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大可商量
萬大可商量
萬大可商量

石塘咀棋王- 石岐仔

2008/04/21 07:48:16 網誌分類: 石塘咀懷舊
21 Apr

 

              石岐仔,不知何許人也,我們叫他石岐仔,祇是因為他有濃重的中山市石岐的口音,他皮黃骨瘦,面有菜色,假如生長在今天的日子,應該是好事,但是在當年來說,這肯定是營養不良,三餐不繼的現象.

             香江的發展,一日千里,在二千年代,一般市民都喜歡上網,都喜歡玩電腦遊戲,但在五六十年代,每天茶餘飯後,一般市民最喜歡的,便是象棋,省港澳舉辦的象棋比賽,經常萬人空巷,無論白天黑夜,香港的騎樓底、公園、都可以看見捉象棋的人.

             晉成街也不例外,茶餘飯後,街坊三三兩兩,便在騎樓底,甚至街中心,擺下棋盤,喊殺連天,但是,這些都是友誼賽,有一天,不知從哪裏來了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他冷靜地看著別人捉棋,一言不發,有信心了,便提議賭棋,起初是,兩角一局,後來增加到三角,七角.

           石岐仔的棋藝甚佳,我父親便經常敗在他手上,MCC雖然年紀小,但活動範圍很大,經常在石塘咀南里街、山道、加侖臺等地看到他和別人捉棋,總是贏多輸小,有人靜靜說,他是依靠捉棋維持生活,可惜,石塘咀沒有公開賽,否則,他應該是石塘咀棋王了.
他很有生意眼,總是贏了數次,間中輸回一次,永遠不會把別人剝光豬,總是留有餘地.

            那個時候,象棋瘋魔了全中國,而全中國的棋王,出自廣東省,廣東臺山的陳松順,東莞的楊官麟,不但經常接受來自香港、及全國高手的挑戰,更在上海擺下擂台,以棋會友,十元一局,每次出賽,都有電台報道,萬人空巷地收聽.

               石岐仔來自綽號棋城的廣州近鄉,耳濡目染,難怪可以橫掃石塘咀、大街小巷的烏合之眾,可是,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他的黃金時代,一天天淡下去,
他日漸走下坡,可能是健康有問題,有人說他患了血吸蟲病,又有人說他貧血,亦可能因為賭棋生涯,賺不了多少錢,經濟困難,令他心情緊張,影響了他的表現,甚至到後來,他輸了給我的父親「超伯,那天,我剛好在旁,看見他面色蒼白,一面不好意思的對我父親說:“黃先生,對不起,我沒有錢,下次再計算吧!”

              當年,我還是小孩子,覺得很不公平,沒有錢,卻跟人賭,分明是搵笨!
              可是,我父親的看法,跟我不一樣,他連聲說:“好好好!下次再計數吧”.

              跟著的一段日子,我還間中看見石岐仔,在晉成街出現,但是,很快便完全消失了,有街坊說,他病了,亦有人說,他搬了去九龍居住,是耶?非耶? 現在也無法証明了.

              石岐仔雖然不再出現,但他和我父親的撲奕,令到我父親棋藝精進,居然成為了晉成街一霸,從來沒有一個伯父,夠膽和他平手賭棋.後來有一張報紙,邀請我父親寫象棋評論,他的棋藝,可想而知.

             受到這種影響,我也愛玩象棋,可惜,很快便受到嚴重打擊,心靈受到重大創傷,從此聽見象棋便怕,游水打波去也.

           事緣我的四弟,他讀小學幼稚園的時候,我便教會了他鬥獸棋,他很聰明,一學便會,到了三年班,我和他坐在騎樓地上,我又耐心地教他象棋,馬行日,象行田,我一直以為,這玩意對一個幾歲的小孩子,是相當困難的,教會了他第二天,我又和他坐在騎樓地上,這一次是來真的,我起初掉以輕心,不假思索下快棋,誰料到
這個小孩,居然冷靜地、一步一步把我迫入死局,我不服氣,垂死掙扎,結果被剝光豬.


           本來,勝負乃兵家常事,可是這個小孩子,贏了別人,居然還拍手大笑!到最後,他當然流淚收場了.

            這個小孩子,後來順利升上中文大學,在六0年代中期,代表大學參加校際公開賽,比賽過程,甚至有麗的呼聲電視,直接轉播,我剛好和女朋友,亦即今天的太大,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拍拖,在公園裏一個小涼亭,懸掛著一個電視,一大班人非常緊張地看著,
原來是我的四弟,正與人 “炮二平五,馬二進三”,我非常高興地大叫“這是我的弟弟”.

          石岐仔這個人,我對他認識不深,但是他的出現,或多或少,對我的家庭還是有點影響的.


          明天預告: 老外兩代中國心





 

回應 (2)
我要發表
KC blog 主
KC blog 主 2008/04/21 12:15:18 回覆

老二是家中的家(鞭)o黨有黨鞭o家有冢鞭o而家相信佢一樣咁對自已D仔同新抱o

哈哈!三歲定八十!

tt
tt 2008/04/21 09:55:54 回覆

我地dear lo yee,係唔輸得嘅,玩波子棋,只要到佢,可以隔三粒跳,任何規矩,玩飛

行棋,到我好大個,才知6先可起飛,因為......哈哈.

lo yee,成日執行家法,我和肥仔昕講起,當堂拉近年齡的距離,幾好笑.

幾懐念以前的日子.

 

 

user

最新回應

ShiyomiKitamura
ShiyomiKitamura 2020/02/27

情報をありがとう、非常に興味深い。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20/02/23
@ducklife...

Yes,it was difficult for Chinese middle school at that times,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20/02/23
@heenacruzl...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good words,

heenacruzl
heenacruzl 2020/02/22

I found this post of yours while looking for information to research related to blogs. It is a good article, keep posting and update information. apk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