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蟹膏黏嘴香

2020/11/13 04:12:53 網誌分類: 生活
13 Nov
          從陽澄湖直送的大閘蟹果然準時送到了。包裝極好,包裝盒上已無蟹莊的名字,而是只寫「昆山巴城」,想來是統一稱呼了。十隻蟹裝一盒,每盒裏有兩個裝滿水又凍成冰的膠樽,放在蟹底,經過一天半送到我家,冰已化成水,但依然冰冷,這就有利大閘蟹生存。打開包裝,三十隻半斤以上的大蟹,隻隻生猛。

          大閘蟹一定要生猛,一死便不能吃了。上海人笑人把事情搞砸了,會說「死蟹一隻」,那就沒得救了。將死未死的蟹,上海人叫「慢爬蟹」,蟹到「慢爬」,已油盡燈枯,命不久矣。這時候,蟹膏蟹肉也開始渙散了。以前上海街市裏賣蟹的老闆一看哪些蟹慢爬了,立即放成一堆,減價出售。也專門有貪便宜的人買慢爬蟹吃,終歸不是吃死蟹,覺得划算。說到這種人,想起聽香港中文大學的朋友說,中大有個教授也如此會算計,他得閒無事就去街市魚檔的魚缸旁邊等着,盯着魚缸,只要看見裏面哪條魚突然反肚,就跟老闆說要這條。老闆一看那魚反肚了,就當死魚賣給教授,價錢當然便宜許多。那教授卻覺得看着魚反肚,那魚其實還是新鮮魚,以死魚價錢買,十分划算。由此可見,大學教授有空起來,真的很有空。

          那天從陽澄湖邊送來的蟹,青背白肚金爪,隻隻生猛,蒸熟之後,螫封嫩玉,殼凸紅脂,蟹膏黏嘴香,蟹肉鮮嫩甜,以吃蟹老饕的味蕾,一吃就知道是陽澄湖養出來的蟹。這一回事,真是騙不過味覺的。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