邺城时,他拜访乡里长老,询问民生疾苦。百姓告诉他:“苦为河伯娶妇,以故贫。”原来,流经当地的漳河经常发水,一些地方官和巫婆神棍们勾结起来,谎称得经常为河伯娶亲以安抚河伯不发怒,每年借此“赋敛百姓,收取其钱得数百万,用其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余下的则“与祝巫共分”。他们看到百姓家的漂亮女子,便说这女子合适作河伯的媳妇,实际上是让被选中的女子活活淹死,致使百姓“多持女远逃亡”。   西门豹看穿了其中的把戏。又到了河伯娶亲时,他主动要求为新娘送行,然后以姑娘不美,需通知河神另娶为由,将巫婆神棍相继投入河中,令“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从此“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西门豹接着组织百姓开挖渠道,引漳水灌农田,百姓开渠稍感到劳累,对西门豹有些怨言。但西门豹坚持推行,说:“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渠通后,邺县“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   西门豹治邺,“以威化御俗”,颁布律令,禁止巫风,官吏百姓皆对其敬畏,故“民不敢欺”。   三国时,魏文帝曹丕和大臣们谈论“三不欺”哪种施政方式更优。钟繇、华歆等人回答:“君任德,则臣感义而不忍欺;君任察,则臣畏觉而不能欺;君任刑,则臣畏罪而不敢欺。”为政以德,则下不忍欺;为政以察,则下不能欺;为政以刑,则下不敢欺。“三不欺”虽方法各异,却是异曲同工,归结为一点,即一心为民者,则民“不欺”。(徐荔 史学杰)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幪面馬仔
幪面馬仔 2021/06/28

{#icono0_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