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很難接受窮表弟變了科學家

2020/12/30 04:14:56 網誌分類: 生活
30 Dec
          假如你有個表弟,二十年前回鄉探親時見到他,他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向你討糖果吃。今天突然告訴你,他已經是世界頂尖的科學家,相信你會很難接受。今天的香港,就是面對這樣的處境。

          昨早聽電台的一個節目,訪問運輸業界代表,講到最近深圳收緊香港貨車司機進入內地的限制。過去司機在港居住的大廈有確診不能進入內地,擴展到司機居住的屋邨出現確診者也不能進入內地,一經邊檢單位抽查發現,司機將禁止入境。運輸業界代表在節目中批評內地的做法「變來變去,不科學,令到某些司機不能入境,不知道有甚麼根據。」

          香港運輸業界反對內地收緊貨車司機入境的措施,出於行業利益,我雖不同意但可以理解。但運輸業界代表不斷強調內地做法「不科學」的說法,實在十分刺耳。聽完他整個描述,我覺得內地的做法不但不是不科學,而是非常之科學,背後也包含了複雜的防疫政策考慮。

          在內地眼中,香港已變成疫區,要加強管控,最科學的做法就是減少來自疫區的人進入深圳,特別是司機居住的屋邨有人確診,此雖然沒法斷絕疫症的傳播,但起碼可以降低傳播的機率,這是非常科學而且對焦的做法。而該運輸業界代表開口閉口說內地「不科學」,是既不理解內地的做法,也有着港式的傲慢與偏見。

          病毒襲擊人類,不分體制,只能用科學方法才能遏止。內地是一個有十四億人口的大國,如今能夠不斷地做到動態清零,足見內地對抗疫情方法的科學性,冠絕全球。而中國的方式已相當清晰,就是進行全民強制檢查(或者大區強制檢測),再加上健康碼,成功動態清零。其他地方不採用中國的方式,或許是基於對中國的偏見,或者是為了討好人民不想限制自由的心態,結果便搞到疫情全面失控。

          香港政府怕市民反對全民強制檢查,怕市民反對健康碼,兩件事也不敢做,就搞到非常複雜,左修右補。以政府不做全民檢測,也要加強檢測為例,只會用擠牙膏的方式,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去改進。

          過去一幢大廈爆疫,出現很多個案,政府亦不會要求大廈居民做強制檢測,更遑論要去檢疫中心強制檢疫了。期後疫廈湧現,特別是到本月初葵盛西邨第八座大規模爆疫時,衛生署的官員忽然醒覺,在本月七日宣佈對其中最多人染疫葵盛西邨第八座五號樓發出檢疫令,居民要送去檢疫中心,同時「呼籲」第八座所有居民參與檢測。聞說政府高層事前對衛生署發檢疫令也不知情。

          疫情繼續失控,衛生官員再進化。兩日後即本月九日,衛生署才要求葵盛西邨第八座所有居民都要進行強制檢測。到本月十日,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首度宣佈,如果同一幢大廈有四個單位出現不相識的確診者,當局就對大廈居民發出強制檢測令。在公佈之前的過去一個月的爆疫期,至少有二十九幢大廈出現四宗以上的確診,當中只有三幢須要強制檢測。過去做得寬鬆,到葵盛西邨大爆發後,在本月十日宣佈收緊政策,但也只是輕描淡寫地隨便說說便算。

          到昨天政府又說形容疫情下降速度有點慢,日後若同一幢大廈有兩個單位有居民確診,而且兩者並無關連,全座大廈居民就要強制檢測。市民對政府這些新政策,都處於知與不知之間。

          政府檢測政策,就一直在小修小補中。追在疫情之後,跑到氣急敗壞。

          最近,彩雲邨豐澤樓一連五天發現四個污水樣本呈陽性,豐澤樓並無確診者,為甚麼政府要去染污水呢?原因是旁邊的明麗樓此前爆疫,政府叫港大團隊幫忙為明麗樓附近的兩幢大廈做污水檢測,結果發現旁邊的豐澤樓污水帶有新冠病毒。試想一下,如果在明麗樓爆疫的時候,全個彩雲邨都要做強制檢測,就不用那麼麻煩,要靜悄悄地做污水檢測了。如果將強制檢測範圍擴大至全區,至少可以將彩雲邨的潛在帶病毒者找出來。

          政府反對全民強制檢測,也不贊成做大區強制檢測,只做其他地方修修補補,將原本很簡單的事情,搞得異常複雜,令到本地的疫情不斷拖長。政府的學習太慢,花的時間太長,香港人的傲慢太多,抗拒中國內地的政治偏見也太深。結果在這場抗疫戰爭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