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名五恭

2018/04/12 10:48:23 網誌分類: 軍事
12 Apr

五名五恭

作者: 孫臏

兵有五名:一曰威強,二曰軒驕,三曰剛至,四曰助忌,五曰重柔。 夫威強之兵,則屈軟而待之;軒驕之兵,則恭敬而久之;剛至之兵,則誘而取之;忌之乒,則薄其前,噪其旁,深溝高壘而難其糧;重柔之兵,則噪而恐之,振而捅之,出則擊之,不出則回之。 兵有五恭、五暴。 何謂五恭? 入境而恭,軍失其常。 再舉而恭,軍無所糧。 三舉而恭,軍失其事。 四舉而恭,軍無食。 五舉而恭,軍不及事。 入境而暴,謂之客。 再舉而暴,謂之華。 三舉而暴,主人懼。 四舉而暴,卒士見詐。 五舉而暴,兵必大耗。 故五恭、五暴,必使相錯也。

譯文

作者:佚名

軍隊有五種類型:第一種是威武強大,第二種是高傲驕橫,第三種是剛愎自用,第四種是貪婪猜忌,第五種是優柔寡斷。 對付威武強大的軍隊要故意示弱,裝出屈服的樣子而等待時機;對付高傲驕橫的軍隊,可以裝出恭敬的樣子而假以時日;對付剛愎自用的軍隊,可以用誘敵計而戰勝;對付貪婪猜忌的軍隊,可以成逼其前鋒,同時在其側翼虛張聲勢加以騷擾,再用深溝高壘使其難於運糧補給:對付優柔寡斷的軍隊,可以虛張聲勢施以恐嚇,用小股部隊作些試探性的攻擊,如果敵軍出動就加以攻擊,如果敵軍不出戰就逼其後退。 軍隊有五種表示謙恭的情況,也有五種表現兇暴的情況。 表示謙恭是哪五種情況呢? 第一是在進入對方國境立即表示謙恭,軍隊就會失去其正常的狀態;第二次行動時向敵方表示謙恭,軍隊就會無從得到糧食補給;第三次行動時向敵方表示謙恭,軍隊就會失利;第四次行動時向敵方表示謙恭,軍隊就要挨餓了;第五次進攻向敵方表示謙恭,軍隊就無法完成任務了。 表現兇暴又會是哪五種情況呢? 一進入對方國境就表現兇暴,該國人定會把你當做外來客;第二次行動表現兇暴,就會引起該國嘩然紛亂;第三次行動表現兇暴,就會引起該國百姓恐懼;第四次行動表現兇暴,你的士兵在該國就只能得到欺詐了;第五次行動再表現兇暴,你的軍隊就將大受損耗了。 所以說,謙恭和兇暴要視情況交替使用。

解析

作者:佚名

這篇文章講述對待敵國的態度,但兩部分各有側重。 第一部分講述兩軍對壘時,對待不同敵軍的相應態度和辦法。 孫臏把敵軍分為五種類型:即威武強大、高傲驕橫、剛愎自用、貪婪猜忌、優柔寡斷。 從孫臏所說特點來看,這裡所說的軍隊,實際是指統兵將領的特點。 文章的重點不在於給敵軍分類,而在於論述對付這五種敵軍的辦法。 孫臏述說的這些辦法針對性很強,述說得很具體。 我們可以分析幾個實例,以便更深刻地認識孫臏這些論述的價值。 《曹劌論戰》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一篇文章,講述的是較為弱小的魯國戰勝當時最強大的齊國的故事。 戰事發生在公元前684 年,齊國大軍侵入魯國,魯國兵少國弱,不能立即和強大的齊軍正面對抗,便採取了暫時避開敵軍鋒銳,保存實力,待機反攻的策略。 一退再退之後,魯軍選定長勺作為決戰地點。 兩軍在長勺擺開陣勢,齊軍首先發動猛攻,戰鼓聲震天動地,眾齊軍吶喊衝鋒,氣勢很盛。 魯莊公見狀,很怕魯軍抵擋不住,便要下令反擊。 輔佐魯莊公的謀士曹劌連忙阻止。 “等一等,現在敵軍氣勢正盛,不能反擊。我軍現在反擊,正合敵軍之意,交鋒對我軍不利。不如先避過敵軍鋒銳,消磨他們的銳氣。”正說之間,齊軍眼看就要攻入魯軍陣地,魯軍突然萬箭齊發,遏制了齊軍的攻勢。 過了一會兒齊軍又發動了第二次沖鋒,魯軍仍是堅守不出。 齊軍一連發動了三次沖鋒,魯軍都是堅守不動。 齊軍將士三次沖鋒沒有奏效,便鬆懈而且疲勞了,失去了起初那種銳不可當的氣勢。 曹劌見齊軍銳氣消失,將士疲憊,便請魯莊公下令擂鼓進軍,反擊齊軍。 魯國軍兵憋了半天,現在一下出擊,人人奮勇爭先,形成一股銳不可擋的洪流,一下子就把疲勞的齊軍衝了個落花流水,敗退下去。 魯莊公見齊軍敗退,便要下令追擊。 曹劌忙說:“且慢!等我看看他們是不是真敗。”說著,曹劌跳下戰車,查看齊軍戰車的轍印,接著又登上戰車觀望齊軍的旗幟,然後請魯莊公下令追擊。 魯軍見齊軍狼狽逃竄,便一齊奮力追擊,一鼓作氣把齊軍趕出了國境。 戰鬥結束後,曹劌才解答了魯莊公的疑問:“打仗憑的是一股勇氣。第一次沖鋒,氣勢正旺;第二次沖鋒時,已是衰退了;兩次不成功,第三次沖鋒時,氣勢已消耗殆盡了。齊軍三次沖鋒沒有成功,氣勢已衰竭時,我軍再發動反擊,以高昂的士氣去攻擊士氣衰竭的齊軍,所以一舉成功。”“齊軍敗退時,我不讓馬上追擊,是防止齊軍用詐。待我看清齊軍車轍印很亂,旗幟也是東倒西歪時,已能確定齊軍確實是潰敗了,這才請你下令追擊,以保證萬無一失。”魯莊公聽了曹劌一番說明,心悅誠服。 這一場齊魯之戰,魯國的用兵策略和孫臏所說的對付威武強大的敵軍的策略完全一樣,先是節節後退,故意示弱避敵,待到退到合適反擊的地點後,又避過敵軍三次沖鋒,才在最恰當的時機反擊,所以一舉全勝。 說到以弱勝強,成吉思汗也有這樣一個故事,那是發生在他沒有當上蒙古大汗的時候。 當時他叫鐵木真汗,是一個部族首領,有一天,他帶著幾個兒子和部將,被他的宿敵世仇泰亦赤兀部的大軍包圍在一座小山上。 他看清了敵勢,先派手下大將木華黎和他的二兒子一起,領一隊兵向西退卻,待機行動,又命猛將博爾術和赤老溫帶一隊兵向北退卻,命忽必來和速不台領一隊兵往南退卻。 讓這四路人馬,看見自己的中央大旗高舉時,一齊住回衝殺。 四路人馬出發後,鐵木真汗和他的義弟忽都虎,帶領猛將者勒米,統領三千精兵守衛在土山周圍。 敵軍見鐵木真的白毛大旗仍插在山上,便不管四路退走的兵,而集中大軍,密密麻麻地向土山湧來,高聲大叫,“活捉鐵木真!活捉鐵木真!”敵軍太多了,萬馬奔騰,以致只見一團團黃霧,分不清敵人到底有多少了。 任憑敵軍狂呼猛攻,萬箭齊射,鐵木真仍是站在土山高處,凜然不可侵犯,十幾名勁卒舉起鐵盾圍在他四周,嚴密保護,他的義弟忽都虎和猛將者勒米則率領三千精兵在土山周圍力抗敵軍,死守不退。 經過半個多時辰激戰,鐵木真的兵將頂住了數万敵軍的輪番衝擊,殺傷敵兵千餘名,但自己也傷亡了四百多。 敵軍繼續亂箭狂射,不停衝擊,東北角的進攻尤其猛烈,守軍漸漸抵擋不住了。 鐵木真的三兒子窩闊台很著急,問他爹爹:“可以舉旗吹號了嗎?”鐵木真瞪著雙眼,一眨也不眨地註視著敵兵,低聲說:“不行!敵兵還沒有衰疲!”這時,東北角的敵軍攻得更猛了,豎起了三桿黑色大旗,顯然是有三員大將在那裡督戰。 守軍漸漸後退。 者勒米奔上上山叫道:“大汗,孩兒們抵擋不住啦!”鐵木真憤怒他說道:“擋不住?你是什麼英雄好漢?”者勒米脹紅了臉,從軍士手中搶過一把大刀,狂叫著衝入敵陣,殺開一條血路,直衝到敵軍黑旗前。 敵軍主將見他來勢兇猛,不敢迎戰,勒馬退開。 好個者勒米,手起刀落,把敵軍三名大漢旗手一一砍死,拋下大刀,搶過三桿黑旗,跑回土山上,把黑旗倒過來,插入士中。 敵軍兵將見他如此悍勇,一時間嚇得呆住了。 而鐵木真的兵將卻歡呼狂叫,立即把東北角的缺口堵住了。 雙方又相持了一段時間。 忽然西南角上有一名黑袍敵將,越眾而出,箭無虛發,將鐵木真的兵士接連射倒了10 餘名。 鐵木真部下兩員將官持予衝上前去,忽聽“颼、颼”兩聲響,兩名將官接連撞下馬來。 鐵木真剛說出“好箭法”三個字,那員黑袍將軍已衝近土山,弓弦響處,一箭射中鐵木真手臂,第二箭又朝肚腹上射來。 鐵木真忙提馬韁,那匹坐騎人立起來。 鐵木真躲過了第二箭,而那匹戰馬卻被射穿胸部,撲倒地上。 鐵木真的兵將見主帥落馬,不禁大驚失色。 敵軍兵將歡呼吶喊,潮水般衝殺上來。 窩闊台替父親拔下箭,正要裹傷,鐵木真喊道:“別管我,守住山口!”窩闊台應命轉身,射倒兩名敵兵。 鐵木真的義弟忽都虎退了回來。 者勒米以為他臨陣退縮,紅著眼斥責他。 忽都虎說是沒箭了,鐵木真坐在地上,從自己箭袋中抽出一把箭扔過去。 忽都虎接過箭來,弓弦連響,一名敵軍將軍應聲落馬。 忽都虎猛衝下山,搶過那名將軍的駿馬,回到山上。 鐵木真連連稱讚:“好兄弟,真有你的!”忽都虎滿身是血,低聲問道:“可以舉旗吹號了麼?”鐵木真伸手按住傷口,鮮血從手掌裡流出來,他只說,“敵軍還沒有衰疲,再堅持一會兒!”說著,拉過一匹馬來,奮力騎上馬背,大聲叫道:“大家要牢牢守住!”隨即揮動長刀,劈死了三名衝上土山的敵兵。 敵軍忽然看見鐵木真重行上馬,神威依然,不覺氣餒,紛紛退下山去,攻勢頓緩。 鐵木真見時機到了,便吩咐:“舉旗,吹號!”只見一名蒙古勇士,在眾軍呼喊聲中,站上馬背,將白毛大旗高高舉起,鐵木真的號角,隨之嗚嗚吹響,只聽四下里殺聲震天,遠處,鐵木真的四路騎兵排山倒海般衝殺過來。 敵軍被鐵木真軍兵的氣勢壓倒,頓時亂作一團,你推我擠,爭相逃命。 不到半個時辰,敵軍已土崩瓦解,死傷無數,僅有小股逃散,這一仗,鐵木真打得十分出色,先磨掉敵軍的銳氣,繼而震懾敵膽,最後四路合圍,內外夾擊,把實力超過自己的敵軍一舉消滅,從此聲威大振。 說到驕狂自大,剛愎自用,關雲長後期確實犯了這個大毛病。 請葛亮把鎮守荊州的重任交給他,曾諄諄囑咐他要和東吳修好,共同對付曹操 ,但他後來卻把這一關係到蜀漢存亡的根本大計置諸腦後,狂妄自大,破壞了蜀漢和東吳的聯盟關係。 那是在曹操派人到東吳活動,拉攏孫權之時,諸葛瑾奉命去荊州探聽虛實。 諸葛瑾是主張吳蜀聯盟的,他想通過關雲長與孫權聯姻來鞏固和促進吳蜀聯盟,共同破曹,才向關雲長提親,希望關雲長把女兒嫁給孫權的兒子,不料關雲長不但一口回絕,還惡語傷人:“我的虎女怎麼肯嫁犬子!”還把諸葛瑾給趕了回去,說:“我要不是看你兄弟的面子,便立即斬下你的首級!”諸葛瑾回去把實情報告孫權。 孫權大怒說:“他怎麼敢如此無禮!”便決定和曹操聯合對付關雲長。 關雲長的驕狂不但表現在對孫權上,還表現在對同僚上。 當孔明派費 诗 前去給關雲長送官誥時,他問:“漢中王封我什麼官爵?”費詩說:“ '五虎大將'之首。”關雲長又問:“哪五虎將?”費詩說,“就是您和張飛、趙雲、馬超、黃忠。”關雲長一听就火了,憤憤不平他說,“翼德是我兄弟;孟起是世代名家出身;子龍多年跟隨我兄長,也就是我的兄弟了。他們與我並列,還說得過去。黃忠是什麼人,大丈夫絕不能和這個老匹夫同列!”說完,連官印都不肯接受。 經費詩多方勸解、開導,關雲長才勉強接受了印信。 關雲長在用人方面也出了問題。 當他打敗曹仁,奪下襄陽後,隨軍司馬王甫提醒他:“將軍一舉攻下襄陽,雖然令曹兵喪膽,然而屬下有一個看法,尚請將軍斟酌:現今東吳的呂蒙屯兵在陸口,時時有吞併荊州的圖謀,如果他領兵徑直來奪取荊州,該如何對付他?”關雲長說:“我也想到這一點了。你就去總管這件事吧!在沿江一帶,每隔20 里或30 裡選一處高地設置烽火台,每座烽火台派50 名軍士守衛。如果東吳軍兵渡江,夜晚便舉火為號,白天放煙為號,我便會親自去打擊東吳軍兵。 ”關雲長接受了這一正確建議,可是在派遣守衛江防的將官時卻錯用了糜芳、博士仁。 這二人能力本就不行,又因縱酒失火,引燃火砲,造成不小損失,而受過關雲長的痛斥,心有不滿情緒。 關雲長還派潘濬負責荊州的防衛,王甫聽了馬上勸阻:“潘濬這個人一貫貪圖私利而且愛妒忌人,不能讓他擔任這個要職。軍前都督糧料官趙累為人忠誠、廉潔、爽直,如果用他擔任這個職務,可保萬無一失。”關雲長卻說:“我很了解潘濬的為人。現在既然已任命他了,就不必更改了。趙累現今掌管糧料,也是重要任務。你不必多疑,只管按我的要求去築烽火台就是了。”王甫悶悶不樂地拜別了,一個致命的隱患就這樣留下了。 關雲長的這些錯誤正好給了呂蒙可乘之機。 呂蒙開始本來無計可施,十分發愁,正好陸遜給他出了一條妙計,呂蒙欣然接受。 呂蒙裝病辭職,由陸遜以右都督的身份繼任陸口守衛職務,陸遜上任後,馬上派人帶著厚禮去拜見關雲長,表示敬意,關雲長聽說呂蒙病危,由陸遜繼任,非常高興,指著東吳使者說:“你們孫仲謀真是見識短淺,竟然用一個黃毛小兒為將!”這一來,關雲長便完全不把東吳放在眼內,調動大部分兵力去對付堅守樊城的曹仁。 陸遜得知關雲長上當,十分高興,馬上派人去報告孫權。 實施第二步計劃。 孫權封呂蒙為大都督,總領江東各路人馬。 呂蒙帶領三萬人馬,快船80多只,選出善於游水的軍士,身穿白衣,扮成商人在船上搖櫓,而將精兵埋伏在大船裡面。 調韓當、蔣欽、朱然、潘璋、周泰、徐盛、丁奉七員大將隨後跟進。 同時派人去傳報陸遜,又派人致書曹操配合行動。 呂蒙的偽裝船順利地抵達北岸,漢軍守兵盤問,他們都說是商船到這裡避風,又給守軍送了禮。 守軍深信不疑,就讓他們靠岸停泊了。 當天夜里二更,東吳精兵一齊出動,把烽火台裡的守軍全部捉住,無一漏網。 然後,東吳軍兵長驅直入,讓烽火台守軍誆開荊州城門,一舉而奪得荊州。 接著,呂蒙又派人去收降守衛公安的傅士仁和守衛南郡的糜芳。 博士仁見了吳軍從城外射進來的招降書信,心想:“關公恨我的意思很深,我不如早點投降東吳好。”當即下令大開城門,請東吳招降使臣進城。 傅士仁投降後,又去招降糜芳,糜芳因為早就跟隨劉備,一開始還不願投降,但傅士仁說,“關公臨走那天就痛斥我們二人一頓,非常恨我們二人。如果他得勝回來,絕不會輕饒我們。您仔細想想吧!”糜芳終被說動,也投降了東吳。 潘濬防守大意,傅、糜二將相繼投降,荊州地區全落入東吳手中,這一來,關雲長就失去了大部分地盤,而且陷入腹背受敵的艱難境地。 關雲長退到麥城後,又連犯錯誤。 東吳呂蒙用善待荊州軍兵家屬的辦法動搖了荊州軍心,關雲長卻不知撫慰關懷以安定軍心,而是一味責罰催逼,結果荊州軍兵在行軍路上紛紛開了小差,到達麥成已所剩無幾。 被困在麥城的關雲長,因兩次中曹軍箭傷,尤其第二次中的是毒箭,雖經華佗刮骨療毒,但因連續交戰、敗退,既得不到休息,更免不了焦急生氣,所以一直沒有完全恢復健康,已遠非當年過五關斬六將的關雲長了。 在小城之中,外無援軍,內無糧草,最後只好突圍。 關雲長決定夜間從城北小路逃走,王甫卻建議走大路,以防小路有埋伏。 關雲長說:“即使有埋伏,我又怕什麼呢?”正是這次驕傲,使他落入東吳的埋伏。 原來,呂蒙早已料定他要走小路,遂派出數路軍兵沿路襲擊,最後,被東吳一個低級將領馬忠活捉。 曾經所向無敵、叱吒風雲的關雲長,終困驕傲自大而使自己內部有了隔閡,又因剛愎自用,幾次不聽別人的忠告,以致落得徹底失敗。 而呂蒙、陸遜正是連連利用了他的錯誤,才獲得很大成功。 僅從以上三例便可充分證明,孫臏這篇文章把軍隊分為五種類型,是很準確的,針對五種情況提出的對付策略也是對症之藥,切實可行。 孫臏的論述,既可供帶兵將領作為臨敵時分析敵情,確定對敵策略戰術之用,又可作為帶兵將領作為自律的標準,防止犯這幾種錯誤,防止敵軍用以對付自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論述的“五恭五暴”,是論述己方軍隊進入敵對國家時應持的態度。 這是帶兵將領難於處理好的一個問題。 任何一支軍隊進入敵對國家時,都會遇到對方民眾自然的猜疑、不信任,甚至是不可避免的敵對情緒。 處理得好,可以逐步取得信任,從而站住腳跟;處理不好,則會加劇敵對情緒,使自己寸步難行,處處挨打,孫臏在這裡提的五恭和五暴,實際是兩種極端的態度,單純採取哪一種都是不行的:一味謙恭,會被對方民眾視作自覺理虧,軟弱可欺,自然對你毫無畏懼,更談不上尊重;一味兇暴則只會加深仇恨,激發反抗,其結果也同樣不妙。 孫臏認為,二者應交替使用。 我們似乎可以理解為不卑不亢,不軟不暴,掌握適度。 既要理直氣壯,顯示出正義之師的威嚴,又要對敵國民眾表現出應有的尊重和愛護,讓他們對進入該國的軍隊既敬畏又信任。 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實在很難,但又非如此不可。 可以回憶一下董卓怔討專權的宦官進京護駕的情況。 董卓的大軍進入京城和中原地區,當然不是敵對國家,但總是進入了原非他所管轄的地區,雖不至於有天然的敵對情緒,也總有不了解的一面。 董卓本是打著勤王的旗號進兵的,本可得到民眾的擁護,但他進入京城,佔據中原之後,比原來把持朝政的宦官更兇殘,不但威逼皇帝、擅定興廢、yín亂宮廷,更是四處搶掠百姓,濫殺無辜,其殘暴兇惡,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所以,董卓很快就激起各方面、各階層紛紛起來反抗、討伐,他的專權沒多久就以失敗告終。 這說明,單純依靠兇暴是不行的。 倒是諸葛亮平南,可以給人們提供一個正確的範例。 他帶領的蜀兵蜀將,自是比盂獲的蠻兵厲害多了,所以一次又一次戰勝蠻兵。 但他從不施暴,對俘虜一律釋放,並給以種種優待,更不用說對普通百姓了。 他在寬大的同時,還不忘顯示實力,他曾帶領孟獲觀看蜀軍兵營、武器、糧草,目的是讓孟獲知道蜀軍的強大,啟發他不要作無謂的反抗。 諸葛亮的剛柔相濟,不但從武力上征服了南蠻,而且從內心收服了蠻邦上下。 在唐將征討高麗中,也有這樣一段佳話。 從隋煬帝東征開始,到唐太宗御駕東征,都無功而返。 到了唐高宗年間,征戰仍然不斷,朝鮮半島的高麗、百濟不斷反叛、侵邊。 後有劉仁願、劉仁軌二將率兵從半島中部登陸,打敗了百濟。 百濟滅亡後,劉仁軌留下鎮守,他安撫當地民眾,派人掩埋敵兵遺骸,清理戶口,重建被戰爭毀壞的村莊,選拔當地官員協助治理,修橋鋪路,修塘補堤,教百濟民眾種桑養蠶,發展農業生產,救濟老弱孤殘等。 這些安定富民的措施一執行,便大得百濟民眾擁護,當地出現了安居樂業的繁榮景象。 這一反兩正的實例,可以幫助人們理解,在“敵對國度”中,該如何行事。 像董卓那樣兇殘貪婪,儘管在井非真正的敵國,仍是站不住腳,而像諸葛亮和劉仁軌那樣,在真正的異國他鄉,照樣能得到擁護。 總之,如何具體掌握“謙”與“暴”,大有學問。

 

參考資料:

1、佚名.語文備課大師網.http://www.xiexingcun.com/Classic/sbbf023.htm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19/03/22
@劉先生...

你八字身旺用食神,喜水木忌火土金。父母性格暴燥小時時時遭父親莫名打骂。父母感情也不好,有可能離婚或者有可能同母異父命。你16~25嵗有一段不開心的經歷。可能是你因為兄弟或母親的事情令你不開心。

26~35也是常换工作,婚姻也不好。今年運程欠佳。未來流年。在2020年起未來十年運程相當不錯。宜把握。56~58有十年差運,小心破財。往後就一帆风順。晚年好景。

k98m
k98m 2019/03/19
@劉先生...

請你等待。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劉先生...

老師想請問下呢我嚟緊十年嘅運勢

多謝老師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1981年辛酉年 正月十八日早上九至十時,男

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