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水火
木水火
木水火

王丹的「前倨後恭」

2014/07/28 21:30:15 網誌分類: 其他
28 Jul

你在美國住大房子,樓上樓下,還有院子,傷心到台灣要住鴿子籠,對照今天,奈何前倨而後恭?你認為我們是什麼感覺?你要我們說什麼好?{#icono0_29}

 王丹的「前倨後恭」
   2014/07/27 16:44

 

       我對於六四天安門學運,和那些學運領袖們的記憶,始終停留在二十幾年以前,六四已是(一段不可磨滅的)歷史,而學運領袖的後來,我沒有很關注。當然聽過不少說法,不過我總覺得他們除了沒有犧牲生命以外,也都為那一場運動付出過一些代價,其中王丹還坐過牢,作家張系國還曾說過,如果他是女人,最讓他傾心的男子就是王丹這番話。總之,我對王丹的印象一直是很不錯的。

       然而這次看到王丹的新聞,老實講讓我頗為詫異。王丹在美國頭痛了兩個月,懷疑自己腦部有問題,但是在美國沒有保險,因為沒有護照只有綠卡,根據台灣規定必須持回美證(re-entry permit)和入台證才能回台灣,才能用到台灣的健保看病檢查。現在回美證申請了還沒下來,因此希望「台灣政府能夠專案處理,讓我回來台灣就醫。」

       所謂「專案處理」,講白了就是希望能跳過規定,幫他開一扇門。類似的這種情形以前不是沒有過,多半也是人道的立場,中華民國政府如何考慮此事,我們不便置喙。不過王丹用了「回來」兩個字,很明顯是把台灣當「家」了。問題是王丹並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他和台灣的關係,僅止於在台灣客座教書而已。在台灣工作的「非中華民國國民」很多,短期居留的除外,大家都繳稅,也都繳健保費,我們試想,若是一個外國人在台灣教書,返回母國之後生了病,覺得母國醫療太貴,希望到台灣使用健保,但因為護照遺失來不了(有很多國家辦理護照之慢,超過想像),希望中華民國政府「專案處理」,各位覺得如何?

       還有,王丹自承他持有綠卡,在美國綠卡和公民一樣,從去年底開始,都是被要求要加入健保(所謂Obama-care),不參加要罰錢──當然罰的不多,可是廣告說得好,最大的懲罰就是生病了沒保險──而且這個健保是不問病史的,不要說頭痛欲裂,有心臟病的一樣可以保,若是在美國沒什麼收入,這個健保還真要不了什麼錢,王丹為什麼不保呢?當然給付沒有台灣健保這麼好,可總能省很多開銷呀!奉勸王丹,不管此事後續如何,現在在美國趕快去辦保險才是!

       先撇開綠卡一事不談,王丹在臉書上寫到:

我在臺灣的收入,因為是外籍,根據居留時間不等,一般是要繳18%的所得稅。多年累積起來,我繳稅的額度應當超過很多台灣人。此外,健保我也每個月按時繳付。

他的繳稅額度真的超過「很多台灣人」嗎?他是大學教授,該不會是跟22K的人在比稅率吧?如果說「多年累積」的繳稅總額,那更是笑話了。他又說:

我也是納稅人啊,而且在這裏辛苦教你們的小孩。享受臺灣健保,我問心無愧。你們那說的是什麼鬼話?

別人在說什麼「鬼話」,我不知道,但是什麼「辛苦教你們的小孩」,多麼刺耳!台灣有多少老師,都在辛辛苦苦的教書,教的是「我們」的小孩,還有多少社會的各行各業,都在自己的崗位辛辛苦苦的努力,不就一份工作嘛,王丹自覺比較偉大嗎?「你們」二字,是王丹自己,把他自己和「我們」分開了,那你要「我們」說什麼呢?

       讓人刺耳的還有王丹臉書上最新的話:

張志軍訪臺的時候,幾千警察保護?這是不是特權?你們有說過什麼嗎?!你們還罵抗議民眾是暴民呢!

所以啊,什麼特權特權,你們根本不在意,你們的道貌岸然背後,其實就是政治立場的不同。你們看我支持太陽花不爽,想在這件事情上打擊我,還要打出維護道德的旗幟來。這一套你們騙得了別人還騙得了我嗎?少給我在這邊豬鼻子插蔥--裝象!

奉勸你們,以及你們背後的組織者一句:我不點名,但是我眯縫著眼睛,都知道你們是誰,是打算幹嘛。你們找錯人了!不信你們就繼續,看我會不會因為你們這樣就被打倒。

       很不懂王丹的邏輯。第一段裡,張志軍來台要警察保護,這怎麼會是特權?這是某些台灣人的民主素養不夠,中華民國政府擔心他受到傷害,如此而已。

      第二段裡,王丹認為指他有特權的人,是和他政治立場不同,可是王丹應該不會不知道,和他同樣支持太陽花學運的人,和那些不支持陸生享有健保,甚至罵「支那賤畜滾回去」的人,是有很高的重疊性的。

      王丹支持太陽花,是他的自由,但是我們幾曾看到他對同一批人不公義甚至沒有教養的言論挺身斥責?這難道只是「政治立場」相不相同而已嗎?

       王丹肯定不知道我是誰,不管他是不是瞇著眼,但是如果王丹願意,請花點時間看我的blog,我一貫對八九民運有多支持,我至今對中國共產黨一無好感,甚至如果中華民國政府答應為王丹「專案處理」,我也不至於反對。

      長久以來,我很同情王丹,我以為把民運的擔子放在他的身上,實在有點沈重,尤其是看到幾年前王丹寫的詩「就像戰場上的士兵」,感觸良多。

      今天王丹身體不舒服,我當然希望他能早日康復,但是請王丹捫心自問,有些話是不是過分了點?你對中國民主進程有貢獻,也付出了代價,但是不代表──尤其是台灣──欠你什麼。你希望「回來」就醫,可是幾天前你怎麼說的?

在美國住慣了大房子,成天樓上樓下跑,動不動就院子裡走走的我,真是越看越傷心啊。明明不是鴿子,但是要回到鴿子籠裏面了。

你在美國住大房子,樓上樓下,還有院子,傷心到台灣要住鴿子籠,對照今天,奈何前倨而後恭?你認為我們是什麼感覺?你要我們說什麼好?

        唉。

   田英奇

   [email protected]

 

   附錄:

就像戰場上的士兵

【文/王丹】

就像戰場上的士兵
不論如何幸運
也是會有被流彈擊中的那天吧
我們曾經學習的躲避子彈的那些技巧
其實最終還是無法保護自己

於是就被擊中
於是緩緩倒下
空氣中瀰漫著無奈的味道
那是我們之間的硝煙的味道

我無可奈何
只有在硝煙中緩緩倒下
是多麼的不情願啊
我一次次試圖站起
一次次還是倒下

我倒下
滿眼是紅色的天空
滿眼是燃燒過的土地
還有抓不住的地平線
我倒下
就像戰場上的士兵     *** 
逃兵 {#icono0_24} {#icono0_38}

 

     王丹的「前倨後恭」

    http://blogcity.me/blog/post_blog.asp?f=ULITHK0R4M117753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