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吳宇森的信

2020/07/23 04:12:38 網誌分類: 生活
23 Jul
          閒來無事,在家整理舊物,翻出一包信件,是二十多年前吳宇森的來信。

          那時候雖然已經有傳真機了,但吳宇森還是會寄信給我。每次一寫就是六七張信紙,厚厚一疊,沉甸甸的。信裏說他在荷里活的工作和生活,在籌備甚麼新戲,幾時開拍,會用甚麼演員,對創作有麼演員,對創作有甚麼期許,跟美國電影人合作又甚麼體會。當然也會說說在美國生活的瑣事和讀書看報的心得,那時候台灣《自由時報》轉載我香港的專欄,他說每篇都看。我出了新書會寄給他,他聽說我女兒喜歡他的電影,特地寄了一套作品DVD來,每一張都寫上我女兒的名字,再簽名。

          他也惦記香港,十分念舊,朋友義氣永遠在心裏佔了一個重要位置。就像他的《英雄本色》,將自己的性格投射在周潤發、張國榮、狄龍三個主角身上,輝映男兒義氣,可歌可泣。但在朋友面前他是謙謙君子,朋友說話,他總是細心聆聽,輪到他,講的故事再如何激動人心,語調卻總是很平和。這就像幾乎在他每一部作品中都會出現的那些鴿子,在激烈的槍戰中,慢動作悠閒飛翔。這是他表達意境的方法,也似乎是他處世的態度,就算身邊驚濤駭浪,也泰然處之。

          後來吳宇森也用傳真機了,有時半夜傳真機一響,他在大洋彼岸寫的信就吐了出來,很即時,但比起從郵箱中收到他的親筆信,那張碳粉傳真總嫌隔了一層。他那些親筆信,也就成了我的珍藏。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