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大衛·艾克:《他們不敢說它的名字...》(3)

2021/07/19 17:39:11 網誌分類: 時事
19 Jul
大衛·艾克:《他們不敢說它的名字...》(3)
扎克海姆給美國F16和F15戰機作為軍事剩餘錯誤地進行分類,所以戰機可以用最低價賣給以色列(他們用美國的”援助”資金來購買)。這項與其他軍售(通常作為禮物)對以色列來說意味著750​​萬人口擁有星球上最龐大的空軍。
來自多夫的饋贈
布什當局在911襲擊期間被所謂”新保守主義勢力”或者說新保守派操縱。這是由一個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陰謀集團領導,像理查德.佩里,保羅.沃爾福威茨,多夫.扎克海姆,羅伯特.卡根,道格拉斯.菲斯,路易斯.利比,那些被取消資格的美國律師和被定重罪的,以前為迪克.切尼和威廉.克里斯托爾做顧問的人,還有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新保守主義宣傳刊物《旗幟周刊》的編輯,那份刊物當時由魯伯特.默多克所有。哦,對了,這個團伙也包括羅伯特.佐利克,現任世界銀行行長,從他的新保守主義同志保羅.沃爾福威茨那裡接過位置。
我再說一次-猶太人只占美國人口的1.7%,很多猶太人不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權力位置上(猶太復國主義者佔的)比例顯然不正常,我在這裡強調的你可以稱為”提要列表”。實際情況要更深更深-例如看看這份由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控制的非猶太團體的名單http://www.jewishtribalreview.org/coopt.htm 新保守主義領導層在911之前寫信給比爾.克林頓敦促他打擊伊拉克,隨後他們在布什上台,世貿中心受襲後加大力度提倡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
有趣的是,同樣的這些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與傀儡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和副總統迪克.切尼一起,都是以色列的熱烈支持者,在布什上台前啟動了一個”智庫”,叫做新美國世紀計劃(PNAC)。在2000年9月,這個組織發表一份文件叫做《重建美國防衛:新世紀的策略,軍力和資源》,文中他們號召美國軍隊”戰鬥並堅定地贏得多重,同步的主要戰爭”,強調在伊拉克,伊朗和北韓這些地方。但文件又說:”…轉化的過程…有可能是一段漫長的路,缺少一些災難性和催化性的事件–比如一次新珍珠港事件”來證明給人們看。就在那份文件發表後一年,這些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分子在布什政府中掌權的9個月之後,美國確實遭遇”一次新珍珠港事件”,用來證明文中所提的議程的正當性。巧合?當然不是。
布什2002年國情咨文稱伊拉克,伊朗和北韓是”邪惡軸心”,這是出自新保守派David Frum筆下,他現在正支持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前鋒,無標籤運動,這是直接來源於新美國世紀計劃文件的內容。911官方委員會對那天發生了什麼事的”調查”只是由於布什和切尼的大吵大鬧而強迫接受,他們最初任命領導委員會的人是亨利.基辛格。他以”利益衝突”為由辭職真是非常滑稽和難以置信,要知道之前利益衝突從來阻止不了他。但是”調查”和最終報告仍然由Phillip Zelikow(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監督,在未能採訪或者引用關鍵證人,給出事件另一個版本的之後,這份報告就敲定了事件的官方版。
Phillip Zelikow: ”你意思是要徹底開放,公開真相?亨利沒有提過要這麼做。”
指定處理所有911死者家屬提交的不正常死亡和人身傷害文檔的聯邦法官是Alvin K.Hellerstein,他與以色列有主要的家庭關係。肯尼斯.費恩博格(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監督911遇難者賠償基金,97%的家庭被勸說拿錢,作為交換不要施壓要求進行911暴行的獨立調查。那些確實要求調查或者拒絕賠償基金額度的家庭就通過一個”特別調停者”處理,他是Sheila Birnbaum。費恩博格繼而成為與銀行救助有關的問題資產救助計劃管理層薪資水平”特別專家”,現在則是政府指定的墨西哥灣BP石油災難受害者賠償基金管理人。
肯尼斯.費恩博格– 忙碌的生活。
然後有一個叫五個”跳舞以色列人”的故事,警察收到新澤西居民報警,憤然投訴”中東模樣”的人在開大音響,高叫和歡呼他們錄下燃燒中的雙子塔後,這幾個人就被逮捕了。“他們好像很高興,你知道…在我看來他們不感震驚。”一個證人說。據報導警察和FBI人員在以色列人的白色貨車中發現突出標記定位的紐約地圖,還有藏在一隻襪子裡的4700美元現金,外國護照,以及聲稱是”阿拉伯劫機者”用過的美工刀。後續報導說警犬在小貨車裡發現爆炸物踪跡,這車屬於一個摩薩德掛名公司叫Urban Moving Systems,由以色列人Dominick Suter所有,在襲擊發生後他立即丟下一切(從匆忙清空辦公室判斷)飛回以色列。
一份猶太人報紙《先鋒報》說FBI發現5個被捕的以色列人中至少2個是摩薩德特工,Urban Moving Systems是一間摩薩德前線操作公司。5人拘留了71天,然後沒有起訴就釋放並允許返回以色列,其中三個人出現在電視上說”我們的目的是記錄事件。” 是的,一個他們知道要發生的事件。Alan Sabrosky博士,前任美國陸軍學院教導主任曾公開說美國軍隊領導人現在知道以色列”和那些在我們國家裡面的叛徒”要對911襲擊負責(見本文後面他的訪談)。
三個”跳舞以色列人”在以色列電視節目上。
自從9月11日以來我們就看到一連串”本.拉登”視頻和其他宣揚阿拉伯恐怖主義恐懼的”信息”,這些信息來自兩個組織叫做IntelCenter和SITE,尋找國際恐怖主義實體協會(只要實體不是來自以色列)。IntelCenter以Ben Venzke 為首,SITE則是和Rita Katz(兩人都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共同創辦。在一篇題為《以色列控制假冒恐怖信息?》的文章中,作者Gordon Duff和Brian Jobert問了幾個關鍵問題:”誰說基地組織要為爆炸負責?Rita Katz。誰給我們本.拉登錄音帶?Rita Katz。誰給我們那麼多信息,告訴我們穆斯林是壞人?Rita Katz?Rita Katz是Site Intelligence主管,是通訊社,國土安全部,FBI和CIA所用情報的第一手來源。
她有什麼資格?她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她有大學學位,最愛調查的記者們相信摩薩德”幫”她收集信息。我們找不到她具有任何資格的任何證據。反而一個酒吧服務員會有更多的情報收集經驗。沒有人查證過她所說的。SITE說是基地組織幹的,那報紙就這麼寫。SITE說以色沒有這麼做,報紙也就這麼寫。SITE究竟是乾什麼的?他們在網上搜索”信息”,幾乎總是那些以色列想被報導出來的信息,它作為新聞賣出去,在美國電視上看得見,在我們的報紙上被報導,在網上傳來傳去,彷彿那就是真相。這真令人吃驚。但如果你讀到這裡,看到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秘密社團網絡控制和操縱世界事件的程度,就不會那麼驚奇了。
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Katz和Venzke提供”情報”和本.拉登錄像給”安全”部門和媒體,還有上圖的Adam Gadahn,一個所謂”基地組織”的發言人,他也發放自己的錄像支持恐怖主義。他的名字在FBI頭號通緝恐怖分子名單上。然後”Adam Gadahn”又用一個叫Adam Pearlman的猶太人身份出現,這是多麼的奇怪。他是Carl Pearlman的孫子,任職於激進的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反誹謗聯盟(ADL)委員會。美國國土安全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參議員約瑟夫.利伯曼(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喜歡羅斯柴爾德垃圾坑,不顧一切地用”恐怖主義威脅”來審查互聯網障礙真相出現。、
直到現在,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們通過擁有主流媒體已從門裡曝光。Shahar Ilan,以色列主流報章《國土報》的每日特輯版編輯,寫道: ”猶太人[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確實控制著美國媒體。這是非常清楚的,說出來簡直侮辱公眾智商。” 不只在美國,也不只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頭面人物,比如魯伯特.默多克擁有的”新聞”媒體。《洛杉磯時報》專欄作家Joel Stein(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寫了一篇文章聲明那些不認為猶太人(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控制好萊塢的美國人只不過是“啞”了:
“我不得不澄清,談談六個在娛樂公司裡身居高位的非猶太人。但你瞧,即使是六個里面的其中一位,AMC主席Charles Collier,原來也是猶太人!….作為一個自豪的猶太人,我想讓美國知道我們的成就。是的,我們控制了好萊塢。”
我再次強調我們說的不是”猶太人”擁有媒體,好萊塢,政治,銀行和大生意,而是指我稱之為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秘密社團的一個小圈子。大多數猶太人被羅斯柴爾德網絡毫不在乎地殘忍利用和虐待。他們追求的不是整體有利於猶太人的事情,而是為他們幕後的主人實現羅斯柴爾德全球統治陰謀。羅斯柴爾德家族和他們的猶太復國主義秘密社團網絡控制了美國政府對以色列政策和其他各方面-在英國和其他國家也是,包括法國,德國(理所當然),意大利,比利時,以及羅斯柴爾一手創立的歐盟。奧巴馬在2008年關於中東戰爭的演講,根據華爾街日報所說,是由James Steinberg,Daniel Kurtzer和Dennis Ross寫的。講稿交到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演說團體,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那裡。
還有什麼機會不對巴勒斯坦人沒有偏見,你認為呢?被任命監督阿富汗戰爭和瞄準巴基斯坦的人是Richard Holbrooke,奧巴馬的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特別代表”,死於2010年12月。Holbrooke從越南戰爭到阿富汗衝突都在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陰謀集團”外交”位置上服務,在南斯拉夫戰爭之前和期間作為特使去到巴爾幹半島;以聯合國大使身份;以有責任推銷援助議程和其他很多身份。
羅斯柴爾德雙重控制美國和以色列,導致大量美國人納稅資金在軍事和金融”援助”名下被轉移到以色列。一隻手交給另一隻手。John J.Mearsheimer和Stephen M.Walt寫了一本書,叫《以色列遊說與​​美國外交政策》。'以色列每年收到30億美元外援,大約是美國總外援預算的1/5。人均來說美國給每個以色列人每年直接補貼500美元。當意識到以色列現在是一個富有的工業國,人均收入大約相當於南韓和西班牙時,這種慷慨援助就顯得特別驚人。'美國參議院最近批准了另一項對以色列的2億5百萬”反導彈”系統軍事援助。“當涉及到防衛,軍事和情報合作,美國和以色列的關係就從未如此強大。”民主黨眾議員史蒂夫.羅斯曼(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如是說。他是美國眾議院國防撥款下屬委員會成員。正如他所說,以色列當局用美國提供的軍備可以繼續用來阻塞加沙地帶,從2007年起就阻止150萬巴勒斯坦人的食物,能源和基本生活物資供應。
我在這裡揭露猶太復國主義的真正面目-羅斯柴爾德家族及其網絡-它的代理人是如何在大政府,大銀行,大商業機構,大製藥公司,大生物技術公司,大媒體等組織裡面通力合作向全體人類-包括大多數猶太人,推行全球奧威爾式的獨裁專政。猶太復國主義是一個除了一小部分人或者太無知,或者太害怕而不敢揭露的主題,但若要在很近的未來避免全球暴政的話,它就必須公開並且拆除。事實上,這甚至不是關於”未來”;這個暴政已經存在,事情只是關於我們將允許自己有多深地受這個暴政勞役而已。羅斯柴爾德家族已經花了一個世紀隱藏真相並聚集他們全球控制的範圍,這個面紗必須被揭開,為了大多數的人能看到那真面目。
我也應該強調當我說”羅斯柴爾德”的時候,我不只是指那些姓”羅斯柴爾德”的人,或者所有因那個姓氏而被人知曉的人。有很多人在羅斯柴爾德家族裡面,在它的分支裡沒有人知道那個等級制度是如何運作的,有很多”羅斯柴爾德”的人本身沒有這個姓氏。當我說”羅斯柴爾德”,我是指羅斯柴爾德血系,因為正如我在我的書裡所說,他們有長期的繁殖程序製造後代,在其他家族姓氏的名下撫養長大。因此當這些人走上權力位置,他們帶著羅斯柴爾德的基因,並適應他們的控制系統,但他們不是正式叫做”羅斯柴爾德”。用這個方法,羅斯柴爾德對政府,金融等領域的滲透規模仍然隱藏在一支以不同姓氏為人所知的後代軍隊的背後。
現在是時候公開展出羅斯柴爾德,因為這是他們想呆的最後一個地方。他們從陰影裡進行操縱已經足夠長時間,我們必須緊迫地確保那些日子已到盡頭。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