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司法不公現象

2018/04/11 10:44:13 網誌分類: 看歷史,知與亡。
11 Apr

  除了行政機構的貪污外,仁宣盛世之下司法也存在著不公現象。

宣德即位的第一年(公元1426年),即明王朝開國的第五十八年,在京城義勇衛軍內發生了一起特大冤案,妻子偷情,丈夫判刑。此案轟動京城內外,在軍隊中產生了極大的反響。執法機構不秉公辦事,不調查研究,只憑一方口供給另一方定罪,人們紛紛上奏朝廷。宣宗聞訊,專門過問此事,才避免了這場冤案的發生。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北京城義勇衛軍中,有一個常年不在家,在京城服兵役的軍士叫閻群兒,家裡有一個年輕美貌的妻子,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由於妻子年輕,丈夫又長久不在家中,妻子甚是寂寞。恰巧這時,她同鄉有一位男子,看到她長得美麗動人,家中又時常無人,便心生邪念,經常藉故與她接近,關心、體貼、照顧她。她十分感激這位男子,並漸漸地喜歡上了他。最終兩人都無法自持,姘居在一起。閻妻最初也覺得對不起在外的丈夫,但後來,不但不知羞恥,反而更加放肆,並且同時與三四個男人勾搭在一起。她這種放蕩行為,很快就在鄉村中傳開了。

  同鄉告訴了閻群兒此事。閻群兒怒火上升,決定要親手殺死這個淫婦。他回到家中,立即對妻子實行拷打,發誓要殺死她。後來,閻妻跑掉了。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丈夫是決不會寬恕的,索性就來了個惡人先告狀,寫了封誣告信,說丈夫與九個同鄉搶了校尉陳貴的家。

  閻妻賄賂了刑部衙門的主管,主管並沒有調查此事,就將其交給御史審核。御史官也是敷衍了事,將閻群兒等人全部判處斬首,理由便是搶劫校尉的家,陰謀造反。閻群兒、李宣等人對判決結果十分氣憤,上訴至都察院,申明他們是被閻妻誣告的。同時,義勇衛軍的將士們也上奏朝廷,證明閻群兒等人是清白的,並指責刑部衙門、御史冤枉好人。最後懇請宣宗皇帝明察。

  宣宗得到這道上奏後,立即責令都察院對此案必須認真審核,不能枉殺好人。都察院接到諭旨後,立即派人對此案始末進行詳細調查,最後查明,閻群兒等人並沒有搶劫校尉陳規的家,閻妻所言純屬誣告;又查明閻妻確實與他人有放蕩行為。最後,閻群兒等人無罪釋放,而閻妻也因誣告丈夫,受到應有的懲罰。

  …… 

  這件發生在明王朝開國第五十八年的案子至少向我們透露出幾條信息:

  貪污之風幾乎已滲透到朝廷的各個領域;

  官員們歌舞昇平、人浮於事;

  當時婦人性觀念開放;(明朝中後期淫亂成風,很可能由此時開始萌發)

  宣宗皇帝明察秋毫、親力親為。

吏治腐敗是明王朝開國六十年時遇到的最大問題。宣宗推行“仁政”,但仁政之下多有不法之徒。

但是,只靠皇帝一人糾正冤假錯案,談何容易!宣宗在位時,多次頒布諭旨,告誡臣下選擇人才的重要性。他說:“我作為天下人民的父母,身系天下萬民的安危,由於政事的繁多,我應選拔有賢才的人和我共理。君臣合作,共同治理天下”。他指出當前選擇官吏中存在的弊端:第一,以前各部門官員有定額,各盡其職;如今官員增多,人浮於事,故應裁掉這些苟且偷安不理政事之人。第二,在以前,援官都是經過嚴格挑選的,所以吏員為官很少;而近來,每年可達一千多人,不分賢與才,一律使用,使許多貪贓枉法之徒,禍害人民,這便促使務必要將污吏裁治。第三,許多選拔上來的官吏,不是靠親戚關係,就是收賄薦舉等,都不是靠真才實學、公平競爭選拔上來的,這些人大都不稱職,必須嚴加核實。第四,在官吏的考核中,徇私情的情況是存在的。真正有才能的人得不到提拔,而資格老的,貪污腐化、軟弱無能的人,卻得以提拔。這樣,不會有公平可言。依仗權貴親戚的關係而獲得較好的職位,長期下去,吏治將會更加腐敗,這將危害國家和百姓。只有將此革除,真正的人才才可以受到提拔。

   應該說,600年前的封建皇帝能有這樣清醒的認識的難能可貴的。事實上,宣宗即位後,為提高關員的質量,改革了科舉取士法,通過人保人的方法來實現,即定會試,實行南北取士。宣宗一方面選賢才,一方面罷免庸才。僅公元1428年,就將二百多官員削職為民,同時又讓大臣們舉薦賢才。這樣,從朝中到朝外官,官員中產生了許多新的骨幹,一時間,朝廷人才濟濟。

  可惜,宣宗壽命太短,只三十七歲便離開了人世。那一年是公元1435年,明王朝開國第六十七年。

  宣宗死後,得到了世人很高的評價,說他“心胸開闊,致力於親孝,與家人相處和睦;朝廷所施行的都遵從法規。特別關心百姓,如果碰到有上報水旱和蝗蟲災害的,便派人前往視察救濟。”又說他“愛惜人才,非有大過,常保全之慎”等等。

  宣宗力行“仁政”,確定有許多值得被稱頌的地方。他鼓勵大臣們直言勸諫,馭下寬鬆,表現出了寬大,仁愛的思想。但是,也放縱了一些貪官污吏,該處理的不予處理,僅僅批評了一番,至多斥責,往往不再深究。這也為以後留下了禍患。宣宗去世僅十幾年,明王朝的危機便爆發了。

作者:席宏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愚公
愚公 2019/06/25

調查中的七成多人也不可能是全港市民,只是本次調查中的數据樣本中有70%左右的人反对,況且同様的问卷調查在事態不断演变中毎每有所轉変,我希望你能明白民意,不,应該是輿論,往往随時间轉動,変化極大!!

至於你説到的判刑,那本是法官或陪審員或控辯双方律師的責任,以彰顯法律的無私和公義,但近期在多宗重大社会事件客觀上的的確確总比市民感到正義被委屈了,公平被坑埋,長此下去,司法的金漆招牌只会漸漸褪色,自毀長城而已!你説悲不悲哀!

k98m
k98m 2019/06/24

愚公:多謝指正。講話8成可能講多D,據調查,有7成多反送中。至於判多少?佔中有辦睇,主犯差不多判半年至一年,當然不能同2016暴動主犯被半6年相比。

愚公
愚公 2019/06/22

我不知壇主如何得到香港八成多市民支持反修例(我不会説是反送中,因為根本对象不止是中國,还有台湾及其他未有協議的地方),容許告訴我这數据從可得知嗎??还有,如暴力衡擊也被法官判得偏頗而減輕了原本应有的判罰,我可以説这不是法治,係人治,蒙眼女神不以对象是誰,只管從天秤上问罪,天秤不平行也不会用另一只手去扶一把,这就是法律的真義!!

愚公
愚公 2019/06/22

冒生命危險去進諫???和平示威要冒險???完全扯不上关系,你冇衝擊何來要放傕淚彈和塑膠子彈,这一向是國際標準,不要話在香港行不了,暴力示威者記住,如此下去這不会是唯一一次,亦不会最後一次政府的管治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