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哪個朝代徵稅最多?

2019/03/04 13:24:15 網誌分類: 經濟
04 Mar

中國在哪個朝代徵稅最多? 回答這個問題需弄清稅負的問題,就是稅收佔收入的比重,並不是徵稅多,稅收負擔就高,應該問哪個朝代稅負高? 中國2000多年的皇權帝制社會裡,歷代皇室和歷代朝廷均知道不能涸澤而漁、殺雞取卵!所以有這樣理念出現:

(1)“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

(2)“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3)“藏富於民,還富於民”。 因此,中國2000年的皇權史是一個“官少,兵少,稅輕”的輕稅史。任何皇室和歷代朝廷不敢對國民橫徵暴斂,大家也很難找到證據能夠確鑿證明皇室朝廷對國民有過橫徵暴斂!除非將要亡國或動亂時期。 夏(約10%)

我國賦稅始於夏代,“夏后氏五十而貢”。即以五十畝地為計量單位,並取其平均值地十分之一,作為向國家繳納的貢賦。 西周(約10%)

西周實行井田制,土地分賜給各級貴族,但只有享用權而無所有權,所以不准轉讓和買賣。國家將方里土地按井字形劃為九區,中一區為公田,餘八區為私田分授八夫;公田由八夫助耕,收穫全部繳給領主。 春秋戰國(約20%)

春秋戰國時期魯國實行“初稅畝”,不分公田、私田,凡佔有土地者均須按畝交納土地稅。初稅畝是我國古代賦稅制度的第一次重大改革,它廢除了按勞力計徵的力役地租制,確立了以田畝計徵的實物地租制。 《春秋》載:“公田之法,十取其一。今又覆其餘畝,复十收其一”,也就是十分之二,是井田制的兩倍。

秦(66%太狠!所以自始皇帝開始不過二世便亡) 《漢書·食貨誌上》:“收泰半之賦。”顏師古注:“泰半,三分取其二。 ”三分之二啊,太狠了! 秦除按地收租外,還論戶取賦,也就是所謂的口賦,即人頭稅。 兩漢(不超過8%)

漢朝時期,國家把農民編為戶籍,作為徵收賦稅徭役的根據。農民是國家賦稅的主要承受者,農民的賦稅有四項:田租(土地稅)、算賦和口賦(人頭稅)、徭役、兵役。漢初統治者吸取秦亡教訓,輕徭薄賦,但是漢朝田租輕而人頭稅重。漢高祖實行十五稅一,文帝時實行三十稅一,東漢光武帝把田租恢復到三十稅一。 唐宋(不足7%)

唐朝的租庸調稅制是對唐朝以前我國兩千多年來各朝代所實行的實物稅的總結。租庸調製的內容是:丁男每年向國家交粟二石,稱作租;交納絹二丈、綿三兩或布麻,稱作調。每丁每年服徭役二十天,稱作庸(服役發展為可納絹代役)。租庸調製是以均田制的推行為前提的,均田制規定每個成丁的農民都受田一百畝,因此國家徵收租庸調時只問丁身,不問財產。(以上按人丁為主,以下以田畝為主) 均田制後遭破壞,唐德宗建中元年(780),採納宰相楊炎的建議,始改行兩稅法。根據財政支出定出總稅額,各地依照中央分配的數額,向當地人民徵收。兩稅法變租庸調以人丁為徵收賦稅標準的原則為以財產、主要是土地為徵收標準的原則,合併為戶稅和地稅。(徵稅時間逐漸固定)

宋仍沿襲唐兩稅法,王安石實行方田均稅清丈土地,符合公平稅負原則。 兩稅稅率以每畝1鬥為基準,約為十五稅一。 元(不足7%)

元朝田賦法的不統一,北方仿行唐租庸調法,江南仿唐兩稅法。 明(不足4%) 明代的稅賦是歷史上最低的,大約四十稅一~三十稅一。 明代初行兩稅法,自嘉靖十年起,推行"一條鞭法"的賦役改革,將各種賦役盡可能歸併為幾項貨幣稅,以徵收貨幣代替徵收實物和徵發差役。這是中國古代賦役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但沒能徹底實行。(實物地租為主逐漸趨向於以貨幣地租為主)

清(不足7%) 清初則繼承明製,繼續實行一條鞭法,但丁銀和田賦仍是兩個稅目。雍正年間,實行“攤丁入畝”。以康熙五十年的人丁數作為徵收丁稅的固定丁稅總額,以後“滋生人丁,永不加賦”,第二步實行地丁合一,將丁銀攤入田畝,徵收統一的地丁銀。“攤丁入畝”的實行完成了賦役合併,取消了征稅的雙重標準。人頭稅基本廢除。 稅法有其發展趨勢,但也不斷反复。像唐朝時的'兩稅法'、明朝時的'一條鞭法'、清代時的'攤丁入畝'等等。每次稅費改革,將前面濫徵的各種攤派與附加,與正稅合在一起一併徵收。然而改革之後,漸漸政府忘記了這一併徵收的賦稅,本身已經包含了攤派和附加,再次另行攤派。結果是改一次,賦稅增加一回。這就是所謂的歷史上有名的'黃宗羲定律'。 在周志純著《晚清財政經濟研究》

第264頁,有一組有關晚清人均產值及稅負比重的數據。 當朝(51.6% ?)

當朝的稅賦是多少,我們用郎咸平教授的一段話來說: 各位企業家,你知道你去年交了多少稅嗎?我們拿到的實際數據顯示,去年,你們交的直接稅加上間接稅占到了中國企業稅前利潤的70%,你們各人交多少稅,直接稅加上間接稅,包括增值稅、消費稅全部加在一起,我們政府去年向個人抽的稅高達平均所得的51.6%這兩個數字都是政府發佈出去的。這兩個數字,是全世界自從有人類以來的最高。沒有一個國家敢收這麼高的稅,中華五千年曆史也沒有一個朝代敢收這麼高的稅,結果我們這個朝代有。 2016年,天津財經大學財政學科首席教授李煒光曾表示,通過實地調研以及官方數據的輔助分析,從宏觀數據分析,我國宏觀稅負率約37%,政府稅收90%由企業承擔,微觀企業稅負率則接近40%。如果用世界銀行世界發展指標中的“總稅率”指標來衡量我國企業所承擔的稅負,2013年至2016年我國企業總稅率分別為68.7%、68.5%、67.8%、68%,也就是說,按世界銀行世界發展指標,中國企業總稅率將近70%,這個數據遠遠高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 根據200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得稅法》,一般企業所得稅的稅率為應納稅所得額的25%。根據財政部規定,我國目前增值稅最高稅率為產品增值額(小規模納稅人除外)的17%,最低為3%。相比之下,日本的增值稅率為5%、韓國與越南均為10%、新加坡為7%。 李煒光錶示,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民營企業涉及企業稅費的超過10種,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佔比較大。而企業除了承擔稅負外,勞務稅即五險一金的比例也相當高。2016年中國總稅率68%,其中48.8%是勞務稅,而世界平均水平僅為16.3%,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在會計記賬上,它是五險一金當作職工福利,但它其實是作為企業的一個稅費。 曹德旺曾說,中國稅負高的原因主要在於徵收了增值稅。李煒光也表示,美國以企業所得稅為主,即有利潤才徵稅,沒利潤就不徵稅。它調節的是分配銷售這塊,所以企業家可以放手去投資、去發展。中國以增值稅為主,增值稅就是在企業生產環節增加稅收,不管企業是否盈利都需繳稅。除了繳納所得稅、增值稅等,還要繳約13%的附加稅費,包括7%的城市維護建設費、5%的教育附加費和1%的防洪費等 在黨的十九大召開前,國家稅務總局轉載中國日報網絡文章: 各方眾議營改增,總理最關切什麼1?中心思想就是:下決心通過營改增推進減稅,“放水養魚”。 其實就吃瓜群眾而言,考慮稅負高與低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關鍵是看收上來的稅用在哪,是真正用在了國防教育民生還是被貪腐,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才是根本。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51452
51452 2020/08/11
一想就硬華佗神丹

2020年網路推選出8款溫和中藥成分的持久藥,分別是由名貴藥材萃取的德國黑螞蟻生精片德國必邦一炮到天亮第八代、保羅v8韓國奇力片一想就硬華佗神丹、日本藤素美國黑金 印度猛貨嚴選必利吉超級犀利士印度必利勁、菱形卡馬格雙效威而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