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玄機賦》全篇詳解

2018/04/03 10:39:17 網誌分類: 奇門用兵
03 Apr

奇門《玄機賦》全篇詳解 

玄機賦(上)

 

 

 

 

六合之軍畏死,我軍雄勇可使。

 

若有降順當留,令之遠調別處。

 

六合之將,和合之神也。其神所臨之地,兵將膽怯,未發兵先思和。此時我兵可以乘勢決戰,雄勇莫當。若有賊兵來降,是真心歸附,竟當受之。但宜遠調他方,不可留在本營。恐其穿合線索,勾引我兵歸還舊巢也。

 

 

 

白虎之軍性猛,久遲必退成空。

 

若欲盡力攻取,此將有始無終。

 

若不及時招撫,將來日復興戎。

 

白虎為凶悍之神,其性暴戾,猛烈難當,乘勢進戰,可以獲勝。若遲久則成退縮,有始無終。不如及時招撫,必來歸降。若不招降,必成大禍。

 

 

 

玄武之軍多變,機關莫測通神。

 

惟以求榮為美,其心畏死貪生。

 

玄武為盜賊、小人,其心多詭詐反复,故其軍多變亂反复,機械變詐,不可測識。然中心退縮,畏死貪生,不顧忠義,不惜廉恥。秦強歸秦,楚強歸楚,惟以強弱為從衛。欣羨榮華,招之即至。

 

 

 

九地多陰謀,來兵有異伏。

 

逢之莫急進,用之必敗覆。

 

九地為陰晦之神,將來多陰謀密計,來軍多設伏乘虛。遇此時,當相幾而動,不可進戰,進必全軍敗亡。只可嚴營固守,待時而動。

 

 

 

九天之氣多剛暴,轉變更遷難測料。

 

遇此兵鋒宜避之,可將氣神來相較。

 

九天為剛暴之神,其性善動更番轉變,難以測料。遇此敵鋒當堅守,以避之。宜細查門上之陰神及門氣之旺衰,而考校其吉中猶有凶,兇中尚有吉,以定其災禍也。

 

 

 

值符休門天晴朗,坤維兵伏宜防早。

 

主將虛驚利坐中,客逃西南馬車倒。

 

捕捉幹宮醜日擒,出軍道路知安好。值符會休門,主天時晴朗,三四月有風,六月有雷,十月有雪。出兵道路平坦,至晚有人窺伺。西南方有伏兵,宜防備。有一蜀中大漢,同婦人來降,主將有虛驚,宜安坐申營。遇子日子時方吉。客將車破馬倒,逃奔坤方,不可擒捉。如捕捉賊,伏西北方老婦人甲,至醜日方可擒捉。

 

 

 

值符生門雷兼雨,未時方晴北風舉。

 

兵利南方不利乾,主將功成午未許。

 

客軍醜命來防破,捕在婦人草屋裡。

 

值符會生門,天時主大雷雨,未時方止。風自北方來,三日住止。行兵利南方,不宜西北方。山岡下有人,別路有楚中兄弟二人來降,貪酒色,不宜收。主將有大功,當於午未時出兵大利,不可遲。客將亦有利,醜命人來防破之,旌旗數易。捕盜捉賊,有婦人引至草屋下擒之。

 

 

 

值符傷門日象陰,無邊風雨不曾停。

 

兵行逆地攻兵速,路遠山高不利徵。

 

主將急宜防刺客,客逃中矢捕休論。

 

值符會傷門,主太陽有虧,有不測風雨至。行兵遇逆地,當速攻打。三山五嶺地勢險兀,只宜屯營,不利前進。有敗兵來降,宜收之。主將當急移營寨,防有內變。三馬並行吉,否則,有刺客。客將中流矢而逃奔,速追可擒。捕捉盜賊,已去,不可得,追之三五日可見面。

 

 

 

值符杜門天大晴,兵遇重關礙不行。

 

上下不諧降可受,將軍勞瘁不宜徵。

 

客軍厭戰將和解,捕捉逃亡難獲尋。

 

值符會杜門,天時大晴,無霜無雨。出兵行過石門重關,往來皆不利。子丑二時有得。有一人貪酒,有二人貪色,上下不和,來將可受。主將勞疲不可徵。客將亦不願戰。宜用說客和解。捕捉難獲。

符景雲收並雨散,醜日雨霖為軍患。

 

進前必敗有輿屍,主沐君恩受封拜。

 

客將爭傷主則強,捕捉之時在離宮。

 

值符會景門,天上雲收雨散,至醜日有雨。行兵難以前進,進則必敗。長子率師,弟子輿屍。君子用事,又使小人參之,安得不敗。主將得功,大君有命,開國成家,小人勿用。客將馬虎爭衝,客傷主勝。捕逃三人執繩可縛,在正南方。

 

 

 

符死陰雨坤風晴,若在秋時雷震聲。

 

行軍車陷城難拔,主將宜畋不利徵。

 

三日客擒五日敗,小人可捉君子貞。

 

值符會死門,主天時連日雨,必待西南風始晴。二八月有雷聲,從地起。行兵有陷車之險,城郭完固不破。有正人自吳中來,用之大利於國。主將只宜田獵,出征防小災。客將三日就擒,五日亡兵散,主降。捕捉小人可獲,君子不可捉。

 

 

 

符驚多雨遇辰晴,地險兵亡禍立侵。

 

若合奇門方有吉,將旗折喜遇天英。

 

客軍我往人當敗,捕捉惟宜術士臨。

 

值符會驚門,主天多雨,至辰巳日方晴。出軍地陰有陷軍之危,過山涉水,凶禍莫救。遇奇得門庶獲安全。有間諜者,即因問可知敵情。主將有折旗之事,無咎,得合天英星方吉。客將此往彼必亡,得奇不可亡。捕捉可獲,乃術士也。

 

 

 

符開遇丙必可晴,無丙當霖四十日。

 

敵國空言不見人,行兵宜水不宜陸。

 

有奇則勝無奇退,客敗逃亡難捕捉。

 

值符會開門遇丙奇,主天時晴。無丙奇主四十日雨。行兵宜舟不宜陸。敵國相約未見來人,只見信至,其人性剛直,難調和。主將有奇,百戰百勝;無奇不可出兵。客將不利,士卒宜用背值符擊對沖之法。捕捉見影不見形,遲則可得。

 

 

 

蛇合休,多雨陰,丙日晴明雷電生。

 

老將行兵幹有伏,逢奇可進得秦人。

 

主軍訓練方能勝,客將逢災捕不擒。

 

螣蛇會休門,主天多陰雨,至丙日辰日方天晴。丙日有雷電,行兵須老將。用兵埋伏在西北方,有奇可進。得一近視眼,是陝西人,有不能可用。主將宜練士卒,出則敵勝。客將渡水有難,若天英在宮下可擊。捕捉只宜謹防,不宜捉獲。

 

 

 

蛇合生,風雨行,風停雨細巳時止。

 

主客亦合勿討尋,遇奇得將賢人至。

 

主將宜攻守不成,客從乾破捕陰人。

 

螣蛇會生門,主天時風動雨生,風止雨細,己時晴。晴行兵進則傷主將,宜講和。窮寇莫追,可得一大將,遇奇更得多賢。主兵利戰不利守,客將於十三日後可從西北方破之。捕捉在織機房,婦人隱匿。

 

 

 

蛇合傷,風雨狂,若逢大霧見陽光。

 

兵宜結寨在平洋,遇奇山谷逢君子。

 

主將刑傷奇不妨,客勝難擊捕林藏。

 

螣蛇會傷門,主天有雨,若大霧無雨。行兵宜結寨在平洋,如遇奇可進山谷,有君子進、小人退之事。主將防兵及之傷,有奇可救。客將大勝,不可擊。捕捉則藏在竹木林中,宜緩捕之。

 

 

 

蛇合杜,密雲布,若遇輔星三日雨。

 

行兵設伏在小路,男女來投切莫用。

 

主將英星稱大武,客兵奔敗逃難捕。

 

螣蛇會杜門,主天時密云不雨,若遇天輔星有三日雨。行兵有山有河,可以伏兵。有夫婦二人來投,不宜重用。主將得英星大利,不然僅可守舊。客將亦不利,宜退不宜進,進則失輜重。捕捉賊已去,不可追。

 

 

 

蛇合景,天晴光,三日兌上有火起。

 

兵進山前鋒莫當,主將有災得邑免。

 

客軍行動將身兇,捕捉坎地剿無妨。

 

螣蛇會景門,主天大晴,三日有火起於西方。行兵有前邊兩大山,後邊一小山,此處即可進兵。有一矮子從西方來,可用。主將有無咎之災,得三邑可免。客將行有凶,無攸利。捕捉在北方,可進剿。

 

 

 

蛇合死,晴光麗,奇雲掩斗三日雨。

 

兵進遇火逢文士,主將舉動咸得宜。

 

客軍覆敗應子午,捕喜無奇擒即至。

 螣蛇會死門,無奇大晴,有奇雲掩斗口二日得雨。行兵則進,須防火來攻。有天蓬星至,得一文士,得術士,是賢人,否則無賢人。主將上下相合,舉動皆利,進退不難。客將有覆軍殺將之災,應在子午日。捕捉則遇丙奇可逃,無奇可擒。

 

 

 

蛇會驚,氣蒙茸,醜日艮風雲霧散。

 

行兵山格路難通,主副將兵衝可進。

 

客貪財帛敗無踪,捕在江湖水里逢。

 

螣蛇會驚門,主天有云霧相連,欲雨不欲,醜日遇東北風方晴。行兵則左山右水阻隔,不可進兵,平洋可進。有丙子荷兵器來,可用之。主將有水災,惟利用副將,可進,遇天沖星可大進。客將多貪財帛,若賄之可破。捕捉則其人隱在江湖中,為水客,通醫獸者可擒。

 

 

 

蛇合開,風雨從,神壇社廟防有伏。

 

不利行兵遇老翁,主將出征獲匪醜。

 

客來焚死敗無踪,捕防格鬥有刑衝。

 

螣蛇會開門,主天久雨無晴。行兵則神壇社廟內有伏兵,不宜進。有一老年人至,談神仙事,可用之。主將出征有嘉折首,獲非其醜。客將來則焚去則死,應三九日見。捕捉則不利,防格鬥,且有傷。

 

 

 

太陰值休門,天時常遇陰。

 

蓬星有雨半月望,兵無橋渡不能行。

 

有文士,善陰謀,主將病侵休浪戰。

 

客軍已渡宜堅守,捕捉東南難到手。

 

太陰會休門,天時常陰。遇蓬星有雨,二八日應。行兵則前有河水,無橋可渡,不宜進兵。有文士通家來見,善陰謀。主將有疾,不能督兵。客將雞鳴渡關城,宜守不宜戰。捕捉則或東或西,難捉摸。

 

 

 

太陰值生門,丙丁晴乙雨。兵至鵲巢賊有伏,速宜退步勿前舉。

 

醫巽來,知賊衷,主將天沖能破敵。

 

客軍敗北泣如雨,捕捉本家醜日遇。

 

太陰會生門,主天時有雨,丁奇天晴多東南風,有乙奇有雨,無奇驟雨至。出兵則前有鵲巢,乃伏兵之所,宜退不宜進。有醫士從東南方來,知敵人消息。主將得天沖星,破敵國如摧柯。客將專聽小人之計,用兵必敗。捕捉則隱伏在本人家,醜日可擒。

 

 

 

太陰值傷門,艮風晴輔雨。

 

異人指示賊巢窩,整兵進戰賊無旅。

 

大將怯,士卒勇,主似焚巢無穴棲。

 

客軍前喜後還輸,捕捉無功空此舉。

 

太陰會傷門,主天晴明,有東北風自巳時起,至申時止,次日晴。若遇輔星,主有雨。進兵則有異人指示賊巢穴。大將有退志,士卒退而不退,終得勝。主將懦弱,如鳥焚巢無穴可棲。客將先勝後敗,先喜後悲。捕捉則是遠方人,無家,難定其所,不可捉。

 

 

 

太陰值杜門,丙丁都邑焚。

 

行兵阻水前難渡,固守前津功必成。

 

安心腹,帛與金,主防刺客來床下。

 

客將無能當速侵,捕捉須迅急可擒。

 

太陰值景門:風雷多雨少。火藥伏埋、防火患。平洋地面實堪憂。三人來,腹藏韜。主將利乾、巽難討。客軍水厄,守宜早。捕捉:無形、西北道。

 

 

 

太陰值死門,有雨來朝晴。

 

坤方有伏宜固守,奇到方可破敵兵。

 

高才客,善遊說。主將西南立戰功;

 

客軍出坎徐擊嬴。捕捉急速便可擒。又有版本雲:太陰會死門,主天時本日有雨,來日晴,有西風方晴。出兵則城西南有伏兵,可守不可攻,必候奇到方可破。有高才人可合諸侯連說客,但不可使敵人。主將利西南,不利東北方。客將有三日大利,兩日不利,可於坎宮徐擊之勝。捕捉則本人在東方進飯後即行,宜速圖之可獲。

 

 

 

太陰值驚門,甘霖養萬物。

 

震險利我不利彼,進兵征伐破可必。

 

有賊降,不誠實,主將三日可全勝。

 

客將降人賊敗北,大將匿離擒難獲。

 

太陰會驚門,主天霖雨時降萬物滋生。行兵則東方多險,我利彼不利,可破之。有人來降,有名無實,不可信他。主將命在衝星,有小災,或三日出師,可以全勝。客將得降人智力,賊可破,有奇不可破。捕捉則是大將避在離宮,可和不可捉。和則有大功,捉則有大禍。

 

 

 

太陰值開門,醜日見陽光。

 

兵行路坦宜前進,退則遭殃軍敗亡。

 

母子來,用不藏,主兵大利東風起。

 

客諜花言智莫與,捕捉陰人男已揚。

 

太陰會開門,主天時雨已極,即當日晴,至醜日大晴。行兵則路空亡,可進不可退,退則我軍敗亡。有人母子同來,子弱母強,不中閉。主將有奇,東風起用火攻,無東風只可固守。客將用間諜來善言。捕捉則女人可獲,男子棄逃不可獲。

 

 

 

六合休兮奇至晴,無奇申刻北風生。

 

行兵水阻賢人至,主將謀為多不成。

 

客軍得助渾難伐,捕問陰人卯未擒。

 

六合會休門,主天時有乙奇實時晴,無奇則申刻起北風。行兵則水道不通,有小人接引。有賢人從震方來,無日後至。主將有謀不成,有為不遂,宜堅守吉。客將得天人力有救,不可伐。捕捉則有女人知音信,在水邊,卯日未日可擒。

 

 

 

六合生兮雷無雨,得蓬星兮雷雨注。

 

行兵宜在西南利,主將守攻咸稱意。

 

客軍可破陰謀計,捕在僧房捉可遇。

 

六合會生門,主天時有雷無雨,如得蓬星則午時有大雷雨。行兵則進入險難惡事消散,利西南。主將進可戰,退可守,大吉。客將其士卒不練,多陰謀詭計,可以計破之。捕捉則在念佛人家,可獲。

六合傷兮風雨厲,有兵變兮西南起。

 

行兵奇主幹方利,主防火發卯與戌。

 

客貪酒色兵離異,捕在西方土木民。

 

六合會傷門,主天時得心星風雨兼至,主西南有兵變,應往吳越。行兵則逢高峻之山,有奇至,兵從西北方可進。有一術士願投,可信之。主將防火災,應在卯戌日。客將貪酒色失士卒心,宜協心齊內,作急進兵。捕捉則屬土音姓人,在西方木音姓人家可捉。

 

 

 

六合杜兮久雨頻,地陰窄兮敵備輕。

 

出兵九天伏九地,主將家難三九臨。

 

客必損將並折兵,捕匿酒房速去尋。

 

六合會杜門,主天時陰陽失和,四時失序,時風時雨,四十日方晴。行兵則雖有險途,無埋伏,可進兵。兵出九天方,人伏九地方,士卒可和。主將家有隱憂,三九日有信至。客將折兵,不利。捕捉則藏在酒舖中宿,實時捕之可獲。

 

 

 

六合景兮不時雷,坤兵變兮酉辰推。

 

出兵我利賊就縛,主將遭霖車馬虧。

 

客得天心兵不敗,捕捉?家西半隅。

 

六合會景門,主天有不時之雷。西北方有兵變,辰酉日起。行兵則我利彼不利,其來可破,三人同心,賊人就擒。主將有車馬之厄,出陣遇雷雨。客將天時不順,人心尚固結不可破。可捕捉,則在?家飲酒,西方可捉。

 

 

 

六合死兮無奇晴,路逢陷兮龍虎爭。

 

婦作間諜言難信,主軍進退事皆亨。

 

客有飛符兵亦精,敵誘我軍捕難尋。

 

六合會死門,主天時有雷電,無奇主大晴。行兵則一蛇當道,二虎爭衝,途中有傷。有婦人來行間在帳下,不可信從。主將天時順利,人事亨通,無往不利。客將有主意,有飛符至,多順少逆。捕捉則是一軍為敵所誘在西北方,不可獲。

 

 

 

六合驚兮天大旱,城中空兮伏兵悍。

 

偏將奇謀可即從,主防婢害午來看。

 

客軍將進須防探,捕有虛言終不見。

 

六合會驚門,主天時大晴無雨,有丁奇至大旱。行兵則三里之城有伏兵,城中皆虛設。有偏將獻劫寨之策,可從。主將有一小婢謀害,午未時防之。客將有渡關河之志,宜防備。捕捉則雖有人說信,皆虛詐,軍兵為敵所誘,不可捉獲。

 

 

 

六合開兮雷電驚,兵宜守險計謀傾。

 

客自吳來謀可用,主防副將奪權爭。

 

客宜固守犯天嗔,捕捉賊勇反遭擒。

 

六合會開門,主天時寒露節,多有雷聲。若在春時,雷起。行兵則百人守險,萬夫難敵。宜用計以破之。有客從吳中來,多出奇計宜重用之。主將有副將爭權謀害,不宜進兵。客將天地不交,四時不順,可守不可攻。捕捉則其人甚勇,捕之反受傷。

 

 

 

白虎加休天即晴,行兵前路有虛驚。

 

切莫縱兵防中計,百人奮勇敢先登。

 

主將謀為皆不遂,客軍利戰莫安營

 

捕捉?家不可擒。

 

白虎會休門,主天時有雨,一日即晴。行兵則有虛驚,若縱兵擄掠,則中敵計,宜慎之。營盤中有百人奮勇敢前效死,宜從。主將謀不成,求不遂;客將利戰不利守。捕捉則有一草頭姓人,在*家飲酒,不利,不可捉。

 

 

 

白虎加生天即霽,午後巽風三日已。

 

行兵險阻破東方,處士談玄心莫喜。

 

主將貴謀休浪戰,客軍防燒輜糧地。

 

捕捉火攻大得利。

 

白虎會生門,主天時晴,午後有東南風起,三日方止。行兵則有險阻峻小,可從東方破之。有處士著青衣至,談修玄門事,不可用。主將謀在之我,成之在天,不可強求。客將東南方有火星起,防燒糧食之焚。捕捉則有一將守水道,可用火攻之。

 

 

 

虎傷若得丁奇會,坎主風雷奇不晦。

 

出兵顛險勢堪贏,敵將真降情不說。

 

主宜嚴厲不宜寬,客將驕盈事機退。

 

捕捉急迫翻有悔。

 

白虎會傷門,主天時有丁奇加坎宮,定有風雨雷電,無奇天晴。行兵則前有虎山龍嶺,皆兵馬出入之所,可破。有敵將來降,是真情,宜收之。主將宜威嚴用殺戮,不宜放釋罪人,放釋即禍生肘腋。客將好勝,謀將事多不成。捕捉則待其人再回可獲,急則反去不獲。

 

 

 

白虎加杜霧大惡,黴收風起陽光作。

 

行兵守險勿輕狂,敵有文書稱主客。

 

主將屯兵防陣亡,客軍鼠鬥牛翻卻。

 

捕捉艮出小橋獲。

 

白虎會杜門,主天時有大霧,多黴風,起則晴。行兵則有人固守隘口,不可輕進。有使客將文書至,得佳音。主帥出師陣亡,宜守不宜進。客將牛鼠相鬥,牛傷鼠無恙,午未日有信。不足則災東北方,山下有小橋處逃避,可獲。

 

 

 

白虎加景天心合,時雨時晴三日歇。

 

行兵拿伏宜往北,營中心膂生反复。

 

主將色迷用怒激,客將利亥子丑殺。

 

捕捉自來何用縛。

 

白虎會景門,得天心星至,時雨時晴,三日後方大晴。行兵則中途有弩來埋伏,宜往北方而進。本營中有腹心人,反復不可同事,宜防之。主將被女色迷戀,不肯出征,以怒激之方行。客將亥子丑出兵利,醜日旺。捕捉則三日後,其人自來降,不必去捉。

 

 

 

白虎加死黃雲幹,五日雨至災星纏。

 

行兵橋斷渡河擊,中途謀叛豈真然。

 

主患偷營防襲寨。捕人只在火房邊。

 

白虎會死門,主天時西北方有黃雲起,五日後有雨,有小災。行兵則有水無橋,被敵所折。渡河擊之可勝。行至中途,有人謀致不可信也。主將於丑未日有劫營之殃,宜防之;客將地利人和,可戰可守,不宜襲人營寨。捕捉則在火房潛藏,宜急捉可獲。

 

 

 

白虎加驚有異雲,三日狂風髮屋驚。

 

行兵有險不可進,君差良將丑未臨。

 

主不勞兵得土地,客軍好戰將自傾。

 

捕惟獲信縱難尋。

 

白虎會驚門,主天時午後有異雲鋪頂,三日後有狂風壞人房屋。行兵則前有凶險,不可輕進。朝中差委善將至,在午未日時應。主將可不勞兵刃,破人城池,得人土地。客將甘戰不甘守,追逐之自敗。捕捉則有三五人同謀,在東南方火燒山下,難捉,三日見信。

 

 

 

白虎加開奇至晴,若無奇合雨相因。

 

行兵宜步休乘馬,刺客還防在我營。

 

主軍出入兵皆利,客有助扶戰即贏。

 

捕在營中可就擒。

 

白虎會開門,主天時有奇即晴,無奇即雨。行兵則車馬難進,步兵可進。有刺客在小軍營中,宜查察防備。主將出入無往不利,客將一朋友帶兵助戰,主將宜防之。捕捉則本營中隱藏,即營中獲之。

 

 

 

玄武兮休門,白雲兮天晴,黃雲兮雨生。

 

行兵鹿走前途伏,遠客人來謀可聽。

 

主將有奇方可進,客軍堅守戰休輕。

 

捕往他方不可擒。

 

玄武會休門,主天時白雲蓋頂即晴,發雹即大雨,三日後方晴。行兵則有鹿走下有伏兵,僅百餘人可進。有朋友果妨,是遠方人,見之無妨。主將謀事不成,宜守不宜進,有奇可進,亦無大勝。客將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人心堅固不可破。捕捉則已往他方不可捉。

 

 

 

玄武兮生門,微雨兮不久,午戌兮應有。

 

巽僧引前險可進,遊子告信賊情醜。

 

主將平安稱無咎,客軍不睦起兵寇。

 

捕捉東方竹林口。

 

玄武會生門,主天時微雨不久,應午戌日。行兵則東南方有一僧人接引,入賊營地,雖險可進。有遊食人道賊情來,亦可信。主將無咎反利,客將多不和,有越兵為害。捕捉則在東方竹林內人家可獲。

 

 

 

玄武兮傷門,霖雨兮濟旱,戌日兮方斷。

 

行兵伏遇草頭人,商賈人來報逆叛。

 

主將須防忽中風,客軍利涉休登岸。

 

賊人久向潢池散。

 

玄武會傷門,主天時有霖雨,可以濟大旱,到戌日方晴。行兵則有草頭姓人埋伏在山中,舉火為號,不可輕進。有商人知賊消息而來,宜敬重之。主將有中風之疾,於子午日防之。客將利涉大川,不利山谷。捕捉則賊人久去,不可捉。

 

 

 

玄武兮杜門,風雷兮電掃,甲寅兮晴好。

 

行兵臨渡須防賊,預探方能免折耗。

 

主軍謀勝戰成功,客好營中防火燎。

 

賊已遠去人難找。

 

玄武會杜門,主天時風雷至,甲寅日方止,有太陽光見。行兵則渡河時謹防賊於河中設計候渡,勿中其計。主將善謀略,出兵大勝,必成偉功。客軍當有火災焚燒軍營。捕捉則其人早已遠去,不可尋捉。

 

 

 

玄武兮景門,半月兮陽光,過望兮雨狂。

 

行兵路坦無埋伏,抵掌談人用不妨。

 

主軍有疾終無咎,客將收兵宜善藏。

 

捕捉東方五日亡。

 

玄武會景門,主天時有半月晴,遇望兮而雨。行兵則無險,可進兵,更無埋伏、*偽之情。有人至善言談,談必可用,用不誤事。主將有疾病,無大咎。客將利涉大川,不利出師。捕捉則賊在東方,五日可捉。

 

 

 

玄武兮死門,蓬會兮雨霖,三日兮不晴。

 

行兵坤地通微徑,獻策雙雙一是真。

 

主軍利動防車倒,客遇求謀事不成。

 

賊人捕匿在僧庭。

 

玄武會死門,主天時得蓬星當大雨,三日不晴。行兵則前有大溪,進退俱不可,西南方有小路可進。有二人同來,一人獻策,一人圖利。主將出師利於舉動,但有車折之咎。客將有小軍,用女樂獻媚,其計不成,無咎。捕捉則在燃火之處藏躲,多是僧道。

 

 

 

玄武兮驚門,乍雨兮乍晴,晴後兮复傾。

 

行兵有險休輕進,僧道偏能薦貴人。

 

主軍利水乘舟楫,客將將亡木姓擒。

 

賊已離巢不必尋。

 

玄武會驚門,主天時有丁奇到,自辰時至午時晴,自午時至未時雨,雨後復轉晴。行兵則前有險阻不可進,進則有傷。有僧道引攀龍之客來。主將吉利,登舟楫而行。客將不吉,當敗於陸,見擒於木姓人。捕捉則賊知我音信,已離巢穴,不可捉。

 

 

 

玄武兮開門,庚午兮艮風,風起兮日紅。

 

行兵鳥道險難攻,刺客來營信可從。

 

主將有災無大咎,客宜堅壁固潛踪。

 

賊人已在震之東。

 

玄武會開門,主天時庚午日未時有東北風起即無雨。行兵則有鳥道羊腸之險,可守不可攻。有劍客至,宜重用之。主將有災,亦無大害。客將亦不宜進兵。捕捉則不在原處,當在東方尋之。

 

 

 

九地會休門,問雨卻偏晴,若遇蓬星風雨順。

 

行兵有地山名火,險極當從西北行。

 

主將升遷在日兮,客軍多智莫相輕。

 

捕捉難,何處尋?

 

九地會休門,求晴反雨,求雨反晴。如得蓬星,有大風雨。行兵則前有地名火山,甚險。當從西北方而進,不日有天使至。主將目下有升擢,客將有機械,不可輕敵。捕捉難獲。

 

 

 

九地會生門,霖霪久不停。大水瀑淹軍營兵。

 

軍發宜進退休輕,朝頒恩詔顯光榮。

 

主人震怒量非宏,客得坤人助我嬴。

 

捕捉近在問津。

 

(注缺,九地會傷門,九地會杜門賦訣,均缺)

 

 

 

九地會杜門,主天時多雲,有北風無雨。行兵則陸路可進,水路不可進。有一人騎馬至,報敵人消息,甚真。主將三六九日見兇災,客將利西方,不利東南方,有從巽方發兵擊之可破。捕捉則在公吏人家,藏匿西北方上。

 

 

 

九地會景門,無奇必成雨,奇至巳午晴可許。

 

出兵舟裡遇敵糧,文士引兒來見語。

 

主將功成名大遂,客軍乃是倭夷侶。

 

捕捉尚在巢窩裡。

 

九地會景門,主天時久雨,有奇至巳午日見太陽,必久晴,無奇必雨。出兵則從舟中去,獲賊輜重貨物,大利。有一文士引一兒來見。主將所求必得,所欲必遂,有大功。客將是外國人得勝。捕捉則其人還在,急去可捉。

 

 

 

九地會死門,天時必大晴,日逢翼軫微雨經。

 

行兵地險雄如虎,奇到賢人來助兵。

 

主將力弱不從心,客軍大利士卒精。

 

捕匿在艮巳亥擒。

 

九地會死門,主天時大晴,過翼軫星值日有雨,亦不大。行兵則猛虎當道,大旱屏跡。有賢人來謁,有奇到則來助。主將心雖欲戰,力不從心,得水姓人來助。客軍車馬士卒皆利,宜先發製人,獨不利於主。捕捉則在東北潛藏,巳亥日可捉。

 

 

 

九地會驚門,巳午時多風,雲上於天雨不逢。

 

行兵險勝平洋否,官道來臨福曜從。

 

主將變化如飛龍,客將多疑事不通。

 

賊已投人捕捉空。

 

九地會驚門,主天時巳午時有風,密云不雨。行兵則居險地勝,平地交鋒不勝。有官人同道士來,是吉星相臨。主將如飛龍變化,目下飛騰進退皆利。客將多疑無決斷,不敢進兵,有奇至,得太陰相助戰,必勝。捕捉則賊已向西北方投降,人去不可捉。

 

 

 

九地會開門,太陽正當空,有雨驟來意外逢。

 

行兵守吉進則兇,三人交合百謀通。

 

主將轉退進成功,客雖小災亦利攻。

 

捕捉賊盜即報功。

 

九地會開門,主天時太陽當空無雨,若有雨必驟。行兵則君子進有厄退有利,有三人交合百事皆成。主將有天功,退兵三舍,宜速進。客將亦利,有小災。捕捉則盜賊難逃,三日可得。

 

 

 

九天休門兮,雨散雲收兮,午未之日大晴兮。

 

出兵越境而守兮,虎馬命人詐降兮。

 

主將褒封敕書至兮,客軍不利北面受縛兮。

 

捕得缺唇報信可捉兮。

 

九天會休門,主天時雲收雨散必晴,至午未日時方大晴。出兵則越境而守,有憂。有虎馬命人來是*人詐降。主將先宜出境,有褒封,敕書至。客將不利,必北面受縛,有奇至可免。捕捉則必得破唇人報信,捕之可捉。

 

 

 

九天生門兮,遇雲連雨兮,嚴冬之日大雪兮。

 

行兵險阻可擊兮,草頭姓人知兵兮。

 

主將休徵副將坐營兮,客將輔車鄰人助勝兮。

 

捕在西方謀事難捉兮。

 

九天會生門,主天時得天任星至有連日雨,冬時即連日下雪,欲晴不晴。行兵則有險阻處可擊,平易處不可擊,擊之有災。有草頭姓人見來,知兵法,可用。主將不宜出兵,宜副將坐營中。客將有輔車之勢,得鄰人助陣勝。捕捉則在西方最高之所居住,欲謀大事,不可輕捉。

 

 

 

九天傷門兮,天時大晴兮,旱乾之災三月兮。

 

行兵峻嶺夏破兮,外親接見大利兮。

 

主將乘雲遇榮兮,客軍管鮑莫擊其衝兮。

 

捕捉在東知交藏匿兮。

 

九天會傷門,主天時大晴,有三月旱災。行兵則有高山峻嶺,六月可破。有外人接引至親來見,大利。主將步步登雲,進退榮顯。客將有管鮑之交來,不可擊其衡。捕捉則在東方相識人家躲避。

 

 

 

九天杜門兮,此日乍晴兮,黃雲次朝午後雨兮。

 

兵渡大江風起巽兮,兩人解糧來婦兮。

 

主將遲疑戰將吉兮,客軍遂意亦受顯榮兮。

 

捕在幹方術精遠揚兮。

 

九天會杜門,主天時一日晴,如未時有黃雲蓋頂,次日午後有雨。行兵則利登舟渡大江,有東南風起,有兩人解糧革來,又一女人至。主將疑兵有行有戰將出兵吉,客將凡事遂意,有榮顯至兆。捕捉則是賊在西北方水邊住,通術數,不可捉。

 

 

 

九天景門兮,雨後東風兮,三日之期雨止兮。

 

行兵水阻利西兮,敵信蜀人來知兮。

 

主將成功褒封至兮,客貪師出用法可製兮。

 

捕捉水邊頃刻可擒兮。

 

九天會景門,主天時有二三日雨,遇午日東風起,方有雨。行兵則東北方有水阻,不可進兵,利進南方。有一朋友從川中來,知敵消息。主將可安,主收功,不日有褒封至。客將損下益上,師利出師,宜用法之製。捕捉則酒醉在河邊人家,即刻可擒。

 

 

 

九天死門兮,陰晦生風兮。嚴冬無雨雪飄兮。

 

行兵開山破敵兮,營中忌刻賢去兮。

 

主將利水不宜步兮,客將乖違急攻可破兮,

 

捕捉潛移再來可獲兮。

 

九天會死門,主天時五更有大風起,即無雨,但陰晦無日。冬時有雪。行兵則執柯,開小破林可破敵人。營中如虎見兔不能容,賢人有去志。主將不利水戰,不宜步騎,有奇至亦可用。客將上下各一心,可破之。捕捉則其人已移居,必然捕捉,再來可獲。

 

 

 

九天驚門兮,寅巳日晴兮,午未雨醜子雷兮。

 

行兵危險緩進兮,武夫持戈助吉兮。

 

主將褒封五日至兮,客善謀斷賢人輔助兮。

 

捕捉西兌據山難獲兮。

 

九天會驚門,主天時寅巳日晴,午未日雨,醜子日雷。行兵則如履虎尾,如履薄冰,危險可畏,不可輕進。有武夫持戈相助為吉。主將五日後有褒封為吉,客將多謀斷,更有賢人輔助。捕捉則在西方峻山下紮營,不可輕進,殊難捉獲。

 

 

 

九天開門兮,午未大風兮,冬時久雪不晴兮。

 

行兵水火利乾兮,夫婦同至交通兮。

 

主將發火慎防災兮,客勇宜避亥子相進兮。

 

捕捉動移他往難獲兮。

 

九天會開門,主天時無雨多晴,午未日有大風起,冬時亥子日有雪,久不得晴。行兵則前有大火,後有大水,進兵利西北。有夫婦同來,上下交通吉。主將軍中火災起宜防之無害。客將步步得進宜退避不宜交鋒,亥子丑日進兵得利。捕捉則已往他方難獲。

 

 

 

八將會門,是值使門會八將也,收用天盤不用地盤。

 

假如陽二局乙庚日戊寅時,甲戌值符加二宮,傷門值使加七宮,上臨螣蛇,是螣蛇會傷門。

 

佔天時主有雨,若大霧,無雨;

 

行兵則宜結寨在平洋,如遇奇可進山谷,系丁加癸兇格不可進也。

 

主將防兵刀之傷,如有奇可救,系兇格無救,客將大勝不可擊。

 

捕捉則在竹木林中,宜緩捕之。

 

餘倣此。

 

 

玄機賦(中)

 

門氣休兮機巧藏,生門豈可即相當。

 

 

 

遇休門,將兵當隱伏埋藏,毋出輕戰。遇生門可以出戰,坐生擊死,一敵萬人,若坐死擊生必敗。

 

 

傷乘金克不安和,杜發生機半是訛。

 

 

 

遇傷門兵馬損傷,若加干兌宮,或合天心、天柱,是金能克木,必然敗北。遇杜門,宜閉塞固守不可出營門,雖欲出兵,實係虛誕。

景氣忽聞如霹靂,死中退步是謀生。

 

 

 

遇景門兵威大震,鋒不可擋。遇死門兵馬瘟疫死亡,戰必敗沒,惟有退兵固守,始得免禍,敵兵挑戰切勿應之。

 

 

驚門氣促不為美,開氣施威任縱橫。

 

 

 

遇驚門營中怪異虛驚,兵馬不久退敗。遇開門行兵無礙,四通八達,縱橫自如,莫敢阻擋,兵威大震。

 

細評諸氣之宗,亦可曲盡形容。

 

 

 

仔細決之,調度運之,處處成功。

 

 

 

以上細推八門所到之吉凶,各有不同,宜仔細詳審,然後可以調度兵馬。遇吉則動,遇兇則止。戰必勝,攻必取,無不成功。

 

 

天乙飛宮莫急進,乘之生合可逃生。

 

 

 

值符加庚為天乙飛宮,甲受庚克,不宜進兵,後應則吉。若乘生門及六儀相合,則可免災。如六甲加己,六庚加乙,六辛加丙,六壬加丁,六戊加癸是也。

 

 

丙加庚位他不欣,我軍急急進前程。

 

 

 

六丙加庚為熒入白,庚受丙克,賊兵必來,必主敗北。我軍當急進兵,應之必得勝,利主不利客。

 

 

白臨熒位君須避,六乙加辛豈長銳。

 

 

 

六辛加乙鋒難當,此刻三軍真可畏。

 

 

 

六庚加丙為白入熒,此時賊兵必來。營中當整頓兵馬防備以應之,不宜先出兵。六乙加辛為青龍逃走,客兵不利,亦不宜先出兵以攻討,必主大敗。六辛加乙為白虎猖狂,客兵利,宜先出兵,百戰百勝,聞風披靡,不利為主,兵甲無存。

 

 

庚癸相加難對敵,加己為刑常遭失。

 

 

 

六庚加癸為大格,癸為天網,行兵阻格,難與對敵。六庚加己為刑格,為地戶,行兵傷殘,必遭敗北。

 

 

我軍值符是六庚,我軍須避是丙丁。

 

 

 

切莫移軍加景門,庚符所畏火來爭。

 

 

 

再臨六丙是飛勃,切莫錯認龍回首。

 

 

 

如佔此時有此格,退則須兮進則逆。

 

 

 

我軍以六庚為值符,則兵馬出入征討,不可犯著丙丁二奇。並不可移軍到景門上,值符所畏者火也。若庚符臨於丙上,名為飛勃,亦為格勃,切勿認為青龍回首。若行兵遇此時,當速退兵回營,謹守營門,可以免禍。若欲進兵大戰,必致殺傷流血。

 

陽用下強非真強,陰用上弱非真弱。

 

 

 

陰陽強弱仔細分,主客動靜須斟酌。

 

 

 

進退吉凶要分明,疆場成敗要揣度。

 

 

 

吉則行兮兇則逃,但取三勝可逍遙。

 

 

 

甲乙丙丁戊為陽時,己庚辛壬癸為陰時。陽時則神居天上,故當用天盤奇儀星門強盛得地旺相相生,若地盤強,天盤弱,而陽時用之,為無益。陰時則神居地下,故當用地盤奇儀星門強盛得地旺相相生。若天盤強地盤弱,而陰時用之,亦無益。陽時利為客,宜先動,用上強;陰時利為主,宜後應,用下強。為客,利先動,則先進者勝;為主,利後應,則後動者勝。疆場戰鬥成敗在於頃刻,必預先審度,使之成局在胸,然後可以出戰,非冒昧而行。既戰,求勝,可以僥倖成功者也。吉則行,兇則避。若值符不利,不宜妄動。設或賊兵壓境,不能待時,則當取三勝之地以出戰。三勝者,一值符,二九天,三生門。坐此三勝之地而擊其衝,無有不勝。

 

 

若遇三奇多入墓,求之美格亦為禍。

 

譬如鬼遁用伏藏,此為用格正相當。

凡局中得三奇者,固吉無不利,然乙木到坤、丙丁火到乾,皆為入墓,雖值美亦不為吉,用之有凶禍。譬如丁奇與開門休合,上臨九地,為鬼遁,利於伏藏、偷劫,此謂用格之法。若在艮宮,為丁奇入墓,用之必主敗亡。須在他宮則吉。

 

 

自刑伏宮禍自起,請入兇地而擊之。

 

 

 

自刑者,甲午到離,甲辰到巽及伏吟是也。自刑之地,則禍從中起,變從中生。當急速整頓兵士,砍破營寨,以劫掠之。亦須擇其門克宮,克主之凶地,衝破而砍擊之,必大勝。

 

 

反吟格須求之進,吉凶反掌非為幸。

 

 

 

反吟事多反复,不利出兵,主中途顛蹶。若得甲加丙、丙加甲、門克宮、吉格,則當立刻進兵。轉兇為吉,在於此時,如反掌之易。

反吟之時利亂之,擊刑之時利誘之。

 

 

 

反吟之時,主反复顛倒,可以擾亂賊營,乘亂砍殺以取勝。擊刑之時,或設伏要路,或藏兵暗地,於是示利以誘之,佯北以引之,使敵入我伏中,起而攻擊,無有不勝。

伏吟雖靜亦為動,開門九天值符宮。

 

 

 

劫寨安民行軍得,奇門全在相合同。

 

 

 

伏吟格,天地兩盤奇儀星門皆同和,雖主安靜、伏藏,不利動作,然亦有利。動之時要擇九天伏吟之宮、值符伏吟之宮、開門伏吟之宮,此三伏吟皆大利。一利偷營劫寨,一利卹眾安民,一利行軍渡險,三者最利用伏吟天地兩盤相合同。遇吉重吉,遇兇重兇,為主為客兩者皆利。

 

 

 

美格占之忌重克,天地兩盤與時日。

 

 

 

甲日逢庚丙遇壬,地克天兮時克日。

 

 

 

美格者,如龍回首、鳥跌穴、三詐五假、九遁之類,最忌相剋。行兵尤忌下克上,或星相剋,或儀相剋,或門相剋。一克其凶猶緩,兩克其凶為重。又逢時干克日干,如甲時逢庚時、乙日逢辛時、丙日逢壬時、丁日逢癸時,皆是時干克日干,主下犯上,主勝客。行兵者,不可不知之。

 

 

三奇要用須符使,乙奇逢己奇旺處。

 

 

 

更得休門生氣助,莫使驚開來相遇。

 

 

 

三奇最吉,若要用之,須合值符值使兩宮,然後得力。如乙奇逢甲戌己為木剋土,又要乙奇到震宮旺地始得力,又要合休門水來相生,助之尤妙。若合驚開二門,乙受金克,雖在旺地,為力減半。地下六己雖受乙克,而驚開之金為己之子,子能報仇。乙木自救且不暇,安能害人?故主軍亦不為災。

 

丙奇最喜子逢臨,雖得傷門也是欣。

 

 

 

若得景門為此助,休門雖吉亦相侵。

 

 

 

丙奇屬火,臨於甲子戊上,甲木生丙火,丙火生戊土,此宮最吉。雖合傷門亦傷害,是木來生火,火能助丙,亦主勝捷。若得合景門,火以助火,行軍大勝。倘使休門來合,雖是吉門,而水能克火,反主凶禍,避之為吉。

 

 

下在壬兮相合同,但逢傷杜不為榮。

 

 

 

遁逃之時若得此,生門吉助足成功。

 

 

 

六丁加六壬為丁壬相合,若會傷門、杜門,雖曰相生,一防閉塞,一防傷害,皆不可用。若逃亡絕蹟者,逢之最利,但要生門相會以助之,定得吉。逃者不得,追者不見。

 

 

用奇用合舉兵時,下寨安營但取之。

 

 

 

乙在庚兮丁在壬,丙臨丁上是同心。

 

 

 

奇儀相合兩家乘,遇敵應之可罷兵。

 

 

 

交合即為和合格,相宜主客議和成。

 

 

 

用奇門,得奇儀相合,則安營下寨最為吉利,定無兇。天乙在庚上,為乙庚相合;丁庇壬上,為丁壬相合;丙庇辛上,為丙辛相合;戊在癸上,為戊癸相合;甲在己上,為甲己相合。兩儀相合,天地和同。主客對壘當議和,罷兵不戰而息兵休戈矣。

 

安營須用未時佔,庚與玄武仔細看。

 

 

 

若在山兮樵夫遇,水邊漁人更相參。

 

 

 

若從大道行商賈,探聽軍情也是奸。

 

 

 

須得拘留無走漏,園林村壑索其潛。

 

 

 

安營立寨,須用未時推佔。日有六庚與玄武,二者所臨之宮,主有賊兵來偷營劫寨,所遇皆是奸細。若在山上,樵夫便是*細;若在水中,漁父亦是奸細。至於商賈、僧道、術士、乞丐等,皆係探聽我軍之奸細,一切概當拘留,毋得走漏。密遣兵將於村落林木之中搜索伏匿,必有潛躲之賊。

 

 

 

玄武重重內帶格,乙在辛上豈利客。

 

備嚴來劫賊自驚,生旺收此客情伏。

 

陽將陰神兩重玄武,俱在時干之上,又六乙加辛為龍逃走,是辛金克乙木,不利客兵。此時宜整兵嚴備,必有賊來偷劫,自敗而還。若六乙得旺氣,即當向此一路搜捉前去。

 

 

 

辛加乙上利來客,此際占之亦是迫。

 

 

 

若無開驚動神位,雖得兇兮無可畏。

 

 

 

六辛加乙為虎猖狂,是辛金克乙木,上克下,客兵大勝,主軍破敗。若六辛不會合開驚二門,則陰金無力,雖得猖狂,不甚為害。若會休門,則乙奇得助,辛金洩氣。主客若交鋒,勝敗兩平分。

 

年月日格及兼悖,庚丙之氣為相逆。

 

 

 

倘或日格月悖之,紀綱法令終須失。

 

 

 

甲申六庚丙戌時,此為遇悖遭時格。

 

 

 

年月日時干逢庚為格,庚復加丙為格勃,諸事皆勃亂阻格,顛倒難成。年干為父,月乾為兄弟,日干為己身,時干為子孫,或以生我之乾為父母,我生之乾為子孫,比和之乾為兄弟,天上時干為己身。各看其所格者,分類以推占之。若天上乾逢格,地下乾逢勃,為格勃,主綱常倒置,法度廢壞。如甲申庚值符逢丙戌時,為時格符勃。此遇格勃,先逢阻格,而後遭勃亂,諸事無成。

 

 

天遁生門六丙丁,乘之施令及登程。

 

 

 

丙丁氣旺生門助,此為用格實精明。

 

 

 

天上六丙合生門,下臨六丁宮為天遁,其方可以發號施令。出兵行營,要丙丁乘旺氣又得生門助之,可以興王定伯,威振天下,從用美格之法也。

 

 

地遁開門六乙己,乙奇得使不為否。

 

 

 

設伏安營及埋藏,萬用萬靈不可比。

 

 

 

天上六乙合開門,下臨六己宮為地遁,又為乙奇得使。其方可以設伏安營埋藏兵馬,萬舉萬全。

 

 

人遁休門共太陰,原來此處可逃形。

 

 

 

陰神更兼六合氣,用事逢之真為利。

天上六丁合休門,上臨太陰為人遁,其方可以藏形隱跡。若陰神更逢六合臨之,可以擇勇將選賢士,說敵人和仇讎。舉兵列陣、招兵買馬、設伏埋藏大利。

 

 

青龍回首真美時,值符在丙相輔之。

 

 

 

值符貴神為大將,丙氣銷金性勿遲。

 

 

 

甲丙丙甲一同看,總是六庚相畏之。

 

 

 

值符六甲加六丙,為青龍回首,木來生火,主兵大利,客亦不兇,出師掠地大振威名。值符為貴神,行兵專主大將。丙火為甲木之子,火能消金,性剛烈,遇庚金即克之,不留餘地。六丙加六甲為飛鳥跌穴,下生上,客兵大利,主亦無災,出兵戰斗大利。若會合生門相助,則坐生擊死,一戰百勝。如丙臨六庚,則客軍大利,所向披靡。惟六庚值符則俱不可用。

 

 

吉門合丙臨壬地,雀入江兮實非利。

 

 

 

時干六丙加於六壬之上,俱為朱雀投江,雖有三吉門與丙奇會合,亦不能救。主兵得力,客軍敗亡,更有文書牽纏,水火之災。

 

六儀擊刑真是兇,值符天乙遇亦窮。

 

 

 

六儀非值終無吉,吉凶輕重義相同。

 

 

 

此際切宜遁取吉,勿於此地想成功。

 

 

 

子三戌二寅刑四,申八辰四午離中。

 

 

 

戌刑在未寅在巽,巽有巳兮申緩從。

 

 

 

六儀擊刑,此時極兇,不可舉動。行兵敗亡,諸將損傷,終受刑戮,只宜固守逃亡絕跡。雖使六儀為值使,遇之亦不可用。若其方位有刑,犯之不吉。即當避之,另擇他方之吉利處行事為妙。甲子到三宮,甲戌到二宮,甲寅到四宮,甲申到八宮,甲辰到四宮,甲午到九宮,皆為擊刑。

 

 

入墓丁艮乙丙幹,所謀吉事一無成。

 

 

 

三奇入墓,閉塞不通,暗昧不振,諸事皆兇。乙陰木長生在午墓於戌,丙火長生在寅墓於戌,故乙丙到干為墓。丁陰火長生在酉墓於醜,故丁到艮為墓。是謂三奇入墓,所謀諸事百無一成。

刑格之佔義實真,庚臨己位是凶神。

 

 

 

庚癸之格非為鬼,甲寅之將遁從之。

 

 

 

本義甲寅在虎上,庚加六癸大格時。

 

 

 

庚加壬兮為上格,庚加甲辰非是敵。

 

 

 

只因辰丙巳居之,巳本刑申非是吉。

 

 

 

六儀擊刑在宮位,三格相逢天地施。

 

 

 

甲申遇巳壬癸上,此方用事實難支。

 

 

 

六庚加己為刑格,加癸為大格,加壬為上格又為小格。三格相逢,出兵車破馬倒,中途而止,士卒逃亡,慎勿追趕,反招其咎。賊來衝擊,彼亦自受刑傷。

 

 

值符加庚天乙飛,賊行遇此莫進窺。

 

 

 

若至前途必有伏,定然此地帶傷歸。

 

 

 

值符加庚為天乙飛宮格,賊來當固守以避之,切勿進兵。前途必有賊伏要害以伺候,我軍雖強,欲進兵必受敗傷而歸。

 

 

倘居天乙伏宮中,速去丙丁備來攻。

 

 

 

若是安居甲地上,庚兇難抵客成功。

 

 

 

六庚加地下值符宮,為天乙伏宮格,必有賊兵來攻劫我營,將軍當速移賬房到天上丙丁方避之。丙丁火能克金,故將軍移營此地,賊來必能敗退之。而別調精銳於值符方,以防禦。賊至,若安居於值符之宮,則必受賊之傷殘,反使賊得成功。

 

飛格俱從天乙飛,伏宮皆從天乙伏。

 

 

 

遇飛宮格,則將軍當隨天上值符而飛;遇伏宮格,則將軍當隨天上方符而伏兵。飛則遠避,勿得進攻;伏則隱伏,勿得舉動,庶免災厄。

 

 

玄不遇時時克日,小人作事多利益。

 

 

 

更兼玄武相得氣,此際占之賊勢利。

 

 

 

時干克日干,為五不遇時,是下犯上,*妨貴,主小人得利,君子道消。若遇玄武主賊勢猖狂,門宮得氣則不可抵禦。

 

 

 

丁臨六癸雀入江,為主兵兮喜飛揚。

 

 

 

為客強行終取敗,定然將士帶刑傷。

 

 

 

六丁加癸為朱雀投江,下克上。遇交戰,主勝客敗。若欲先發兵攻人,則為客,必主大敗,將士刑傷。

 

六癸加丁蛇妖矯,主兵冒守莫自驕。

 

 

 

倘然遇敵終遭害,急遷戊己可逍遙。

 

 

六癸加丁為螣蛇妖矯,上克下,主軍宜固守。倘有賊來攻我,切勿對敵。若交戰必敗。將軍急宜遷移賬房到甲子戊甲戌己兩土宮,以土能製癸水,賊來不能為害。

 

三奇入墓並時日,倘或得一去乘之。

 

 

 

所為動作皆無吉,迭迭相逢當避之。

 

 

 

丙戌之日莫臨幹,艮中丁丑一同看。

 

 

 

壬辰巽上須知避,乙未應知坤不安。

 

 

 

坤方本為甲之墓,乙未木墓日相連。

 

 

 

日墓之方奇入墓,縱有鐵騎也徒然。

 

 

 

三奇入墓者,乙未到坤,丙奇到干,丁奇到艮,又值日時入墓。如乙未丙戌丁丑是也。陰陽各有所為墓,倘遇奇即為凶。若層層迭迭,逢之即當急避。若交鋒,必主打敗,片甲無存。

 

 

 

三勝生門及九天,值符天乙最當權。值符更得生門助,萬舉萬全無差誤。

 

 

 

三勝地,看生門、九天、值符三宮也,最為吉慶。行兵交戰,坐而擊其衝,士卒一可當百,萬舉萬全,敵兵大敗。

 

 

丙加值符真為利,客軍得用為生氣。

 

 

 

甲加丙上主生之,此時為主真得地。

 

 

 

丙加甲,利為客,宜高旗擊鼓,吶喊前徵,必得大勝。甲加丙,利為主,宜銜枚暗渡,設伏埋藏,後出應敵,必主大勝。

 

 

本宮陽將及門儀,陰神餘氣細求之。

 

 

 

眼前見兇有陰餘,陰餘有喜終見喜。

 

 

 

倘若搜索俱為凶,此際遁逃不為否。

凡做事行兵出行之木宮,看值符之陽將及使上之陰神,與天槃門儀上之餘氣,細細推詳。若逢凶格、兇門或門宮迫制,或奇儀克墓凶禍相臨,須查陰神。得吉將餘氣复旺相相生,則雖有凶不過眼前一時之災,終久得勝。若搜索陰神,又無餘氣又休囚無一善狀,則兵敗如山崩,不可抵止,宜急移營待吉時再舉。

 

 

陰餘所喜值符臨,兼併六合及生門。

 

 

 

但逢吉門必可行,取用傷門及九天。

 

 

 

莫逢白虎見傷殘,杜門必須藏匿順。

 

 

 

死中有救可逃遷,景門雖喜不為綿。

 

 

 

驚飛逢憂必是憂,休門堅守不為愁。

 

 

 

凡作出行行兵之本營,陰神餘氣,最喜遇者,值符臨之為吉利,行兵必能轉禍為福、。其次喜六合來臨,主將軍中有人來求和或求降,事必成就。又要合生門以助之,兵必大勝。但逢吉門,便可出兵。若交戰,最利傷門合陰神之上之九天,則戰必勝,攻必取。若陰神得白虎,則兵將皆有敗釁傷殘。得杜門,則伏藏兵馬以暗計取勝。得死門則不利行兵,當移營逃遁,避賊兇鋒。得景門火性燥烈,雖可出戰以取勝,只不耐久,勝後即當收兵自固。若再追便防敗釁。得驚門不可出兵,出必遇賊,驚惶自亂。得休門,則宜堅守,安靜休兵養銳,各隨所合之門,以知兵之勝負也。

 

 

翻變陰神暗餘氣,陰神八將起於使。

 

 

 

餘氣天盤宮必是,旺相休囚門宮視。

 

 

 

龍從此處得其真,展翅飛騰萬法生。

 

 

 

陰餘即是翻與暗,借神搜索真無算。

 

 

 

陽將陰神者,八將也。陽將者,以八將值符加於天上,本將六甲,旬頭而行。陰神者,以八將值符加於天上值使之宮而行。時干為陽,故幹上之將為陽將。時支為陰,故門上之將為陰神。同一人門也,一加於乾上,一加於支上,兩遷相合而翻出吉凶。吉能變兇,兇能變吉,故曰翻變。如乾上之將吉,又要門上之將吉。若干上之將兇,得支上之將吉,則其凶可酒。若干上之將兇,而支上之將又不吉,則其凶敗不可救矣。餘氣者,以天上八門之五行,權四時之氣候。當時者為旺,我生者為相,我克者為休,克我者為囚,生我者為廢。假如休門屬水,旺於亥子月,相於寅卯月,休於巳午月,囚於辰戌丑未月,廢於申酉月。餘倣此。此餘氣,得旺相相生之氣者愈吉,如逢囚死之氣,則雖得吉門無所用之。氣之旺相休囚各隨四時而定,無有行跡,故曰暗餘氣。是故,星儀門將遇兇,未可竟言兇,遇吉未可竟言吉。必查值使之陰神與八門之餘氣,然後可以定之。若陰神餘氣合得奇,始為吉全。凡行兵出陣,進退無阻,縱橫自如,展翅飛騰,隨我所向,無不勝捷。此乃借神借時令以搜索其吉凶,靈應無比也。

 

 

旺相休囚即從門,吉凶反掌此處論。

 

 

 

旺相之義非時候,生不生兮死不死。

 

 

 

吉凶全憑餘氣救,生則生兮死不死。

 

若論八門氣何所,開則通兮杜則阻。

 

 

 

景門小喜不久長,休為藏聚不飛揚。

 

傷能轉運捕捉獲,驚是憂惶豈得昌。

天上八門當審其旺相之氣,此氣即所謂餘氣也。八門之旺相休囚,旺相值時候則吉凶至易如反掌之易。假如休門為吉門,值冬月到坎宮得旺時,居旺地則吉者愈吉。又如驚門為凶門,值夏月到離宮,得囚時居囚地,則兇者不能為凶。若八門不能得生旺之氣,則生門不生,死門真死。若餘有救,則生門得生,死門不得死。餘門皆然。開則四通八達,杜則閉塞阻滯,景門發揚振作得喜而不久長,休門休息聚會而勿揚兵,傷門只可運糧而並捕捉,驚門驚惶憂懼而多一怪異。若未合時候者,吉凶未可遽定。

 

 

玄機賦(下)

 

天地定位,風雨無差;吉凶自呈,何用易經。

 

 

 

天地能變,風雨無算;六甲無主,門氣難處。

 

 

 

疆場之氣最為靈,須自知之即有神。若是占之宜謹慎,何如生剋化其真。

 

 

 

進退吉凶從此斷,門儀神將細搜尋。九星八卦加八門,決此天機真骨髓。

 

 

 

天高地下乾坤定位,則風雨應期無有差忒。而奇門之天地兩盤,亦如天地之安靜定位,則風雨自有常期,吉凶自有定準。不必揲蓍求卦,搜尋爻像也。若天地兩盤各有生剋,八門休旺各隨時候,俱難定準,必於盤中參考之。至於疆場爭戰之事,查看局中勝敗存亡,友為足驗。但須佔者知之,自以運用神妙之術,要謹慎隱秘,視其生剋變化之真機與夫進退吉凶之玄奧。皆從八門、三奇六儀、陽將陰神餘氣搜尋佔斷以知之,不可徒事口耳,洩漏玄機也。

 

 

 

法在天兮用在人,佔物之應莫蒐奇。壬先射覆奇克應,恍惚之中用使時。

 

 

 

忽然午未難分別,或言辰巳是和非。此乃軒轅定時法,靜中察物辨其宜。

 

 

 

奇門之法玄妙難知,如天之高而不窮。天地間事事物物,悉在其中。吉可趨兇可避,造化可以挽回。隨問隨答,不假思索,順乎天而不雜以人,自然吉凶之驗,如回應聲無不靈。切勿以私心搜索玄奇,以涉於偽妄。六壬以射覆為先鋒,奇門以克應為微妙。觸機即發,物來順應。凡, 有所遇,恍惚之中或用當下正時,或隨便撮取一時佈局推佔。雲翳雨濛,皆用此法,不必搜求時刻,只要靜心理會,無有不驗。

 

 

甲乙自然體像木,丙丁火性定無移。戊己中央必是土,庚辛壬癸金水儀。

 

 

 

直木方土金主圓,水形彎曲火形尖。木藍土黃金色白,火為紫赤水為玄。

 

 

 

長勝他兮即木體,偏斜炎削火形佔。形兼方正土為主,金末砂塵也是圓。

 

 

多紋多曲皆為水,五行分屬並無偏。

 

此以三奇六儀推佔克應之法。甲乙屬木,體長色青藍;丙丁屬火,體偏斜炎削色紫赤;戊己屬土,體方正色黃;庚辛屬金,體圓砂碎色白;壬癸屬水,體多紋彎曲色蒼黑。

 

 

蓬星為白芮星黑,衝是碧兮輔是綠。中央禽將色為黃,心星色白柱星赤。

 

 

 

任星白兮亦兼黃,英星紫兮尤兼赤。追體之時有生剋,總然消長搜其實。

 

 

 

此以九星推佔克應之法。天蓬水星其色為白,天芮土星其色為黑,天沖木星其色為碧,天輔木星其色為綠,天禽土星其色為黃,天心金星其色為白,天柱金星其色為赤,天任土星其色為白,天英火星其色為紫。而其物之方圓曲直,亦如奇門之法推之。其物之多少、新舊、全缺、生死,皆以生剋衰旺推之。

 

 

值符貴物及錢財,體是青龍木屬排。螣蛇非醜多形怪,假作空虛異處裁。

 

 

 

太陰雕琢文書事,又兼飛物並羽毛。六合原來是布帛,果實相連上下交。

 

 

 

白虎物烈多傷損,鐵石相兼破及危。玄武通靈不測物,水族胎形字跡隨。

 

 

 

九地之司光不佳,深藏舊物及神祗。九天利器及盤旋,更得有聲與有足。

 

此以八將推佔克應之法。值符屬六甲,為青龍,是貴神,主尊貴之物及金錢財帛;螣蛇主醜陋、怪異、空虛、花假之物;太陰主雕琢、刻鏤及文書字跡或羽毛飛動之物;六合是布帛、果實、二體交連之物;白虎是燥裂損傷之物或鐵石之類,其體或有破壞兼有鋒芒;玄武是水中魚蛇蛹蛋、字跡、屈曲、多紋之物;九地是故舊、神像、胡塗、暗昧不明之物;九天是刀卹旋、活動、有聲、有足、光亮玲瓏之物。

 

甲乙之氣是青龍,木體蒼然直瘦同。更有絲麻兼布帛,總然花果屬相從。

 

 

 

丙丁之物朱雀是,彩體華形狀如尖。更有文書兼字跡,羽毛飛舞屬相連。

 

 

 

戊己之屬是螣蛇,形若盤旋有口斜。物屬土形方且厚,沙與磁器真不謬。

 

 

 

庚辛白虎屬是金,體潔身堅若有聲。陽氣在時真鐵石,陰強必定是金銀。

 

 

 

壬癸之屬玄武是,兩體相成形假如。鱗甲水中一切物,更兼水曲及珍珠。

 

此以時干推佔克應之法。甲乙屬木,故其物花卉、直瘦或絲麻、布帛、花果之類;丙丁屬火,故其物華彩、偏斜、尖角、文字、飛動、羽毛之類;戊己屬土,故其物盤旋有口、方厚、瓷器、磚瓦之類;庚辛屬金,故其物堅實、潔淨、有聲之物,在陽宮是鐵石,在陰宮是金銀;壬癸屬水,故其物多紋、彎曲、鱗甲、珍珠、水族之物,或其形狀皆兩體合成一物。

 

 

休為坎坑象,包裹亦相同。生是初成物,身如山體隆。

 

傷為轉動者,其氣附青龍。杜有難通利,乍成無有終。

 

景氣必奢華,光芒體似霞。死中無活動,體廢定無差。

 

驚氣多損傷,有口及歪斜。開門通利物,剛健動相加。

 

 

此以八門推佔克應之法。休門屬水,故其物有坑坎缺陷,外有包裹;生門屬土,是新成之物,其身高大如山之有峰巒;傷門屬木,故其物能震動有響聲;杜門屬木,故其物閉塞不通、尚未成就者;景門屬火,其物華彩有光芒,皎潔可愛;死門屬土,其物死而不活且廢缺不全;驚門屬金,其物傷損缺口,歪斜不正;開門屬金,其物圓轉通利,剛健能動,是官貴家所存者。

 

 

諸物形體有分屬,將神主管各歸宗。

 

 

上衣下裳成六合,絲麻布帛是青龍。石為白虎金同主,九天金主石難同。

 

玄武螣蛇俱轉變,再觀利器九天重。值符常為首領物,玄武多來下物看。

 

太陰六合交合物,有聲飛舞入九天。歪異螣蛇傷是虎,玄武乘之有穢污。

 

此以陽將陰神推佔克應之法。諸物之形體,六合為上衣下裳相和而成物;青龍即值符,為絲麻、布帛之物;白虎為金石之物;九天為金鐵之物;玄武螣蛇相合,其物能轉移變動者;白虎九天相合,為利器刀槍;值符是首上之物;玄武是下體之物;太陰、六合是兩體相合文彩之物;九天是飛揚有聲之物;白虎為傷殘之物;螣蛇是歪斜怪異之物;玄武是穢污不潔之物。

 

 

擊刑之物必無餘,定為身傷體不堅。更為刑格占同類,不缺身軀少半邊。

 

 

 

入墓之物不遇時,更兼美物不揚之。天乙飛宮將欲損,動之破敗真有準。

 

 

 

伏宮之格埋藏物,此物當藏不當露。玉女守門物喜食,隱私和合喜盈溢。

 

 

 

青龍逃走受損傷,本物身形將有失。白虎猖狂口大開,一般美物忽然衰。

 

 

 

白入熒兮因火成,熒入白兮因火敗。六合重重何所主,兼之飲食婦人依。

 

 

 

青龍回首錢財進,旺相休囚是總機。飛鳥跌穴文書至,門神氣內合其宜。

 

 

 

五行為主多全備,一一挨排仔細推。合體合形合其的,總然靈應要相隨。

 

 

 

取其配合各相當,多生多喜多光輝。多死多傷多破敗,陰陽變化依次推。

 

 

此以諸格推佔克應之法。擊刑、刑格主刑傷破敗,故其物必主傷殘破缺。奇儀入墓,必非應時之物,暗昧無光彩。天乙飛宮,將損未損,動之方破敗。太乙伏宮,其物隱藏不露,無人見者。玉女守其門,物從飲宴中來,陰私和合之物。龍逃走,其物受傷,身形破缺。虎猖狂,其物有口而張開,美物忽變為醜惡。白入熒,是火中鍛煉而成者;熒入白,是為火燒毀而敗者。上下丙丁相合,玉女重重,當有酒食歡迎,婦人歸依者。龍回首,錢財進益;鳥跌穴,文書到家。總以八門陰神餘氣休囚旺相推斷之。天地兩盤推排無差,自無不驗。其奇儀星門多生,則多喜有光輝;多死,則多傷有破敗。

 

 

人取年干為命,主時之局為定。

 

便取本命為題,次看九星何宜。

 

推人命運,以本人生時奇門之局為主,然後於局中搜尋本人生干支局,即其為人之本命。取其本命之局,以推其一生之窮通、壽夭、吉凶、禍福、妻財子祿,俱可知也。

正時推佔重時位,符為我兮使為配。

 

此不知本命而以正時推占之命運也。天上值符宮之星儀門將為本身,值符下地盤之星儀門將為住宅、為子孫。值使之門為立業、為妻妾、為官職、為客旅,值使下地盤之星儀八門為地頭、為任所、為子女。

 

 

生我之乾為父母,我生之乾為子孫。

 

 

比肩即是兄弟,克我官祿兼疾。

 

 

我克妻位及財,陰陽分別宜忌。

 

十乾之氣本流通,命數相逢有吉凶。

 

合用奇儀評消長,九宮休旺視門中。

 

推人年命,以局內年干為主。以正時推佔,則以局內天上時干為主。查看各宮,凡奇儀之生我幹者為父母,我幹所生之奇儀為子息,與我幹相比肩之奇儀為兄弟,奇儀之克我幹者為官、為疾厄,我幹所克之奇儀為妻妾、財祿、為奴僕。皆以奇儀之陰陽分男女貴*,以八門之生剋休旺丁各屬之吉凶。

 

 

 

父母休兮親更切,兄弟愛敬心誠竭。

 

 

 

子孫不宜聚與藏,官祿安穩病難滅。

 

 

 

妻妾當為重似珍,財帛豐隆永不絕。

 

 

 

休門主休養安和。父母逢休,父慈子孝和氣藹人。兄弟逢休,真心愛敬無分彼我。子孫逢休,少有和合各守家園。官祿逢休,功名妥手職位安穩。疾病逢休,隱虛暗疾延拖難愈。妻妾逢休,幽閒貞靜和偕得助。財帛逢休,錢財進益滔滔不絕。

 

 

父母生兮先最重,兄弟和順自多情。

 

 

 

子嗣興旺及忠誠,官祿榮華無疾生。

 

 

 

妻妾和同誠且貞,生平財物自嘉亨。

 

 

 

生門主發生安閒。父母逢生,財祿旺相安福尊榮。兄弟逢生,和順愛敬情誼深切。子孫逢生,家道興隆義高得厚。官祿逢生,官職高升榮華赫奕。疾厄逢生,身軀強壯無災無病。妻妾逢生,和順貞潔。財帛逢生,積聚富厚。

 

 

父母傷兮半似萍,兄弟交誼淡無情。

 

子嗣氣美多振發,官祿頗佳疾不成。

妻妾才德調內治,欲多財帛用辛勤。

傷門主振動傷殘。父母逢傷,殘忍寡愛性若浮萍。兄弟逢傷,一生不和無情無義。子孫逢傷,後嗣美麗振作英發。官祿逢傷,顯赫威權亦多掣時。疾病逢傷,手足拘攣骨節疼痛。妻妾逢傷,才德俱全內治有力。財帛逢傷,謀遠奔走辛勤成家。

 

 

父母杜兮難逢,兄弟不堪交接。

 

 

 

子嗣欲得陰功,官祿難兮病息。

 

 

 

妻妾性難調和,晚年方許財帛。

 

 

 

杜門主閉塞無為。父母逢杜,一生蹇滯牢守家園。兄弟逢杜,彼此睽違情同陌路。子孫逢杜,難生少育須藉陰功。官祿逢杜,仕途閉塞難得職位。疾厄逢杜,少病少災風病宜防。妻妾逢杜,心性閉澀難以調和。財帛逢杜,少年貧窘晚來方裕。

 

 

父母景兮假愛,兄弟面目相待。

 

子嗣生多實少,官祿疾病年少。

 

 

妻妾初和後怨,財物虛花實算。

 

景門主張大虛華之事,事無實濟。父母逢景,浮躁虛假狂風疾雨。兄弟逢景,無情少義面上虛文。子孫逢景,生產難有從養螟蛉。官祿逢景,少年早發忽升忽降。疾病逢景,風火暴疾易作易止。妻妾逢景,聰明智慧心性乖舛。財帛逢景,以無為有虛張實少。

 

父母死兮難濟,兄弟莫伸仁義。

 

子嗣雖有若無,官祿疾厄無氣。

 

妻妾見克方存,財帛耗傷聊聚。

死門主死亡敗絕,凡百無成。父母逢死,病不離床死亡相繼。兄弟逢死,無情少義刑克傷亡。子孫逢死,刑傷忤逆雖有若無。官祿逢死,功名不遂南畝終身。疾病逢死,有病難療終致殘生。妻妾逢死,必有死亡繼室方安。財帛逢死,虛耗傷敗聚散不常。

 

 

父母驚兮難穩,兄弟兩兩存心。

 

 

 

子息才多少德,官祿閑職疾危。

 

 

 

妻妾口舌不和,財帛雖有若無。

 

 

 

驚門主驚惶不安。父母逢驚,生平多怨父子不和。兄弟逢驚,乖戾欺妒各使神通。子孫逢驚,恃財矜誇刻薄少情。官祿逢驚,凶險地面散職閒員。疾厄逢驚,卒暴驚險危篤傍惶。妻妾逢驚,詭詐口舌夫婦不和。財帛逢驚,寡少難聚入不償出。

 

父母開兮性似萍,兄弟疏淡半為情。

 

 

 

子孫在此多聰俊,官祿豐隆疾不侵。

 

 

 

妻妾多能及多德,資材易聚亦易分。

 

 

 

開門主豁達開暢。父母逢開,性不真切浮泛相待。兄弟逢開,意不相聯似親非親。子孫逢開,聰明俊秀科甲貴顯。官祿逢開,功名顯達職位高遷。疾厄逢開,一生少病強健安和。妻妾逢開,正直果決內助賢能。財帛逢開,資材難聚聚亦易散。

 

 

值符天乙為多吉,螣蛇古怪半虛花。太陰謀算非全美,六合多權豈是偽。

 

白虎傷殘多破損,玄武心靈詭詐準。九地暗昧少繁華,九天無情面是假。

 

此以八將推佔年命之法。值符為貴神,加本命非貴即富,正直端方,人皆尊敬,生平有吉無兇。螣蛇加本命,做人必古怪難交,言語欺誑,作事虛花,有名無實。太陰加本命,一生善於計算,陰謀詭詐,終無良策。六合加本命,心性和同,恩仇一類,善惡無分,同流合污。白虎加年命,做人殘刻無情,所遇傷損,一生破敗。玄武加本命,不是穿窬就是劫盜,立心陰險,做事惡毒。九地加本命。陰晦暗滯,昏迷度日,毫無光彩之色。九天加本命,虛張聲勢,假裝門面,實少情義,不可依仗。

 

 

探取格局命宮佔,星吉儀安生氣全。若得將神為我用,格高元內佔為天。

 

 

 

若尋子午卯酉位,臨一合一定無偏。五行全備為生氣,上下循環為轉旋。

 

 

 

此乃占之為尊格,五行迫逆莫交連。旺氣最喜陽生陰,不堪陰氣迫相兼。

 

佔問性氣何所來,旺相休囚將性看。

此以年命格局推占之法。凡人本命之宮,要奇儀無克,九星不投墓庫、擊刑之鄉,不合兇格;宮門相生,陽將陰神逢值符、太陰、六合、九天扶助,又落在子午卯酉四正宮,又屬陽時陰星生旺,此為最尊貴之高格局。主其人才學出眾,安富尊榮,科甲進登,官居極品,出將入相,封先蔭後貴極之命。而其氣性,即於八將九星儀奇八門之旺相休囚定矣。

 

 

坐命青龍,滿面仁風,更和美格,多始多終。

 

 

 

螣蛇之性,虛戲無誠,成之敗之,多疑多驚。

 

 

 

太陰之性,多謀多為,剛柔其性,廉潔其德。

 

 

 

六合多情,心性如萍,男無慳吝,女多妖淫。

 

 

 

白虎金神,性急無情,女則多傷,男則多刑。

 

 

 

玄武詭譎,穿窬盜賊,性多*詐,暗地籌劃。

 

 

 

九地濛濛,其質多恭,幽隱暗計,為毒為凶。

 

 

 

九天鏘鏘,其氣揚揚,無私無曲,為暴為剛。

 

此又以八將推佔人性情之法。六甲值符屬青龍,其人仁厚溫和,若得美格更妙,做事有始有終。螣蛇之性虛花不實,無有誠信,多疑猜善呻吟,有成有敗。太陰多謀多為,能剛能柔,性則廉潔。六合面上有情,心無專主,不生慳吝,女命逢之淫亂污穢。白虎性剛激烈,逼迫無情,有殺伐之心,遭刀兵之慘,在女人則有傷損。玄武性多奸詐,不是穿窬便是盜賊,暗地謀人,人難防避。九地心性昏蒙,禀質重厚,能陰謀善籌劃,做事能下毒手。九天性氣發揚,浮躁剛暴,英氣逼人,令人難當,然心無私曲,掣日月而行,不為暗昧事。

 

 

十幹迫制不堪當,甲乙金宮怕性剛。

 

 

丙丁坎內宜無吉,戊己原來懼杜傷。

庚辛離上為仇敵,壬癸俱愁生死方。

 

 

此以十幹迫制推佔年命之法。甲乙屬木,加於乾兌兩金宮,木被金克,金旺木衰則主折傷之禍,木旺金衰則木無恙。丙丁屬火加於坎宮,火被水克,水旺火衰則主有滅亡之禍,火旺水衰則火無害。戊己屬土加於震巽兩宮,土被木剋,木旺土衰則主有癰疽瘡毒之症,土旺木衰則土無傷。庚辛屬金加於離宮,金被火克,火旺金衰則主有痰火嗽癆之症,金旺火衰則金無咎。壬癸屬水加於坤艮二土宮,水被土克,土旺水衰則主有下元虛耗之災,水旺土衰則水平安。凡門宮奇儀同宮相剋犯,亦如此法占之。

 

 

九宮最喜是天乙,螣蛇白虎有疾厄。太陰諸宮俱加之,六合不堪女淫佚。

 

玄武最喜疾並財,九地藏財為大吉。九天剛烈何所宜,官祿命宮真有益。

 

此以八將推佔年命之法。八將之中最喜是值符貴神,命宮及父母、兄弟、子孫宮遇之,必主富貴榮華。螣蛇白虎加之,必主有疾病。太陰吉神不拘何宮,加之皆吉。六合之宮百事和諧,惟妻妾宮忌之,有此必主淫佚無恥、醜聲遠播。玄武各宮俱不宜,惟疾厄宮加之則終身必少病,財帛宮加之則喜聚金錢必成富翁。九地幽暗閉藏,諸宮俱不喜,疾厄宮遇之尤不喜,必至死亡;惟財帛宮逢之則吉,金銀滿室,盜賊不能偷劫。九天性烈,他宮不宜,惟官祿宮逢之則主功高顯達,職位超遷,並本命宮遇之尤為喜慶。

 

宮中合格有忌宜,三遁不宜為中吉。甲丙丙甲諸位尊,疾厄不堪逢此格。

 

金臨火位財有耗,火臨金位為疾病。螣蛇妖矯俱為凶,朱雀投江厄內厄。

 

小格大格併入墓,天網擊刑傷且禍。諸兇最喜疾厄宮,又有相同及不同。

螣蛇妖矯生怪異,不堪疾厄最為凶。諸般美格俱喜之,此是疾厄當避時。

此以所合格局推佔年命之法。諸格中有宜有忌。如天地人三遁是吉格,而本命宮中得之則不吉,只可安守家園,不能顯達。惟甲加丙、丙加甲,各宮皆利,而疾厄宮得之,則主一生疾病纏綿。太白入熒惑,作事受虧,一世貧窮;熒惑入太白,火旺克金,嗽咳喘急。六癸加丁,昏迷惑亂,事事傷嗟;六丁加癸,憂愁恐驚,自投刑獄。庚加癸為大格,庚加壬為小格,庚加己為刑格,奇儀入墓,天網四張,擊刑、自刑諸兇格逢之,俱有刑傷阻格,惟疾厄宮逢之則無災無疾。若逢關格、反吟、伏吟,則主反胃痞塞。螣蛇妖矯、白虎猖狂,不利疾厄宮,逢之必主久病淹纏,怪異癲狂之病,有性命之憂。其餘諸美格疾厄宮中皆喜之也。

 

 

值符九星透羲易,臨宮配卦佔凶吉。更有門宮配卦法,陰陽動靜互相質。

 

 

 

爻中納甲配宗親,窮通壽夭六位陳。世是命兮身是應,若居吉位顯尊榮。

 

 

 

大限陽升陰即降,便從命上起初終。小限升沈反於此,周而復始出身中。

 

再查貴神與祿馬,刑衝破煞及三凶。

此以值符、值使所到之宮,配合重卦以推佔人年命之法。值符之九星為上卦,地下之宮為下卦,合之成重卦,佔男子、佔在家及本身之吉凶;值使之門為上卦,地下之宮為下卦,合之成重卦,此以佔妻妾、佔婦人、占出外經營仕途之吉凶。既成卦象,配納甲取其生剋,加以六親,世爻為命,應爻為身,大運以軌數取之。視世爻之策若干,分陰陽老少之數,再加納甲干支先天之數,共得若干,以卦爻六數去之,用餘數為初限,倍餘數去六數為中限,倍中限去六數為末限。每爻十年,周而復始,此大運也。大限自世爻起,陽爻自下而上,陰爻自上而降,五年一爻周而復始。小限亦從世爻起,陽爻自上而降,陰爻自下而升,周而復始。再查貴神、祿馬到何爻,刑衝破煞在何位,則窮通壽夭、貧富、貴*皆可預知,詳具別卷。

 

擇日須知兼所忌,本命行年宜畏避。三奇要識五行全,六神隨運看興替。

 

 

 

莫將次第說盛衰,泊宮本位君須記。數重刑害數重喪,幾處凶神幾禍至。

 

 

 

純陽不利純陽龍,純陰不利純陰地。自刑一遇便遭兇,造命荒唐豈為功。

 

 

 

龍虎二符遇三奇,若得吉地偏多喜。陰陽對照百神藏,勝於九宮數尊帝。

 

此是通玄經內文,句句真諦須細味。

 

此是選擇吉日法也。凡本命行年,不可遇刑衝破害,待使要得吉星方吉。若遇兇門凶星,必遭殃禍,自刑之日尤不可用。至於通書中選擇,必造成一命局尤屬不通。甲辰、壬申、寅癸,一為天網,一為地網,俱不可用。然得三奇相合,反能召吉。一切起造營藏,總得太陽對照,百兇皆避,不可為殃。

 

 

陰陽二遁分三元,逆順諸宮自具陳。第一隨年求太歲,次看月建打頭輪。

 

 

 

月建輪流分善惡,分明更檢九宮因。幹坎艮離為吉宿,坤兌震巽是四賓。

 

 

 

中宮土宿非良曜,九座惟茲要殺人。超神接氣能久悟,擇日臨方是此真。

 

 

 

年、月、日、時俱分三元,年、月俱用一四七。陰局則日冬至後用陽局一七四,夏至後用陰局九三六,陽順行陰逆行。第一要查太歲在何宮,次查月建在何宮,即將年月干支所到宮之星,由入中宮順飛九宮,以查生剋吉凶。假如陽一局,以一宮起甲子,二宮乙丑,三宮丙寅,四宮丁卯。如丁卯年月,即以四綠入中宮,五黃飛在幹,六白在兌。九星所到各有吉凶,惟五黃最兇,到處犯之,無有不傷人口,選擇宜慎之。

 

 

 

隨日既能神妙用,再從月建覓游神。從建求來起太歲,只將太歲避凶神。

 

 

 

喪門歲前二宮是,官符歲後八宮分。此是三神遊地下,犯之立見禍相侵。

 

 

 

太歲原為地下君,犯之飛禍入門庭。受禍無非是家長,一家淪落不由人。

 

 

 

喪門命要收魂魄,犯之喪禍便臨門。死者就中多少壯,常聞哭泣聒比鄰。

 

 

 

官符自來招官訟,犯者紛紛起鬥爭。枷鎖獄中無計免,他時流淚不由人。

 

 

 

歲破之星憂宅母,白虎喪訟小兒兇。病符災疾憂家長,弔客死符喪禍重。

 

 

 

惟有太陽與福德,添丁生子製諸兇。太陰除病家生女,龍德能消瘟疫空。

 

此是仙人真秘訣,凡夫莫與論其踪。

 

此論擇日以十二支方取太歲定吉凶也。以地盤歲支位上起,一太歲,二太陽,三喪門,四太陰,五官符,六死符,七歲破,八龍德,九白虎,十福德,十一弔客,十二病符,順行十二宮。犯太歲防宅長大凶。修太陽能製諸煞,移床此方必生子。犯喪門主死喪哭泣。修太陰主生女,散病患。犯官符主口舌官訟。犯死符主災病死亡。犯歲破殺宅母。修龍德散瘟疫訟。犯白虎主哭泣死亡殺小兒。修福德添丁生子。犯弔客主喪服。犯病符主疾病。

 

 

極究機中玄奧,凡佔俱備無空。觀之宮內何主,次搜消息吉凶。

 

 

 

洩盡天機玄妙,當為聖主圖功。雖得千金勿授,妄傳小輩興戎。

 

 

 

若將此法輕言,罪犯天誅不宥。謹藏金匱玉函,更應三緘其口。

 

 

 

此賦發盡奇門玄奧,諸事皆備。先觀符使兩宮是何格局,有無生剋,是否刑墓,然後搜尋其吉凶而詳斷之。得其要妙之法,可以占卜百事,可以趨吉避凶,可以營造驅遣。戰必勝,攻必取,興王定霸,建功立業,宰制六合,傳名千古,真濟世之寶也。若妄傳匪類,使得真法,興兵造亂,屠毒生靈,為害不小,慎之重之。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