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在你筆下,我死了沒有?

2016/11/29 08:41:48 網誌分類: 經濟
29 Nov
        這天,A老師收到一篇作文,文題是「那段最痛苦的日子」。

        文章寫得很感人,這位同學描述了她媽媽在一次交通意外中被車輾死的事。由收到噩耗,到飛奔醫院,看到母親身首異處的屍體,號哭、崩潰,孩子一家陷入史無前例的傷痛。

        A老師看得揪心落淚,下班跑去買了個音樂盒,翌日把那孩子叫來:「這個送你,當你痛苦時,聽點音樂解憂。以後你有甚麼事情需要幫忙,隨時找我。」

        學生茫茫然:「老師你在說甚麼?」

        「你媽的事,我很替你難過。」

        「吓?啊……哈哈,老師,那是作文呀,作㗎!」

        另一位老師B,也收到這樣的作文:「我恨我爸,他竟然跟家裏的傭人搞上,媽媽一氣之下收拾細軟走了,現在,那個菲律賓家傭成了我的媽媽。」

        B老師奇怪,明明上星期見家長那孩子的媽是個中國人,怎麼事情會變得這麼快?於是找孩子來問問,那學生說:「我寫得太好吧?連老師都信以為真……」

        以上兩個不是故事,是真實個案,我也特別找三個女兒來查證,她們說,好多同學作文時都喜歡寫父母患癌、家庭破產,因為死人塌樓易觸動人易攞分。

        我學生時代都寫過「最難忘的一件事」、「最刻骨銘心的一次」之類的作文題,十來歲青年沒甚麼人生跌宕,只能拿小事作大來傷春悲秋。但作文之餘,總會有條「唔講得笑」的底線:譬如,爸媽健在的絕不敢作父母雙亡。

        沒想到,社會嘩眾取寵風氣已殺入校園,讓孩子作文無底線。教書的朋友說,一作文就發現半班學生都家破人亡,都不知孰真孰假?我趕忙回家問孩子,在你的筆下,我死了沒有?幸好,答案是倖存,阿彌陀佛。

        屈穎妍

        
回應 (1)
我要發表
Doraland
Doraland 2016/11/30 10:58:12 回覆

其實作文就是給予學生發揮自由創意之效,而亦應只屬學術而言,與有沒有底線好像看不到有什麼直接關係,其實或許學生在文章之末加上一句,「本文章純屬虛構」便不會有一個美麗的誤會,相信老師亦應以文章的內容與文筆作評分,而非加上「主觀判斷」去作判決。當然啦,亦不會出現要去問,在你的筆下,我死了沒有?因為根本從來沒有人寫其真實地死了!是其好像主觀地自掘墳墓而言!哈哈!

 

或許有一句說話道出其重點,「攞分,其實是本末倒置,與其說是社會嘩眾取寵,其實真正令孩子作文無底線的是攞分」而言,為求攞高分,不惜一切,無所不用其極拿一些「唔講得笑」的事物開玩笑。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